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作者:同兴

本文转载自:民生文化(ID:travel-my)

什么叫能力,就是当你处在绝境时,所有人都认为你必死无疑的时候,你却有着绝地重生的能力。
80年前的今晚
河北省冀中平原
八路军左叶团长带领的战士们
完美印证了这一论断!
宋庄(宋家庄)位于深泽县东北十五里,约有四百户人家,在冀中平原上算是一个中等村庄,南北长约二里,东西宽约一里,分南北两部,称南北宋庄。
北部大,南部小,相距不过五十米。每座院落都有土坯墙围着,并且挖有地道。
这是个有利于进行村落战的村庄。
二十二团两个连和藁无大队一部驻北宋庄,警备旅一个连和晋深极大队一部驻南宋庄。
几支部队一九四二年六月九日凌晨三点多到达以后,就积极地准备迎接残酷的战斗。
要知道当时的冀中平原,已被日军完全“网格化”,在6万多平方公里,8千多个村庄的地面上,密布着日伪的1500个大小据点,另外还有700多辆汽车,经常在1万多公里长的网状公路上穿梭巡逻。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二十二团团长左叶带领各连连长察看地形、划分任务、制定作战方案,团总支书记贺明召集各单位的指导员,布置政治思想工作,提出口号:
“战前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多挖一锄头,少挨一弹片”、
“多节省一粒子弹,就多一分胜利”、
“工事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
接着,他们又同村党支部及村干部一起动员年老体弱的群众向村外转移。民兵和大部分群众都主动留下来,配合部队做战斗准备。
有个名叫刘增义的中年盲人,也积极要求参加备战工作。拂晓前,一个从村里到村外的火力配各体系初步构成。
工事是无形的掩体,叫壁里藏身,人身在墙里边,一般枪炮打不着。
清晨五点半,左叶和各级指挥员逐连检查战前准备工作。县区武装及民兵和宋庄的男女青年,都自动分散在各连参加战斗。
七点多钟,左叶在东北角一连阵地,发现敌人三十名骑兵,正顺着北冶庄头通往宋庄的道路,向北宋庄奔来。
他命令部队作好战斗准备,加强东北角的火力。
北冶庄头距宋庄五里地,敌人越来越近,骑兵后面是大队的步兵。
左叶走到机枪射手身边,要他先打值勤官后面的军官。
待敌人距阵地三十米时,左叶向连长吴浚池一挥手,吴浚池大喊一声:“打!”
顿时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和一个掷弹筒,一齐开火,敌人值勤官后面的那个军官应声倒下马。
接着,敌人人仰马翻躺倒一片。活着的,都躲进道沟里。

再来看看这次战役前,日军做了哪些准备:

从上午十点开始,日军的各路援兵,就陆续到达了。

这些部队中最先到来的玉井队,带来了两门92式70毫米步兵炮。该炮射程2788米,可以发射3.8公斤炮弹。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这种火炮轻便灵活,而且威力不小,对于土木工事,是个巨大的威胁。因此这批日军一到,就立刻接替了坂本大佐卫队的进攻任务。但是由于日军对我军的兵力的估计,大大的夸大了,这部分日军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按照作战操典,正儿八经的开始了排列队形,和炮火准备。

到上午11点过后,日伪军已陆续集中了约1700人的部队,终于积攒起了一点进攻的勇气了。这时候从八路军这边,在北宋庄的一连阵地看过去,围攻的日军整齐地排列出三线队形: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第1线部队是准备发起冲击的步兵;
第2线部队主要是掷弹筒和轻重机枪等支援火力;
第3线步兵是预备队和射程较远的大队炮。
应该说,在抗战敌后战场上,出现这种日军一板一眼的摆出正规战的架势,是非常难得的。这也表明宋庄八路军是凭自己的实力,赢得了日军的尊重:这是需要认真起来,值得当面锣对面鼓,硬刚的敌人!
在日军按照标准战术,经过炮火近一个钟点的猛烈轰击之后,八路军所依托的第一道工事,宋村外面的土围子,此时已被日军炸出了多个缺口。日军根据缺口的位置,从宋庄的东西南三面,同时发动了进攻。而进攻的重点,是坂本卫队已经多次攻打过的,北庄西北面的八路军一连阵地。。。

