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本文转载自: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

本文作者:左页

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 

——前CIA局长蓬佩奥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纳粹和无赖

米科拉·列别德,是一名乌克兰的恐怖分子,领导一个叫乌克兰派的恐怖组织,1936年,他因为涉嫌谋杀波兰内政部长入狱。

3年后,本来预备将牢底坐穿的列别德,迎来好运。这一年,德国入侵波兰,他趁着混乱逃出了监狱。他公开将纳粹视为亲密盟友,因此大受欢迎。他将自己过去培养吸收的一批地痞流氓,重新组织起来,编入了纳粹军队。 

随着二战结束,纳粹德国惨败,列别德的日子又不太好过了。他被美国人认定为屠杀乌克兰人、波兰人和犹太人的战犯,面临牢狱之灾。所以战后他仍然留在乌克兰的丛林,迟迟不敢出山,瑟瑟发抖。 

但命运这东西很难讲。二战结束,美苏冷战又开启。1949年《中央情报局法案》通过,其中规定,允许中情局每年可打破移民法惯例,吸纳100名外籍间谍入境美国。 

列别德因此又一次看到了改变命运的曙光。他跑至慕尼黑,恬不知耻地跟美国人说,“我是乌克兰外交部长,可提供游击队员,供中情局差遣,执行反苏联任务,绝无二心”。 

只要脑子没洞,列别德这种鬼话一般不会有人信。中情局特别行动处主管威拉德·怀曼却别出心裁,认定此人可堪大用,向美国移民局建议,可依据新法案,将他纳入美籍。

美国移民局一开始有点犹豫,毕竟列别德确凿无疑就是一名纳粹战犯。但连著名的美国情报头子、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曾被人怀疑下令杀害肯尼迪)也为列别德说话了,拍胸脯保证说,“列别德对本局具有无法估量的价值”。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艾伦·杜勒斯

就这样,列别德从一名无赖,摇身变为纳粹军人,尔后又成功转型为中情局“价值无法估量”的情报人员。

中情局,英文简称CIA,成立于二战后的1947年,前身为二战时期的美国战略情报局。它的主要职责,是为美国总统及其高官搜集国外情报,对外不对内。 

理论上,中情局不隶属任何上级机构,只对总统一人负责,所有它在国外的秘密行动,均由总统授权和监督。如此,它成了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权组织,有时连总统也管不了,不知道它在干嘛。 

杜鲁门成立中情局,主要动机是为对付苏联,所以该组织自成立之始,就带着浓厚的冷战色彩,以反苏反共为己任。 

由于中情局像美国养的一只没拴绳的恶狗,因此常常“特事特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撒谎、阴谋、贿赂、暗杀、逼供、颠覆,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关键还能一直逍遥法外。反正它针对的是“外人”,不针对一贯唱人权的美国人自己,因此美国人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 

像把列别德这类纳粹分子、恐怖分子纳为己用之类的事,对中情局而言属最基础的日常操作。 

别说列别德这种无赖小人,就是原来效忠纳粹的情报头子、少将级别的莱因哈德·盖伦,不也被中情局免了一切罪责而招募进去了吗?获得美国信任后,此人一口气顺带着数十名战犯,加入了中情局。

这些人加入后,其实也没给美国带来什么好处,有些人反而被苏联利用,传送假情报。这些纳粹分子,通过此渠道,洗白身份,然后逍遥法外,却是千真万确的。

列别德入境美国后,在中情局的帮助下在纽约开了一家出版社,从一名无赖成功转型文化商人。他一直活到苏联解体,衣食无忧,滋润得很。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诈骗和毒瘤

1950年秋天,22岁的哈佛研究生迈克尔·科,被一名自称教授的人忽悠,加入“西方公司”——中情局为颠覆新中国设立的台湾分部。

迈克尔·科在一个叫白狗的小岛上待了8个月,期间主要的工作,是搜集中国内地的情报,为美军和国民党所用。尽管他是一名高材生,但8个月时间里他几乎一无所获,未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后来他回到美国,心里郁闷之极,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浪费宝贵时光,也不懂中情局为何要花费这笔冤枉钱。 

他回忆说:“他们建立了一个门户深锁的小区,设有军队商店和军官俱乐部。原有的精神已经改变,简直是浪费公款。中情局买下国民党的大批情报,相信中国内地有一大群反抗势力。结果总是认错目标、找错对象,总之整个工作就是浪费时间。” 

