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蹭华为的山西"大忽悠"栽了

作者:云磐

本文转载自: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强蹭华为的山西"大忽悠"栽了

王继平这个名字上一次有如此热度还是2020年。

他创立的诚迈科技凭借“国产操作系统”这一概念,股价半年(2019年9月-2020年3月)涨了近十倍,一举成为当时创业板第二高价股,被外界调侃为妖股。

而这一次,他却是因“栽”了成为焦点。

6月6日早间,诚迈科技突发重大利空,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王继平被浙江金华金东区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及实施留置措施。公告中并未就王继平被调查原因给予说明。

强蹭华为的山西"大忽悠"栽了

监察委员会是对公职人员进行监察,调查职务违法和犯罪。但诚迈科技是民营企业,且商业违法并不在监察委的工作范围,王继平此次或许涉及公职人员的违法案件。

受此影响,诚迈科技当天大跌超12%。

今年3月,王继平刚拿到一份“2021年百名优秀晋商”的荣誉,但事发之后,此条新闻在中国晋商俱乐部官网已不显示。

虽然王继平创造了妖股神话,但这个名字对不少人仍稍显陌生。他到底是谁?他的诚迈科技近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壹

1987年,两位山西籍的学生同时考入北京大学。

来自阳泉一中的学生选择了北大图书情报专业,他后来做了一款搜索引擎,就是百度。

而他的山西老乡,因获得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山西赛区冠军,被保送北大数学系,这个学霸就是王继平。如果单看入学时的履历,王继平的成绩比李彦宏或许还要更突出。

在北大完成本科学业后,王继平于1991年考入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的研究生,同年,李彦宏也进入这所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

直至研究生毕业后,二人的人生轨迹都较为一致,他们先后在美国硅谷工作。1999年2月-2000年8月,王继平就职于中美合资的美国智通公司(Communication Intelligence Corporation)。

当李彦宏于1999年回国创立百度时,王继平被派遣回到智通创始人的故乡南京,担任中国区项目经理。回国不久后,他决定辞职,并在2001年2月创办了移软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从事手机软件开发。

彼时正值国内手机模拟机向数字化转化,大家都在讨论手机上网。移软科技开发的手机上网软件搭上风口流行了起来。

5年的时间,王继平的公司已从为熊猫、联想、海尔做配套,到飞利浦、NEC等的合作伙伴,为全球20多家品牌手机提供软件。2004年,移软被美国上市公司Palmsource并购,王继平个人从中赚到了500万美元。

移软的经历,让王继平积累了基于Linux手机操作系统开发的底层设计经验,并将其应用在他的第二次创业中。

2006年9月,诚迈科技(南京)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次年,王继平押注刚刚在全球发布的Android系统,并成为国内首批研发该系统的软件公司,并参与了国内第一款安卓智能机华为U8220的研发,自此与华为结下了“不解之缘”。

该公司营收在2011年突破1.5亿元,自此以每年100%的速度扩张。

 贰

王继平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抓住Android平台这一机遇,让当初在硅谷时的旁观者变为了当事人。”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诚迈科技业务范围涵盖了移动智能终端及智能网联汽车软件的整个产业链,并覆盖了Android、iOS、Linux、Windows、HarmonyOS、AliOS等全球主流操作系统技术,主要客户包括华为、英特尔等知名公司。

2017年1月,诚迈科技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虽然其已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有一席之地,但影响力还远不及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

或许这与王继平的预想也有差距。毕竟他自回国创业后,坊间给予他的称呼是“南京李彦宏”。

以诚迈科技上市后首年业绩为例,营收和净利分别为4.86亿元和3927.58万元。同年,百度的这两项指标分别是848.09亿元和183亿元。

随后,诚迈科技开始了一系列有争议的操作。

2019年9月30日,诚迈科技称,全资子公司武汉诚迈拟与武汉深之度成立合资公司统信软件,进行软件研发,而后者曾与华为鲲鹏平台合作过。沾上“华为鸿蒙”概念后,10个交易日内,诚迈科技拉出8个涨停板。

