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作者:大尾巴熊

本文转载自:地缘谷(ID:Geo-Valley)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近日,“宇宙中心”曹县被带火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鲁西南小县一夜爆火的起因竟是在某短视频平台上,一位来自山东曹县的短视频博主用正宗的曹县口音喊出“山东菏泽曹县,牛#,666我勒宝贝”的口号,引发众多网友热议效仿。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随着曹县的走红,各种段子也层出不穷,“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曹外一套房!”、“开玩笑也要适度,城市之间的真实差距一定要看清,要客观的评价,纽约在近几年还是追不上曹县的。”“朋友告诉我,曹县人均3000,我觉得很一般,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比特币……”

看似平平无奇的鲁西南小县,曾是山东劳动力资源第一大县,许多曹县的农民外出打工、创业。曹县之所以被网络热梗一夜带火,背后原因,被曹县县长梁惠民一语道出:“一是大家非常关心来自自己家乡的信息,关注家乡的发展;二是家乡的变化确实大,甚至有点让大家不敢相信。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那么,这个鲁西南小县,究竟经历了什么,成为了如今“北上广曹”的“大县”呢?

曹县:从外出打工到对外招工

曹县有1700多年的历史,最早商汤都城便建于此,这也是其“华夏第一都”的由来,英杰辈出的曹县还诞生了诸如伊尹、吴起、庄周、黄巢等一批杰出人物,更是“戏曲、书画、武术之乡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然而,在2000年之前,曹县还是一个非遗小县,然而,非遗并不能当饭吃,那时候的曹县人均GDP倒数第一,是扶贫攻坚的重点县,更是一个对外劳动力资源的输出大县。
曾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县城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据统计,直到2014年的曹县,也将近1/3的年轻人选择外出打工,而当时的曹县的平均工资,也就2000元出头,这或许也是年轻人外流的最大原因:当时曹县大集镇的孙庄村,被人称为“三多村”,“光棍多、老人多、留守儿童多”。
曹县的“逆天改命”,得益于互联网的带动,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互联网经济”。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2008年3月,一个叫费敬的曹县小伙子外出打工回来,在曹县开了第一家淘宝店而费敬所在的曹县安才楼镇曾经有着加工影楼摄影服的传统,在这里的影服道具、质美价廉,利用物联网对接需求,费敬的淘宝店拿到一手货源,可靠稳定的货源迅速的打开了销路,生意越做越大。
费敬的成功迅速吸引了同乡的一大批人加入。于是曹县的“淘宝经济”一传十,十传百,全村都跟着学起开淘宝店来,2009年,中国网购用户突破1亿人,电商如火如荼,尝到甜头的曹县人自己开工厂、自己生产和销售,规模是越来越大。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但彼时的曹县“淘宝经济”也有着严重不足:各种商品同质化严重,各乡各户之间商品倾轧严重,一盘散沙不说,还没人“做精”曹县品牌,一味“做多”曹县产品,反而损害了曹县的网络名声。
曹县政府也从当地“淘宝经济”的利好中醒过味来,在2013年时,决定以全县之力发展曹县的“电商经济”
开展电商培训班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曹县政府打的两手好牌。一方面是政策倾斜,大力推出电商优惠政策引入资本和人才,一方面建设精品的配套电商产业园,杜绝小工厂、小作坊,对愿意回乡就业的年轻人,还不定期举办电商培训班,从商品质量和服务态度方面提升了村民的电商水平与生产水平。
政府带头打出标语“淘宝逃出苦日子,电商铺就致富路”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政府带头呼唤人才。“在外东跑西跑,不如在家淘宝”的口号和逐渐上涨的当地人均工资让许多在外务工的曹县人也开始了慢慢的回流,当地日益发展的经济甚至吸引了隔壁河南、安徽的砀山、兰考县的年轻人也慕名前来“东西南北中,发财往曹冲”。
充足的订单,也确实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加入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曹县大集镇丁楼村的电商发展傲视群雄。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各地人均收入排行榜中,丁楼村以人均年收入超10万的水平力压上海,甚至接近广州的2倍。曹县,以一己之力力压北上广,其一夜的暴红实际确有实力,并不意外。
你一定很难想象,宾馆都叫淘宝了是什么概念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到2020年,曹县的淘宝村已多达130多个,仅次于义乌,成了全国第二大淘宝县,成为“宇宙第一大县”背后的重要底气支撑。
 

