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得了治不好的病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龙应台,台湾作家,在大陆出版过很多书,做过很多次演讲。

龙应台,得了治不好的病

她驾驭文字的功夫是不错的,否则也做不了很多大学的教授,还当过台湾省文化部门一把手。

但她的文章里,字里行间弥漫着难闻的味道,有股酸腐气,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这作者是个病人,而且得了治不好的病。

病灶很多,一一列举。

第一,不说人话。

这是龙大妈写文章最大的特点。

举个例子,她与远在德国读大学的儿子安德烈通信,聊到“爱情”话题的时候,龙大妈说:

“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

你听听这叫人话吗?

跟儿子聊找对象的事情,居然能聊出“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的即视感。

不知道她儿子看完以后,作何感想,听懂他老妈在叨比什么吗?

第二,废话太多。

描写失眠:

“其实已是清晨两点,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身给你写信。睡不着,不是因为窗外的月光太亮,光光灿灿照进来,照白了半片地板;也不是因为荒村里有只失神的公鸡,在这时候有一声没一声地啼叫;也不是因为晚上在一个藏民家里喝了太多酥油茶,无法入睡。”

你看这废话多不多!

龙大妈啊龙大妈,要学会收敛,学会克制自己啊!

又不是小学生写作文,字数越多越显得水平高。您都写了一辈子东西了,要学会做减法,学会“断舍离”,少扯没用的闲白。

对了,我忘了,稿费是按照字数来的。

说实话,如果删掉废话,龙大妈写的书可以省下百分之八十的纸。

第三,特别矫情。

无病乱呻吟的那种,堪称“眷村林黛玉”。

龙大妈在香港工作的时候,有次想出去找个地方喝杯咖啡,结果走在香港街头,开始犯病。

“去茶餐厅吧,可是那是一个油腻腻、甜滋滋的地方,匆忙拥挤而喧嚣,有人硬是站在你旁边瞅着你的位子。”

“去星巴克或太平洋吧,可是你带着对跨国企业垄断的不满,疑惧他们对本土产业的消灭,不情愿在那里消费。”

“去大饭店的中庭咖啡座,凯悦、半岛、希尔顿、香格里拉?那儿宽敞明亮,可是,无处不是精心制造、雕凿出来的“高级品味”。”

“那天,我立在街头许久,不知该到哪里去。”

这大妈太难伺候了。

各位想象一下,如果你身边有这么个妈,这么个老板,这么个朋友,这么个下属,就问你头大不大?

伺候不起啊!

您哪位啊?

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六那个败家娘们——玛丽王后转世投胎吗?

太作了吧。

第四,喜欢传谣。

这个臭毛病,跟那位宅在别墅里写日记的汪主席一样一样的。

龙应台在给儿子的信里写道:

“你一定知道中国大陆有些不肖商人是怎么对付黑熊的。他们把黑熊锁在笼子里,用一条管子硬生生插进黑熊的胆,直接汲取胆汁。黑熊的胆汁夜以继日地滴进水管。年幼的黑熊,身上经年累月插着管子,就在笼子里渐渐长大,而笼子不变,笼子的铁条就深深长进肉里去。”

“你一定知道”,说明龙大妈跟她德国籍儿子的信息来源是一样的,BBC,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看看他们怎么造谣新疆,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的。

龙大妈长年累月,浸淫在这样的信息茧房里,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吗?

她写的文章里,会时不时冒出几句揶揄讽刺中国大陆的怪论。特别像台湾节目里面,嘲笑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的那些嘉宾。

第五,极端偏见。

作为一个中国人,她对中国大陆、甚至对整个中华圈文明,都带有西方式的偏见。

比如,书中聊到失业率的时候:

“香港十五到二十四岁青年的失业率是9.7%,台湾是10.59%。而数字不见得精确的中国大陆,是9%。”

张嘴就来啊龙大妈,大陆“数字不见得精确”是几个意思?

台湾的为什么“见得精确”呢?

台湾那些欺上瞒下的政治丑闻,请自行了解一下。远的陈水扁贪腐案、子弹长眼睛的遇袭案,这些都不细说了,就说最近的台湾全岛大规模停电事故。

第一次停电,说是操作工按错了按钮。

好,没过几天,又来一次大停电。

又按错一次?

