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犹太人?

作者:卢克文

本文转载自: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

 
在我青少年时期,远隔万里的犹太人,总是以一种精英气质出现在我所有能接触到的媒体里,他们整体上被包装成一个好学、勤奋、爱读书、擅理财,出现过无数科学家、思想家、艺术家、企业家的优秀民族,事实上,爱因斯坦、毕加索、摩根、洛克菲勒、格林斯潘、索罗斯、布隆伯格、扎克伯克、路透、卡拉扬、弗洛伊德、基辛格等等世界名人确实都是犹太人。
 
犹太人今天总共才1600万人左右,以占全球人口0.3%的比例,拿下了22%的诺贝尔奖,整体成才率高得惊人。
 
拿差不多人口数量同样居无定所的吉普赛人(1200万人口),以及库尔德人(3000多万人口)相比较,就更能衬托犹太人的成才率,前面两个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里毫无存在感,吉普赛人专出小偷、舞女、占卦师,从不好好读书,多是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库尔德人则在中东四处开火,遭到各个国家镇压,两个民族活到现在还在苟且偷生。
 
而且各媒体只要提到犹太民族,就会突出宣扬他们苦难深重、知恩图报,在二战中犹太人被德国纳粹屠杀了600万,好莱坞一遍遍地用《辛德勒的名单》、《波斯语课》提醒我们犹太人曾经有多惨,以前的中文杂志,也着力描绘上海曾经救下部分犹太人后,犹太人默默回报的故事。
 
这就使得犹太人的形象,形成了悲情中夹杂着坚韧的味道。
 
犹太人在中国的样子,曾一度如准备拯救苍生的圣人一般:坚定、神圣、智慧、富有、善良,又满身创伤。
 
中国的书店十分热衷传播这个理念,关于这个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打过任何交道的民族,什么《犹太人致富密码》、《犹太人教子枕边书》这一类的书卖得到处都是,可能受这种书和杂志的影响,我从小到大,不知道听到多少老师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说:犹太人是一个苦难的民族,是一个奋发向上的民族,是一个坚韧不拔的民族。
 
尽管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犹太人,犹太人的好名声已在我们的空气里四处传播。
 
我迄今很少很少跟犹太人打交道,过去对他们也从来没什么意见,至于大众爱把他们当励志对象,大家开心就好。
 
但是,在我这几年开始深入了解世界各国的历史时,犹太人的名字总是会不断地跳出来,跳个一两次,我还无所谓,跳得过于频繁,使我不得不将他们进行归类整理,并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分析,慢慢地,我对犹太人的印象就产生了转变。
 
在说出我的观点前,我想说一下我的判断逻辑。
 
首先,我反对将任何民族进行面谱化、单一化处理,我反对极端地看待事物,不能简单地将犹太人设定为“好人”或者“坏人”,过于极端看事物容易蒙蔽自我。
 
其次,我个人跟犹太人没有任何过节,我对这个民族的认知,来源于他们历史上已发生的行为,只“以事实为标准、以利益链为准绳”进行分析。
 
我也想过写犹太人会有什么后果,现在我普通文章在公众号上大约有50-100万人阅读,文字传播较广,我如果说了对犹太人不利的言论,以犹太人今天对世界媒体和财阀的掌控,估计难免遇到麻烦,但为了说出事实,我还是决定写下去。
 
 
 
我的第一个观点,今天的犹太人不太像一个靠血缘与犹太教关联的民族,而更像是一个掌控世界金融与媒体的权贵阶层。
 
尤其是美国的犹太人。
 
犹太人是从西亚迁到欧洲,再跑到世界各地的,其长相接近于阿拉伯人,往往个头不高,黑头发黑眼睛,鼻子中间隆起(伊朗人鼻子也长这样,伊朗女性通常会做手术把隆起部分削掉,我在德黑兰街头常见到刚做完削鼻手术的波斯女性),长得像鹰钩状,常见的长相如下图:
 
如何评价犹太人?
 