当时针对中国,中情局跟国民党确实是有“深度合作”的,只不过收效甚微,才会让事情看起来像个诈骗游戏。利益链条是这样的:中情局忽悠美国政府,骗一大笔活动经费,国民党呢就忽悠中情局,信誓旦旦保证中国内地存有大量反政府的“第三势力”,只要肯花钱就能找出来,然后颠覆新中国。 

比如1951年4月-1952年年底,中情局花了1亿美元,购买了足够装备2万游击队员的武器弹药,但“第三势力”的毛也没见着,经费全落在了一个跟国民党有联系的冲绳华人流亡团体手里。这些人靠“大陆有一大批反共军官”这张大饼,赚得盆满钵满。 

1952年7月,中情局受国民党忽悠,空降了4名中国籍游击小组到东北找寻所谓的“反抗军”。他们守在电报机前,足足等了4个月,毫无音信。 

4个月后,这4人小组终于有回音了,不过是求救电报。中情局立刻派出营救飞机,还使用了最新款救援吊带。营救小组一共三人,包括驾驶员和中情局两名年轻军官迪克·费克图和杰克·唐尼。 

可他们哪里知道,所谓“求救电报”不过是咱们设的一个圈套,那4人小组早就被捕了。营救飞机抵达目的地后,被我们的炮火一顿突突,飞行员当场毙命,费克图和唐尼被生擒,分别在中国蹲大牢19年、20多年。

朝鲜战争期间,中情局情报大失误,没料到我军入朝参战,麦克阿瑟军队被赶至南边大海。美国政府认为,可利用国民党在缅甸开辟一条第二战线,或可以缓解麦克阿瑟军的压力。 

为什么是缅甸呢?因为在这中缅边境这地,有一支由国民党中将李弥领导的残军,大约1500人左右。中情局受命给他们提供枪械和经费,还把国民党士兵空运到缅泰地区。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缅甸国民党残军 

李弥,1902年出生云南,毕业于黄埔军校,参加过抗日战争,算是老蒋嫡系,徐蚌会战时被我军打得满地找牙,后来把自己塞进一商人麻袋混过检查站,逃出解放区。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李弥 

得到中情局资助,这哥们以为自己要迎来第二春,兴冲冲进犯中缅边境。可他不知道,他派驻曼谷的通信员就是中共特工。 

我军提前得到情报,早有准备,派出比敌军多三倍的军力迎战,一通暴揍,李弥铩羽而归。这厮不死心,第二年又来,再次尝了一遍我军的铮铮铁拳。

中情局还没死心,后来继续给李弥的“救国军”输送物资,一度将他的这支武装力量发展到1.85万的规模。他们还开办了“反共抗俄军政大学”,其中有一个学员叫张奇夫,缅甸名坤沙,后来成了缅甸最大的毒枭,高峰期控制了金三角毒品交易的80%。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坤沙

内地政权越来越稳,缅甸国民党残军反抗大陆无望,逐渐被国民党抛弃。这支残军成了无主的流浪狗,留在“金三角”种鸦片、娶当地女子安家落户,结果发展出世界最大的毒品帝国。 

CIA为打击对手,给世界造一毒瘤,害人害己,这是它最典型的“专长”。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荒唐和阴谋

建国之初,往中国内地空投间谍、部队,然后搞破坏、刺探军情或玩颠覆这些操作,也是CIA的日常了。不止国民党,其实只要谁愿意“反共”,他们都会不遗余力资助。即使这些人是恶棍无赖,即使他们提出的计划荒唐得像王多鱼投资的项目,他们也愿意资助。 

1950年国庆节前夕,一封寄往美军驻日本司令部的信件,被北京公安局截获。该信的寄件人为日本人山口隆一,文字内容平平无奇:“所购消防器十月一日发货。一切顺利!致以热烈的问候!” 

但信的第二页绘制的一张铅笔图,却把检查人员吓出一身冷汗:上面画着天安门、金水河桥,还有一条连接两者带箭头的抛物线。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很明显,有人密谋国庆阅兵期间炸天安门。公安人员顺藤摸瓜,抓获了一名伪装成意大利商人、化名李安东的间谍,以及“仇共”的日本特务山口隆一,同时搜出一门82式迫击炮,以及若干手榴弹、炸药和枪支。 

在证据面前,李安东承认,自己是CIA驻华负责人,两人密谋“炮击天安门”已有半年之久。

除了这种恐怖主义的荒唐游戏外,CIA当然也不会放过搞一些大型分裂和颠覆,比如资助西藏达赖喇嘛、西北军阀马步芳等。不过这些大型阳谋,最后都跟炸天安门这种荒唐的阴谋一样,没一个搞成。 