这样的三面进攻,对于习惯于线性防御的国军,是无往而不利的。但是碰到了久经沙场,习惯于被围攻的八路军,那就是小菜一碟了。

东面的日军被二连挡住,南面的日军被在南庄的混合部队挡住,而日军的主攻方向的一连阵地,左叶团长带着一连和团直属部队,早就恭候多时了!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在这敌众我寡的时刻,22团的领导们仍然不慌不忙,号召大家节约子弹,

提出的口号是“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把有限的弹药,都集中给特等射手使用。

大多数战士是上了刺刀,准备好了手榴弹,准备50米近战。

而在这么危急的时刻,22团的特等射手也是不负众望,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不仅临危不乱,还搞起了杀敌竞赛:

你打翻了三个?不行啊,我打倒了五个呢!

当时的射击冠军,是1连7班长李清斋,他伏在被打塌的工事下面,面对逼近的日军毫无惧色,连续射击7枪,打倒日军7人。

日军眼见一连的阵地太过难啃,一时半刻打不下来,就把目标又定到了2连的阵地上。

可是二连,也是精锐的老八路啊。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二连连长王国旺,直接指挥连里的重火力。曾经在汉阳兵工厂当过9年技工的边城杰,承担了重机枪射手的重任。

老八路操作重机枪,也不是瞎突突,而是精确射击的,他沉稳瞄准,以两三发点射,一个完整的弹链打翻了十几个敌人。

重机枪子弹打光后,他又拿起了步枪,打倒了四个敌人。

2连的副连长庾治国,也是一名优秀的特等射手。他发现在远处庙台上,有日军的电台,和三挺轻机枪,在居高临下的扫射。
 
他不慌不忙,抓住远处敌机枪射手,和弹药手接运子弹的机会,把这两个敌人打翻。

我军精确射手远程射击虽然准确,日军也不差。他们凭借精准的火力和人数优势,不顾死伤,依旧逼近了八路军的阵地。

这时候,就又遇到了22团的50米内的三板斧!

八路军战士们从房屋和工事里,将密集的手榴弹投向日军,同时就是机枪和排子枪,然后就是冲上去的肉搏战。

这种超近距离的交战,让日军的远程火力压根无效,而八路军的手榴弹雨,在混战中却显得威力无比。
 
战后统计,22团共消耗手榴弹2130余枚,就是多以手榴弹与刺刀打近战的缘故。
 
午后,安国、定县、保定、深泽、无极等地日伪军也陆续赶来增援了!
 
日伪军总人数增加为约2000多人,92式70毫米大队炮,也增加为4门。日伪军在4门火炮、7挺重机枪、80余挺轻机枪、40余掷弹筒的重火力掩护下,向宋庄发起猛烈进攻。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这是日军围攻宋庄的态势图,三个圈是火炮的位置。

可以看出东侧和北侧的火炮,是最先到达的两批共4门92式步兵炮,它们威力较小,对工事和围墙破坏性不大。

而下方黄圈里面,是西垣部队那四门大威力的41式75山炮,它们这时候还没有到达。

这时候的八路军,弹药已经不是很充足了,这时候,指挥部提出了,号召大家节约弹药的“三不打”原则:

敌人不到50米不打。

敌人不是集群冲锋不打手榴弹。

敌人不发动集团冲锋不打机枪。

两个小时内,1连又打退了敌人7次冲锋,2连打退了5次!

这就是八路军的钢铁阵地!

到了下午日军兵力继续增加。

1连副连长韩培申,在墙头观察时,不幸被日军精准的远程火力,击中头部牺牲。

在此不利条件下,左叶团长马上又带着团直属队,赶到了一连阵地,直接加入战斗,稳定住了局势。战况虽然残酷,但战士们个个情绪激昂,信心百倍。

从13时到下午14时,

22团又打退了敌人3次冲锋。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从战斗可以看出,与缺乏重火力的八路军在关家垴围攻有土木工事的550日军最后没有全歼相似,日军在无75山炮以上级别重火力支持下,即使有数倍的绝对优势兵力,也对我军区区300老八路加土木工事预设阵地,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一样要碰得头破血流!

只要八路军弹药充足,他们是打不下来的!

