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作者:坏土豆

本文转载自:一个坏土豆(ID:iamhtd)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今天谈两部分
第一部分谈谈自己对成都49中事件的看法;
第二部分谈谈坏土豆当老师的亲身经历,给大家一些不同的视角。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最近很多朋友后台留言让我写成都49中事件,对类似的事件其实我一直是回避的,我相信很多中年撰稿者都是这样的心态,就像上次写某人刺杀女儿同学,写了一半我弃稿了,因为太沉重了,不愿意面对。
最后决定写,是因为昨天晚上收到好几个后台留言,都是一个措辞:
请为成都49中死去的同学说句公道话。
可以,但是首先我们要搞清楚。
什么是公道?这个问题必须要先搞清楚。
我认为,尊重事实、尊重逝者,是公道的基础
没有这个基础,就谈不上公道
我认认真真查了一天资料,现在很多事情还未有定论。
写这样的内容不可能像我写印度疫情一样,根据自己的经验来预测一下。
我能得出的结论是:
学校处理突发事情的效率或许是因为过于谨慎,导致低效,这让很多人无法接受。
处理事件迟缓,就会给人想象的空间,就必然导致猜测,而猜测必然会引起流言
而流言会导致大家的信任度就会不断降低;
 
事件不久,各种谣言已经纷沓而至:
49中的权贵学生为了出国名额,迫害死者。
49中的化学老师为了自己孩子的出国名额,硫酸泼脸,把死者推下了楼。
救护车两个半小时才到,到了直接把死者拉去了殡仪馆,不允许家长探视。
 
而其中,更多的信息传来,如家属表示救护车两个小时后才到;
接着是据说不让家长进校门,学校不接待。
以上证明,均为不实信息。
现在我能看到的信息是:
救护车在学生坠楼后7分钟出车,35分钟后就带坠楼学生返回医院;
所谓师生矛盾完全是子虚乌有;
学校校长第一时间接待了家长,同学的父亲在学校里停留了6个小时;
当天家属看过了监控,但家属怀疑视频为拼接或存疑有内容丢失;
我想说的是:孩子是任何中年人家庭的希望,失去孩子,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对于家长来说,是不可能再有冷静和理智的心态,必然是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
所以,家属有任何的言论和态度,即使过激,即使揣测,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是可以理解和对他们表示同情。 
我还是想说,我希望此事最后是有一个公道,但公道,必须是基于事实为依据
否则,所有流言的传播,都可以理解为别有用心。
家长失去逻辑和判断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媒体工作者是不是就可以肆意曲解家长的话或者传播其它人的流言?
也是昨天晚上,也是很多人给我留言,告诉我一些公众号在为逝者主持公道,有些文章我看了:
文章名为:要解决人的问题,先解决尊重人的问题
在第一时间为死者主持公道,里面全部引用的不实信息或自己的推测,尤其是学校周边的成都居民和医院监控、记录清晰的表示了救护车的出车和抢救时间,就在里面空口说白话。
里面一句话:当网民是傻子吗?
并一再强调父母的不容易来煽动情绪。
传播谣言就是尊重人权,尊重生命吗? 
对不起,我相信每一个中年人,都不会对此事无动于衷,都会感受到沉重与压力。
但相信不实信息,相信并传播留言,任意扭曲事实,就是尊重死者,同情家属,并是在主持公道吗? 
而今天,这个公众号次推文让子弹飞一会,不是你冷漠的理由
我愿意相信国家的调查结果,看到客观公正的结果,他不乐意,为什么要等?为什么还要让子弹飞一会?
你要马上闹起来,你才不冷漠!
那怎么才是不冷漠? 
和所有网民一起煽动情绪,传播流言,就是不冷漠,就是热血青年? 
我不是青年,但我认为我依然热血。
热血而不失冷静,才有力量与慈悲;
激情而不失克制,才能公正与公平。 
热血,是要基于最终的真相,而不是自己的臆断和猜测。
否则什么是公道?
他说救护车2小时才到,我说救护车根本就没到,我是不是更公道
我直接忽视所有事实,说学校应该承担一切责任,说学校该死,我是不是就够热血 
而就在同一时间,一群说着普通话的人,有组织,有秩序的集中到了成都49中的门口,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拿着统一的白花,分工明确,协作有条不紊,有人拍照,有人摄影;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就在同一时间,有人在微博上不断的发酵情绪,不断的要求并组织转发并给予激励; 
我不想将这个事情做联想,但我还是想说:
每年3亿美元、5年15亿美元的经费拜登刚批下来,而在此之前,所有的类似事件都没有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很多人问:为什么不公布视频?
对全国14亿人民直播花季少年的坠楼画面吗?
公开中学生的遗书,不断追溯他生活的蛛丝马迹给家属带来二次伤害吗? 
在这次事件中,你相信谁?
是政府的公信力,还是相信成都门口那群五湖四海赶过去统一部署的人? 
如果你不相信,那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就算对14亿人民公布了视频,他们也会高呼:
这是假的,这是拼接的! 
要如何才能自证清白,把肚子刨开,才能知道吃了几晚粉!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当然,一定会有人说我冷漠,说我不同情死者。
其实只需要回答我几个基本的问题:
要不要尊重事实?
相信谁提供的事实?
是相信监控、资料、警方还是相信网络上的传言?
尊重事实,不信谣不传谣是不是就是冷漠?
尊重事实,是对死者尊重的基础,这是我的基本认知。
如果你认为不需要尊重事实,那就算我冷血吧。
 