只好乖乖承认是电力系统出现了故障。

就这愚民的政府,把老百姓当傻子骗,你说台湾的数据没问题?就问你哪来的自信?

只能说,龙大妈本质上是台湾愚民政策的产物,一个会写漂亮散文的井底之蛙而已。

去年,龙大妈发了一条推文。

一般舆论中,对社会行为的反省多,对文化深层的思索少,对文字语言的深究就更少了。而其实,文化深层是种种社会行为的来由。文字语言又更是文化最深处、埋在地下的根了。”

“为什么别人会写“风月同天”,而你只会喊“武汉加油”?”

“有原因的。如果集体的语言贫乏、草率、粗糙,甚至粗暴,那是因为集体的心灵贫乏、草率、粗糙,甚至粗暴了……”

一边给日本舔腚,一边踩大陆同胞,龙大妈戏份有点多。

面对方舱医院里劳累的白衣天使,面对自愿维护封城决策的人民群众,面对不分昼夜维持社会正常秩序的快递员、送餐小哥、社区干部、警察、清洁工……你会对着他们喊“风月同天”吗?

“风月同天啊,同志们!”

这是人话吗?

忘了,忘了,“不说人话”是龙大妈的杀手锏。

龙大妈,没事去检查一下脑子吧,做个CT,看看脑子里是不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同语言情境的简单区别,你都无法分辨,还有脸写书、演讲教育年轻人,别出来贻笑大方了好吗?

第六,居心叵测。

龙大妈用漂亮的文字,把自己精心打造成一个有理想有情怀的知识分子。

她的文字,由于运用了许多写作心理学上的技巧,容易俘获人心。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非常容易被她煽情的文字带节奏。

龙大妈最擅长干的一件事情,是解构“国家”的意义。

关于“解构”, 我前一篇文章《“解构”和“脱敏”——聊聊公彘两件套》里解释过了。

解构“国家”的目的,在于消解爱国主义,让人心涣散,让中国重新变成一盘散沙。

她最蛊惑人心的一句话,也是公彘、恨国党、二鬼子们奉为圭臬的一句话:

“我不在乎大国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严。”

这种“知音体金句”,简单好记,节省脑力,特别受脑残欢迎。

扒开漂亮的外衣,这句话本质上就是“别人死不死跟我没关系,我活得开心就好。”

故意把“大国崛起”跟“小民尊严”对立起来,这种人别有用心。

其实,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并不矛盾。“大国崛起”是“小民尊严”的前提,是“小民尊严”的必要条件。

没有大国崛起,你小民哪来的尊严?简直搞笑。

最近的巴以冲突,大家都看到了。巴勒斯坦人民被以色列骑在脖子上拉屎,不要说“小民尊严”,你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都没有。

1949年以前,是中国百年屈辱史,东亚病夫的牌子,整整挂了一百多年。你小民们的尊严在哪里?

如果龙大妈稍微学点中国近代史,就不会说出这样的屁话。

龙大妈这样的历史虚无主义者,曾经主政台湾地区文化部门多年,可想而知,台湾地区“去中国化”有多么严重。

她的居心叵测,还体现在煽动暴力。

她批判香港同胞面对政府过于“温和理性”:

“他们既不曾抗过英国殖民的“暴”,也不曾抗过专制主义的“暴”。在历史的命运里,香港人只有“逃走”和“移民”的经验,没有“抗暴”的经验。他们的“温和理性”,是混杂着英国人喝下午茶的“教养”训练和面对坎坷又暴虐的专制所培养出来的一种“无可奈何”。”

这段话展示了龙大妈的另一个人设——捍卫“皿煮、滋油”西方价值观的圣母。

连摆拍的照片都是一副“为民请命,不畏强权”的样子。

龙应台,得了治不好的病

装得像个“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抗争斗士,其实她骨子里是个机会主义者。

八九十年代,台湾逐渐放松了舆论管控,龙大妈靠批判蒋家父子起家。等巴结上了马英九,开始从政以后,龙大妈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对蒋家父子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她曾经批判新加坡不皿煮不滋油,说“再富有也不喜欢”。后来为了在新加坡卖书,大力称赞新加坡。