敌人骑兵几乎全部被打死,步兵见此情景,慌忙将值勤官后面的那个军官抢走。

原来这个军官,是鬼子头坂本。6月8日,敌人得到宋庄北十里的西固罗附近,有八路军大部队的情报,便派主力半夜出动准备袭击。9日晨赶到西固罗,结果扑空。

后由坂本带着一个由三个日本人组成的参观团,在所谓“确保区”参观。

一路说说笑笑,指指画画。虽然也利用道沟行进,但骑在马上,身体还是露在沟外。刚一接近宋庄,即遭我伏击。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几分钟后,定下神来的敌人开始反击。这是一支有三百余人的精悍卫队,全新装备,战斗力很强。
几次冲锋,死亡二百多人,不得不暂时停止冲锋,改用火力严密封锁宋庄。
这时,正在附近“扫荡”及各据点的伪军,得知宋庄发生激烈战斗,陆续增援上来,分别从东、北、西三面包围了宋庄。在这种情况下,我军是可以突围的。
但突围后,要在碉堡林立、公路如网、大兵尾随的野外与敌人作战,这样就失去了村落的依托。因此决定暂不突围,利用宋庄的坚固工事和地道,狠狠打击和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以挫其锐气,争取主动,待到天黑再行突围。
下午三点多钟,敌人将进攻的重点转移到南宋庄。我军顽强抗击,打退敌人多次进攻。但因兵力较弱,敌人攻进南宋庄,我晋深极大队向南突围出去,警备旅所属部队退至北宋庄。于是敌人对北宋庄的包围圈逐渐缩小起来。
战斗进行了九个小时,北宋庄村边的工事在敌人炮火轰击下,大部分被击坏,不少战士是几次从被埋的土里爬出来又继续战斗。敌人的援兵还在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车运到宋庄,兵力已有两千五百多人,使用的各种口径的炮就有数十门,掷弹筒几十个,轻重机枪百余挺,还有瓦斯筒等。
敌人想凭借南宋庄一举攻克北宋庄。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下午七时左右,敌人发起最猛烈的进攻。枪炮同时射击,九十发各种炮弹同时炸响。北宋庄村里、村边硝烟弥漫,弹片横飞,砖头瓦片腾空而起。我军指挥所也随之频频颤动,情况严重。因为炎热和干渴,许多人嘴唇都裂了一道道血口。许多群众冒着敌人的炮火,给隐蔽部的伤员端水送饭。
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县、区武装和民兵,尤其是女民兵更不示弱,从始至终同主力部队并肩作战。
天快黑了,各连阵地几次三番争夺。疲惫干渴的敌人几次到井边推水车,都被打退,水没喝上,还白搭上十几条性命。多次爬上墙头的敌人,都被我战士刺刀捅了下去。
为了在天黑前有所建树,敌人还在从各处调兵。深泽据点的敌人几乎倾巢出动。
但锐气已大减,一个小队长看到伤亡惨重的情况,失去了再次冲锋的信心和勇气,迟疑不前,以致被他的上级枪毙。
其余的也都是在指挥刀的威逼下向前冲,但一到长官看不到的地方,就把子弹埋在土里往回跑。还有的在下级军官的默许下,干脆把子弹埋在道沟里,以免再次冲锋。
至天黑前,我军共打退敌人近四十次进攻。
晚上八点,左叶和贺明召集各级指挥员、政治工作人员及县区领导,讨论布置突围。突围的时间定在零点四十分。
突围后,以两个“起花”为号,第一个集合点为西内堡,第二个集合点为东内堡,最后会合到定县的赵庄。将伤员抬进地道里,留下医护人员及药品和足够的给养,封闭地道口,做好伪装。
敌人还在盲目打炮,并围着村子点起篝火。零点四十分,我部队、区县武装、民兵群众从村东北角的墙缺口向西北方向突围。
当我大部分人马已经突围出去,这时敌人才发觉。我到达东内堡的部队,按预定信号,点燃起了“起花”。不久,最后突出包围圈的部队,也点燃起了报信的“起花”。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敌人以为夜间突围的不过是八路军的小股部队,主力仍被包围在村中。
六月十日天一亮,敌人对宋庄又发动了进攻,按正规战法,先做火力准备,经过长时间炮击后,统一指挥,举行大规模集团冲锋。
从保定增援来的八百多名敌人也赶到参战。敌人从四面八方向村里进攻,主力则从村东向西夹攻。
打到十一点,才发现是自己打自己,村子是空的。于是敌人气急败坏,放火烧了村中的房子。最后拉着一车车尸体走了。
在宋庄的战斗进行之际,接到坂本大佐卫队求援电报的周围的日军据点,都陆续派出了强大的增援部队。
不仅坂本大佐直属部队大举出动,驻防无极、深泽、定县、安国、饶阳等地的日伪部队,也都派出了主力。
因为从最初的战斗判断,日军认为,胆敢在己方主力眼皮底下的宋庄设伏的八路,绝不会是支小部队。而坂本卫队后续的求援电报,更证实了他们的推论:
两个中队规模的坂本大佐卫队,居然拿不下八路,甚至被打残!
 