这种长相跟欧洲人有一定的区别,特别是他们的鼻子,纳粹抓犹太人时,除了看他们在政府登记的资料,平时主要就是看鼻子,犹太人的鼻子较大,鼻梁略带弧形,两边鼻翼厚,鼻头下垂,被纳粹叫“犹太鼻”,只要看到个不高又长这种鼻子的人,就容易被判断成犹太人。
 
在欧洲长居的华人总结说,黑头发黑眼睛穿得好常撩妹的是意大利人、浅头发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是德国人、深头发褐眼睛大鼻子一脸无所谓还喜欢勾搭女生的是法国人、一脸高傲之色的一般是英国人、小个子大鼻子有一些东方味道的是犹太人。
 
但如果把今天控制美国的部分犹太人照片拉出来一对比,会发现除了扎克伯克这种还像犹太人,很多人都不是标准犹太脸了,有的就是一张很常见的欧美人的脸,像巴菲特、拉里.埃尔森、比尔.盖茨等等,而且这种脸型在美国明明占多数,有的还是金色头发,长得又高大,标准犹太脸反而不太多见。
 
如何评价犹太人?
一米八的巴菲特怎么看都不像是犹太人
 
这说明今时今日,犹太人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是在变化的。
 
我们不要简单的按历史资料去分辨谁是犹太人,这样认知事物太拘泥于表象,我们要按他们所处的利益集团去分辨,才能看清事情的真面目。
 
大家都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最爱的女儿伊万卡嫁给了犹太人库什纳,而现总统拜登的妻子、两个儿媳都是犹太人。
 
而特朗普是德裔,拜登是爱尔兰裔,这种西欧家庭大量跟犹太人通婚,使犹太人的血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不仅仅是特朗普跟拜登这样的白人精英被犹太人渗透了,其实,连前前总统奥巴马这种精英黑人族群,也被犹太人渗透了。
 
奥巴马母亲是一名犹太人,在夏威夷生活时,他来自肯尼亚的父亲到夏威夷大学念经济学,父母认识后天雷勾地火,他妈18岁结婚,21岁离婚,这时奥巴马两岁,离婚后他爸跑了,他妈安娜青春貌美,好日子还长着呢,后面也不管他了,10岁开始将他交给外公抚养。
 
奥巴马的爹1983年死于车祸,奥巴马后来只见过他一次,这位肯尼亚黑人简直是台生孩子机器,跟安娜离婚后,又跟四个不同的女人生了八个孩子,都是生完就跑,只管生不管养。
 
如何评价犹太人?
奥巴马的父母
 
不是种族歧视,黑人生了就跑是大概率事件,在美国那边嘲笑黑人小孩有句诛心之辞叫:你没爹,美国有个“跑爹率”统计,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所曾选取了400014-22岁年轻女性,从1979年追踪调查30年,最后统计白人女性22%会跟不同的男人生孩子,西班牙裔女性为35%,黑人女性高达59%,黑人跑爹率遥遥领先全球。
 
NBA很多球星,比如詹姆斯、巴克利、斯塔德迈尔等等,都是单身家庭由妈妈拉扯大,从没见他们老爸负责任,这些是黑人常见的老毛病。
 
奥巴马外公叫斯坦利.邓罕,就是一名犹太富豪。
 
奥巴马曾跟着妈妈和印尼后爸在印尼生活过四年,其他时间都是外公外婆照顾,很多传记里都说他外公没什么钱,有一个重要证据是奥巴马还大学贷款还到43岁,不过看后来奥巴马的成长迹象一点都不像没钱人的孩子,他中学念的Punahou是贵族学校,他是学校里唯一的三名黑人孩子之一。
 
奥巴马有两个教父,一个是苏格兰人劳伦斯教授,另一个是犹太人米诺,米诺35时就任肯尼迪政府的通讯委员会主席,为犹太财团控制美国的电影、广播电视、音乐、娱乐业,立下过汗马功劳。
 
