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哈政府为何摆脱不了“特朗普贸易政策”的阴影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哈政府上台之后,一边在积极“去特朗普化”,一边却在延续甚至要强化特朗普的政策理念。特别是在贸易政策和“美国优先”问题上似乎对特朗普是情有独钟。这是为何?

重返一系列国际协定,以及废除特朗普的一些行政令,这表明了拜哈政府在加速“去特朗普化”。然而,在贸易政策方面,拜登却依然还在延续特朗普的贸易战政策。甚至于白宫的新贸易代表还称“高关税”是美国的贸易手段,还称要动用一切手段维护美国贸易利益。显然他并不想在贸易政策问题上“去特朗普化”,甚至于还要强化关税政策。

非但如此,拜登也一再表态,对于贸易协定不感兴趣。即使是在积极与盟友修复关系的情况之下,贸易协定也不在修复关系之列。至少拜登与布林肯都不避谈贸易协定谈判问题。 

虽然近来同意与欧盟就钢铁关税问题进行谈判解决,但这恐怕是因为欧盟对修复关系和建立“新联盟”不感兴趣的原因。抛出这么一个议题,让欧盟觉得双方谈贸易有望。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在双方达成解决钢铝关税共识之后,欧盟就立即冻结了CAI

其实,正因为把钢铝关税当成修复关系的诱饵,这才更意味着拜登现在不愿意谈TTIP问题。

白宫新贸易代表说的很明确,关税是解决贸易纷争的“杠杆”手段。也就是说,放弃这一杠杆,就无法维护美国利益的最大化。或者说是无法逼贸易对手妥协让步。自然也就是不愿意在WTO框架下解决纷争。可见,拜哈政府无意恢复已经瘫痪了的WTO仲裁机制。对此,美国内部也一直有关于延续特朗普时期贸易政策的批评指责。

其实,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也好,关税战也罢,并没有给美国带来益处。相反,高关税政策正在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同时也是严重违反WTO规则,也不符合美国法律,更不符合自由贸易精神。自然也就严重损害了美国在WTO的形象和领导力。 

用美媒的说法,在WTO,华盛顿历来享有很高的胜算。而拜登总是强调要遵守“规则”。可是,拜登既不想遵守WTO规则,也不想恢复WTO规则的权威性,更不愿意主动解决贸易纷争。还要他国遵守已经破坏了的规则。甘愿美国利益受损,这是典型的损人害己。这让人难以理解。 

其实,细想一下也不难理解。美国就是要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拜登实际上就是不想放弃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不遵守WTO规则,是因为他想制定新的规则。因为目前的WTO规则,已经不能最大程度的体现美国利益,更无法体现美国霸权。

避谈贸易问题,是因为他知道与盟友的贸易分歧难以化解。拜登很清楚,盟友国家同样急于与美国修复或重建新型关系。美国的盟友国家特别是欧盟和英国,目前最急于解决的就是与美国的贸易关系问题。 

欧盟急于谈判签署TTIP,这样才有利走出衰退困局。而脱欧后的英国同样是如此。由于盟友国家不接受美国优先,TTIP谈判也好,美英双边贸易谈判也罢,此时开始根本无法做到美国利益优先。或者说根本无法消除各自的核心利益分歧。 

由于拜登不愿意放弃美国贸易优先或在核心利益上让步,此时谈贸易协定自然不合适宜,甚至于如果重启贸易谈判,双方的关系还可能进一步僵化,关税战还有可能升级。这反而不利于双方关系的修复。

因此,拜登希望的是,先修复关系建立“新自由联盟”,在双方达成战略上的高度一致之后,或在盟友愿意成为大国竞争的棋子、炮灰之后,再谈贸易协定。所以,拜登把贸易协定当成了对盟友国家的恩赐,或者说当成了建立联盟的重要条件。 

还有就是,目前欧盟和英国经济复苏都乏力,而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复苏。在这种时刻,与欧英谈贸易协定。一方面对方不大可能让步;另一方面美国也难以从对方身上尽快的捞取好处。甚至于有可能被欧英拖累。自然也决定了目前不是谈贸易协定的最佳时机。

英国与美国的关系最为特殊,而英国也是追随拜登脚步最紧的国家。重要的是,脱欧后的英国面对的最大问题可以说就是贸易协定。与美国的贸易协定堪称是救命草。 

即使在这种情况之下,拜登也没有在贸易协定谈判问题上松口。相反,却已经开始与欧盟解决关税纷争问题。显然,在拜登眼中,欧盟比英国更重要。与英国谈贸易就得同时与欧盟谈,而与欧盟谈关税,美国却已经不担心战略上完全倒向美国的英国敢反悔了。这也突出表现了事事以美国利益为重。 

在白宫公布的2021贸易议程中,虽然不例外的涉华政策。但总的来说,通过贸易刺激经济复苏,促进数百万个高薪岗位,建立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着眼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这四大重点内容或目标。 

这四大重点目标,无一不是体现美国利益优先。自然也就无法与盟友进行贸易谈判沟通了。

虽然与欧英的贸易谈判不积极,但与中国恢复贸易谈判接触却成为了美国的当务之急。 

新贸易代表就职后,反复明里暗里向我方传递恢复贸易协定对话的信息。虽然拜登与白宫高官称不急于取消高关税政策,但对话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却是表现得非常急切。

据外媒报道,美东时间周二晚,双方已经进行了低层级的工作通话。双方基本上确定了本周内进行高级别贸易通话,主要的议题就是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问题。而美东时间周三也就是刚刚,双方的就进行了高级别的通话。可见美方是非常想了解中方的态度底线。甚至是优先谈判中美贸易问题。因为中国复苏最快,经济表现最强劲。对美国威胁大,诱惑力同样大。 

