原创 || 白鹿皮币和狗币的逻辑

作者:温伯陵

本文转载自:温伯陵的烟火人间(ID:wenboling2020)

原创 || 白鹿皮币和狗币的逻辑

    伯陵说:    

我不创造财富,只是财富的搬运工。

1

最近有句话叫“币圈一天,人间十年”,意思是买狗狗币和屎币的人,一脸懵逼的实现财富自由。
研究了一下这些虚拟币飙升的过程,大概不出“白鹿皮币”的几个逻辑,今天来聊一下。
公元前120年,经过多年征讨匈奴的花费,以及各地水旱灾害的袭扰,汉朝财政基本破产。
《史记·平准书》里记载的很明白:
河西走廊的浑邪王率领数万人投降,朝廷大肆封赏,花费百馀巨万。梁楚、关中和朔方都有水渠工程,花费各巨万十数。山东遭到水灾,朝廷把70万灾民迁徙到关西和朔方,并且命令县政府照顾灾民的衣食住行,花费以亿计,于是县官大空
朝廷和地方都没钱了,但那些富商和诸侯们,却凭借煮盐冶铁积累万贯家财,站在旁边看朝廷的笑话。
为了挽救财政危机,朝廷官员建议汉武帝:“古代诸侯朝贡,都是用皮币,我们也可以效仿呀。”
这个意见操作起来很简单,就是把动物皮毛做成没有实体依托的虚拟货币,然后由朝廷出面,强制特定人群使用,最终发挥远超皮币的价值。
汉武帝瞬间就明白了,挥舞镰刀割一波韭菜,太简单了。
正好上林苑的白鹿很多,他就命令捕杀白鹿,把白鹿皮切割成一尺大小的方块,并且在白鹿皮周围刺绣装饰,白鹿皮币就做成了,随后交给专门经营皇帝私产的少府垄断出售。
汉武帝一口咬定,一个白鹿皮币值40万钱。
汉文帝曾经说过:“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汉朝的货币兑换标准是一金值万钱,那么百金就是百万钱,十个中产阶级家庭的财富加起来是百万钱,说明汉朝中产阶级的标准是十万钱而已。
现在汉武帝随手做的白鹿皮币,定价是4个中产家庭的财富总值,按照现在的标准,起码在4000万以上。
这么贵的虚拟货币,又没有实体经济做依托,根本没有任何信用,拿到市面上能卖出去才有鬼了,割韭菜也不是这么割的。
但是汉武帝有办法。
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宗室和诸侯都要来长安朝拜进贡,汉武帝发了命令,你们朝拜进贡必须用白鹿皮币做荐壁,才能进我的门,要不然就是大不敬,抓你们去坐牢。
所谓荐壁,就是贡品底下的垫子,类似于水杯垫或者鼠标垫。
其实汉武帝也知道,白鹿皮币没什么价值,但那又怎样,我就是明目张胆的割韭菜,你们还敢造反不成?
宗室和诸侯都不敢造反,做为虚拟币的白鹿皮币,便成了汉武帝割韭菜的利器
 

2

不管虚拟币还是实体币,想要在市场上发挥作用,最重要的是信用,而信用的背后则是共识。
比如黄金,原本只是一种金属,但是自从人类有经济活动以来,大家慢慢的形成一种共识,就是黄金可以兑换任何东西,只要有足够的黄金,在世界上可以横着走。
于是人类的共识,赋予黄金极大的信用,黄金也就成了实体货币。
反过来说,成为实体货币的黄金,通过无数次的商业交易,再次加固了做为货币的信用,也加深了人类对于黄金的共识。
那么白鹿皮币的信用是什么呢?
权力。
因为汉武帝发行了白鹿皮币,而汉武帝是天下权力最大的人,完全有能力操控天下人的生死,他说让谁三更死,谁就等不到五更天。
他说朝拜进贡必须用白鹿皮币,不用就是犯罪,那么汉武帝就是用国家最高权力,给白鹿皮币做背书,让虚拟的白鹿皮币有了国家级的信用
为了强化白鹿皮币的信用,汉武帝还杀了人。
大司农颜异管理国家财政,对汉武帝割韭菜不满意:“宗室和诸侯朝拜用的玉器,也不过几千钱,底下的垫子倒值40万,这不对劲啊。”
汉武帝一听就怒了,我要割韭菜,你却要保护韭菜,啥意思?
不久后有人告发颜异犯罪,汉武帝顺水推舟,交给廷尉张汤审理,最后定了腹诽罪处死。
宗室和诸侯相信汉武帝是狠人,不用白鹿皮币就要掉脑袋,于是便形成共识,虽然只是一张鹿皮,但这东西是买命钱,值40万。
信用和共识有了,白鹿皮币做为虚拟币,便可以畅通无阻。
一边用来割韭菜,一边化身韭菜自愿被割,大家都看破不说破,配合的天衣无缝。
再来看狗狗币,信用和共识也是这么来的。
马斯克在推特上一遍遍的喊话:“我看好狗狗币哦、狗狗币以后会大涨的、狗狗币是第二个比特币大家快来买啊。”
马斯克是世界级的财富大佬,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站出来给狗狗币背书,无形之中就赋予狗狗币信用,让大家相信,大佬都这么说了,估计不会太离谱,买它。
大家相信马斯克的话,也就形成狗狗币上涨的共识。
任何事情,只要大部分人形成共识,想不成功都难,这不,狗狗币都让很多人实现财富自由了。
最近狗狗币暴跌了一波,5月10日Space X公司宣布,接受狗狗币做为独家支付方式,Space X的创始人和CEO正是马斯克。
这个声明,还是给狗狗币做背书,强化虚拟币的信用。

3

人类最高的权力之一是货币发行权,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是国家的经济天子。
发出多少货币、收回多少货币、货币之间的兑换价值是多少,稍微有点变化,都能让无数人瞬间破产,也可以让很多人富可敌国。
当真是一言兴邦,一言灭国。
相比煮盐冶铁致富的old money,汉武帝属于急需赚钱的new money。
既然传统收税的方法不能挽救财政危机,汉武帝便用权力重新铸造了白鹿皮币,绕开传统的货币路径,直接用国家权力推行出来。
汉武帝用白鹿皮币挣的钱,本质上是一种铸币税,也只有另起炉灶重新发行货币,才能享受到铸币税的乐趣。
宗室和诸侯的花费40万钱,根本不是一块破鹿皮有什么价值,而是为汉武帝的权力买单。
换句话说,汉武帝用权力换钱,宗室和诸侯用钱买命,白鹿皮币只是一个中介,给双方披上一层遮羞布而已。
最近大火的狗狗币也差不多。
买币的人,其实是给马斯克的地位和话语权买单,而马斯克囤币也好、炒作也罢,总之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收了一波铸币税,并且想继续收下去。
这也是虚拟币最大的问题,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只是财富的搬运工
不像黄金一样,除了做财富的搬运工以外,由于产量稀少,本身就是财富的一部分。
什么时候买方失去共识,那么白鹿皮币等虚拟币的信用便没有了,紧接着发行货币的一方,也没有铸币税可以收。
这场大戏也就落幕了。
事实上,汉武帝的白鹿皮币根本没持续多久,便实际上流产了。
后来的王莽、刘备都铸过翻版的白鹿皮币,但是都不能持续下去,割一波韭菜拉倒。
现在来看,这种没有实体依托的虚拟货币,终究只能完成割韭菜的历史使命
还是潘叔说的好啊,网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啊嘎子,因为这里面的水很深。挣什么W啊,开心快乐就完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0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