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震撼西藏的四场保卫战,最长的竟打了90天!

作者:库叔说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文 | 徐渡泸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双方代表在北京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宣告西藏和平解放。

当年震撼西藏的四场保卫战,最长的竟打了90天!

1951年10月26日,西藏地方政府为人民解放军举行了隆重的入城式,藏族同胞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图|新华社

根据西藏的实际困难,特别是百万农奴极其悲惨的境遇,毛泽东决定“进军西藏,不吃地方”。10月,人民解放军第18军进驻拉萨。

为了严格执行这项政策,张国华军长、谭冠三政委率部一边修路一边进军,同时开垦荒地生产。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进藏部队以超人的意志、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修通了举世瞩目的康藏和青藏公路。

1956年,西藏相邻省区民主改革相继推行,西康地区的封建上层势力为了维护政教合一的农奴制,率先以武力对抗民改。

到了1958年,青海牧区也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康区的叛乱分子遭解放军打击后窜入西藏,在美国中情局和噶厦政府分裂势力的支持下,将中央出于团结西藏上层而作出的“六年不改”承诺视为软弱可欺,公然成立了“四水六岗卫教军”,频繁袭击部队军车和守点分队,疯狂残杀地方工作人员。

在1959年3月20日拉萨全面叛乱爆发前,西藏军区内还有四场保卫战艰难“上演”。今天,库叔要讲述的,就是这四场重要保卫战背后的故事。

文 | 徐渡泸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多地被围,老井冈上演“空城计”

在1959年3月20日发生全面叛乱之前,西藏上空已是阴云密布。

此前,根据任务划分和后勤保障的实际情况,解放军对驻藏部队的规模进行了调整,当时全部驻藏兵力只有五个团,分散驻守各地承担边防、生产和守点保线任务。

1959年元旦刚过,在西藏军区主持工作的谭冠三政委就接到扎木中心县委的急电,扎木突遭上千叛匪的疯狂围攻。扎木是川藏线上的交通要地,兵力只有一个排,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军区身边的部队只有159团,而拉萨城内只有一个营,不能动。谭冠三只好让159团调另一个营,火速救援扎木。紧接着,告急电又到,纪路通林场被围,林场工人绝大部分是曾经备受苦难的农奴,绝不能让他们落在叛匪手里。谭冠三咬牙把159团驻守黑河的一个营也派了出去。

还没喘过气来,丁青告急,当地驻军只有一个连,叛匪兵力十倍于我。谭冠三已无兵可派,只得使出最后一招,请求军委出动空军。第二天,急电再至,泽当遭3000叛匪围攻,山南地区无法使用空中支援,谭冠三只能回电:泽当务必独立坚守,不要依赖援军。

当年震撼西藏的四场保卫战,最长的竟打了90天!

图 | 作者制图

更让谭冠三担忧的是拉萨,噶厦政府和藏军准备叛乱的消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稳住拉萨局势是当务之急,谭冠三这位老井冈,只好学诸葛亮。

此时,驻青海的空军轰炸机开始支援丁青,谭冠三借此放出风:解放军已经用飞机运来了大批部队,即将围歼各处叛乱势力。实际上,当年西藏仅有当雄一个机场,因高原地形复杂、气候恶劣,飞行范围受限,航空兵只能在藏东和藏北的部分空域执行任务。

谭冠三又把噶厦政府二品以上的官员和夫人请来,以庆贺藏历新年为由开了个招待会。他再次讲明政策,说清利害,接着话锋一转拍案而起:“不过有件事情要先说清楚,听说有人还是要搞叛乱,如果还不听我劝,可以试试看,我不用拉萨以外的部队,就用城里的两个团八个连,保证消灭你。”

散场后,做会议服务的女文工团员小于好奇地问政委:

“2号,咱们哪有两个团啊?”

“你们文工团加上汽车16团,不是两个团吗。”

“那八个连又在哪儿?”

“咱们不是有个红八连吗?”

