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作者:补刀客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执笔/胡一刀&刀小胡

把在美国的“中国人”丑化,甚至想打上“恐怖分子”的标签?
在世卫大会即将举行之际,由于美国政府想借机推动“帮助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让在美国活动的“台独”势力看到了难得的“有利氛围”和抓手,于是,一起发生在美国南加州的教堂枪击案,成了他们扭曲炒作的素材。
他们借助这一普通的刑事案件,费尽心思地挖掘嫌犯身上“一点一滴”的“统派”因素,制造“坚持中国统一的”力量在美国打击“台裔人士”的假象,试图挑起美国华人内部的“统独矛盾”。
与此同时,他们还刻意隐瞒了那些能够轻易戳穿这种假象的核心事实。
综合来看,这轮炒作背后是有“黑手”的,而他们的目标就是想借机把在美国的真正拥护中国统一的组织打掉,让那些支持“台独”的思想和组织在美国大行其道。

1

美国南加州一间教堂15日发生了一宗枪击案,导致当地出席教会活动的人士1死5伤。警方表示当时在场的超过30位民众,受害者几乎都是亚洲人,大多数人是从台湾移民到美国。
当地警方于16日公布了疑犯的身份,是一个68岁男子,名叫周文伟(David Wenwei Chou),家住拉斯维加斯。
从美国警方公布的信息看,周文伟1953年出生于(中国)台湾。移民美国后,已成为美国公民。
目前,他被控1项谋杀罪和5项企图谋杀罪,保释金为100万美元,正被扣留。警方称,疑犯是一名华裔移民,是否涉及政治因素还在调查中。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就是如此非常清晰的事实,到了岛内那些绿媒嘴里,就变成了“凶嫌是中国移民”“行凶因仇视台侨”。
这个时候,刻意给疑犯打上“中国大陆移民”标签,将“中国”与“台侨”故意对立起来,引发很多人的误解,以此来加剧当地华人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根据加州橙县警察局长巴恩斯(Don Barnes)透露,周文伟的家人是在1949年后从中国大陆移居到台湾的,他移民美国前曾在台湾生活一段时间,然后从台湾到的美国。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而且,他的妻子和小孩都在台湾,目前独居在拉斯维加斯。
从一些华文媒体报道的内容看,周文伟的父辈很可能是国民党老兵,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后,这些老兵家庭就生活在眷村。
有熟悉周的人士对媒体透露,“周文伟的父亲是军人,而周本人很爱护台湾,平时大家多在一起吃饭聊天唱歌,周文伟喜欢吃回锅肉、炸酱面,但对政治话题不经常谈论”。
也许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以及眷村整体氛围,周文伟一直反对“台独”。所以,知情人士称,他年轻时在台湾社会“融入得并不好”,因此后来移民美国。
周文伟的一位旧邻居受访时称,周文伟曾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人,住在拉斯维加斯自己购置的公寓里。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而且由网络曝光的信息看,周之前有着不错的职业。他曾是一名专业的调酒师,似乎还出过一本著作《国际调酒学》。微博上的信息显示,他还撰写过其他书籍,包括《天堂的奴隶》(1985年)、《买家的隐形密探》(1986年)、《空姐导游托福美语听力必胜秘诀》(1993年)、《调酒师的圣经》(1995年)、《心灵调酒学》(2001年)。
此外,周文伟的工作简历显示,1985年他成为美国得州达拉斯首位认证华裔餐饮管理经理,之后担任过中国台湾辅仁大学等岛内大学的教授、系主任职务,还曾在无锡江南大学任教。
但知情人士说,在几年前,周被一名租户打致重伤,头部受创,身体也严重受伤,几乎丧命,自此破坏了他的人生。去年夏天,周在他的公寓开枪,虽然没有人受伤,但他被赶走。旧邻居还说,最近几个月,周的心智能力似乎有所下降,他对政府没有给他舒适的退休生活而感到愤怒,而且他可能已是无家可归。

