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巴以冲突,风起云涌,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中东那块弹丸之地。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趁大家不留神,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鸟悄地更换了名称。

但是没办法,树大了会招风。与马云沾边的东西,像是有种魔力,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人发现。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大河报》记者敏锐地目击到,杭州湖畔大学门口,一个头顶金色斗笠的师傅,用气焊将刻有“湖畔大学”石头上金色的校名抹掉。

据其内部人士称,名字将改为“湖畔创研中心”。

同时,湖畔大学官方微博改为“湖畔创研中心”,微信公众号改为“湖畔Hupan”。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从湖畔大学的创始人说起。

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

看了这个名单,我直接一个好家伙。单独把任何一个人拎出来,都是响当当的大咖,都是有资格写机场书店畅销书、卖回忆录的人。

从财富和社会地位来说,他们个个都是金字塔尖的人,个个都是人中精品,简称“人精”。

他们是改革开放以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而且富得浑身流油。

我们并不仇富,我们鼓励致富。

大家伙儿每天起早贪黑,享受996福报,图什么呢?不就为了过上富庶的生活?

邓小平爷爷说,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为了解决效率的问题,为了做大蛋糕,我们允许一些人先富起来。让他们创办企业,搞活市场,拉动就业,推动产业发展,带动科技创新,跟欧美发达国家掰手腕。

但是,千万别忘了邓小平爷爷后面那一句,先富要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说这些,我是想提醒那些先富起来的人:你们富起来以后,心里要有点数,你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别忘了初心。

你们在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时候,要记住,没有这个国家和人民默默无闻地付出,你们啥也不是。

今天,有些资本家飘了。飘得越来越高,离地面越来越远,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

实现财富自由以后,他们开始蠢蠢欲动,不满足于现状,资本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一群资本家,以办“大学”为名,行”富豪俱乐部“之实,拉帮结派。

太阳下面无新鲜事。

“湖畔大学”,能让你想到什么?想到清华、北大吗?那您是想偏了,偏出银河系了。这个“湖畔大学”,跟全日制大学没一毛钱关系,这一点我后面会说到。

那它为什么叫“大学”呢?

刚才我说了,这群人,是人精里的人精。一般的人精,都没资格给他们捏脚搓背。

这些比猴儿都精的一群人,他们敢把自己的组织起名叫“湖畔会”吗?

臭名昭著的“泰-山-会”、“西-山-会”,大家了解一下。

那他们敢叫“湖畔书院”吗?

不敢,因为有“东林书院”前车之鉴。

大明朝“东林书院”培养出一批误国殃民的东林党人,他们集大地主、大商贾、大官僚三位一体,牢牢把持大明经济和政治命脉。

东林党人狼狈为奸,成为当时最大的利益集团。他们结党营私,上欺下瞒,阻碍变革,偷漏赋税,导致国弱民弊,内忧外患。堪称大明的毒瘤。

他们敢叫“湖畔俱乐部”吗?

专为美国顶层政商服务的拉皮条大亨——爱泼斯坦,直呼内行。

如果取这样乱七八糟的名字,杭州西湖浴鹄湾那块风水宝地,是绝对不可能批给他们的。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所以,人精就是人精,干脆办大学!要劫就劫皇粮,要泡就泡娘娘!

办大学!

资本家的执行力风风火火,不动如山,一动就是泰山压顶!“湖畔大学”如平地惊雷,拔地而起。

“大学”两个字,一般人可是搞不定的。一般人,连“夜校”都搞不定,更别提“大学”了。可见这些人,能量之大,手眼通天。

果然,叫“湖畔大学”以后,名正言顺多了。至少这几天,网上有很多傻子为它喊冤。

最典型的傻蛋言论,如下面这种:

“湖畔大学的关闭,反映了教育系统对于多元化的敌视和排斥。什么都整齐一律,如何创新?那就只剩下学习外国了;可是你们又那么敌视外国,究竟要干啥?还说要“建设创新型国家”,要搞“双一流”,这样自相矛盾,很好玩吗?笔者曾经目睹了大学招生中整整齐齐的按分数划高低的队列,觉得真是丑陋之极!每个大学就好比每个独特的人一样,都应该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品,方可谓之“大学”。你们一边搞千校一面,一边又搞评比排名,何必多此一举呢!整个中国大学合并为一所,倒能节约行政开支!不妨考虑考虑这个主意吧!”