西藏全面平叛前,拉萨以外的几场要点保卫战,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开始的。

2 扎木保卫战:一把大火

最先被围攻的扎木,当时只有158团一个38人的加强排和20余名县委工作人员。县委书记孟宪民预料到叛匪早晚要来,和指导员林天得、排长张学奎带着大家事先修筑了12座碉堡、41个掩体和800米交通壕,并打了6口水井。驻地人人站岗,县委书记也不例外。

18军是一支军政双优的部队,从进藏开始,始终模范地执行民族、统战政策,常年给藏民办实事,做好事。叛匪逼近波密时,当地很多进步头人和群众都躲进了扎木,如许木宗头人江村等,都是举家前来,附近的尼姑也都跑来给解放军通风报信。这些群众的帮助,对18军掌握叛情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围攻扎木的“卫教军”总司令恩珠仓·贡布扎西和当地头人蔡刀,纠集了1600多名叛匪,装备有60、82毫米迫击炮各两门,重机枪2挺,轻机枪13挺以及大量美制M1半自动步枪,火力在解放军之上。

155团炮兵主任姜华亭叛逃后,当上了“卫教军”的高参。他熟悉解放军兵力布防和作战特点,在目标的选择、发起攻击的时机、火炮的运用等方面,给解放军守点分队带来了相当大的威胁。

1959年1月4日是星期天,天刚拂晓,3发信号弹腾起,叛匪开始炮击。炮弹集中打在县委大院里,击毁了一部电台,炸塌了库房。江达头人的家人布玛架枪还击,远距离打死了叛匪一名82炮手。

 

县委人员则早已进入工事,一枪不发,沉着地等待叛匪冲锋后,再突然开火,杀伤叛匪。在军民的顽强抗击下,叛匪这一天的猛攻以失败告终。

第二天,叛匪占据了康藏公路管理局大礼堂,居高临下,以火力控制了县委大院。为了坚守下去,孟宪民和林天得商议后,决定忍痛烧掉大礼堂,当即集中火力掩护,派两个战士带着棉花和汽油,冒死冲了进去。

当年西藏的经济条件极其落后,在扎木连一颗钉子都买不到,所有物资全靠内地运上来,建起一栋建筑极其费力,下这个决心是非常不容易的。

眼看就要得手的叛匪,被这把大火挡住了。

援军159团2营从一千多公里外赶来,乘车过林芝后发现道路被破坏,只能徒步前进,没想到又赶上了大雪,团政委董志理的双脚被冻坏。叛匪还烧毁了通麦大桥,各连只能靠工兵携带的几只橡皮舟,强渡易贡藏布江。

一路上,副团长吴晨带队冲破叛匪的阻击,最后七十公里强行军,前卫连两次进行轻装,一望见扎木的大火,干脆把棉大衣、干粮都扔了,拼尽全力冲向扎木。这时东边昌都的援军也赶到了,叛匪被歼一部,余众骑马溃去。

扎木保卫战打了13天,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军民同心如铁,终于保住了这个要点,他们等来的不仅是万分期盼的援军,还有总参的嘉奖令。

泽当保卫战:勇士迭出

泽当为山南分工委所在地,是解放军在山南唯一的驻兵点,守备分队为155团3营,由教导员耿子良和副营长江宪玉率领,这时各连均不满编。当时主持工作的分工委书记是王运样,副书记张曾文。山南有银行、学校、气象站、百货公司等单位,叛匪的进攻迫在眉睫,地方工作人员也都进行了战斗编组。

当年震撼西藏的四场保卫战,最长的竟打了90天!

西藏山南地区重镇泽当。图|新华社

“四水六岗卫教军”的老巢就在山南。1月25日,2000余名叛匪带着美国中情局空投的迫击炮、轻重机枪和炸药,把泽当围了个水泄不通,并首先向7、8连驻守的山梁发起猛攻。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最危险的时候,叛匪甚至爬上了隐蔽部和碉堡顶上。

不过,叛匪连续三天的进攻,都被解放军打退。

强攻山地受挫,叛匪转向泽当的仓库和医院,把炮轰、火攻、坑道爆破都用上了,炸毁了多处房屋。西南角工事被轰塌,叛匪一拥而上,这时,一个藏族汉子从土里爬起来,猛甩一阵手榴弹将叛匪炸退,这个勇猛的藏民,就是后来的全国民兵模范黄辊

气象行业的全国劳模陈金水,当年从北京气象学校毕业后,主动要求进藏工作,被分配在泽当气象站。战斗中,气象站被炸塌,陈金水从土里站起来时,有五个战士还被埋在下面,他和几个同事直接趴在废墟上用手挖,先挖出两具烈士遗体,又救出了被压在底下的三个战士。