随笔 | 传播流言,不是主持公道!更不是尊重死者!

情绪容易被煽动,是因为大家一种天生的看法:
学校是强势群体,家长是弱势群体。
真的是这样吗?
不看事实本身,凡事将弱势群体作为自己的旗帜,一直以来是煽动民意的最好方法,所以曾经医闹横行,很多医生都不敢让自己的子女去学医。 
很遗憾,我的身份可能比较多样,我干过五个职业,其中老师这个职业干了一年半,到现在为止,我对这个词很敏感,大家知道,长时间里我都强调:我是你睡在上铺的兄弟,我绝对不是你的老师。
因为我深知老师这个群体绝非强势群体,老师这个职业也很神圣,我当不起这个称呼。
而且很轻松我终于可以不做老师了,真的好累。
注:我不是正编的老师,我原来说过我开过科技教育公司,向学校提供四点半课程。
我随便聊聊自己工作中的几个环境,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学校安全,是所有中小学高度重视的一件事,但凡有安全问题,校长会第一时间放弃所有工作去处理此事,否则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当老师的过程中,大部分的经历是比较轻松和愉悦的,但有几个班的教学,对我来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我们这个城市,有智力缺陷的孩子,也是和普通学生一样读普通的小学。当然,对此我不评判对错,这也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有些普通的孩子比较安静,是没什么的,多费点心就可以了,但是我有一个班有个孩子有狂躁性性格,可能突然安静的课堂上直接起身打其它的同学,或者是拿东西砸人。
每次他发作的时候我几乎都要崩溃了,但是我是不可能赶他出去的,马上放下所有的教学工作去安慰他,但是他的行为是不可控的,这个时候我唯一的方法就是让班长赶紧去找班主任,班主任一到教室的门口带他出去做工作,这个时候班主任就是我的神,班主任如果凑巧不在,我基本上就崩溃了,想一切办法逗那个小朋友转移注意力,或者拉他出去给他讲故事……
这些可能是有智力缺陷的,还有一个班有个小朋友是家长从来不管,可能是因为做生意的,骄横跋扈,女生5年级就长到了1米72,还很壮,我看着就怕,然后是班级的大姐大,还有几个小弟特别听她的话,我教编程,她不听,在教室里面还干扰别人。
教编程是要在电脑教室,我是绝对不让别的小朋友玩电脑游戏的,但是她如果玩游戏我就欢天喜地,我可算是省心了,我真的是千恩万谢。
她要不玩游戏,我恨不得带东西给她去玩,只要她别捣乱,我就谢天谢地。
我想了N种方法,都没用,每次上这个班的课我都提心吊胆,她如果在课堂上打了架或者啥的,我的责任是跑不了的……
你以为我还能这么办?现在至少我在的这个城市,10年的时间就出过一次体罚学生的事件,然后学校的领导全部被处罚。
最终我放弃上课是因为一件事。
一次我正在上课的时候,突然有其它一个老师找我让我接电话,是一个学生妈妈的电话,一开始就是怒吼:
你是不是不让我儿子来上你的课,你还说让他再别来了,我儿子那么喜欢这门课,现在在教室里哭!
我一听没这个事啊,我说我现在就去教室找他,但斩钉截铁的说没有不让他上课,家长非常愤怒:那好,你记住,如果这个事情属实,我马上让你滚出学校。
因为我上课是需要将学生从教室带到电脑教室,那个小朋友确实没来。
放下电话我不放心,我问班长:我说过让某某某不来上课吗? 
是啊,你说过,上次你说他不守纪律,你的课不让他来了。
当是我脑袋就的一声,全身都是冷汗。我想起来了,上次上课的时候,前面是一节体育课,因为小孩太兴奋了,教室的纪律死活控制不下来,有个小朋友特别活跃,制止了4次都不听,最后我发火了:
下次不要来上我的课了!
这才收敛下来。
我认为我随口一句话,小朋友记得真真的,现在在教室里哭呢。
我吓得半死,马上到教室去安慰小朋友,各种讲故事逗他开心,然后直接在家长群里对家长公开道歉,各种表态……
好在我认错态度好,家长最后没追究。
最后我想清楚了,我真当不老师,我这种奔放的性格,搞不好哪天一句话说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只是一些花絮,其它的事情数都数不过来,因为我们的课程还需要实践,有课程需要用剪刀,我再三强调让学生带塑料的过来,结果有的学生还是带了锋利剪刀过来,我吓得心脏扑腾跳,赶紧没收,到放学了才给他,家长心大,我可真不敢心大,如果学生只要打闹,小孩不知道轻重,但凡出了事不是我破产的问题,连相信我的校领导全部都要下课…..
最后把所有用工具的课程全部取消了,哪怕这个风险只有0.1%,我也承受不起….
我只是个编外老师,那些职业老师和班主任有多难?
看了这些,你还以为老师和学校是强势群体吗?
我和教育局聊天,我们这个区,每年开学的时候,有时候是要调武警去局里的,因为每年必有人闹,认为学校分配不公。
而这个分配不公,一个十几人万的区域,怎么可能做到绝对公平?
而在这个时候,教育局和我开玩笑,上策就是当孙子,而且千万不要多说话,只要你说错了话,偶尔一句被他们截屏,这些话掐头去尾,再被演绎一下,后果不堪设想。
几年前的时候,我们这个区也有个小朋友坠楼了,还是在家里坠楼的,结果最后情绪不断酝酿,最后教育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和赔付。
我当时的公司开了6个地区,任何区域了解到的,所有的学校,没有一个不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但凡出事,校长几乎就崩溃了。
我讲了这些,你还认为教育系统就一定是弱势群体吗?
 
