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作者:dangrenbei

本文转载自:党人碑的熟人茶馆(ID:dangrenbeigongzuoshi)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山东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最好剖面。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奉行不抵抗政策,韩复榘是积极的追随者,因为山东的经济命脉,就掌握在日本帝国主义手中,日本在山东的累计投资额居华北首位。

不说铁路、工厂和矿山的股票,多半操纵在日帝手中,每年春节前夕的两个月,“闯关东”的山东老乡,从邮局系统寄回来的资金流就有三百万之巨,这还不算带回家的和日资银行过手的。

民族资本与之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在主要工业(纺织业为主的轻工业)资本系统中,山东的日企看似只有61家,资本总额却高达1.5亿日元;民族企业虽有162家,资本总额仅有3220万日元,也就人家21%的规模。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青岛市场一路上的日资隆光公司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阶级属性上属于封建官僚买办集团,代表了城市买办和乡村豪绅阶级的利益,韩复榘和那些割据一方的地方军阀一样,作为蒋介石的分销代理商,是这个最黑暗、最反动的反革命集团的组成部分之一。

“七七事变”之后,日本人忽悠韩复榘,说我们只打二十九军,打山西也是为了打红军,绝对不可能打你,你看青岛就平安无事。你存在日本银行的钱,战争结束以后,也会悉数归还,本息都不耽误。

韩复榘幻想保持地盘,与各方虚与委蛇,说白了都不得罪。哪怕华北战事正酣,津浦路北段日军兵力薄弱的关键时刻,他仍然按兵不动,甚至连取缔日本在山东省境内的一切特务活动,都懒得做。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横滨正金银行在青岛发行的“货币”

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问题是你跟日本鬼子谈做人的底线,那不是开玩笑吗?等人家腾出手来,韩复榘就只能撒丫子跑了,还真跑得快,不到二十天,济南、济宁、泰安等大中城市皆不战而弃。两个月的时间,山东全部陷落于日寇之手,几千万山东人民开始遭受着空前的浩劫。

统治山东八年之久,拥有十万大军的韩复榘,为什么会如此惨败?

有人说都怪韩复榘,可如果换了蒋介石集团的其他封疆大吏,就不会这样了吗?恐怕“好”,也相当有限,因为阶级属性搁在那里,国民党反动派与中国共产党的抗战完全是两码事,根子就在依靠不依靠人民,或者说是不是敢于发动人民?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蒋介石和韩复榘

毛泽东同志在《论持久战》中说得好:

“战争的威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或者说大家听故事之前,我要先讲理论的原因,就在于下面所划的重点,即:

是否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否敢于发动人民群众,去砸碎旧世界和建设新世界,历来就是马克思主义和非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的一条重要的分水岭,也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鲜明特征。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日寇占领济南

我们还回到山东的抗日战场上,以山东最南部的郯城为例。这里濒临陇海铁路,控制着沂、沭两河中段,既是联系苏北和鲁南的交通枢纽,也是苏鲁边界最富庶的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换言之,就是日伪重点经营的地区。可共产党、八路军领导鲁南人民,开展广泛的统一战线,建立革命根据地,实行人民战争,照样使日军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一地区活跃的八路军武装是一一五师教导二旅第四团,被鲁南乡亲们亲切地称为“老四团”。

当地有首歌谣称颂这个团: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八路军山东纵队召开党代会

“鲁南来了老四团,打日本,除汉奸,爱护人民像父母,抗日军民心喜欢。

唱首歌还不足以表现人民对人民子弟兵的热爱,拓汪(今属江苏连云港)有个叫王启东的小伙子,父亲死得早,是母亲拉扯成人的。鬼子来了,打伤了母亲,母亲临死前叫儿子去当八路军,找老四团为她报仇。这是个好苗子,县大队和区中队都争着留,可王启东说啥不干:

“娘临死前,叫俺找老四团为她报仇,俺要是当不上老四团的兵,就是不孝啊!”