这三个战士以为叛匪已经攻了进来,担心死后武器落在叛匪手里,用来杀害自己人,就把机枪和冲锋枪拆散埋进了土里,每人手里都握着两颗手榴弹,准备和叛匪同归于尽。此后,刚从学校毕业的陈金水,每天抱着枪做气象记录,叛匪攻上来,他端起枪就投入战斗。

同在气象站工作的陈启厚,在观测时被叛匪一枪击中,牺牲时只有19岁。从那天起,陈金水就把一封遗书揣进了口袋,上面写道:我死后,请千万别告诉我妈妈,她老人家把我养这么大不容易。

1959年3月20日,拉萨叛乱爆发,谭冠三政委指挥13个连的兵力,迅速平息了市区的叛乱,西藏全面平叛正式宣告开始。

这时的泽当,正打得难解难分,“卫教军”用尽各种手段,始终无法突破3营的防守。拉萨平叛结束后,援军赶到,大部队分数路进入山南,泽当才告解围。这时已是4月上旬,泽当保卫战打了74天。

索宗保卫战:寺院的帮助

索宗被围攻,是在拉萨全面叛乱发生之后。

当时,索宗没有成建制的部队,黑昌公路的道班中汉、藏工人和工作组、气象站加起来,总共不到60个人。那时道班工人都配枪,再加上工作组和气象站有十来个转业军人,有战斗经验,于是他们成立了一个民兵指挥部,准备抗击叛匪。

【注:宗是西藏对县的旧称。道班是铁路或公路的养路工人的组织,每个道班负责若干公里的养路工程。】

老兵们先带着道班工人抢筑了工事,战斗开始后,扛住了叛匪的几波进攻,但叛匪人多势众,战斗越打越被动。

索宗寺庙的老堪布(住持)同情工作组,引领着一部分民兵进了寺庙。这个位置,可以和工作组大院构成交叉火力,互相支援,继续坚持。

后来,数百叛匪组成了突击队,朝寺庙里猛攻。守寺庙的人太少,在叛匪的围攻下,老兵们边打边退,最后退到了寺庙顶层。

叛匪冲进寺庙,老兵们带着道班工人守住楼梯,用绳子把手榴弹吊到楼下炸死角。叛匪一时攻不上来,开始用刀猛砍殿内的柱子,如果柱子一倒,上层塌下来,所有人都会落到叛匪手里。听着楼下咔咔的刀砍声,老兵们束手无策,众人心急如焚。

危急关头,一架空军的图4轰炸机正好赶到,扔下两枚炸弹,一颗落在院内,一颗落在墙外,叛匪一下就乱了套。老堪布怕寺院被炸坏,赶紧把一面红旗挂上了屋顶,红旗还是解放军进藏时送给他的。飞行员看见红旗,掉转机头飞走了。

趁着叛匪还没从慌乱中缓过来,大家把棉被和衣服都撕了,用布条结成一根长绳,一个接一个溜下地面,安全撤回了工作组大院。

老堪布执意不离开,最后倒在了叛匪的枪下。

索宗气象站是国家基本站,每天有8次绘图报,一早一晚还有两次小球测风。寺院制高点易手后,气象站处于火力封锁之下,尽管空军多次来支援,但靠飞机是赶不走叛匪的。

危险之下,气象站的观测作业一天也没有停过。气象人员坚持工作,气象站的几个老兵负责掩护,和叛匪对射。观测时,叛匪的子弹就打在经纬仪周围;有时小球刚放出去,就被枪法好的叛匪凌空打爆,只能再放,一直坚持到观测完成才能撤回。

空军的轰炸机也多次出动,支援民兵们顽强抗击,直到有一天,骑射精熟的蒙骑14团跃马扬刀呼啸而来,索宗才解了围。十几个解放军退伍老兵带着一群汉藏群众,顽强抵抗了45天。

丁青保卫战:石头都能被点着

丁青距昌都300余公里,当时不通公路,位置偏僻。按时间顺序,丁青保卫战开始的时间比扎木还要早一天,但却结束得最晚,所以最后来讲。

当年震撼西藏的四场保卫战,最长的竟打了90天!