其实很多事情,和我们想象的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原来写教育前,很多人认为教育不公,那怎么不公呢?
凭什么有钱人的小孩就可以去读好学校?
 
但是就我知道的那么多地区,各个公立学校都是教育系统统一拨付费用,生均经费都是一样的,学校的设施也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异。
差异是什么呢?
其实真相就是所谓的好学校就是因为学校旁边是高档社区,所谓家长素质高,出得起钱,我当时教的最好的学校,一个班级每个小朋友都是报至少6个课外班,寒暑假全部出国旅游,这就是好学校。
那你说这个怎么办?放弃学区制?不要就近入学,最东边的跑最西边的读书?
很多家长挤破脑袋让自己的小朋友进所谓的好学校,进去以后自己的小朋友感受到巨大的落差,最后的结果并不理想……
我想说的这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当然的,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我说的以上这些,和成都49中的是两码事,我说的是思维惯性与误区
不要有任何事情,不看事实,马上就想到怪学校,怪老师,如果整个社会形成这样的风气,其实有些效果已经出来了。
有些校领导,就是只要安全不出事,怎样都行,因为真的怕折腾。
过去几年很多老师也受了委屈,最后干脆不干了。
如果我们形成这样的思维惯性,我们的老师就没有尊严,如果老师没有尊严,我们的孩子们能得到好的教育吗?
其实大家谁都不容易,多换角度去看问题,多一些谅解。
我还记得又一次和一个校长吃饭,聊得比较深入,校长一声长叹:
哎,你们当老板真好,想开除谁开除谁,我们有的老师不求上进,我还要哄着他。
我都快哭了,我能想开谁开谁吗?有时候谁是爷谁是孙子还不知道呢。
大家都不容易,彼此谅解最重要。
最后,愿逝者安息,真相早日水落石出。
 
今天特别疲惫,也没有认真检查,有不对的请大家留言板拍砖。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0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