1942年12月,老四团在滨海沐西地区的反扫荡作战中,击毙了日军联队长小林大佐。还把这家伙的尸体用清水洗干净,在他中弹的地方贴上了膏药,拿白布包起来,放在担架上,写了封信,告诉敌人,“这是一切侵略者的可耻下场”,然后送到郯城李庄据点。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八路军歼灭日军后的战场留影

您可别觉得麻烦,觉得咱人民军队“多此一举”。日本鬼子是兽军,但我们的人民军队是大写的“人”,不能把人格降低为兽格!从古田会议塑造军魂那天起,高扬毛泽东旗帜的人民军队,就施行彻底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不但优待俘虏,连敌人在战场上的遗尸都妥善对待。送还敌尸体时,连同死者的随身物品,如数交还。实在无法交还的,也要将敌尸体掩埋,并插上墓碑,以便战后查找。

遇到八路军这样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打又不敢打,逃又逃不掉,李庄据点里无可奈何的日本鬼子,竟然入乡随俗,学起了当地农村妇女捏面人、捏老鼠诅咒仇敌的迷信手段。能不能咒死八路军、游击队另当别论,反正先安抚下自己受伤的心灵再说。

它们用面捏了两个小人,大点的手握战刀,威风凛凛,说是大日本蝗军;小点的举着双手,屈膝投降,说是八路军、游击队。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向八路军投降的日军

两个面人做好了,刚摆在在院中,鬼子兵就跪倒一片,纷纷祈祷,叽里呱啦,周围看热闹的伪军和老百姓,也闹不明白说的啥,反正很有想法!

突然不知哪里窜出来条中华田园犬,许是嗅到面人的香味儿,突然扑过去,叼着“蝗军”就跑了。鬼子兵都愣住了,这什么情况啊?太不吉利了!伪军还是见识多,连忙去撵狗,还不忘连声吆喝:

“狗吃蝗军啦!”

转眼就到了1943年,刚过了腊八,还没到小年,1月21日,郯城第二次解放,共毙伤敌军103人,俘日寇7人、伪军419人,我军仅伤亡91人,首创山东敌后攻城范例。郯城日伪军和伪政权人员全部被歼,无一漏网。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郯城战役胜利品展览大会

我军拆毁城墙后,主动撤退,日军遂调集周边据点日伪军重新进驻郯城。

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对于神出鬼没的八路军、游击队,几乎毫无作用,反而造成原有据点的日伪军,不是力量更单薄了,就是位置更突出了,只能是捉襟见肘,顾此失彼,难逃被抗日军民吃掉的必然。

驻守临沂汤头据点的日军小队长铃木,也在此次奉调名单之中,这让他寝食不安,我在这里待惯了,去郯城算个啥,宁为鸡头不为牛后,何况郯城的城墙都没了,不随时被八路一勺烩?

可军令如山,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拒绝呢?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锐不可当的山东八路军

想来想去,老鬼子铃木终于想出了“鬼点子”,抓了个打摆子,得了疟疾的中国农民,安排军医抽了带菌的血,输入自己体内。

疟疾是以按蚊为传播媒介,由疟原虫引起的传染病。蚊子叮一口,都能让疟原虫进入到人的血液之中,何况是直接就奔着血液感染的狠招呢?

可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旷日持久的战争,致使战场的规模越打越大,投入的军队越来越多,跑冒滴漏太多了,即便是块不太合适的糟木板子,也总比没有板子去堵漏的好。

说个很直观的例子:抗战初期,侵华日军的平均身高是1.66米,平均体重56公斤,可到了1943年,已经分别降至1.46米、47公斤。如果按战争初期的标准衡量,合格率仅为10%。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日军士兵的身高差

兵源都如此紧张,何况是基层军官呢?

没多久日军对我滨海根据地进行“扫荡”,铃木小队长这次又在抽调名单中。再说疟疾恐怕不行了,不能总在一只羊上面薅羊毛,太容易露馅了,要不问问中国人有没有啥合适的偏方,中国人常说“偏方治大病”,保不齐也能得大病呢?

好不容易找来位当地老中医,铃木小队长很虔诚地询问,有没有什么神奇的中药,能让我迅速发高烧?