这股八路不仅勇猛,敢于50米内开火,而且还拥有重机枪和迫击炮!八路军的火力,居然压倒了精锐的日军中队!
这绝对是八路的主力来了!
 
因此,各据点日伪军都加紧赶路,而坂本大佐直属部队,得知长官身负重伤生死不明,更是如脱了缰的野狗一样,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据日军26师团作战日志,当天参加宋庄战斗的12联队直属兵力,就有两个大队(缺三个中队),和机枪中队、联队炮中队,和联队部直属队。

也就是说,按照编制来说,满编3700多人的坂本联队,没有参战的只有一个1100多人的大队,和三个180多人的中队。

减去前期战损以后,宋庄战斗中,仅12联队参战的正牌日军野战部队,大概就在2000人左右!这还不算其他据点出动的日伪军!

八路军估算围攻的日伪军总数,在2500人以上,这是非常精确的!

而有人用参战的日军是两个大队,而且缺编三个中队,就简单的用一个大队大概1000人,一个中队大概200人,1000*2-200*3=1400,来说参战日军只有1400人,是典型的不懂日军编制学,胡乱计算。

日军的12联队直属兵力去哪里了?

别的不说,日军战史明明白白写的,参战的西垣部队,带来了4门“联队炮”,这分明就是日军联队直属的炮兵中队,他们才有41式75山炮。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而加上一开始出现的,两个中队的坂本大佐卫队,这清楚地表明了:

大概600余人的日军联队直属部队,是绝大多数都参战了的!

宋庄战斗进行得太激烈,日军久占不下之后,就把周围的兵力,全部抽调一空。

结果造成主要据点,只有寥寥几十个伪军把守。

但在战报里,日军称在村里打死264人,突围的不过是八路军一支几十人的小部队。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但是日军自己心里有数,那只是骗上级的。

有至少四五百人的八路军主力,是从他们手指缝里溜掉了的。

他们担心的,是这些突围的八路军,跑去他们空虚的据点,抄了他们的老窝。

一旦县城失守,那可不是他们造几封假战报,就能把上级糊弄住的。那是必须要有几个人剖腹谢罪的!

而且哪怕县城没问题,只是几个据点失守,也是日军无法承受的。

因为据点都有大量的弹药和物资库存,八路一旦打下据点,就有了充足的枪支弹药,和补给品。

而这窝子可恨的老八路,战斗力极强,要是再有了充足的物资,还不得上天啊?

所以,他们最关键要做的,是赶紧回到防区,防止八路军抄老窝。

宋庄战斗,对附近敌人是一个沉重打击。
以至于当地很多百姓都在流传:
马里据点日军一个中队长,曾带着他的部队参加攻打宋庄,回去时,一个中队只剩下二十八人,他自己由于精神上的恐惧而自杀,有七个士兵在向东方膜拜后自杀。
定县子位炮楼日军的一个小队参加了宋庄包围战,回去的几个士兵竟互相埋怨而火拼。
据说,还有一部分从南洋战场调回来不久的日军,参加了这次战斗后叹气说:从来没有打过这样苦的仗,一个村庄的争夺战,“皇军”竟损失了这么多人,真不值得!
6月11日,二十二团到达北冶庄头,一部分回宋庄挖开地道口将伤员、医护人员接出来,并找到在突围时仓促掩埋的连长吴浚池等人的遗体,重新安葬。

绝境求生、铸剑逆袭

宋村之战,陆续出动了2000-2500日伪军,仅坂本本队,上报的伤亡就是53人。而日伪军伤亡总人数,虽然不至于如八路宣传中那样,死伤高达一半,有1200人之多,也不会少于数百人。