米诺向各个财团推荐了奥巴马,也是奥巴马的婚姻介绍人。
 
而奥巴马的太太米歇尔,是一名黑犹太拉比的女儿,跟奥巴马一样,属于黑色犹太人。
 
现在大家明白了吧,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根本不是代表黑人当选,他是代表犹太人当选,奥巴马的胜利从来不是黑人的胜利,而是犹太人的胜利。
 
以美国黑人在经济与政治上的影响力,出一个代表他们的总统,其实是不可能的。
 
但犹太人可以。
 
如何评价犹太人?
奥巴马献花哭墙
 
按照犹太教律法《哈拉卡》的定义,一切世代皈依犹太教的人以及由犹太母亲所生的人,都属于犹太人。
 
按这个说法,拜登的俩孙女及后代,以后都是犹太人了。
 
我看到还有人挖出小布什的母亲芭芭拉是犹太人,所以小布什其实也是白种犹太人,小布什到奥巴马是连续两届犹太人总统。
 
我反对这个观点,这种说法就有点盲目了。
 
小布什家跟奥巴马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小布什家从曾祖父靠钢铁制造起家,后来跟金融大亨沃克家族联姻,遂成为豪门旺族,他们家是标准的盎格鲁-撒克逊白人,虽然老布什娶了犹太人,但布什家族的盎萨权重,明显比犹太权重高许多,所以不能算犹太人,而奥巴马对犹太势力依赖度高得多,所以可以算黑犹太势力。
 
今天我们在美国经济与政治界看到的犹太人,有点像当年西班牙葡萄牙人跑去南美后,跟当地人混血,混出今天的巴西人、墨西哥人,今天美国的犹太人,就是原来最早那一批犹太人,在欧洲(包括俄罗斯)、亚洲混过血之后,跑去美国,又跟美国的英裔、德裔联姻后,产生出来的一群混血贵族阶层。
 
再通俗点说,今天美国的犹太阶层,就相当于印度的婆罗门阶层。
 
美国犹太人这个阶层的血缘关系,其实没有那么纯正,所以才看到各种欧美长相的犹太人,将他们绑定在一起的是金融和政治利益,而不是宗教和血缘。
 
就好比有一群有钱人凑在一起搞了个私人俱乐部,条件是你最好有钱又有点亲戚关系,这里面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带着点犹太血统,部分人还信犹太教,然后就有人想钻进这个圈子,屁颠屁颠跑过去说:我身上也有十六分之一的犹太血统,我也有几十亿身家,我要入会。
 
利益,才是他们相互聚拢,并共用一个名称的核心原因。
 
他们早就变成了权贵阶层,依靠通婚或者其他手段向外延伸,而不是纯粹靠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民族。
 
 
 
我的第二个观点,是犹太人根本不是什么高贵、善良、坚韧、智慧的民族,也不是什么“神的子民”,那是他们吹出来的,他们跟其他民族本质上差不多,爱恨贪嗔痴的欲望也一样,从来都不高级,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很会赚钱。
 
其他什么尊重知识、重视教育、有信仰这些东西,都跟李嘉诚手腕上的电子表一样,是有钱人用来包装自己用的。
 
他们不仅要有利,还要有名,用钱砸出名声来,是为了获利开路,名利两个字,总是绑定在一起的。
 
他们会赚钱的技能,是特殊历史原因造成的。
 
犹太人离开西亚后,主要还是往欧洲跑,在欧洲因为宗教信仰和文化习惯不一样,早期他们都是被要求不能跟基督徒住在一起,一般在市或镇里隔离出一个角落,用树篱、围墙、沟渠分隔开,就形成了一个个犹太人社区。
 
白天犹太人到社区外赚钱,晚上回到社区展开社交与生活。
 
赚钱的主要方式,是经商、放贷。
 
犹太人走上这条路也是没办法,不是什么他们有经商天赋,这种牛皮就不要再吹了,因为他们是外地人,欧洲国家对他们还是有防范之心,不想分土地给他们,手工行业也不准他们进入,跟今天美国不让中国搞芯片一个道理,犹太人只能选择从商,尤其是金融。
 
