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乌合麒麟发了条微博:

“康乃馨美国葬礼用花,确实举康乃馨拍出照片来CIA看得懂,好报账,但是老百姓就看笑话了。”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随后,《心惊报》某记者跳出来了,公然diss乌合麒麟。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他不去指责那些造谣生事者,不去教育那些煽风点火者,却把矛头指向揭露事件背后本质的人,居心何在?

看完以后,我非常手痒,给丫一句一句做了批注。下面所有灰色字体的段落,都是引自该记者原文,请注意区分。

1. “乌合麒麟相信群众的善良,但不愿相信群众的智慧。”

上来不由分说,给乌合麒麟扣了一顶“不愿相信群众的智慧”的大帽子。

这句话非常蔫坏。关键词是“不愿”两个字。

什么意思呢?

翻译过来就是:乌合麒麟是个坏人,他明明知道群众是有智慧的,但是呢,他不-愿-意去相信。

这种话很毒,专门用于挑拨离间。

比如,狐狸对老虎说:“狼不愿意相信您的实力。”

两层意思:

第一,我知道您是有实力的,我对您心悦诚服;

第二,狼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主观上不愿意去相信。他觉得你不配有这个实力。说白了吧,他瞧不起你。

你看,这不就是在挑拨是非吗?

一句话,就把乌合麒麟与群众放在对立面。

2. “一个社会新闻发生,常有谣言、误解、站队、反转相随,进而卷起汹涌民意。”

哇塞,敢情这货心里一直门清啊!

他也知道,“一个社会新闻发生,常有谣言、误解、站队、反转相随”,好家伙,那您之前在干嘛呢?

当初谣言四起的时候,您就不能把您的这番道理,给大家伙普及一下吗?

那时候你们媒体在干嘛?就会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就会跟风赚流量?

你既然知道,一个社会新闻的后面,可能会有反转,那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大家:

“冷静一下!任何社会新闻发生,常有谣言、误解、站队、反转相随。大家别急着下结论,给公安局同志们一点时间。让子弹再飞一会!”

我们都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这么火急火燎地,一分钟、恨不得一秒钟都不能等,是能让死者复生,还是怕馒头变凉啊?

等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位老兄才事后诸葛亮,一副运筹帷幄、羽扇纶巾,见过大场面的样子,说“一个社会新闻发生,常有谣言、误解、站队、反转相随”这样的便宜话。

你这个人,忒不要脸。

3. “个人认为,有些场面看着刺眼,但都是人民与公权力部门的对话而非对抗。”

《心惊报》真的出人豺。

“看着刺眼”,“对话而非对抗”,请原谅我笑出声来了。

我读书少,不要骗我。

既然是对话,何谈“场面看着刺眼”?

啥叫“刺眼”?

沙漠里的大太阳很刺眼,百花丛中一根八米高的仙人掌很刺眼,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有一个人不穿裤子裸奔很刺眼,大晚上有人跑马路中间高高举起一株白色康乃馨很刺眼。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既然“场面看着刺眼”,那一定是场面不和谐、很反常,对吧?

如果大家慈眉善目、心平气和地对话,那场面必然不叫“刺眼”,对吧?

感觉我在教小学生语文了。

既然如此,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他妈的“场面看着刺眼”,但这是“对话而非对抗”?

这是怎么做到的?

大家在成都49中门口拍电影呢是吗?

4. “在中学门口聚众举花喊个口号,下一步就是颜革?不至于吧。”

是的,不至于,不至于!

怎么可能是颜革呢?

颜革党徒们,都把“颜色革命”四个字刻在脑门上,以便外地同志与本土同志相互确认:是对的人。

怎么可能颜革呢?

颜革都是一群流氓二流子,身上纹着咸带鱼,光着膀子,拿个大喇叭喊:“造反了!造反了!”这才是颜革。

怎么可能颜革呢?

人家聚众举花,又不是聚众举着机关枪,聚众举着火箭弹。

应该称之为“康乃馨大酬宾街头促销活动”。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但是,说了半天,到底啥是“颜色革命”啊?

这位大报记者,您见多识广,咋不给大家普及普及啊?

给大伙儿普及普及“茉莉花革命”,普及普及“郁金香革命”,普及普及“玫瑰花革命”。

揣着明白装糊涂?您是《让子弹飞》里的汤师爷吗?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在这位大记者的叙事里,“颜色革命”是一气呵成,是一蹴而就,是“振臂一呼,创病皆起。举刃指虏,胡马奔走;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

在这位大记者的想象中,“颜色革命”不需要布局、不需要铺垫、不需要酝酿,就跟拉屎一样,裤子一脱,地上一蹲,就可以噗嗤噗嗤了。

按照他的逻辑:

大米是超市变出来的,跟春天播种没关系。人是医院里克隆出来的,跟床上嘿咻没关系。鸡蛋是充话费送的,跟老母鸡咯咯哒没关系。

“拾得红炉一片雪,却是黄河六月冰”,可懂?

“春风欲来山已知,山南梅萼先破枝”,可听说?

不知道您这个媒体记者,大学的时候都学了啥?作为文科生,总听过“见微而知萌,见端已知末”吧。

总听过“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吧!