2

为什么说岛内绿媒把这起枪击案炒作成“统独矛盾”或“中国对台侨的仇视”,是有幕后“黑手”呢?
一个很蹊跷的动态是,在案件发生后,位于美国的所谓“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FAPA)就跳出来渲染,“应该将嫌犯所属的组织列为美国境内的恐怖组织”。岛内绿媒紧跟着大肆炒作这个声音。
而这个FAPA的目标所指,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从公开信息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成立于1988年,由赞成中国统一的各界人士自愿结成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那么到这里就能看出,FAPA到底想干什么。
实际上,说到这个FAPA,就不得不深挖一下它的“台独”底色。
早在蒋介石主政台湾时期,“台独”势力在美国就曾经发展的很快,而且那时候他们的做法才真正是“恐怖主义”方式的。因为,他们曾经谋划过在蒋经国前往时搞一场暗杀行动。
1970年4月24日,纽约布拉萨大酒店,正在美国的蒋经国下车走近酒店正门,准备参加一场午宴。离他不远处,有几十人手持“台独”标语,正在抗议示威。“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瞬间飞过蒋经国头顶,射入墙壁。
开枪的男子准备冲进去打第二枪时,已被警卫擒住,另一名协助他行刺的男子也迅速被制服。事后调查发现,这两名男子分别叫黄文雄和郑自才,是“台湾独立建国联盟”(简称“台独联盟”)的狂热分子。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美国先后出现多个在美“台独”组织。一方面因为赴美留学的台湾学生迅速增加,另一方面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对多种政治主张容忍度较高,拥有“台独滋生的天然土壤”。
据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李振广教授介绍,1969年9月,各地“台独”骨干齐聚纽约,商讨整合力量,准备建立一个总部。1970年1月,“台独联盟”正式成立,这标志着“台独”活动的重心由日本转移到美国,也标志着海外“台独”势力从分散走向联合。
“台独联盟”当时自称是一个“严密的革命组织”。
随着“台独联盟”的活跃,该组织逐渐成为“暴力台独”的典型代表。他们发表《台湾独立自救手册》,将矛头完全指向“蒋家统治阶级”,呼吁台湾人民“把他们喉扼,把他们命夺”,还详述了如何实行破坏行动,包括燃烧弹、炸弹的制造方法及投掷要点,暴露出海外“台独”运动的恐怖主义倾向。
除了刺杀蒋经国,“台独联盟”还有很多暗杀、暴力黑历史。1976年10月10日,“台湾省主席”谢东闵收到“台独联盟”成员王幸男寄的炸弹邮包,拆封时被炸断左手。
1980年,“台独联盟”的暴力恐怖活动达到疯狂地步:1月,台湾“中华航空公司”洛杉矶营业处和芝加哥营业处被炸;2月,台湾军队政工系统头目王升之子王步天在加利福尼亚的住宅被炸;4月,《世界日报》纽约办事处和国民党旧金山总支部被烧,国民党高雄市长王玉云之子王志伟在洛杉矶的住宅被炸;12月,国民党在纽约的“侨选立委”曾燕山被殴。
1981年5月,接连进行上述恐怖活动后,美国加州司法部宣布“台独联盟”为暴力恐怖集团。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由于搞暴力活动在美国已经臭名昭著,这些“台独”势力又开始转向游说美国国会、加强国际联系的“温和路线”。
1982年2月,蔡同荣、彭明敏、陈唐山等在洛杉矶成立所谓“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以争取有利于“台湾住民自决”的国际环境为宗旨,专门承担对美国国会游说的重任。
他们通过游说国会议员,使“台独”问题成为美国国会持续关注的重点议题,也使有关台湾所谓“民主”“前途”,尤其是“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法案被不断提及。他们与民进党一直互动频繁。
尤其是民进党蔡英文上任后,“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在美国的活动更加活跃,也被称为“台独”的“外交部”。
从美国社会的角度来看,来自中国台湾的移民归化为美国籍者为“台裔美国人”,简称为“台美人(TA)”。但事实上,“台裔美国人”不仅指来自台湾的第一代移民,还包括在美国出生的“台美人”的后代。
根据美国上一次人口普查数据,“台美人”具有几个特点:拥有大学以上学历者占73.6%;平均收入68809美元,比全美水平高37%;76%的成年人拥有自宅。有分析认为,这些数据显示,“台美人”相较于其他移民群体生活更为安定,融入美国主流生活较为顺利。
近20年来,美国政界出现不少有台湾背景的官员、议员,比如曾任美国交通部长、劳工部长的赵小兰,地方官员有美国首名华裔女市长陈李琬若等。尤其是拜登政府上任后,有包括戴琦在内的多名台籍人士出任政府高官或高级顾问。
这也让在美国活动的“台独”势力声调越来越高。

