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政法虎”张本才落马,其画作曾多次被高价拍卖

作者:周群峰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当他是“张本才”时,其最主要的身份
一名政法系统的省部级高官
当他以笔名“东方涂钦”现身时
他是一名“艺术家”“诗人”

其画作频频进入拍卖市场上海“政法虎”张本才落马,其画作曾多次被高价拍卖

上海“政法虎”张本才落马,其画作曾多次被高价拍卖

2022年1月,张本才在上海。图/澎湃影像
上海“政法虎”张本才的多副面孔

本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2.6.13总第1047期《中国新闻周刊》

 

6月1日,是上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首日。这一天,上海市政法系统的一条反腐新闻,同样受到舆论关注。

当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本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现年55岁的张本才,此前仕途顺风顺水。

32岁时,他出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副厅级);5年后出任《检察日报》社总编辑(正厅级);2016年,空降上海后,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级检察院一把手。

令人唏嘘的是,其前景在被外界普遍看好时,他的仕途却突遭重创。

他也成为十九大以来,继龚道安(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后,上海被查的又一“虎”,也是最近三年来,继吉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杨克勤(2019年7月被查)、青海省检察院原检察长蒙永山(2021年6月被查)后,第三名在任上被查的省级检察院检察长。

张本才儿时是沂蒙山区的一名放羊娃,工作后,曾是一名出色的媒体人。他以多副面孔示人,当他是“张本才”时,其最主要的身份是一名政法系统的省部级高官;当他以笔名“东方涂钦”现身时,他是一名“艺术家”“诗人”,其画作频频进入拍卖市场,且时常以高价成交,大约10年前,他的某幅油画作品成交价就达到了40余万元。

多位与张本才有过接触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平时为人低调,其落马让很多人深感意外。

另有消息证实,张本才的妻子此次也被带走调查。他妻子曾在北京市检察系统工作,他到上海工作后不久,调到上海一家国企任职。

从放羊娃到省部级高官

山东临沂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也是沂蒙山小调的诞生地。1967年5月,张本才出生于该市河东区八湖镇河北崖村,其祖父是一名巫医。该村一位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本才父亲早已去世,母亲至今还生活在河北崖村。

“张本才小时候,家庭情况不好,饭都吃不上,放羊这类活都干过。他学习也很优秀。他后来当了大官儿也不忘本、不张扬,每年逢年过节只要有空,都会回村看母亲。到村里后,他也没什么官架子,看到乡亲们时,都会主动打招呼。”这位村民说。

1986年的9月,时年19岁的张本才考入山东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在一位作家笔下,张本才曾是一个“在沂蒙山吃过烧蚂蚱、喝过山泉水,能与树木对话、能与鸟儿问答的土娃娃”,是山大才子,学校骄傲。

1990年7月,大学毕业后,张本才被分配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两个月后,他被下派到辽宁省辽阳县人民检察院锻炼。在一首名为《一九九〇年辽阳的寒冬》的诗中,张本才写道“那天清晨/我刚刚醒来/传达室的老式电话就响了/它送来一个已爆未响的惊雷/——我的祖父,那位远近闻名的巫医/已经拂尘驾鹤”。

在辽阳县工作了大约半年之后,张本才迎来了一个新的机会。2015年7月,《中华儿女》杂志发表《张本才:从报纸出色到人生出彩》一文称,在大学期间,张本才就开始了文学创作,发表过许多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并长期负责校报校刊编辑工作。1991年,最高检决定创办机关报纸,张本才被领导相中,抽调至报纸筹备小组。

1991年3月,张本才成为《中国检察报社》(1996年更名为《检察日报》)的一名科员、编辑,并由此成为该报主要创始人之一。

“当时条件十分艰苦,只有五六个人,没有办公地点和相应设备,更没有办报经验,我们几个人就在京西租来的一处部队大院里边学习、边摸索,夜以继日地埋头苦干。那时候做事情真是一腔热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们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和努力,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要干就把事情干得最好,把报纸办得最出色!”张本才回忆。

上述文章还称,针对“高速公路乱收费”“收容遣送制度违法”“火车票春运涨价”“餐车消费不给发票”“外来务工人员合法权益受侵犯”等关涉民生的社会法治领域热点、焦点事件,张本才积极组织报社记者进行跟踪采访,以个案为突破口,开展相关舆论监督报道,最终促成了问题的解决,并带来相关体制机制的改变。

1994年,他主持创办了检察报社的第一份周刊——《明镜》周刊,提出了“以镜鉴世、秉持正义,以民为本、服务大众”的办刊理念。《明镜》也多次被评为“最受读者欢迎”的杂志。