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规定,双方每六个月要进行一次贸易协定执行情况对话。可自去年1月签署第一阶段协定以来,双方似乎并没再有过接触。这一次也可以说是例行公事,也可以说是另有所图。 

目前,拜登政府保留了川普政府时期对华加征的关税,且表明了无意取消。那么急于对话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一点从刚结束的中美贸易通话就可以看出。我方通报指出,双方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态度,进行了坦诚、务实、建设性的交流。双方认为发展双边贸易非常重要,并就彼此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同意继续保持沟通。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官网发表声明说,戴琦大使(代表)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了虚拟会议,讨论了美中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在双方坦诚的交流中,戴大使讨论拜登贺锦丽政府以工人为中心贸易政策的指导原则以及她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持续审查,以及外界关注的议题。戴大使说,她期待与中国领导人进一步沟通。 

虽然表述略有不同,但并不像此前预测的那样紧张激烈。同样的都意识到也贸易关系的重要性。这只是一次高层的交流沟通,也可以说是一次试探对方底线的过程。是为真正的贸易谈判作准备,也或许为更高层通话会晤做准备。总的来看,双方贸易很重要,这有利于促进经复苏进程。 

之所以没有想像的那样紧张激烈,是源自于此前拜哈政府的2021贸易议程中的强硬态度。 

议程报告提出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方面,将采取的一系列新举措。具体包括:第一,动用一切政策工具应对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第二,解决中国的“强制劳动”等将是重中之重;第三,采取坚强措施要求中国履行现有贸易义务;第四,与盟友合作应对中国产能过剩导致的“全球市场扭曲”行为,重点领域包括钢铁、铝、光纤电缆、太阳能板等产业;第五,制定新的环境、劳工和数字标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和对政府补贴的打击力度;第六,加强与盟友的协调与合作,在经贸规则问题上组建统一战线。 

从以上这六条来看,拜登有可能发起新一轮贸易进攻。而且比特朗普时期的范围更广。“强制劳动”和制定新的环境、劳工和数字标准。这是新的内容。但这也只是希望或计划而已,实现或实施起来并不易。 

涉及气候环境问题上,必须与中国合作才行。这是拜登早就说过的,也是对盟友承诺过的事。更是盟友国家坚持的原则立场。重要的是,中国的减排承诺有目共睹,且受到广泛的好评。对华施压等于破坏巴黎共识。

所谓“强制劳动”,则是子虚乌有,只是联合西方的手段而已。

数字税和数字标准问题上,欧盟已经有包括法国等10余国准备开启数字税,这是美欧关系的重要矛盾之一。这是拜登难以解决的难题。而数字标准问题上,目前中国5GAI以及大数据等高科技领域里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不可能任由美国来制定标准。而欧盟也不会同意。这也是难办之事。 

希望是希望,欲望是欲望,想冲动就没那么容易了。美国既需要霸权支撑,又需要技术支撑,这两点美国都无绝对的优势。也只能是要求我方放缓一下追赶美国的脚步而已。 

但是,对华高科技打压是一定会继续的。这在不同的文件法案中都突出的强调。这是美国最担心的问题之一。 

目前主要的经济体中,中美经济复苏进程最快,而中国的形势最好,而美国还有衰退危机的风险。此时美国要加速复苏进程,最佳的选择就是与中国合作。 

对华政策强硬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可以阻止盟友国家对华合作,而中美经贸易的联系就显得更自然而然。拜登也得考虑美国内强硬派的呼声。因此,目前还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 

中美贸易战是如此激烈,美对华加征的关税领域超过了3000多亿美元,而且这还不包括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封杀。即使在这种情况之下,第一季度的贸易增幅来看,中美依然最大。这表明中美贸易不可分割,也表明了高关税手段对华无效。 

追加新的条件是一定的。当然就是要求中国买买买。在贸易议程报告中,在涉华部分指出,拜登政府认为,中国“强制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损害了美国工人利益,威胁到美国的技术优势,降低了美国供应链弹性,损害了美国国家利益。报告指出,拜登政府正在对美国对华贸易政策进行全面评估,作为新政府对华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见,继续对华施压是一定的。依然采取的是特朗普的老一套。而目的,就是要视中方的态度制定新的对华战略。从这一点来说,这应当是一次对华战略的火力侦察。 

美国贸易政策的强硬与否。一方面决定于对手态度,另一方面取决于能否建立贸易攻守联盟。我方的底线思维不会变,核心与发展利益不会牺牲。关键的就要看能否建立贸易联盟了。而这恐怕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或长远的目标。 

目前最急的是加速复苏进程。如果因为竞争激烈而影响到复苏,甚至是变成倒退,拜登是不会选择这么做的。而施压的目的则是尽可能占得有利位置,占更多的便宜。其实,施压的目的还是为了竞争性合作。 

目前影响经济复苏的因素还很多,意外的、难以预料的因素还存在。而在欧洲复苏乏力的情况之下,特别是欧洲在合作问题上摇摆不定的情况之下,率先复苏经济的中美合作却可以自然加强。 

这也就意味着,强硬的表态,实际上更像是为了争夺与中国的优先合作权。 

总之,拜登无论如何摆脱不了特朗普贸易政策的阴影,因为他也不想放弃“美国优先”。而贸易问题,既是美欧关系修复的关键,也是建立新自由联盟的关键。同时,也是吸引欧洲等盟友的重要一环。虽然有心想改变对华贸易政策,可贸易战不可持续,脱钩、隔离也不可取。重要的是美国需要与中国的贸易加速复苏进程。而“新自由联盟”建立之前,美国不会贸然出重手,只能一边威胁一边合作。竞争性合作与竞争性对抗并存。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