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陈漫和柳教父?

作者:温伯陵

本文转载自:温伯陵的烟火人间(ID:wenboling2020)

如何处理陈漫和柳教父?

    伯陵说:    

用一篇短文,

聊一下文艺买办陈漫,

经济买办柳教父。

1

封面图是摄影师陈漫给迪奥拍的,片子名叫《骄傲的矜持》,讲真,刚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都要吐了。

上周聊郭沫若,文中说文艺要服从于政治,很多朋友不认可。

但我们看陈漫的照片,就是不讲政治的东西。

在文艺界,中国的政治是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宣传中国的美和力量。

西方国家的政治是宣传西方的美和力量,顺便抹黑中国。

进行文艺创作的时候,宣传中国和抹黑中国,总要站一边。达真正的中国美,和西方认为的中国美,总要站一边。

可陈漫的照片都做了些什么?

那么恶心的一张片子,非要强行说审美多元、中国审美,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这就是典型的文艺不讲政治。

2

陈漫并非不懂真正的中国审美,她给自己拍的照片就挺正常,那为什么要把中国女性塑造成丑陋的样子呢?

很多网友说,“眯眯眼”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从清朝时期就固定下来了,短时间内很难改掉。

我倒觉得,这不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刻板印象,而是文艺层面的PUA。

自从大航海以后,西方国家逐渐在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站在世界食物链的最上游,完成国家硬实力的强化升级。

世界上的力量有两种,一种是政治经济军事的硬实力,另一种便是精神文化艺术的软实力。

既然西方国家的硬实力处于最上游,那么便需要用刺刀大炮开路,全面推行自己的文化艺术,同时打压抹黑其他国家的文化艺术,来巩固强化本国的软实力。

一文一武,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于是西方国家不断塑造出傅满洲、眯眯眼之类的恶臭东西,并且说这是高级审美,试图以刺刀大炮等硬实力为后盾,让中国人接受他们制定的中国审美。

所以“眯眯眼”不是无意的刻板印象,而是有意造成的文艺PUA,俗称文化霸权。

而中国做为不是最上游的国家,国内的文艺工作者想得到国际认可,便要主动和上游接轨,塑造一批自我矮化的谄媚作品,以此得到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社会认可。

当然,也可以说是换取主人的欢心和打赏。

在这样的环境下,便有了陈漫的眯眯眼照片,便有了方方的武汉日记,以及一系列讽刺挖苦中国人所谓“劣根性”的东西。

那些真正讲中国故事的文艺作品,走出国门就要遭到封杀,只有所谓“揭露阴暗面”的东西才能走出国门,然后在电影、文学之类的典礼上获得大奖。

大家仔细想一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甚至连中国电影颠峰的《霸王别姬》,能获得戛纳的金棕榈奖,很大程度上说,也是因为电影用很大篇幅,讲了十年岁月有多么疯狂。

可能陈凯歌是无意的,但有了几个获奖事例之后,其他文艺工作者便要以此为模板,专门讲一些西方喜欢的中国故事,然后走出国门获得大奖,进而以国际大奖提高国内身价。

这种“挟洋自重”的特性,正是买办的生存之道。

所以陈漫之类的文艺工作者,其实就是中国的文化买办,而买办自然是不讲中国政治的。

3

说到买办,自然要给柳教父留一个席位。

早年间说起柳教父,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谁不竖起大拇指给柳教父点个赞。

但最近些年网络发达以后,人和人之间的信息差逐渐抹平,大家才知道,原来浓眉大眼的柳教父,竟然是挖社会主义墙角、薅社会主义羊毛的蛀虫啊。

柳教父和属下侵吞国有资产不说,还驽马恋栈,以78岁的高龄领着近亿元的工资,这种不服老的精神,都和司马懿不相伯仲了。

虽然陈漫是文艺买办,柳教父是经济买办,但到底如何处理买办的问题,柳教父和陈漫是不一样的。

柳教父的事有时代背景。

和他同时代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以侵吞国有资产、国企改制的方式起家,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起家方式有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原罪,更是这批企业家终生抹不掉的污点。

