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992-2022年间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本文转载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ID:knowfar2014)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威远/编译

自: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网站

 
【知远导读】本文主要介绍了美国从1992-2022年对乌克兰进行军事援助的主要内容,规模和方向。重点分析了美国对乌军事援助的构成及特点。

篇幅所限,推送部分为节选。

美国1992-2022年间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乌克兰获得了相当数量各种型号、用途的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但是在1990年代和21世纪前十年,基辅迅速变卖了自己的武器库,而且通常是以极大的折扣。与此同时,乌克兰国防工业所属企业由于客观和主观原因,研制新型武器和技术装备的速度和数量均明显不足:基本是对苏联装备进行改进,或者是对苏联后期没有来得及进入最后研制阶段并列装的武器装备进行继续研制。但是,在该方向上有一些不错的装备达到了国际同类产品的水平。
在2014年的作战行动过程中,乌克兰武装力量丢失了自己大部分的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首先是乌克兰陆军和陆军航空兵,遭受损失最严重的是装甲坦克技术装备,炮兵和武装直升机。
最终,无法在短期内用国产装备满足武器、军事装备关键供应领域需求的基辅,被迫向西方伙伴寻求帮助,为陆军,空军和海军更新装备,当然首先是寻求美国的帮助。
下面我们来研究1992-2022年期间,华盛顿向乌克兰方面提供的主要军事援助。
合作规模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编制并于2022年2月9日发布的特别政策简报《美国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美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向乌克兰政府提供持续、多样的军事援助。与此同时,由(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资助的所有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以及军事服务的总价值超过了27亿美元。在特别政策简报中强调:“甚至在最近局势恶化之前(一方面是俄罗斯,另一方面是乌克兰和美国以及北约成员国),乌克兰也是美国在欧洲和欧亚大陆最大的军事受援国”。
然而,这远非关于这一问题的全部信息。比如,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专家编写并于2021年10月5日发表的分析报告《乌克兰:背景、与俄罗斯的冲突和美国的政策》一文称,基辅几乎从苏联解体后独立的第一天起就是美国军事、安全及执法领域援助的最大接受者。在下文中我们将更加详细地叙述这一资金援助:
在1990年代(1992-2000财政年度),美国政府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总计26亿美元(平均每年2.87亿美元);
在2000年代(2001-2009财政年度),(美国)对乌克兰的总援助规模近18亿美元(平均每年1.99亿美元);
在2010-2014财政年度,华盛顿通过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计划,平均每年向乌克兰提供约1.05亿美元的援助;
在2015-2020财政年度,通过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计划,平均每年向基辅提供的军事援助达4.18亿美元;
最后,在2021财政年度,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对乌援助计划规模约为4.64亿美元,其中包括对外军事销售计划(Foreign Military Sales)机制框架下的1.15亿美元。
此外,2022财年,美国总统拜登要求美国国会在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计划框架下拨款4.59亿美元用于援助乌克兰。
与此同时,应当特别指出的事实是,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在众多的计划和方案框架下实施的,既包括直接提供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也包括对乌克兰武装力量人员的训练,主要是通过向乌克兰派遣美国军事顾问。此外,部分北约成员国也向基辅提供类似的军事援助。
在美国目前正在使用并且还将继续使用的对乌军事援助方向,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援助机制中,最重要,资源最为密集的是以下两种机制:
第一,外国军事融资计划(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或者 FMF),该计划是根据《美国法典》第22章《外交政策和国际交流》(22 U.S.C §2763)中的第2763节《贷款协议框架下的供应》设立的,由美国国务院负责。
第二,乌克兰安全援助倡议(Ukraine Security Assistance InitiativeUSAI),根据美国第114-92号联邦法律(P.L. 114-92,§1250)第1250条颁布,由美国国防部负责实施。
在第二个资助机制——乌克兰安全援助倡议框架下,美国在特定时期内在以下方向领域向基辅提供了军事援助:提供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培训乌克兰武装力量各军兵种几乎所有专业的人员,通过派遣各种类型的军事顾问提供援助。
与此同时,所有努力和活动的主要目标是提高乌克兰陆海军在海上对抗等领域的战斗力;各种型号的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以及乌克兰武装力量各军兵种部队和分队的使用安全;提高乌克兰空军军事基地的作战使用安全;提高乌克兰武装力量指挥、控制和监控系统的质量和效率;提高部队和分队的生存能力,改进进行网络攻防作战的力量和手段等。
此外,根据第10章“武装力量”第332节“友好国家;国际和地区组织:国防机构(部门)的能力提升”和第333节“外国安全部队:潜力提升职能”中的单独倡议/机制,美国国防部各部门为人员提供培训和设备。他们还针对特定类型的行动,协助或直接建造相应的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五角大楼根据第332节,向乌克兰国防部派出了具有必要资格的文职顾问。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从2014年开始,白宫还通过一种渠道来为基辅提供武器——即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这里说的是所谓的“动用资金总统令”(Presidential Drawdown Authority或者 PDA),在该权限框架下,美国总统有权在“在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下”,在未获得美国国会相应授权的情况下,从美国联邦储备中批准贷款,用于提供武器,军事和特种军事装备或提供相关服务。
其中,在2021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在“军事援助”法(Foreign Assistance Act, §506(a)(1))第506章“a”节第条框架下,授权了6000万美元的信贷额度,以资助立即向乌克兰交付美国国防部库存的各种武器和军事物资。同年12月,为同一目的开设了一个信贷额度,且已经达到了2亿美元,并在获得美国国会的相应批准后,由联邦法案P.L. 117-70正式确定。(顺便说一下,国会将总统的“信贷要求”提高了一倍——从1亿美元提高到2亿美元)。
还可以补充的是,从2014年开始,乌克兰就在“国际军事教育和培训”(International Military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MET)计划框架下,获得了来自大洋彼岸军事政治伙伴的特别援助。根据该计划约定,在美国各类高级和中级军事院校内,对乌克兰370名初级、中级和高级军官进行了培训。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2015年成立的特别多国联合训练小组“乌克兰”(Joint Multinational Training GroupUkraine)。在这个项目框架下,美国陆军(包括陆军国民警卫队)军人与来自一些美国盟友的军事教官,一起向乌克兰武装力量提供军事训练、指导,以及有效的“军事理论援助”方面的“服务”。该项目框架下的大部分活动是在利沃夫附近的乌克兰武装力量亚沃罗夫训练中心内进行的。
此外,美国军人还积极参加了与乌克兰武装力量军人的联合演习,美国武装力量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教官也同样积极教导和训练(通常说是突击训练)乌克兰武装力量特种部队的同事。