您要是稍微懂点事物发生、发展、变化的过程,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懂点《矛盾论》,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蠢话。

如果上述都听不懂,我就送您一句通俗的:

您屁股一撅,我就知道您要拉屎,还知道要拉什么屎。

毕竟,您吃的是狗粮。

5. “都什么年代了,新冠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真就一点道路自信都没有(非反讽)。”

这话您可以对着你亲爷爷拜登说去。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意识形态斗争啊,3亿美元不是钱啊,可以买多少一元钱鸡腿发给红脖子啊!

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天“中国威胁论”呢,为了围堵中国到处煽风点火,腿都跑缺钙了。就一点道路自信都没有(非反讽)。

6. “喜欢把颜革挂嘴上的朋友,除了职责在身的网评员,剩下的自我感觉想必十分良好。”

托您的福,感觉好着呢,精神着呢!

尤其是看到我们中国的火星探测车成功着陆,心情十分舒适。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更加坚定了信心,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绝不能把国家,拱手交给你们这帮孙子瞎霍霍。

另外,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您通篇都是片汤话,全是碳水化合物,没啥营养。稍微改几个字就可以送还给您:

“喜欢当二鬼子的朋友,除了职责在身的网评员,剩下的自我感觉想必十分良好。”

7.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你都不会被境外势力渗透,为什么占大多数的人民群众会呢?”

这逻辑之差,感觉没三十年以上脑血栓,根本说不出来。

境外势力想渗透,也是专门渗透你们这样的垃圾啊,就像苍蝇找屎一样。

颜色革命之父基恩·夏普说得清清楚楚,挑选对象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那些对国家和社会心怀不满的人。

找也是找你们这样的二鬼子、恨国党,锅里的老鼠屎。

恐怕只有你这种智商的人,会满大街发传单招聘汉奸吧!

8. “就属你脑瓜最聪明眼睛最雪亮?不尽然吧。”

他急了,他急了!

理屈词穷的人吵不过别人,就喜欢用这个杀手锏:

“就你聪明,我们都傻好了吧!”

“就你能干,我们都是废物好了吧!”

“就你知书达理,我们都是混球好了吧!”

好!

9. “如果今后每逢公共事件,就叫一个名为境外势力的魂,还有何公共讨论的空间可言?”

傻批就是傻批!又开始道德绑架!

说话不负责任,张嘴就喷粪!

中国14亿人口,占全人类的五分之一,每年发生多少事情,多少公共事件,我们天天都在评论。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微信微博,网民每天都在评论公共事件。

我们什么时候,“每逢公共事件,就叫一个名为境外势力的魂”了?

少他妈的给爷爷们乱扣帽子,长了一张造谣生事的嘴,都不用打草稿,是张嘴就来。一看就经常碰瓷儿,没少被打狗棍削吧?

这两年,被我们指出有境外势力参与的公共事件,一个是去年的港独暴乱,一个是这次成都事件。

这两个事件,特征非常明显。有组织,有计划,有纪律,相互呼应,分工协作,有统一标识,统一口号。

最关键的,处处散发西方人特有的味道。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这是一张被境外媒体广为使用的照片,从技术角度来说,非常不简单。

少年的遗像、两名无助的女子,与身后的学校主楼、“校训”,形成鲜明的视觉差。

构图十分讲究,展现出戏剧性张力。类似于西方油画里经典的耶稣受难题材,具有强烈的宗教仪式感。

母亲怀抱遗像,低头不语。旁边的女子,双手放在母亲肩头,侧脸下跪。

摄影师抓拍这个姿势,很不容易。

更何况,学校主楼电子牌上显示的一行字,“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积极推进健康城市建设”,不偏不倚,刚好居中。

煞费苦心。

结论:这是一张为西方人量身打造的照片,投其所好,与“康乃馨”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就是我所说的,整个事件从头到尾,散发着西方人特有的味道。

如果你非要抬杠,那请你看看吉恩·夏普的颜色革命理论,看看有哪些步骤、哪些细节。诚实一点,别再忽悠群众了。

《心惊报》某记者的“颜革”高论!你学废了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记者做狗是合格的。因为他把矛头直接对准乌合麒麟。不就是在给主子看吗?

乌合麒麟自从画了几幅伸张正义的作品,就被这些二鬼子盯上了。谁都想对他狂吠几下,好向主子邀功。

要点脸吧!

总结一下,《心惊报》这个记者的言论,逻辑谬误太多,内容空洞无物。把自己打扮成圣母婊,站在道德至高点上,随地大小便。

揣着明白装糊涂,挑拨群众斗群众。但智商又余额不足,只好用碰瓷的手法耍无赖。

既傻,又坏。

感慨于《心惊报》内卷化严重,养了这么个货,语文和逻辑没学好,出来丢人现眼。

工作能力差,业务水平洼,三观不正,屁股又歪,留着过年啊?

抓紧辞了吧,早晚得惹事。

最后,说个小故事。

中美意识形态对峙,决定互相驱逐5家对方媒体。

拜登大怒。

因为他发现,美国损失了10家媒体。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4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