最早吕正操司令员曾经上报,日伪军死伤400多人,很可能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只剩下1500-2000出头的完好日伪军,兵力并不雄厚。

而一支正常的部队,损失三成,已经符合崩溃的标准了。更何况日军征调的据点守军,本身士气和战斗力就不高的。

这样算下来,这些日伪军,特别是一开始参战的部队,其实是符合损失惨重,事实上崩溃那一种的。

这帮日军,跑了大半天,然后苦战了一天,发起了近40次冲锋,本就疲惫不堪。

又埋伏了半夜,好不容易迷瞪了半个小时,结果又被突围的八路军打醒了。

然后再坚持了整个下半夜不睡,第二天上午再折腾一上午,各种清剿和自相残杀。

别的不说,就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一拳打空的失落感,就够日军受的。

而且这人不是铁打的,是会疲惫的。当时日军的体力和士气,是跌到谷底的。

在此情况下,还要在敌情不明,满是地道的村庄里呆着,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还有消息,说日军在占领宋庄以后,清剿发现八路军早已突围,愤怒之下,日军开始了互相埋怨,和相互指责。
 
你说我行动不力,我说你警惕性不够。你说我进攻慢得像龟爬,我说你晚上睡得像死猪。一来二去,几部分日军,居然相互对骂,甚至扭打了起来。
 
军官们费了很大的事,才弹压了下去。

这些日军,都来自四方八方,没有统一隶属的害处了。这样的混编部队,吃肉的时候是大家争抢,固然都非常积极。

但是要是作战不力,那么推卸责任和互相指责,那也是必然的。

所以,在后方空虚、损失惨重、士兵疲惫、士气低落、互相指责、军纪已经无法维持的情况下,日军就迅速撤离了。

日军撤离以后,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以12联队为例,他们直接回到了驻守的深泽县城,救治伤员恢复体力,特别是要治好重伤的坂本吉太郎联队长,还要想办法写报告应付上级,忙成了一锅粥。

其后相当长的时间,没有什么积极的军事动作了。

而各据点出动的日伪军,情况就差异很大了。有的据点出动旳晚,到达的时候已经基本停战,没什么损失。

但是有的据点,损失就非常大了。

其中后马里据点出发的佐藤队,虽然在6点30分才到达,但是参加了多次进攻,最混乱的夜战,日军最占优势的精确射击能力,无法发挥。

第二天的自相残杀,可能也损失了一部分人,据说出发100名日军,最后仅回去28名。

战斗结束以后,已经回到据点的日本小队长,看到仗打成这个样子,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因愤怒自责开枪自杀。

这是非常可能的,因为日军非常重视荣誉感,宋庄之战打成这个样子,日军各种神操作和一片混乱,该有的战斗力发挥不出来,按照日军的传统,是可能有人责任感过强,为此自杀谢罪的。

当然,我军文宣把它说成是因为恐惧而自杀,就是另一个角度的宣传了。

 
至于说还有传说,有7个日本兵,在朝东膜拜后,一起上吊自杀。这就查无实据,这事儿只能存疑了。
 
但是有一个基本事实,确实是存在的,就是此战过后,日军撤销了附近的40多个据点。
 
这一方面表明,日军在宋庄之战中,确实损失重大,按照一个据点,通常的至少一个日军分队(班),大约十几人计算,日军损失,至少在400人以上。
 
另一方面表明,日军是被打疼了,也充分意识到,分散兵力分兵把口,关键时候顶不上用的害处。
 
所以,他们缩短了防线,让兵力更加集中了。

宋庄战斗打死打伤日伪军一千二百余人,其中打死日军六百多人,伤三百余人,打死打伤伪军二百余人。

这次战斗,我阵亡三十二人,伤四十一人。我方在战斗中,共消耗手榴弹二千一百三十余颗,步枪子弹仅千余发。

这主要是因为以手榴弹与刺刀打近战,子弹消耗较少。

宋庄战斗的影响极为深远。那一次修筑防御工事,创造了新的经验,把散兵孔挖在墙下面,墙内外各一半,墙里的半边孔用砖垒边,盖板覆土。
敌人炮击时,战士们就到散兵孔的墙内一侧躲避;敌人冲锋时,他们就到散兵孔的墙外一侧阻击。
程子华同志常常说起,解放战争中指挥著名的塔山阻击战时,就运用了二十二团在宋庄构筑工事和作战的经验。
蒋介石先后调了十多个师增援锦州,甚至将以玩命著称的粤军95师(赵子龙师)调来,但在我军火力杀伤下伤亡极其惨重,基本被打残,却始终没有越过塔山一步,保证了东北野战军主力攻克了锦州。