1999年4月,时年32岁的张本才出任最高检察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成为当时最高检机关最年轻的厅级干部。2004年2月,他再次回到《检察日报》,出任总编辑,不久后又同时任党委书记、社长兼最高检影视中心主任。2005年,他出席“法治影响生活??2005蓝皮书”活动并发表演讲,在结束语中,他宣告:“我们的愿望是,所有的中国人幸福地生活在法治的阳光下。”

在掌管《检察日报》期间,张本才还曾挂职任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一年(2008年4月至2009年4月)。2011年9月,他出任最高人民检察院计划财务装备局局长。2013年1月,出任最高检办公厅主任、新闻办主任。

在《中华儿女》杂志发表的上述文章中称,办公厅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枢纽部门,承担着决策参谋、综合协调、督促检查、政务保障等多项职责,“张本才除出差外,基本上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上班,七点前到单位,晚上加班加点更是常态。有时加班太晚,就只能在办公室凑合着睡一晚”。

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某高校著名法学教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任最高检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办主任时,张本才分管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工作,“每次召开专家咨询会,张本才都负责组织、张罗会议,并亲自出面接待,感觉他文质彬彬,待人和善,他的钢笔字、毛笔字也写得非常漂亮”。

2016年1月,时年49岁的张本才仕途转战上海。在同年1月29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他被选举为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级检察院一把手。

会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将堂堂正正做人,严格公正执法,惩治各类刑事犯罪,惩治和预防职务犯罪,依法打击经济领域犯罪,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坚持从严治检,推动上海检察工作创新发展。” 

一幅画卖到40余万元

在国内艺术界,一位笔名为“东方涂钦”的画家、诗人颇为神秘。在参加相关艺术展或拍卖会时,其简介中也难见其实名。

2013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东方涂钦作品春季沙龙展”上介绍道:在上世纪90年代,东方涂钦进行现代水墨的创作,后逐渐转入油画和架上综合材料与技法的创作探索。近年在法国、韩国、日本等国许多地方举办展览。代表作品有《我非我》系列、《我的中国红》系列、《我的中国蓝》系列、《中国涂鸦志》系列、《唐人书写》系列等。许多作品被国内外馆藏。2004年被中华英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十几家组织机构联合推举为年度“十大艺术英才”。

有网友曾发文称,在拍卖市场上,东方涂钦算是另类而神秘的人物。他知名度很低,但头衔却大得惊人,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颁给他一顶“十大艺术英才”的高帽。他上拍的作品不多,但成交率很高,没有流拍的记录。2006年,他的一幅《摩登女郎》就拍出了30.8万元的高价。这幅抽象画当时归于中国书画这个门类。十几年前,能把一张作品卖到30多万的,屈指可数。东方涂钦最让人佩服的有两点:他在中西绘画间进退自如;他不管什么作品都能送进各大拍卖公司的拍卖会。

东方涂钦的许多作品在拍卖市场上不愁买家。2013年5月10日,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参与的春拍上,他的一幅名为《我的中国蓝》的油画,成交价为17.25万元;2013年12月7日,在北京瀚海拍卖有限公司参与的2013年秋拍上,他的一幅名为《你是我的毒药,我是你的传奇》的油画,以40.25万元的价格成交。

多位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东方涂钦”即张本才。

1988年的秋天,山东大学在历城区政府招待所开办了一届作家班,作家班对当时的一些中文系本科生也有很强的吸引力。2021年9月28日,山东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临沂籍著名作家赵德发在《山东文学》发文《山大作家班学习生活琐忆》提到,中文系的一些本科生经常有同学来找我们聊天,交流读书与写作心得。后来成为著名诗人的路也和后来成为省级领导干部的张本才(笔名郁东方、东方涂钦)、胡家福,都是作家班的常客。

2003年,东方涂钦出版了处女作诗画集《在垃圾中被春光唤醒的风信子》,该书的序中提到:2002年的夏天,距离拿起画笔仅仅七八年的时间,东方涂钦便以他独具个性的现代水墨系列艺术展(电梯展、地铁展、网上展评等等)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而此前,他的许多作品,就已被一些国家的要人和名流所收藏。“他在沂蒙山放羊时,就有一个梦想,他的梦想是什么?在他的诗里,在他的画里。”

上海市一位资深媒体人称,以前知道张本才在《检察日报》工作时,练过书法,“据说他还卖抽象画,而且售价不菲”。

接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的知情者孙晓华(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他与张本才的交往看,张并不喜欢张扬他绘画的才华,即便在检察系统内部,也只有亲近他的小范围的人知道。

夫妻同日被带走调查

2016年1月,刚出任上海检察院检察长的张本才在一次专访中称,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上海检察机关要要严肃查处司法、行政执法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还要惩防结合、标本兼治,进一步加强职务犯罪预防工作,促进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长效机制。

