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作者:通天河

本文转载自: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

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导师学养和责任心的双重丧失下,培养出的究竟是能够推进学术发展、有创造力的学生,还是善于躲避规则的“乡愿”“伪士”,答案是自明的。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通天河

又到毕业季。

这个毕业季和以往不同。自从翟天临问出“知网是什么?”的天问之后,不仅他的学位被撤销,而且,大概所有的大学都要求自己的毕业生,从本科生到研究生,提交查重报告。只有在重复率低于某个标准的前提下才能进入下一轮环节,否则,严重者直接丧失毕业资格。

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论文查重费用一年飙涨近10倍(图/网络)

为了对付学校的这个规定,查重的生意也水涨船高。据说,原先的标准是一篇200元,现在的标准是500元起跳,1800元的也遇到过。

以翟天临一人之倒掉,赢得了一个行业的增长,也算是翟氏的贡献。

01

很多人骂翟天临,也有很多人骂查重的机构。有的人建议要给毕业生免费查重的机会。

虽然事实上,有的高校的确给本科生免费查重的机会的,但是,由于担心重复率过高,引起校方警惕,几乎所有的本科生都会事先在校外查重机构购买查重服务,然后再递交给学校免费的查重系统,一次三五百元不等。

看着这些尚未找到工作的大学生在毕业之前还要被割一次韭菜,自然让人心疼不已。

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2019年知网风波后,翟天临再谈论文事件(图/网络)

 

问题在于,我们骂对人了吗?

我们批评的对象是否有所遗漏?

窃以为,在这场查重大赛中,第一个应该被批评的,恰恰是培养这些大学生的高校。

为什么?

这个原因就是,难道高校的老师们,包括论文的指导老师或者导师组,难道看不出学生的毕业论文是自己写的,还是抄袭的吗?

有的人说,现在学生太多了,学生中也是鱼目混珠的,而老师们都太忙,既要上课,又要做课题,还要写论文发核心期刊;部分老师还有自己的公司需要打理。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老师能够看出学生的论文是原创的,还是抄袭的呢?

在这样的辩护中,我看到的与其是原因、理由、苦衷,不如说是狡辩。

02

大学老师,专业细分很厉害。以前说文史哲不分家,现在即便一个一级学科之内,二级学科之间也往往隔行如隔山。

比如,在哲学大门类中,在中国哲学专业那里觉得创新性很高的文化批判的话语,在西方哲学或者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那里,很可能就是老生常谈。

这么说,似乎也是在为老师寻找看不出论文水准的理由。非也。

正因为专业化分条分缕析,划归为中国哲学专业的学生是不允许做西方哲学的论文。在研究生那里,学生写的论文,无疑就是导师擅长的领域。在本科生那里,虽然往往直到四年级要毕业时才指定指导老师,但情况也差不多。

因为,对于不是自己专业的论文,老师往往会推脱或者建议调整修改方向,何况,其实最终学生论文的题目也是导师指定的。

那么问题来了,专业研究中国哲学的导师,怎么连自己学生写的文章都看不出成色呢?

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图/图虫创意

假设一个老师是研究孔子,学生写了一篇关于孔子的论文,如果他看不出这篇论文有多少是学生自己的观点,有多少则是借鉴了别人的观点,而且,那些观点是哪个同行在什么书或者什么论文里提出的,请问,他是一个关于孔子研究的合格的专家吗?

尽管也有人指出,在今日出版业泛滥的情况下,学界出版的书籍和期刊文献实在太多了,没有一个人能够一网打尽。

但是,这句话也是似是而非。因为,作为某个领域的专家,他本就应该洞悉本研究方向的最新动态。现在,他居然不知道,还要通过查重的方式知道学生的论文哪些其实是“偷”来的。

请问,这是学生的问题还是查重机构的问题?

或者,其实就是导师自己的问题——学艺不精。

03

合格的导师,不仅仅知道自己研究方向的动态,能够评判学生论上文的成色,而且基于自己的学术素养,能够拍胸脯说:

“自己学生的这篇论文,即便重复率达到50%,也是他自己写的。核心观点是学生自己提出来的。如果有重复,那也是材料上的重复。可是,对于研究孔子的论文而言,孔子所说的话和以前别人的论文重复,不是很正常吗?如果连这个重复也没有,那么,他研究的是孔子,还是自己?”

可惜,很多导师不敢说这样的话。

论文查重费一年暴涨10倍,不要只骂翟天临!

图/公号图库

之所以不敢,并不仅是因为学校有所谓的规定,而是从根本上,是导师学养的丧失、责任心的丧失。

因为事实上,连导师自己也不知道关于孔子的研究学界达到了什么程度,最近学界又出了什么相关的书;甚至,关于孔子,历代文献的基本观点是什么,他也是一团漆黑。

学养的丧失也导致了责任心的丧失。把自己作为导师的判断权交给查重机构和查重系统。

在这种情况下,培养的究竟是能够推进学术发展、有创造力的学生,还是善于躲避规则的“乡愿”“伪士”,答案是自明的。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