西藏昌都市丁青县孜珠寺。图|新华社

昌都是当年西藏叛乱的重灾区,当地的叛乱头子叫呷日本,非常嚣张,早就扬言要攻打丁青。

丁青县委副书记王正廷到任前,昌都分工委书记苗丕一对他说:你们要做好准备,三个月内不要指望援军。

丁青的驻军是158团2连,另有县机关工作人员60多人,也编成两个排,在连长王保安、指导员石高宝指挥下,抓紧修筑了防御工事。在战前,呷日本还派人送来牛粪和马料,牛粪是牧区的主要燃料,在藏区是生活必需品。呷日本以此来迷惑解放军,实际是为了侦察情况。

围攻发起当天,2连1排正在开饭,事先隐蔽在两侧房屋里的叛匪突然冲进大门,哨兵和副连长猝不及防,当场被杀害。幸亏1排吃饭都背着枪,全排扔掉饭碗开枪还击,将40多名叛匪大部消灭,西藏平叛最漫长的保卫战开始了。

丁青叛匪聚散无常,少则数百,最多时有4000多人,占据了周围的所有制高点,如果一起压下来,仅凭2连的兵力难以抵挡。空军轰炸机只能火力支援,对地面进行扫射,将逼近的叛匪驱离,但无法解围。

那时国家不富裕,与叛匪进入相持阶段后,县委主动提出不用再派飞机助战,保证人在丁青在。不过,叛匪惧怕解放军的飞机,摸不准飞机什么时候再来,所以不敢过于逼近。

县委驻地地势低,白天无法在院中走动,出于主动防御的考虑,2连组织了多次夜间出击,要求快打快撤,一小时内必须回来。两次夜袭的结果,解放军无一伤亡,拔掉了叛匪威胁最大的两个火力点,随同出击的地方工作人员得到了实战锻炼,情绪高涨。

2连还根据藏胞提供的情报,对呷日本的开会地点组织了一次奔袭,虽然没有抓住这个叛首,但消灭了几十名骨干,打击了叛匪的嚣张气焰。对于2连的出击战斗,军分区首长非常高兴,没有兵力去救,就一次接一次地发嘉奖令。

与其他几场保卫战一样,当地的水源和燃料受到叛匪严密封锁。每次去河里取水,都要在火力掩护之下进行,而每次抢水,至少要消耗一发迫击炮弹和百十发子弹。好在战前粮弹准备比较充足,2连精打细算使用,优先保证抢水。

最困难的是燃料。被围困的2连捡不到牛粪,眼看存柴也要烧光,这时,有人偶然从当地的旧书里发现一段地质方面的记载,提及本地有一种能燃烧的石头。大家按图索骥,果然在不远处找到了这种石头——油母页岩。

丁青的页岩石虽然燃烧值低,但点着了总能烧水做饭,这就解决了吃饭的大问题。2连马上武装出动,抬回大量的油母页岩石块。叛匪看见解放军一大筐一大筐往回抬石头,以为守军弹药将尽,试探着进攻了一下,结果2连的枪炮打得非常凶,没有一点节省弹药的迹象,叛匪一时满头雾水。

油母页岩烧起来味道特别大,呛得炊事员泪流满面,县委书记却高兴地把俘虏都找了过来,一起看炊事班用油母页岩做饭,等俘虏吃饱后把他们都放了。

叛匪中间马上就传开了:这个仗咱们打不过,佛祖在帮解放军,连石头都能点着。

西藏平叛是一场政治仗,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相结合,是保证平叛胜利的重要政策。昌都分区因前期不注意区分叛匪骨干和被裹挟的群众,致使叛匪越打越多,张国华司令员曾严厉批评单纯采取军事手段的做法。因此,丁青守军对俘虏来的叛匪,不打不骂,并管好伙食,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丁青保卫战打了整整90天,解围之时,格桑花已经开遍了原野,夏天都到了。

1959年元月,毛泽东在下发西藏工委的文件中,曾作过两点批示:第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第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

再看这几场传奇般的保卫战,无不具备两个共同点:一是军地之间、军民之间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叛匪难撼;二是孤军坚守,指战员军事素质过硬参加这几场保卫战的,是18军几个老团队下属的步兵分队,在后来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155团是首战克节朗的主攻团,159团是略马东阻击战中著名的“郭指部队”,战功卓著。

一系列要点保卫战的胜利,为解放军平叛部队的部署和集结赢得了时间,此后,历经三年的平叛战斗,西藏开启了民主改革,推翻了黑暗的农奴制度,最终实现了百万农奴的翻身解放。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7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