遇到强大的对手,CIA就像一小丑,只要我们自己强大,它就奈何不了我们。但只要你稍微弱一点,就很容易被它钻空子甚至干翻。被它干翻的案例很多,比如伊朗摩萨台。

话说自一战前丘吉尔把英国皇家海军船舰从烧煤改成烧油,伊朗石油对英国来说就越来越重要了。当时伊朗的石油,基本掌握在英国人控制的英伊石油公司(BP前身)手里。二战时,英俄为了对付纳粹,废了亲德的伊朗国王礼萨汗,扶持他的傻儿子21岁的巴列维为新王,继续躺着吸伊朗石油的血。 

到了1951年,强硬的首相摩萨台上台。他呼吁国王和议会,废除英国的石油特许经营权,尽快将石油收回国有。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摩萨台(中) 

这下英国人慌了,伊朗石油可是命根子,因为谈不拢,弄得一度想派出7万军队,明火执仗硬抢。美国总统杜鲁门害怕引发世界大战,没答应这么干。于是一个依赖CIA颠覆摩萨台的阴谋计划形成了。 

负责该计划的,是CIA情报界老手金·罗斯福,此人狡诈、凶狠,什么道义都敢违背,就一标准流氓。 

他先花大量金钱,收买伊朗国内的“反摩萨台”力量,其中包括政治写手、神职人员、刺客杀手、街头混混、毛拉等等,在议会和清真寺里散播中伤摩萨台的谣言。 

什么谣言呢?很简单,就是把摩萨台塑造成苏共支持的人。“反共”是美国的政治正确,所以金·罗斯福得到美国政府无条件支持,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当时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给美国国安委提交的报告危言耸听:“伊朗革命一触即发,万一共产党出头,中东多米诺骨牌必会一一倒下,自由世界60%的石油势必落在苏联手中。” 

这个摩萨台也愣,明知道美帝以“反共”之名搞他,他还偏偏往圈套里钻,多次以倒向苏联威胁美英。

中情局抓住机会,又花钱雇佣专门搞恐怖活动的“伊斯兰战士”,武力威胁摩萨台本人和他的支持者,印各种宣传海报左右舆论,宣称“摩萨台是伊斯兰敌人”、“摩萨台偏袒苏联”等等。 

中情局还雇佣混混伪装成摩萨台所在的人民党人,攻击毛拉、摧毁清真寺。他们还伪装成共产党,在街头抢劫、纵火、捣毁政府徽标,然后都说受摩萨台指使。 

利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搞瘫搞乱一个国家,纵观整个世界近代史,可以说少之又少,连伊朗国王巴列维也吓尿了,跑到国外躲起来,任凭中情局怎么劝,也不公开出头。 

最后中情局硬是越俎代庖,以国王名义发了一道皇家命令:解除摩萨台职务,任命他们扶持的傀儡札赫迪为首相。 

1953年8月19日,德黑兰大街人头攒动,受中情局雇佣的暴民举着杠铃、链条之类的凶器,大肆攻击伊朗的电报局、警察和陆军总部,烧毁报社。他们打出“勤王反摩”的口号,在导致100多人丧生后,成功地击败摩萨台的卫戍部队,并将他赶下了台。 

摩萨台投降后,蹲了3年监狱,被软禁十余年,数千名“政治犯”跟着锒铛入狱。巴列维则被重新接回国内,又舒舒服服当起了他的国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他下令实行3年戒严,并设立特务组织萨瓦克。 

尽管伊朗人因为这次政变饱受痛苦,但推翻摩萨台却成为中情局最辉煌的“战绩”之一,一直吹到现在。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刺客和总统

1958年,伊拉克亲英美的费萨尔王朝,被陆军军官阿卜杜勒·卡里姆·卡塞姆推翻,伊拉克进入共和时代,卡塞姆本人出任总理和国防部长。 

卡塞姆上台之后,与苏联交好,允许苏联政治经济文化团体进入伊拉克,退出反苏联的《巴格达协定》。这引起美国人不满,欲除掉这根眼中钉。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卡塞姆 

中情局向白宫报告称:“我们虽没有卡塞姆是共产党的证据,但除非采取行动遏制,否则伊拉克很可能变成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每一次都是这套危言耸听。) 