曹县背后的实业:汉服、棺木

电商经济的背后,需要炙手可热的商品,需要规模生产的品质化经营,需要便捷的地理位置,需要广阔的市场作为支撑,而曹县,恰好全都满足:地处四省交界,四通八达,剩下的,只需因地制宜打造好自己的“产业链”即可
经过曹县的铁路干线(虚线)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曹县从竞争激烈的市场,杀出了属于自己独具特色的两条“路”,汉服、棺木
 
得益于曹县当地丰沛的水资源和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还是天然桐木的最佳生长地。早在上世纪60年代,大名鼎鼎的焦裕禄在曹县隔壁的兰考县种泡桐治理风沙,就称赞这些桐树“一年一根杆,两年粗如碗,三年能锯板。”,得天独厚的孕育出曹县一大特色支柱产业—木材加工
 
泡桐虽然粗大,但是太轻薄,不结实,且易燃,因此不是特别适合做家具。但曹县人跳出了传统的市场思维,将眼光放眼至了海外的日本市场——棺木市场。日本人的文化传统与中国相近,却又别有不同。日本人的生死观念里,秉承着“与其忌讳死亡,不如计划死亡”的理念,俗称“终活”。也是因此,日本人极其在意死亡的体验,而棺木,则是重中之重。
日本电影《入殓师》所述,
或者体现出日本人“终活”的一种态度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老龄化国家,65岁老人的规模日渐壮大,也就是说100个人里,有27个超过65岁的老人,这样的数据显示,棺材市场起码还有30年左右的兴盛期。
而曹县更是精准抓住日本人民的需求,竭力服务好“送日本人上天”,在日本的樱花季推出樱花棺材,制作奢华的镀金棺,以及制作时髦的网红款粉红棺……更有甚者,将自家孩子送去日本留学念书,回来就成为了“棺二代”,堪称企业服务的模范
东京电视台专访曹县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2017年的东京电视台曾以《不可思议的世界》为题,报道了日本的殡葬生态。节目中透露:90%的日本棺材,其实就来自山东曹县在纪录片里,一个日本老人还对曹县的棺材厂深鞠一躬:“感谢曹县,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数据统计显示,庄寨镇是曹县棺材产业主基地,在这里有超过2500家棺木企业,还有5000多个个体加工户,年产值已达500亿元,成了“宇宙第一大县”经济的一根结实支柱。
曹县人还为每个日本客户要求
的棺木长宽高量身打造“私人定制款”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而汉服则是曹县的另一大支柱产业。曹县首先在已经近乎饱和的汉服产业杀出一条血路,靠的是用电商经济突破价格限制,将300-1000元的汉服市场,硬生生的干到100元左右的白菜价。与此同时,努力设计新的汉服,并申请相关专利,打响原创设计汉服的品牌效应。
曹县政府的大力支持更是功不可没。曹县职业中专专门开设了汉服专业,培训汉服商家。曹县女县长,也就是开头提到的梁惠民,更是学起了董明珠亲自直播带货,创下了半小时卖出3000件汉服的惊人记录!直到2021年,曹县汉服产业链的商家已经超过2000家,原创汉服加工企业超过600家,原创汉服销售额占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真正做到了“三分天下有其一”。
梁惠民亲自上阵“主播带货”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除了汉服,曹县的戏服也一手包揽了过来:曹县也是国内最大的戏服加工基地高达1.6万余家网店,300多家天猫店,表演服饰有限公司近200家,每年演出服的销售额超60亿元,占据全行业电商平台销售总额的70%,淘宝村百强县中,曹县仅次于大名鼎鼎的浙江金华义乌市。
 
什么是曹县的宝贝儿?
强悍的实力,使得小到影楼,大到横店影城,甚至是湖南卫视、河南卫视、辽宁卫视等地方台的春晚演出服都来自山东曹县,服装产业,也成为了除棺木外“宇宙第一大县”的另一根结实的经济支柱。
 
“曹县666我勒宝贝”背后的人心向往
 
县域经济,是中国发展的末梢神经,但末梢并不意味着不重要。每个默默无名,没有爆火的“曹县”背后,都可能是每个普通人背后的家乡,网络上的热潮终有止境,但背后对家乡的美好发展的向往,却永无止境。
从人均GPD倒数第一的扶贫县,干到如今的“宇宙第一大县”,是一条绝佳的逆袭之路,更是县域经济的绝好见证网络上对曹县666我们勒宝贝爆火的投影,是175万曹县人的民心所望,更是每一个人对家乡发展的热烈盼望。
打通县域经济这条“毛细血管”,才能释放更多经济活力,才能让中国,有更多个“我们勒宝贝”的“曹县”。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8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