上海市政法系统一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本才在上海工作期间,做事比较小心。

孙晓华也表示,张本才非常谨小慎微,因为是空降来的干部,上任伊始,他自知对上海检察系统还不够了解。因此,开始时,他将人事权完全交给一位副检察长来负责,直到2年后,他才逐渐管理人事权,“张本才很少参加聚会,偶尔参加时,也不说多余的话。他曾跟我们说,他肠胃不好,因此烟酒不沾”。

2020年10月至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第一巡视组对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及分院党组开展了2个月的巡视。同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第一巡视组召开巡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党组情况反馈会议。

巡视组反馈意见指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及三个分院党组存在贯彻落实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中央重大决策和最高检党组、上海市委工作部署有差距,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检部署有偏差,落实党的组织路线不到位,巡视、主题教育整改未完全落实等问题。

张本才表示,对巡视反馈的问题全面接受、坚决整改、狠抓落实。

据《解放日报》报道,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今年5月23日起召开,5月24日表决通过了多部法规。张本才列席了此次会议。

上述会议开完大约一周后,张本才被查。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本才是6月1日中午被中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的,当天上午他还参加了某个会议。张本才被查当日,其妻子也被带走调查。

孙晓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本才到上海工作后,很多大案都是最高检指派到上海办理,其中涉及检法沟通协调,跟监委协调等环节,“有些案情非常复杂,不排除他在涉及某些案件的办理时出问题的可能性”。

近年来,上海市政法系统多人被查。

2016年1月,陈旭卸任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其继任者正是张本才。2017年3月1日,陈旭被查。次日,上海市检察院召开党组扩大会通报中央对陈旭涉嫌严重违纪进行组织审查的决定。

张本才在会上强调,一定要深刻汲取教训,做到防微杜渐、警钟长鸣,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提高党性觉悟,加强党性修养和道德修养,真正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自觉抵制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牢牢守住思想道德的防线。

2018年10月25日,陈旭因犯受贿罪被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中指出,陈旭利用担任上海市委政法委员会副书记、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及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工程承揽和公务员录用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法院认定其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423多万元。

2020年8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被查。龚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上海落马的“首虎”。据唐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龚道安涉案金额7343万余元,其贪腐时间长达21年(从1999年下半年至2020年7月)。结合其落马时间分析,龚道安在被查前1个月,还存在受贿行为。

2021年5月21日,上海市纪委监委消息: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杨玉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2021年11月2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张铮被查。

张本才被查后,6月2日上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传达中央对张本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

会议指出,必须警钟长鸣、引以为戒,持续深化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把肃清流毒影响进行到底,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加强对各级领导班子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推动自觉贯彻民主集中制,严格按程序决策、按制度办事,从严带好队伍、带好风气,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8769.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上午11:47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上午11:54

相关推荐

  • 内幕曝光!谁在搞乱中国建交国——所罗门群岛?

    作者:范凌志 单劼 本文转载自:环球网(ID:huanqiu-com)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南太岛国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的局势相对平稳,秩序逐渐开始恢复。28日,所总理索加瓦雷发…

    2021年11月30日
    41
  • 谁最希望我们马上武统台湾?

    作者:西西弗评论J 本文转载自:西西弗评论 文/老C   何时武统台湾,是中美两国之间的博弈,和台湾没什么相干。    1、   上一篇文章,《武统台湾会是怎样的一场仗》,读者评论…

    2021年11月8日
    415
  • 这场革命,从撕胶带开始……

    作者:库叔说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文丨崔赫翾 瞭望智库观察员 在往届冬奥会中,曾出现过现场寒冷导致大量观众提前退场、媒体记者和志愿者手脚冻僵难以正常工作的情…

    2022年3月18日
    141
  • 美国面前,我们的实力从哪儿来?

    作者:海中君 本文转载自:海中社 去年的3月18日,我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中美高层对话中,讲述了一番火遍全网的话。 针对美方的发言,杨洁篪严正回应: 我们把你们想…

    2022年3月13日
    219
  • 色情血腥暴力,悄悄爬上了孩子的衣服

    作者:杜都督 米利暗 本文转载自: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 网友“早安”盯着女儿的背后看了很久,忽然发现不对劲。 不对劲的地方来自于孩子的衣服——这是一…

    2021年9月27日
    115
  • 中国人民警察除了“和稀泥”,还会做什么?

    作者:酷玩实验室 本文转载自: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很多人可能忘了12天前,一个小孩子的遭遇。 2021年12月29日,在英国皇家卫队的伦敦塔例行巡逻过程中,一个小…

    2022年1月11日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