但要除掉一个刚上台掌握着武器的军人,可比对付一个文人首相难多了,硬来不一定成功,所以中情局也只好先暗中观察。

恰好当时伊拉克有这么一帮人,长期不满卡塞姆政权,这给了中情局“灵感”。 

在伊拉克,独立自主发展还是加入阿拉伯联盟,一直存有分歧。两种不同意见的人,经常搞得你死我活,相互暗杀之类。 

卡塞姆本人主张独立自主,但副总理萨拉姆·阿里夫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则坚决要求伊拉克尽快加入阿拉伯世界。

如此,中情局也就成功找到了自己的“代理人”和合作者——阿拉伯复兴社会党。

1959年,中情局邀请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组建了一个“6人暗杀小组”,给他们在卡塞姆办公室对面租了一套公寓,要求他们长期监视卡塞姆,寻找下手机会。 

中情局还教他们暗杀方法,比如用毒手绢蒙住对方的脸之类。参与暗杀小组的6个人中,有一个年仅22岁英俊的小伙子,名叫萨达姆·侯赛因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萨达姆·侯赛因

10月7日,动手的日子终于来了。当时卡塞姆坐在自己的车内,突然遭遇枪击。但这群刺客实在菜鸟,射出的子弹,都没打中卡塞姆,司机倒是在乱枪中被打死了。总理保镖相当勇猛,拼命保护主子,英勇牺牲。慌乱中,只有萨达姆无意中击中了卡塞姆的肩膀和胳膊。不过萨达姆的腿部,却被同伴射出的子弹误伤。 

萨达姆拖着受伤的左腿,踉踉跄跄逃离现场,尔后又迅速逃回家乡,经中情局安排,最后逃出了伊拉克。

被刺杀吓坏了的卡塞姆非常愤怒,事后加大了独裁力度,以及对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残酷迫害,弄得是满朝风雨。这引起了很大的不满和反弹,包括一直支持他的部分军官。 

1963年2月8日,在中情局的资助下,萨拉姆·阿里夫,联合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策反了一批不满卡塞姆的军官,通过在巴格达街头的一场血腥对射,成功发动政变,推翻了卡塞姆政权。 

卡塞姆最后躲进了国防部大楼,他苦苦哀求阿里夫放他一条生路,准许他去国外流亡。但阿里夫没答应,恶狠狠表示,一定要斩草除根。

就这样,卡塞姆和亲信,经过两个小时的草率审判,就被一阵乱枪扫射而死了。死后,他的尸体遭鞭尸,鞭尸画面一度在伊拉克电视台反复播放。

有意思的是,多年后,曾经的刺客萨达姆上台,做了伊拉克的总统。又过了很多年,这位曾受CIA资助和调教的刺客,被美国人依据一小罐洗衣粉推上了绞刑架。而他惨遭凌辱的尸体,也同样被电视台反复转播。 

时也命也,CIA也。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毒药和腐败

刚果的总理帕特里斯·卢蒙巴,跟卡塞姆有一样的命运。

刚果这地以前是葡萄牙的殖民地。葡萄牙人把这地当成奴隶生产基地,16世纪30年代开始,他们每年都从这出口5000-15000名奴隶。

1870年后,比利时开始统治这里,宣布成立刚果自由邦。比利时人也不是好鸟,大肆搜刮此地的象牙和橡胶,同时以极其残酷的方式剥削、奴役当地人,不努力干活的人直接砍手砍脚,数十万人被活活打死、累死。 

1960年6月30日,卢蒙巴带领刚果人民成功地将比利时人赶走,宣布成立刚果民主共和国。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帕特里斯·卢蒙巴 

殖民者并不甘心就这么走了,暗中资助刚果的分裂势力搞破坏,同时咬着刚果矿产资源不肯撒嘴。加上卢蒙巴这人极端反白人、反欧洲、反西方,反资本主义,所以刚果一度陷入经济瘫痪,有些地方甚至复辟了殖民秩序。 

面对分裂,卢蒙巴没辙了,苦苦哀求联合国出手相助。可联合国却说:这是你们的内部分裂矛盾,虽然明显有外部力量干涉,但我也无法干涉呀,最多派点维和警察,敦促下比利时撤军。

无奈,痛恨西方的卢蒙巴,最后将希望寄托在了苏联身上。苏联倒是很爽快,迅速派出飞机和卡车支援卢蒙巴打击分裂势力。 

但他这一举动,把忌惮苏联的美国给得罪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非常生气,指示中情局去当地了解下具体情况。 

不出意料,中情局又又又一次发回危言耸听的报告:“刚果目前所面临的正是被典型的共产党接收……,必须及时采取行动,避免出现另一个古巴。” 