如果真的倒查40年,和柳教父同时代的企业家,几乎都要做检讨,甚至进去打钉子。

但问题是,他们是如今市场经济的主力军,掌握着民营经济的半壁江山。

如果以处理柳教父为开端,把各地的老牌企业连根拔起,要有多少人失业在家,要有多少产业链断掉,而且国家积累数十年的市场经济信用,也会彻底崩塌。

到那个时候,中国经济就完犊子了,世界各国也不再相信,中国是值得信任的商业伙伴。

对国家来说,柳教父的事不重要,处理柳教父激起的一系列事变,才是毁天灭地的大事。

现在的柳教父已经不是柳教父了,而是全国老牌企业的风向标,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司马南喊得再响亮,柳教父也不能动。

昨天刘鹤副总理发表文章《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我们必须坚持通过高质量发展、通过共同艰苦奋斗促进共同富裕,必须最为广泛有效调动全社会积极性能动性,提升全社会人力资本质量和专业技能,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不搞平均主义,不搞杀富济贫、杀富致贫,避免掉入福利主义陷阱,通过14亿多人共同努力,一起迈入现代化。”

文章强调了“不搞平均主义,不搞杀富济贫、杀富致贫”,以我的理解,其实也包含了高层要“旧事翻篇”的意思。

柳教父的事,大概率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安众多老牌企业家的心,以前的事就此翻过,以后要重新做人。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吧。

柳教父之流是国家应该处理却不能处理,陈漫之流则是国家能处理却不应该处理。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文艺工作者类似于古代的文人,手里有笔杆子和摄像头,稍微掌握了一些当代的话语权。

古代朝廷不杀士大夫,就是怕他们乱说乱写,让朝廷留下骂名。现在也不能随意处理文艺工作者,给国内同胞和国外政客留下负面印象。

处理文艺买办很简单,但后续的负面印象很难消除。

最稳妥的处理方式,就是用特殊渠道、特殊方式批评表态之后,让陈漫、方方等人自由行动。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引导群众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二是让群众在识别“文艺买办”的大风大浪中得到锻炼。

只要群众的眼睛擦亮了,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美和丑,陈漫和方方等文艺买办,在国内便没有市场,也没有影响力。

那么“文艺买办”便失去向主人邀宠的资本。

有些事需要国家来做,有些事需要群众自己来做,有些事国家不方便做,有些事需要群众长时间来做。

柳教父和陈漫都是买办,但在处理方式上,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4

说回审美的问题。

我看很多网友在平台上辩论,要求西方品牌和媒体尊重中国审美,并且列举了很多中国服饰、美图和妆容。

其实真的没必要。

审美这种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觉得美的东西,西方未必认可。更何况西方不是不认可,而是有意进行文艺层面的PUA。

在这种情况下,要求西方品牌和媒体尊重中国审美,只能是徒劳无功的。

就像地主黄老爷想PUA鹅城的大柱子,即便大柱子再怎么申辩,黄老爷也不会在乎的,其他吃瓜群众也不会认可。

等大柱子追随前辈张麻子造反成功,斩了黄老爷,住进碉楼里面,那些慕强的鹅城群众,自然会拥戴大柱子成为新一代老爷。

到那个时候,黄老爷的西装马褂,自然成了昨日黄花,人人唯恐避之不及。而柱老爷的赤膊短打,也变成人人追捧的新潮流。

文艺审美这种软实力,永远是大炮金钱这种硬实力的附属品。

一味强调中国审美,其实是本末倒置了。

与其在细枝末节上做无用功,不如埋头苦干,早日实现共同富裕,早日解放宝岛实现祖国统一,这才是宣传中国审美的可行路径。

而且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如何处理陈漫和柳教父?

这两张照片是在豆瓣看到的,我没找到具体的出处来源。

这两位小姐姐,一个是白皮肤,一个是黑皮肤,穿上中国的服饰,化着中国的妆容,都非常漂亮。

可见审美标准是全世界统一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多元审美、刻板印象。

从傅满洲和大辫子的文艺PUA,到外国小姐姐亲自下水,装扮成真正符合中国审美的样子,背后便是1949年以来历代英雄的牺牲奋斗,换来的中国强大实力。

所以宣传审美的事,其实也没其他的办法,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了。

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审美也在大炮射程之内,而炮弹爆炸的残渣里面,参杂着陈漫和柳教父等买办的骨灰。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08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