老中医笑了,求诊看病的多了,都是求药到病除的,第一回见到要求药到病来的,而且还是个平时耀武扬威的日本鬼子,看来真是被八路打怕了,兔子尾巴长不了啦!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一个小队的日本兵

“你试试用蓖麻花,熬成汤喝下去,身上很快就发起烧来。”

铃木按方抓药,喝了蓖麻花熬的药汤,还觉得不保险,又吃了一把蓖麻子,这可就坏事了,蓖麻子里有蓖麻毒素。不但发高烧,而且上吐下泻,还出现了幻觉,当场发疯,差点没把自己搞死,当然好处是躲过了中国人民的复仇子弹。

您要知道,整个滨海根据地五百万人口,不说八路军,也不说共产党员,仅仅是我党动员起来的各界群众数字,就相当惊人了。

截止1943年底,全区就拥有职工会员10455人,农救会员61251人,青救会员9429人,妇救会员22820人,自卫团员119119人,儿童团员12847人,民兵3899人。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配合八路军出击的滨海区群众

您自己算算,仅仅是这些被动员起来的群众,就占了滨海区总人口的5.8%,这是真正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是昔日被统治阶级视为一盘散沙,而今被中国共产党组织起来的铜墙铁壁。

说到滨海根据地的抗日军民,就得说说据点里的敌人。

日照有条傅疃河,在其入海口有个夹仓镇,明代就是防倭的军事重地。嘉靖年间,倭寇曾多次由此登岸劫掠,终被抗倭军民赶走。抗战期间,鬼子在这里的驻军主要是伪军。

1943年11月19日,八路军滨海军区夜袭赣榆城(今属江苏连云港),唾手得城。仅以亡3人、伤37人的代价,就全歼伪和平建国军第71旅1600余人。距离这里62公里外,夹仓据点的伪军,惶惶不可终日,不知覆灭的厄运何时降临?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赣榆城下的八路军重机枪阵地

哪怕鬼子给它们“助威”,派来一支分遣队,这些狗汉奸仍然提心吊胆,以致抢劫老百姓的日常作业都不敢了。尽量减少外出,生怕八路摸进来,要了它们的狗命。

可说啥来啥,有天晚上月黑风高,炮楼里的鬼子,早早关门睡觉了,据点外围看场子的伪军却丝毫不敢懈怠。

查哨的军官,还不断叫哨兵们注意,这样的天气,诡计多端的八路最喜欢来偷袭了,兄弟们得多加小心!

强打精神的伪军哨兵,此时颇有点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意思,任何风吹树动,草影摇曳,都好像是八路来了。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八路军山东部队的骑兵

突然一阵急促的蹄声,由远及近,你听肯定是八路的骑兵来了,哨兵们吓坏了,一边赶紧开枪射击,一边大喊:

“可不得了了,八路的骑兵攻上来啦!”

顿时日伪军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响成一片,它们早就风声鹤唳了,夜半惊起,魂魄未定,只能疯狂射击给自己壮胆,于是枪炮声越打越稠。伪军官们扯着嗓子嚎叫:

“给老子顶住,谁撤老子毙了他,誓与阵地共存亡!”

其实早就慌了神,开始收拾细软,准备便衣,随时准备甩下它们的洋大人跑路了。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向八路军投降的赣榆伪军

“八路骑兵”也真骁勇,冒着枪炮,东驰西骋,蹿坡越洼,直到“牺牲”在土围子外的铁丝网拒马前,都一声不吭,而且更奇怪的是八路竟然一枪也不发,啥情况呢?

天终于亮了,大地归于寂静,据点周围没有见到一个八路的影子。

伪军惊魂未定,没有一个敢先出来看看,生怕中了八路的“奸计”。还是蝗军“英勇”,端着带刺刀的三八大盖,出来三个尖兵搜索,伪军才敢跟着屁股后面走。

搜索半天,发现哪有什么八路?只发现一头浑身弹痕,流血而死的大黄牛!

原来是附近庄上一个老百姓,刚在夹仓大集上买来的一头耕牛,因为晚上没有拴好,半夜顺大路跑回夹仓,可把敌人吓坏了。

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配合八路军作战的人民群众

气得鬼子、汉奸破口大骂:“查出来是哪个庄子跑的牛,非让他狠狠赔偿才行!

回望建党一百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的一次次胜利,是我党群众路线的胜利,是人民力量的胜利,诚如那位同志所言:

“崇高信仰始终是我们党的强大精神支柱,人民群众始终是我们党的坚实执政基础。只要我们永不动摇信仰、永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

另:本人无固定职业,失业在家,没有用之不竭的图书馆资源,一切生活费和资料费,甚至治疗伤腿的医药费,纯靠诸位阅读文章后的打赏。我也不搞广告和带货,因为有那时间,不如多看看史料,多写写不为人知的普通英烈。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6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