金融两个字看起来高大上,其实主要就是放高利贷。
 
当时的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都可以放贷,但是不能放高利贷,我在伊朗问一个教师怎么买房子时,她证实过伊朗不能像中国这样发放购房贷款,具体怎么放大家可以去读我的波斯西行记,这里不详细说了。
 
按雅克.勒高夫《钱袋与永生》里的记载,犹太人早先也禁放高利贷,是被基督教逼急了,没有生存空间,开始动脑筋找理论,在《旧约.申命记》里找到犹太人不能向同族人放高利贷,但可以向外邦人放的理论,而基督徒和穆斯林还愣在那没动,犹太人先下手为强,从此几千年做大做强。
 
中世纪欧洲经济大萧条,大家都去找犹太人贷款,犹太人通过操纵价格等一系列骚操作,成为金融(高利贷)大佬。
 
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脑子就比较活,以换外汇收手续的名义,发明了一套做假账的方法搞金融(高利贷),美第奇家族以此崛起,最后家族成员混到了教皇,基督世界的金融业才慢慢洗白。
 
因为精于放贷,犹太人在欧洲的名声一直不太好,几乎就是守财奴、吝啬鬼的代名词,亚士比莎的《威尼斯商人》里被嘲讽的那个大反派,就是犹太人。
 
事实上,犹太人干过的恶心事其实也多不胜数,可以说为了挣钱,一直都没有下限。
 
清末时,向中国输入鸦片最多的,就是犹太沙逊家族贩毒集团。
 
不要误会,这么大生意可不只一家犹太人做,其实是有沙逊(Sassoon)、嘉道理Kadoorie)、哈同(Hardoon)、亚伯拉罕(Abraham)、所罗门(Solomon)、埃兹拉(Ezrz)、托依格(Toeg)、海亦姆(Hayim)、索福(Slpher)等一系列犹太家族,沙逊家族只是做得最大的那个。
 
沙逊家族原本在巴格达混饭吃,是当地首席财政官,后来巴格达来了个新领导,要收拾放高利贷的犹太人,沙逊向上面打新领导的小报告,想赶走新领导,结果被发现了,吓得沙逊赶紧逃命,1829年跑到了英国,三年后入了英国国籍,又转去孟买定居。
 
在这里沙逊家生意重新起飞,他们边做贸易边向中国走私鸦片,发现鸦片最赚钱,1836年时通过正常渠道进入中国的3万箱鸦片,97%是犹太贩毒集团干的,其中沙逊一家就控制了20%,赚到大钱的沙逊带着八个儿子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贩毒事业中。
 
后来林则徐虎门销烟,销的就是沙逊家为首的犹太毒贩的鸦片。
 
沙逊家心疼得不行,就去找同为犹太人的亲家罗斯柴尔德家(没错,又是他们家)一起想办法,出钱游说英国议会通过了对华鸦片战争,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
 
清政府输掉鸦片战争后,沙逊带着八个儿子深入中国的香港、上海、广州成立沙逊洋行,开始疯狂贩毒鸦片,沙逊就此成为人类历史上贩毒最多的一个人。
 
我们以前很多媒体,会告诉你犹太人“让小孩舔着放了蜜糖的书长大”,却从来不告诉你,犹太人起家,就是靠放高利贷和贩毒。
 
在其他国家也一样,1947年犹太人难民到达巴勒斯坦时,举着一个横幅:德国人摧毁了我们的家庭和家园,你们不要摧毁我们的希望。(The Germans destroyed our families and homes-dont you destroy our hopes
 
七十多年过去了,巴勒斯坦今天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们被犹太人围困在加沙,活在一座像监狱一样的城市里。
 
而苏联解体时,分食苏联财富的七大寡头里,有六个是犹太人。
 
犹太人会告诉你他们被希特勒杀得有多惨,却从没有人告诉你,当时德国56万犹太人,占德国总人口的1.5%,却占据着德国的民生要害部门,总财富占国民经济收入的1/16(实际应该远远不止),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说犹太人“他们的经济关系几乎笼罩着整个帝国”,后来要屠杀犹太人时,希特勒还说,“我们当前的经济体系置于犹太人的绝对控制之下”。
 
犹太人放贷又一直没什么好名声,希特勒顺势一把收割,杀掉了当时三分之一的犹太人。(可参考我的《两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原因》)
 
我在查找具体经济数据时,看到一张一战前犹太人占各国比重,触目惊心。
 
如何评价犹太人?