宋庄的胜利,除了我军指挥技术高超、战士英勇善战之外,物质条件也是很重要的。

部队的粮食、饲料、柴草供应,由军区、军分区和各级地方政府,统一向各村镇征集。征集以后,并不是大规模运输和集中储存,而是建设“堡垒村”、“堡垒户”,把粮食和物资,分别秘密储藏在各村镇的,积极分子和先进群众家里。

部队平时机动,是轻装前进,不携带补给的。到了这些“堡垒”村镇以后,部队司务长根据名单,找村干部联系,然后写出征调物资清单。村干部呢,就按单提取公粮、饲料、柴草,记账后交给部队。等部队转移时,再和村里算账。

因此,部队可以只带着枪支弹药,留在根据地里长途机动,走到哪里吃饭哪里。往往游击战一两个月,而部队的补给供应还充足。

而武器弹药,也是一样的。

除了依靠部队缴获以外,我军也可以自制一部分。冀中的小造弹所、修械所、兵工厂数量很多,主要生产手榴弹,也生产迫击炮弹、掷弹筒弹等。

这些弹药生产出来后,往往就地分散储存,“坚壁”隐藏起来,由村庄的秘密党员看守。部队到达后,只要根据名单,找到看管人,对上暗号,做好手续,就可以直接提取武器弹药来使用。

冀中军区这个完整的后勤体系,保证了八路军可以快速机动,随处可以得到补给。

我们只带着武器弹药轻装上阵,日军却要背着各种炮弹子弹、干粮饲料,正常情况下是跑不过八路军的。

这种正规军打的游击战,非常让日军头疼。

可来说,在日军清剿完,或八路军用光堡垒村的物资前,他们是困不死八路军的。

宋庄战斗,就是这个情况。

22团和其他部队,能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得聚拢到宋庄,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宋庄就是一个建设的非常好的“堡垒村”,在村里能得到良好的补给和休息。

任何一场战斗的胜利,都不是偶然的。除了兵力充足,将士用命,基本的后勤物资、武器弹药,也是打赢的保证!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9160.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10:42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10:47

相关推荐

  • 聊聊满仓被套的那些日子

    作者:卡夫卡不忙了 本文转载自:局外人的视界(ID:hooyar_380097485) 一入股市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掐指一算,我竟然已经是十年的老股民了,从一开始被套个3%面…

    2022年4月26日
    132
  • 学神韦东奕,像极了年轻时的陈景润

    作者:酷玩实验室 本文转载自: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最近几天,北大路边一位接受采访的男子,火了。 该男子身着黑色上衣,手里拎着三个馒头(另说包子)和一大瓶没有标签的…

    2022年5月10日
    101
  • 知网向九旬教授道歉了,但这恐怕还不够

    作者:孟倩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知识是全人类共同创造的 其服务公众的公益属性不容忽视 两年前演员翟天临因“不知道知网是个什么东西”毁了…

    2021年12月19日
    36
  • 鸿星尔克,你怕了吗?

    作者:关不羽 本文转载自: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 网络暴力已经严重影响中国的网络生态、市场生态,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这是鸿星尔克要面对的现实困境,也是所有中国企…

    2021年7月27日
    73
  • 震惊!滴滴原高管受贿,获刑5年!

    作者:金一丹 本文转载自:中国证券报(ID:xhszzb) 12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的判决书显示,滴滴原高级技术总监于晓声作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

    2021年12月31日
    152
  • 塑造对台筹码,这3张牌很重要!

    作者:纵横十 本文转载自:环球视野(ID:hqsy68) 拜登在21日口无遮拦,声称会“协防台湾”。 对此,我们一些专家就帮拜登“口误”了。 拜登真是口误吗?作者认为不是,原因如下…

    2021年10月24日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