好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机会主义者,说话就跟放屁一样。

最近,台湾岛闹得人心惶惶的“缺水、停电、新冠疫情大爆发”,“为民请命”人设在身的龙大妈,不能装聋作哑啊。

来看看她是怎么说的:

“缺水。缺电。缺疫苗。

绝对的缺远见,缺真诚的悲悯心。

可是,没有理由惶惶不可终日。每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都是个人生命配额的一天,这一天过去了,就永远地、决绝地,过去了。

该愤怒的愤怒、该记得的记得、该指责的指责、该追究的追究,同时,该鼓励的鼓励、该同情的同情、该拥抱的拥抱、该爱的就去爱。

自己二十四小时此生绝不回头的日子,就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也一定要深深、深深注视的。”

我也是醉了。

说好的文人风骨、魏晋风流呢?

说好的为民请命、不畏强权呢?

您的脊梁骨怎么软了?

得了骨质疏松症吗?

“缺水。缺电。缺疫苗。”

语言贫乏、草率、粗糙,“风月同天”啊大妈,还记得吗?

这是您的文笔吗?

实在太简练了,一点也不真诚。

平时屁大点事都能写一万多字,跟腹泻了一样,台湾岛出了这么大的人祸,龙大妈只用了七个字就词穷了。

“绝对的缺远见,缺真诚的悲悯心。”

总算有点批判味儿了,但是,您的主语呢?到底在说谁呢?这是病句啊。

龙大妈语文那么好,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接下来又进入“不说人话”时间了。

“可是,没有理由惶惶不可终日……也一定要深深、深深注视的。”

巴拉巴拉小魔仙。

我看了半天,她大概意思就是说:

“同志们,就这样吧,要珍惜余生,该干啥干啥。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皿煮斗士”、“道德圣母”龙老师,给缺水、缺电、缺疫苗中的台湾同胞们,端上一碗浓浓的兑了鸡精的鸡汤。

这也太“温和理性”了吧?

您所鼓吹的“抗暴”精神去哪里了?

来啊!撸胳膊挽袖子,跟民进党干啊!

展现您的文人风骨、浩然正气啊!

学汪主席写《台北日记》啊!

批判中国大陆的时候无比犀利,从不遮遮掩掩,这会儿却支支吾吾、云山雾罩起来了。

就这,您怎么跟儿子安德森同志交待啊?

在《亲爱的安德森》里,您可是言之凿凿,一个唾沫一颗钉子。给年轻人上起道德价值课来,一套一套的。

怎么轮到自己就……

原来是个“绿茶婊”。

总结一下:

龙应台大妈,写书发财以后,飘了,彻底离开地面,直奔三体。她最爱干的事情,是站在云端对着大陆人民,比比划划,指指点点。

由于双脚离地太久,不接地气,无法体验人间真实,写出来的东西,病病恹恹,像吃了耗子药一样。

龙大妈平时把精力和心思,都花在了如何遣词造句、修辞弄藻,喜欢卖弄文采,是个写作文的高手。但她对其他领域的认知实在不敢恭维,是个缺少常识的人。

她喜欢肤浅、静止、片面地看待问题。由于没有真知灼见,看问题浮于表面,她看不透问题的本质,也看不清事物的来龙去脉,更谈不上有什么解决方案。

但又好为人师,喜欢装神医,给人乱抓药。

由于她长时间被西方思想、台湾舆论洗脑,把“皿煮”当成万能的狗屁膏药,到处给人贴,四处瞎哔哔,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

就是这么个货色。

每次看到关于龙应台的信息,我都会觉得反胃、恶心。会想起明末清初“嫌水太凉”的钱谦益,想到精致利己主义的祖师爷——胡适,他们属于同一类人。

无耻。

在关于龙应台的新闻里,唯一一次例外,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是有一次她跑到香港大学演讲,期间与听众互动。

她问台下听众:“你人生的启蒙歌曲是什么?”

一个中年男子回答:“是刚来的时候,大学师兄们教的一首歌——《我的祖国》。”

龙应台问歌词是什么?

台下听众们哼唱了起来,声音越来越洪亮,响彻整个会场。

龙应台,得了治不好的病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这是人民的声音。

龙应台,你听得懂吗?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8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