 
其实二战结束前犹太人的社会地位,跟在东南亚的华人很像:会赚钱、没有政治地位、常给政治大员当白手套,出事了就往前一推当替死鬼,东南亚地区每隔几十年就发生一次屠华,本质上跟希特勒屠犹是一个道理。
 
犹太人会赚钱,使他们能投入大量金钱到精英教育,其实成才的关键是教育,能接受本科教育的人,当然会比只接受初中教育的成才率高得多,所以犹太人才会出现人才井喷,拿下22%的诺贝尔奖,出现一大批各行业的顶尖人才。
 
我们应该赞扬犹太人在教育上下血本,但不能“人家有钱做什么都是对的”,靠向别的民族放高利贷和贩毒发家,总是十分不光彩的事情,你要说犹太人善良、坚韧、智慧,是什么高贵的民族,林则徐非掀开棺材板,爬出来抽你的脸不可。
 
 
 
二战结束后,大量犹太人为了逃命跑去了美国,从此牢牢抱紧美国的大腿,跟随美国国运起飞。
 
被屠杀怕了的犹太人痛定思痛,开始了一次大转折。
 
他们吸取了过去的教训,不再只是单纯地控制华尔街的金融产业。
 
犹太人开始向传媒和文化两大领域开始进军,在前文提到的奥巴马教父米诺的帮助下,全球来到美国的犹太人,牢牢控制了世界最顶尖的传媒新闻集团、电影公司、音乐唱片公司等等。
 
我在《无声的战争》里详细记录了他们控制的公司,反正那篇文章发不出去,我就偷个懒,直接复制过来吧。
 
英国现在的主流媒体是路透社、BBC、《泰晤士报》、《卫报》、《每日电讯报》等。
 
德国现在的主流媒体远没有英国有影响力,主要是《明镜周刊》、《法兰克福汇报》、《图片报》、ZDF等。
 
英国的路透社是由犹太人路透1850年创立,《泰晤士报》是犹太人默多克的(默多克的犹太血统不是非常纯正),BBC由几大财团出钱共同投资建立,《每日电讯报》在加拿大人康拉德布莱克手里,他旗下的霍林格公司还有《芝加哥太阳报》和《耶路撒冷邮报》,卫报现在归一个基金会所有。
 
德国这边比较特殊,他们跟犹太人仇冤太深,写这篇文章时,我咨询了下德国当地知识分子,他们说德国媒体没有犹太人控股的迹象。
 
美国那边不用说了,迪斯尼影业老板Joe Roth是犹太人,时代华纳大老板Gerald Levin是犹太人—ESPN、HBO、华纳音乐、《时代周刊》、《体育画报》、《人物》、《财富》都是他们家的,Viacom老板Sumner Redstone是犹太人,他们不仅有最好的出版社,还有四千多家Blockbuster音像连锁店,Showtime、MTV也是他们家的,ABC电视被犹太人Lawrecnce Tisch控制,NBC被犹太人David Sarnoff控制,《纽约时报》归犹太人家族Sulzberger家族控制,这个家族还有《波士顿环球》、7家电视台、12家杂志、3家图书出版公司等,《华盛顿邮报》是犹太人Meyer家控制,《华尔街日报》归犹太人Peter Kann控制。
 