什么鬼?

还给教育系统扣了一堆款式不同的大帽子,戴到地球人消灭三体那一天都戴不完。

你马爸爸看了都会摇头苦笑,心说心意领了,猪队友就别来添乱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湖畔大学”,跟真正的“大学”八竿子打不着。“湖畔大学”自己都回应了,该机构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改名是为了避免造成误解。

听见没有,耳朵竖起来,怕你们这种猪脑子误解,怕你们带高中孩子来要招生简章呢。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湖畔大学”本质是个啥?

剥开“大学”这层光鲜亮丽的外衣,看看他们的招生对象、招生机制、运营模式,其实骨子里,还是刚才说的那些玩意儿:东林党,泰山会,富豪俱乐部……

另外,我还想到了一个——蒋校长的黄埔军校。

别以为马云没惦记过“黄埔军校”,人家的鸿鹄之志不在小。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2017年,马校长在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上指出:

“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

黄埔一期二期?

你们要北伐吗?

同样是在这次讲话中,马云提出了学校的办学宗旨:

“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

牛叉,牛叉,厉害了我的马!

敢情马校长这是直奔着孔子的人设去的,要做“资本教”教主啊。

有人说,少危言耸听,马云就是办个“商学院”而已,别大惊小怪了。

仅仅是个“商学院”吗?

中国到处都是商学院,根本不缺他马云这一家。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柳传志曾发表题为《为湖畔大学正名》的文章,说湖畔大学之所以办得好,马云着实下了很多心思。

“这次办湖畔大学是被马云当做百年大计办的,他说他从阿里退休后就只做公益和当湖畔大学的校长了。我觉得他是认真的,所以现在对他的尊称就是马校长。”

由此可见,马云对待湖畔大学的态度,不是一般地认真,是用心血在做。

不过,他越是这样,越说明这个“商学院”,不简单。

马云自己是怎么说的:

“阿里巴巴要活102岁,湖畔大学要办300年!”

“我讲过,我也有信心再过二十年,中国五百强中的CEO,两百个CEO跟湖畔大学有关系,要么我们这儿读书过,要么到我们这儿应聘过。”

中国五百强中的CEO,两百个CEO跟湖畔大学有关系!几乎半壁江山啊!

到那时候,省长都没你马校长说话好使吧。

我看用不了300年,二十年后,马校长就可以享受,当年魏忠贤如日中天时的待遇,建生祠,立塑像,接受资本家徒子徒孙们的膜拜,以及香火供奉了。

300年后,马校长就是“资本教”的耶稣。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湖畔大学”不简单,来看看他们的门槛:

1. 每年只招30-50人。2020年,1500人报名,仅有49人被录取。平均录取率只有2.1%,甚至低于哈佛、斯坦福大学。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骄傲地说,湖畔大学是世界第一。

2. 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年创业经验、三十名以上员工、纳税三年,并拥有三千万营业额”。这一条,99.99%的人就被拒之门外了。

3. 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保荐人制度,看着陌生,其实它的历史源远流长,我穿过历史的迷雾,看见了俩字——“江湖”。

江湖中人,小到说相声卖艺的德云社,大到杀人绑票的黑社会,用的都是这套制度。

在门外的,是外人;进得门来,就是自己人。

什么叫自己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两肋插刀”的那种自己人,“宰大公鸡歃血为盟”的那种自己人。