同时,诚迈科技采用迂回战术放出利好消息,如宣布与星辉科技(母公司为三六零科技)等共同成立新公司做软件开发。此言一出,诚迈科技和周鸿祎合作开发操作系统的新闻迅速传播,赚到一波热度。

除诚迈科技自己深谙“营销套路”之外,包括安信证券、东北证券等多家券商出来“助阵”,连续发布多篇对诚迈科技的研报推荐。其中,东北证券发布的名为《统信软件国产操作系统新旗舰,中国版RED HAT冉冉升起》对公司股价的一飞冲天“功不可没”。

2019年9月30日-2020年3月17日,诚迈科技股价由17.98元,一度涨至历史最高180.98元,涨幅逾90%。

一边澄清一边造势,用来形容彼时诚迈科技的做派最为合适。其一边回应深交所关于是否存在委托、授意或指使券商发布相关研报的情形的问询,并多次发布澄清公告和风险提示,否认券商机构“鼓吹”的内容,而一边又陆续释放关于华为鸿蒙的利好消息。

“不能确认是否为国内最大的操作系统研发团队”“未直接参与鸿蒙系统建设”等含糊不清的说辞,让股民们始终捉摸不透。

 叁

2019年以来,诚迈科技在二级市场的股价抬了又抬,但与之并不相符的是一直以来极为骨感的业绩。

自公司上市以来,其业绩表现起伏较大,上市首年营收净利双降的表现在近十倍涨幅的股价面前,并未引起外界过多的注意。

但热闹散去之后,公司增收不增利以及不断下滑的净利润,显得越发突兀,也让外界十分不解。

据诚迈科技财报,2020-2022年Q1营收分别为9.38亿元、14.24亿元、4.24亿元,而净利方面,分别为0.59亿元、0.30亿元、-0.46亿元,同比下降65.26%、49.14%、341.36%。公司综合毛利率也连续三年下降。另外,自上市之后,诚迈科技仅在2019年净利润达到亿元以上,为1.69亿元,其中1.58亿元来自处置子公司带来的投资收益。

强蹭华为的山西"大忽悠"栽了

与此同时,诚迈科技被划归华为鸿蒙阵营“功臣”——统信软件的业绩也萎靡不振,2019-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36万元、2036万元以及-2.38亿元。

在一路走涨的股价以及利好消息不断之下,与散户的疯狂进场相反的是,实控人王继平以及公司重要股东频频进行减持套现。

其中,包括上海国和、IDG旗下基金Scentshill Capital I和Scentshill Capital II、宁波瑞峰等重要股东在诚迈科技股价暴涨之际趁机减持,而且多家原始股东已清仓离场。

王继平与其妻子刘荷艺控制的南京德博持有诚迈科技29.63%的股份,近两年通过减持累计套现5.37亿元,上个月,其再次披露减持计划。

除了大股东,二股东IDG自2018年Q2就开始不断减持,累计套现超12亿元。诚迈科技副总经理、董秘、员工持股平台南京泰泽也都披露过减持计划。股东不断减持,券商机构却“鼓动”股民进场,这番操作着实让看得迷糊。

此前市场概念炒的很热,但细究之下发现其公布的项目多数并未落地。没有业务和产品做支撑,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如“昙花一现”,自2020年3月创下历史最高后便一路走跌。

截至9日收盘,诚迈科技报39.90元,较2020年3月17日创下的峰值下降76.09%。市值也从最高的282.4亿元缩水至63.86亿元。两年左右的时间,市值蒸发218.54亿元。

强蹭华为的山西"大忽悠"栽了

公司董事会的频频变动,以及被看好的统信软件于去年底被诚迈科技作价3450万元转让,多番诡异的操作,也让它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即便如此,诚迈科技仍不忘“故技重施”,今年它或又瞄上了大热的元宇宙概念。当然,做法也似曾相识——一边称公司“不涉及元宇宙业务”,另一边对媒体发布的新闻通稿中,仍存在“国内首款元宇宙概念的专业数学学习智能硬件”等表述。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9013.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下午12:28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下午12: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