就这样,中情局再次成功揽活。驻布鲁塞尔站站长德夫林接受了这一任务。

德夫林这次没有按套路出牌,即不再找“敌人的敌人”帮忙,而是想要玩点新花样。他找来中情局首席化学家悉尼·戈特利布,两人一通暗室骚操作,搞了点剧毒,计划偷偷放到食物、饮料或牙膏里,毒死卢蒙巴。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悉尼·戈特利布 

不过这个歹毒的计划,可能太新潮了,技术不够成熟,因此并没有成功实施,中情局也没能亲手杀死卢蒙巴。 

后来这一像电影三流桥段的计划,被美国参议院一个调查委员会披露,弄得不要脸的中情局很没面子。 

德夫林在接受调查时被问:“是谁下令执行这些指示。”他支支吾吾地答:“总统。”他还很要脸地说,“一直将毒药锁在办公室保险柜里,不知如何是好,并为此计划感到羞愧”。 

最后中情局铲除卢蒙巴,靠的还是“老法术”。他们先选定刚果政府军司令、军队参谋长约瑟夫·蒙博托,作为刚果的“理想统治者”,然后暗中给他塞了25万美元,以及可持续11个月的军火弹药,顺利逮捕了卢蒙巴。 

几经辗转,卢蒙巴被人交到他的“死敌”比利时人手里。他最终是被几个比利时雇佣兵不慌不忙殴打致死的。也有人说,他是被“机关枪一阵扫射杀死”。总之,死得惨不忍睹。

在中情局的帮助下,蒙博托5年后成功当上了刚果总统,从此开启了他长达32年的独裁统治。

这人也不客气,反正有美国中情局撑腰,几十年的统治中,从刚果丰富的钻石、矿产中搜刮来数十亿美金,屠杀了无数平民,成为世界上最残暴最腐败的统治者。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颠覆和谋杀

进入1970年前后,中南美几乎每一个国家,都被中情局收拾了一遍。有些被收拾“卑服”的,比如墨西哥和洪都拉斯,有些被直接干翻,比如危地马拉,当然也有怎么收拾也不服的,比如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 

其中最扯淡的,当属中情局在危地马拉干的那些事。仅仅因为一家叫“美国联合果品”的公司在当地土改中利益受损,CIA就出手把人家政府给推翻了。 

被推翻的是民选的阿本斯政府,CIA通过流亡分子扶持上台的,是亲美独裁军人卡斯蒂略政府。此后三十年间(1966-1996年),这一独裁军政府,在CIA协助下,一共杀害20多万平民,其中包括将玛雅人种族灭绝。

1700万人口的危地马拉,土地面积大约相当于6·6个北京城,如今拥有排名世界第三的妇女被谋杀率,以及长年高企不下的吸毒率和犯罪率。这一切,都要拜当年CIA所赐。 

1999年,克林顿为颠覆危地马拉政权专门道歉:“对于美国来说,我必须明确指出,支持军队和情报部门参与暴行及广泛的镇压是错误的,美国不能重复这样的错误。” 

一场持续长达30年的人间惨剧,就这么一个道歉了结,就问你服不服。 

智利,是另外一个深受CIA之苦的南美国家。1970年9月,智利左派候选人阿连德顺利当选总统。 

在1964年CIA就曾经下了大力气干预过智利大选,那一次,阿连德被CIA击败了。1970年这次,美国也花了大量金钱和时间,企图阻止他上任,只是没成功而已。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阿连德 

CIA当时搞了很多动作,其中包括在《时代》杂志,刊登反阿连德封面文章,甚至考虑过通过谴责阿连德推行警察国家,挑起可能流血的民变。 

不过这一切都没成,最后CIA故技重施,找了两个连他们自己也讨厌的右翼将军,一个叫维奥克斯,一个叫华伦苏埃拉。计划是这样的:由这两人绑架受人尊敬且支持阿连德的陆军总司令施耐德,然后押送到阿根廷,接着逼他宣布解散议会,以三军名义接掌政权。 

结果出了点意外,施耐德上班途中遭袭击,被维奥克斯的手下打死了。原本用来绑架施耐德的中情局飞机,没等到施耐德,却等来杀人后企图跑路的维奥克斯。他揣着手枪跑到中情局工作人员面前,气喘吁吁地说:“我有大麻烦了,你们得帮帮我。” 

施耐德中枪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就在他死亡前72个小时,智利国会以153:35的选票,确认了阿连德为合法总统。 