3

近期,一些与在美“台独”组织联系密切的美国国会议员,再度推动了一个与台湾相关的法案。
上周,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将一项有关“帮助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议案签署成法。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这项法案指示美国国务卿制定一项策略,以恢复台湾在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地位。法案要求,在历次台湾未能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卫大会之后,国务院报告须描述“国务院对支持台湾以该身份与会的计划所做出的改进”。
也就是说,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要对台湾参加世卫大会“负起责任”来,每年都要在这方面“改进相关工作”并作出报告。
拜登在声明中特别提到了,民主党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共和党参议员吉姆·殷霍夫、共和党众议员金映玉和民主党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在推动法案中发挥了领导作用。
要知道,梅嫩德斯不仅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也是美国国会“台湾连线”共同主席,与台湾在美的政治游说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赶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通过这部法案,是瞄准了还有不到一个周时间,即将在日内瓦举行的第75届世界卫生大会(WHA)。
这将是疫情暴发以来,世卫大会首次恢复实体方式举行。但这本应该聚焦全球团结世界抗击疫情的会议,又被美国操弄的台湾是否与会问题抢去了大部分关注。
除此之外,美国还在联合盟友“支持台湾”。
就在前不久,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新冠痊愈后不久前往欧洲参与G7外长会,会后G7发表联合声明中也提到,支持台湾参与世卫大会。
这是G7外长会连续第二年提及关注台湾国际参与度的话题。
16日,世卫组织证实,在即将召开的世卫大会上,台仅剩的所谓13个“邦交国”(同时也是世卫组织成员国),提出议案“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WHA”,希望发起临时动议,把台湾参与WHA议题排入议程。
世卫回应称,将会在本月22日或23日讨论这一议案。

4

每年在世卫开会前小动作都这么多,这一次台湾和美国真能“如愿以偿”吗?
多位接受补壹刀采访的台湾事务专家都认为,可能性微乎其微。
众所周知,世卫组织是主权国家参加的组织,从2009年开始,马英九当局坚持“九二共识”和一中原则,台湾得以观察员的身份参与世卫大会。而自2017年以来,蔡英文当局在一中问题上倒退,“亲美日、远大陆”,造成至今一直没能参与世卫大会。
如今台湾想靠着华盛顿等西方声音遥远的呼应,就把自己抬进世卫组织,不啻于痴心妄想。
事实上,美国通过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的法案之前也曾有过。1999年,众议院以无异议方式通过第26号决议案,支持台湾“应适当并有意义地参与”世界卫生组织,众议院还提出法案,明确要求行政部门在当年召开的世卫大会上支持台湾参加世卫。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后来,参众两院通过的法案经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生效,首次为美国支持台湾加入世卫组织提供了法律依据。此后,国会每年都会就台湾入世提出大量的议案,为台当局摇旗呐喊,并对行政部门施加压力。
2002年,国会众议院通过法案,要求行政部门尽一切可能帮助台湾获得世卫组织观察员身份。该法案经参议院修改后,于众议院重新通过,送交总统签署,经小布什签署成为美国正式公法。
但最后的结果,大家也知道了,不了了之。
如今,美国想再度通过立法将台湾送进世卫组织,更多的还是一种姿态上的表示。
美国国会议员收钱办事,展示对台湾问题的关切和支持;美行政当局也没必要跟国会对着干,借此再收割一波政治红利,何乐而不为;蔡英文当局借此向岛内贩卖美台关系坚如磐石的虚假幻象,继续为多买美式武器铺路。
这是真正的各有所需,各取所需。
但最后能不能实现把台湾抬进世卫大会的目的?华盛顿表示,这不重要。
毕竟,把世卫组织一年一度的大会搅合成“台湾是不是应该参会”,华盛顿已经达到了它的目标。
实际上,对于世卫组织这一多边机制,华盛顿连会费都交得很勉强。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今年1月呼吁提高各国分摊会费的比例,美国则回应称,“在考虑分摊更多会费之前,美国先要更好地了解目前的融资机制、效率和决策。”
这只黑手,伸出来了!
就是不愿意多交钱的意思。
现在美国还欠着联合国的会费没交呢。根据联合国5月发布的最新数据,美国欠联合国大量的会费和维和摊款。其中会费超过10亿美元,维和摊款超过14亿美元。
如今,华盛顿对于世卫组织等多边机制的想法就是,在这套机制里要是还能捞点就捞点,比如抬升一下台湾地区的“国际可见度”,同时自己再另起炉灶,拉一帮小圈子里的盟友伙伴,号称代表国际社会,来搞点私活,比如前不久美国召开的全球新冠疫情峰会。
因此,台湾地区想参加今年的世卫大会,又是一场可以预期的白日梦,而华盛顿早已准备好收割这一波白日梦的韭菜。

图片来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8909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2:32
下一篇 2022年5月18日 下午12: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