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名遇难者暴露出中国越野跑之痛:主办方相互竞争,无统一规则

作者:徐天 李想俣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不少专业人士对赛事的赛道设计

赛事组织和救援预案都提出了质疑

1名遇难者暴露出中国越野跑之痛:主办方相互竞争,无统一规则"5月22日,甘肃消防救援人员在事故现场进行救援。中新社发 甘肃消防 供图

本刊记者/徐天 李想俣

172人参赛,21人确认遇难。

5月22日,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鸣枪起跑的2021年(第四届)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因突遇极端天气,酿成国内马拉松赛事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灾难之一。

失温是此次赛事遇难者所遇到的致命问题。一些参赛者发布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下撤途中,有人因失温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还有的人口吐白沫。北京医师跑团的医师跑者刘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失温的危险之一在于会使人失去意识,看起来这个参赛者还在跑动,但他可能已经出现幻觉了,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情况下,参赛者很有可能会偏离既定路径,造成人员失联。

5月23日上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介绍,比赛进行到中午,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到31公里处突遭灾害天气,短时间内局地突降冰雹、冻雨并伴有大风,气温骤降。

“我们景区只是作为整个上百公里赛道中的极小一部分,也就是饮马沟和豹子沟的一部分,出事的地点离我们景区有十几二十公里。”黄河石林大景区管委会副主任罗文涛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赛事是受极端天气影响出了事,但在景区内部不存在任何问题,“我们对自己景区的保障能力和应急能力还是有自信的。”

不过,不少专业人士对赛事的赛道设计、赛事组织和救援预案都提出了质疑。

“部分赛段非常具有刺激性”

这次比赛有三个组别,分别是健康跑、21公里越野赛、百公里越野赛。百公里越野赛是其中难度最大的,累计爬升3000米,需要在20小时内完赛百公里越野。

“赛道全长100公里,我们景区内部只有不到9公里,其他范围不属于景区。赛道在设计的时候只涉及我们景区内的一小部分,其他大部分都在景区外面。部分赛段是非常具有挑战性、刺激性的,所以才能吸引越野爱好者。”黄河石林大景区管委会副主任罗文涛表示。

当天中午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气温骤降。过了补给点2,雨越来越大。参赛者“流落南方”回忆,当时风力七八级,风裹着雨打到脸上,像密集的子弹,眼睛睁不开,只能眯缝。

而补给点2至补给点3是最难的赛道。“8公里距离,爬升1000米,且只有爬升没有下降。山是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很多段都非常陡。选手们需要手脚并用往上爬,摩托车都上不去,所以补给点3不提供任何补给,即便到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饮水,热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体,更无处可休息,且无法在此处退赛。还要坚持到补给点4。”“流落南方”说,自己一边往上爬,一边看到有选手,甚至是大神级选手往下走、要退赛。

大部分选手出现了失温现象。北京医师跑团的医师跑者刘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失温是人体核心区温度降低,产生寒颤、心肺功能衰竭等问题,甚至会造成死亡。像黄河石林这片区域,本身有一定的海拔,随着海拔上升,气温本身就会下降,且山区极易产生对流,加上当时大风大雨人体比较容易出现失温的情况。

“流落南方”回忆,自己下撤到山腰,被指引到一个小木屋,里面已有十位左右先撤下来的选手。但据他所知,更多的选手滞留山上,情况各异。根据官方通报,有21名参赛人员被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另据媒体报道,中国超马圈的领军人物梁晶、残运会冠军黄关军等国内顶尖级选手在比赛中不幸遇难。

一位曾参加过2019北京TNF越野赛、2019龙羊峡挑战赛的越野跑圈人士范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可能他们是跑得最快的,冲在了最前面,后面的选手没上去就退赛了。

一些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看法:这次遇难的都是高手,一是因为马拉松高手都追求轻量化,所以通常不带冲锋衣等保暖衣物。二来高手前进的更远,更高的位置更冷,更难下撤,也更难被搜救。

“景泰县气象局会将景区范围内的气候条件纳入气候预报范围,赛道全程比较长,所以它的预报并不在景区管委会内。”罗文涛说,“事发后,赛事承办公司向我们发出求援后,我们是全力以赴去救援的。”

国际成熟赛事对强制装备的要求很严格

根据公开信息,此次赛事由白银市委、市政府主办,白银市体育局、景泰县委、景泰县政府承办,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具体赛事运营。今年已经是第四次举办。

曾做过十余场越野跑的业内人士徐可意在微博上对赛事主办方提出质疑,这个场地在无人区,遇到问题会严重很多,而且补给点2到补给点4之间没有避难点,到了补给点3,前进也不是,退赛也不行,就应该提供很多的安全保障。甚至,这个地方可能根本不适合做比赛,虽然已举办过三届,但都可能是运气好,“做这种比赛必须参考极端天气而不是平均天气。”

刘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比马拉松较为密集的补给站,越野赛一般是十公里一个补给点,长距离越野赛的补给点设置的会更稀疏,因为补给点必须要有帐篷、医疗救助装备,没法设在陡峭或风大的位置,一般会设在平缓地带。而且马拉松一般在城市内举行,医护人员、救护车都可以快速到达,越野赛则基本都在山地,更多的时候,强调参赛人员的装备、自补给。比如要准备一定毫升的水、一定卡路里的能量棒等等。

范先生表示,自己在参加越野赛时,会看是否是成熟的组委会、医疗救援是否完善,并提前了解各个补给点的距离,赛道总体的爬升、海拔等,也会参考往年办赛的情况。

被称为“中国越野跑女王”的东丽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从她参加的国际成熟赛事来看,一般还是靠自补给,但是主办方对强制装备的要求很严格。而这也正是此次石林越野赛受争议的点之一,多名参赛人员说介绍,冲锋衣不属于强制装备,很多人穿着短袖就上山了。

东丽曾在被称为“海拔最高、难度最大、线路最复杂的百公里”贡嘎百公里越野跑夺冠。她回忆,其实当时她也遇到了装备问题。为了追求速度,她按照主办方要求的最低重量准备了一件冲锋衣。但在越野跑过程中,她发现那件冲锋衣不够用,身上被冰冷的水湿透,极容易出现失温现象。后来,她预判自己的身体能跑下去,且在补给点还有事先准备好的干燥衣服,最终安全完赛,并夺得冠军。

微博博主徐可意说,她曾在重庆办越野赛,当时是四月底,温度25度,他们要求百公里选手全程带冲锋衣,带定位仪,因为山区气候变化大。2018年时,有个选手中途将强制装备交给别人背了,后来她拿了冠军,赛事方最终取消了其冠军资格。

东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自己前些年曾做过越野跑的赛事总监,当时选择的位置,已有过多次挑战赛,路线成熟。作为赛事主办方,他们仍然会提前进行多次勘探,确认路线无误,再做赛事。

她回忆,当时做总监的那场赛事也出现了极端恶劣天气,线路泥泞,而且之前也没有天气预警。但好在极端恶劣天气来临时,还未发枪。比赛时间来临时,雨已变小,且因不是地处高原等环境,路线不会出现大的危险,最后比赛仍然照常进行,且大家也安全完赛了。

不过,东丽指出,她曾参加的国际越野跑赛事,往往是一两个主办方,在全球多个地方主办赛事,累计积分。国内的情况则并非如此。国内的越野跑兴起于2014年左右,没有非常大型的赛事主办方,每个公司单独组织自己的赛事,相互竞争,但在赛事主办方面并无统一的规则、标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7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