中情局没能阻止阿连德上台,白宫极其愤怒,之后中情局就大换血了。 

阿连德执政三年,白宫一直没死心,非要把他搞下台。期间,中情局扶持卡洛斯·普拉斯特接替施耐德,任三军总司令,企图通过收买此人。没想到,普拉斯特非常衷心,是个爱国者,不仅不愿意受CIA摆布,还进入阿连德内阁,担任内政部长、国防部长。 

1973年6月,CIA通过发动连续的暗杀,动员装甲部队小范围哗变,并找来卫戍司令皮诺切特拆台,普拉斯特终于辞去了军职,由皮诺切特接任陆军总司令。

这才是CIA的真面目

皮诺切特 

仅仅过了三个月,这一年的9月11日,CIA和皮诺切特便迫不及待发动了政变。阿连德亲自端着一把卡斯特罗送他的冲锋枪,与36名卫兵,一起抵抗叛军的直升机和火箭弹。

结果可想而知,阿连德亡,他是用卡斯特罗送的枪自杀的。随后,皮诺切特军政登台,美国上百名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入驻智利,将这当成了他们脑子里古怪理念的实验场,跟开趴体似的。 

后来智利人民在这帮疯狂经济学家的鼓捣下,凭实力迎来了400%的通货膨胀,失业、饥饿、偷窃和抢劫,哀鸿遍野。 

皮诺切特也开始了残暴的统治,军人们搭着篷车全国转悠,大量逮捕异议人士、反抗分子,杀害3200余人,监禁、施酷刑数万人,史称“死亡篷车”事件。 

还有一个叫孔特雷拉的人,担任皮诺切特政府的情报局局长,同时也兼职美国中情局。此人后来承认,自己亲自主导了数千件谋杀和酷刑案件。1976年在距离白宫14条街外,他通过汽车炸弹,暗杀了阿连德时代提名的智利驻美大使勒提里尔,以及他的美籍助手莫飞特。 

已经下台的普拉斯特,也没好下场。政变发生后,他跟妻子跑到了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租了一个小套间,靠给一家轮胎厂当会计谋生。但CIA不打算放过他,在他表示要写一本回忆录后,1974年9月30日凌晨,他和妻子从外面回来,刚推开车库门,他的汽车就爆炸了,两夫妻双双毙命。 

皮诺切特在位17年后垮台,他的情报局长孔特雷拉,因为谋杀勒提里尔,被判了7年徒刑。皮诺切特本人因为谋杀和藏匿2800万美元在海外遭起诉。不过一直到他2006年91岁高龄去世,他始终就没被定罪。 

尾声

CIA见不得人的肮脏往事,说实话就算我写一辈子也写不完。族繁不及备载,上面列举的也仅仅是九牛一毛而已。 

在“反共”(如今又加上“反恐”)这面大旗之下,CIA干了无数令人发指的勾当,犯下了数不清的罪,同时也埋下了难以计数危害百年千年的雷。

一加拿大籍教授说:我们这个世界上的90%的灾难,是由美国造成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中情局干的。 

从上面列举的那些脏事我们也能看出来,为了利益,为了某个他们自己认为的“正确”,或者仅仅就为了有活干,CIA是不惜犯下或支持人间一切罪恶的:夸大其词、撒谎欺骗、造谣中伤、违背良知、挑拨离间、暗杀谋杀、制毒贩毒、种族灭绝、发动战争、推动独裁等等。 

最近他们针对中国新疆和中国香港,搞了大量见不得人的勾当。其中手法跟他们搞的所有阴谋的套路都一样:先造谣,拉拢一切想骗钱、想搞事和想入非非的流氓、无赖和政治小丑为己所用,再频繁暗算、挑拨、偷抢、打砸和忽悠。 

对付这类宵小,应该记住教员的名言:“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首先不必怵,历史上CIA在中国从来就没讨过便宜,每次都碰一鼻子灰。原因很简单,咱们是一大国,只要我们保持警惕,抗住西方那套意识形态忽悠,一些小动作想要成大气候,几乎没有可能。

另外今天中国跟建国之初一样,士气高昂,国家欣欣向荣,人心齐,制度优越性也愈发明显,与外人同流合污者属边缘少数,甚至还有不少过去的“异议者”如今悔青了肠子。

当然谨记,苍蝇讨厌,但不太可能消失。我们要做的,是搞好建设,富强国家,稳住人心,顺便备好苍蝇拍,来一只灭一只,来两只灭一双。

本文作者:左页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