当然,美方还在摧毁常规武器、边境安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影响、培训安全领域专家等方面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

美国1992-2022年间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从非致命武器到致命武器
在俄罗斯,外国媒体以及广大公众长期以来普遍认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对乌克兰的军事和政治援助方面奉行公开敌对的反俄政策,而他的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则相反,在做法上更加亲俄。甚至,后者一度几乎被称为“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代理人”。然而,关于这一敏感问题的文件,分析数据表明,情况恰恰相反。
特别是,上述由国会研究服务局编写并于2022年2月9日发布的特别分析简报“美国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指出,在众所周知的2014年事件之后,“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仅限于非致命物品,如单兵装甲防护设备、装甲防护头盔、车辆、夜视和红外视觉装置、重型工程武器、现代雷达站,巡逻艇,军队口粮,帐篷,反炮兵雷达,制服,医疗包和其他军事装备。而在2017年,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将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武器”。
根据白宫通过并得到国会支持的决定,从2018年起,乌克兰直接从美国生产商和供应商那里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包括:
反坦克导弹系统“标枪”(Javelin);
Mark VI型战斗艇;
美国海岸警卫队移交的改进型“岛屿”级巡逻艇;
小型武器(包括狙击枪);
近战兵器(其中包括各种火箭筒);
弹药;
反炮兵雷达;
各种空中侦察系统;
无线电电子战兵器;
激光和热视引导系统;
侦察和观测设备;
各种抗干扰和加密通信设备;
卫星图片分析与处理设备和软件;
反无人机武器;
用于从战场上后撤伤员并为他们提供高水平医疗救助的设备,以及其他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
美国总统拜登及其政府不仅延续了前任特朗普的做法,还积极增加对乌克兰的武器、军事及特种技术装备供应。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从2021年8月和12月开始,乌克兰军方获得了大量的反坦克导弹系统(包括“标枪”),各种口径的轻武器及弹药,以及某些美国媒体并未详细分类的“重要非致命装备”。美国在超额防卫装备计划框架下,向乌克兰军方移交了米-17 B-5军事运输直升机,这些直升机是先前华盛顿购买用于配备阿富汗武装力量的,当时这些直升机位于乌克兰的航空维修企业里,进行不同阶段的维修(该项移交直接违反美国与俄罗斯签订的合同约定,白宫又一次违反了国际义务)。
此外,美国国务院去年允许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等国家向乌克兰武装力量提供先前美国向他们移交的“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和“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
可以看到,美国向乌克兰军方提供的主要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并非是乌克兰发展比较落后的方向(简单说,就是美国提供的产品具有更高的技战术性能),也不是乌克兰方面根本不生产的装备。而且,这种武器供应方法还有一个不利方面——这减缓了乌克兰武装力量部队,分队人员掌握这些武器和特种技术装备使用方法的速度。
特别政策简报《美国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中指出,“还有一个考虑是乌克兰吸收这些增加的国防供货的能力,包括新的、更加先进的系统。新的系统需要时间进行人员训练,融入作战计划,并进行部署。现代化武器系统还需要大量资源进行维持以及新人员的持续培训”。
此外,华盛顿及其北约盟友注重培训乌克兰武装力量人员在新型战争条件下实施战斗行动的能力,其中包括在城市地形下的作战。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8904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2:17
下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2:2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