这个制度,是为了确保进入组织的新鲜血液,可靠、可信、价值观一致。一旦新人出现问题,保荐人要担责,至少信誉会受损。在他们的圈子里,一旦失去了信任,将失去全部。

当然,一旦进入组织,享受的好处非常丰厚。整个圈子里的资源、人脉、信息,都是流通的,是共享的。

大资本家们,一旦组建好自己人的圈子,形成攻守同盟,会造成对很多领域的垄断。水泼不进,油浇不进。

我们天天说反垄断,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垄断行为,是明牌,一眼就能看见。“湖畔大学”式的垄断,具有隐蔽性,欺骗性,是温水煮青蛙。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一旦被他们形成垄断,阶层之间将停止流动,富者恒富,穷者恒穷。他们将世世代代骑在劳动人民的脖子上,敲骨吸髓,抽筋扒皮。

失去资源、资本、信息、话语权的劳动阶层,将世代为奴。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历史从不说谎。

有些傻蛋说,“湖畔大学”充其量就是富豪的社交平台。人家富豪不能交朋友吗?人家富豪不能社交吗?

当然可以。

但是,“湖畔大学”这样神神叨叨的组织,他们是在正常交朋友吗?

我们普通人都交过朋友吧?

大家平心而论,交朋友用得着采用江湖独有的保荐人制度吗?交朋友用得着那么多宗教仪式感吗?交朋友,用得着发下“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这样的滔天宏愿?

马校长退休以后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地办“湖畔大学”,仅仅为了交朋友吗?

别逗我了,我笑点低。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马校长,真的大可不必这样交朋友。您朋友已经五湖四海、遍及各大洲了,天下谁人不识君?

所以,我们都真诚一点,别说假话、空话,多说真话、实话。如果你们资本家不好意思说,那我们劳动人民替你们说。

你们不是在交朋友。你们层层筛选、大浪淘沙,是在寻找自己人,寻找价值观高度一致的自己人。

只有自己人才能抱团,才能拧成一股绳;只有拧成一股绳,才能干大事;只有干点大事出来,你马校长才能做新时代的孔子,才能做新时代的蒋校长,才能做“资本教”的教主。

马校长委屈巴巴地说:我没这么想过,我只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马校长而已。

形势比人强。

到时候,不管你真想假想,恐怕都由不得你了。您手下这批学生,无论前浪后浪,都不是普通人,其中不乏叱咤风云的一方诸侯。

按照你的构想,将来中国五百强半壁江山的CEO,都是你的徒子徒孙。共同的价值观,手握资源的一群人,会形成无形的力量,推着你往前走,去创造历史。

古代有个叫赵匡胤的了解一下。还是那句话,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我们劳动人民没那么多阴谋诡计,看看我们是怎么交朋友的?

一起喝喝小酒,手撕麻辣小龙虾,搓搓麻将,斗斗地主,连线玩几把王者荣耀,打打篮球,就开心了。

你们是怎么交朋友的?

每两个月抽出完整的四天,到西湖边一个僻静的所在,朝夕相处,耳鬓厮磨。

一起做团建,一起做任务,一起做课题,一起吃饭喝茶,一起风花雪月,关起门来研究时局、讨论政治,晚上还要头脑风暴。

接受统一的思想洗脑课,统一的艺术审美课,统一的方法论,统一的价值观。

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吃苦,一起受累,一起感动。革命友谊,不过如此。

“湖畔大学”的汤换了,药换了吗?

在创业栏目《赢在中国》里,创业者们完成了精神再造,对马云、史玉柱这些评委感恩戴德,如同看见再生爹娘一般,披麻戴孝的心都有了。

节目结束以后,每个选手都哭成了狗,从此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你想想,录了个破节目都这样了,您这“湖畔大学”要学三年啊!这哥儿几个还不得托妻献子啊!

说实在的,你去参加线下传销大课半天,都被骗得跟个亲孙子一样。你去那里学三年?嗯,北伐大业指日可待。

可是,这一切在2021年戛然而止,“湖畔大学”在人民的质疑声中改名了。

但是,汤换了,药换了吗?

信不过他们。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5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