好莱坞的华纳兄弟、Universal、派拉蒙、MGM、哥伦比亚、20世纪福斯,创始人几乎都是来自东欧和俄罗斯的犹太移民。
 
Facebook、Twitter也是犹太人的。
 
平时我们听到的如雷贯耳的各路世界一流媒体,几乎都被犹太人控制了。
 
犹太人还牢牢控制着思想文化领域,美国东海岸大学里,三分之一的教授是犹太人,全美文学、戏剧、音乐的一流作家,犹太人占60%,华盛顿和纽约两地的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里,犹太人占40%
 
当代我们所学习到的很多观点、思想,都是犹太人创造出来,再经过他们控制的媒体,反反复复告知世人,犹太人所主导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不知不觉流入到全世界,也深深影响到了国内民众。
 
他们在电影与书籍里到处赞美犹太人,所以我小学中学的老师们才会常在讲台上说:犹太人是一个苦难的民族,是一个奋发向上的民族,是一个坚韧不拔的民族。
 
他们也扼杀所有反对犹太人的声音,除了还有媒体主权的国家,比如中国,世界上其他国家,不能说犹太人的坏话,不能怀疑犹太人,甚至不能谈及犹太人的身份,已经成了政治正确。
 
经历过二战惨痛经历的犹太人,以控制美国金融、媒体、文化三大领域为基点,成功在全世界扭转了他们过去糟糕的公众形象。
 
 
 
今天犹太人同中华民族的关系,大体上是一种紧张的敌对关系。
 
我使用的是“大体上”这个词,是指并不是所有犹太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尊重事实,也不要煽动仇恨,否则跟希特勒就没什么分别了,还是有部分犹太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犹太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也有跟我们做生意做得热火朝天的小伙伴。
 
我对犹太人提出置疑,主要还是犹太人先招惹了我们。
 
做为美国意识形态的话事人,在压制中国崛起方面,犹太人充当了意识形态的马前卒和急先锋。
 
现在拜登的内阁里,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幕僚长克莱恩、财政部长耶伦、司法部长加兰德、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尔卡斯、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副国务卿舍曼、美国科学与科技顾问兰德、国家网络安全顾问纽博格、中情局副局长科恩、助理卫生部长莱文全都是犹太人。
 
如何评价犹太人?
对了,美国最近的6任美联储主席,有5位是犹太人。
 
拜登这届政府,外交、财政、司法、国土安全、国家情报、科技等等犹太人几乎全部染指,而美国政府一步步对中国紧逼,从新冠疫情到新疆棉花,首发攻击中国的就是竖一杆西方的道义大旗,再启动宣传系统对中国发动第一波攻击,你说犹太人是中华民族的好伙伴,打死我也是不信的。
 
盎格鲁撒克逊人控制着他们的航母驶进中国南海,从军事上威胁中国,犹太人则在BBC、纽时、华邮等媒体丑化中国、污名化中国,给中国人洗脑,从精神上殖民我们。
 
都这样进攻中国了,还不准你说一句犹太人的不是,你说了就是民族主义,就是反人类,就是政治不正确。
 
老子偏要说。
 
当然也有小部分犹太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这个关系还是要厘清,我们不能对犹太人一刀切,看事物要以事实为依据,以利益链为准绳嘛。
 
今天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希望能打破过去对犹太民族的迷信,告知大家犹太民族的真实面目,最后,做一个小总结:
 
一. 犹太人会赚钱是历史条件决定的,是宗教斗争和民族斗争的结果。
 
二. 犹太人赚到钱后大量投入到教育,才培养出了极高的成才率,可以学他们优秀的一面,但千万不要迷信他们。
 
三. 犹太人从二战后控制着全球顶尖媒体,并以此在今天作为急先锋,对中国发起意识形态进攻,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主见,不能被犹太人牵着鼻子走。
 
四. 犹太人最擅长的是金融和传媒两大领域,因为金融领域赚钱最容易,传媒则负责包装掩护,从而形成世代剥削制度。犹太人在金融领域如蚂蟥一般,他们今日吸附在美国身上,来日极有可能会吸附中国,我们要从一开始,就在金融和传媒两大领域保持高度警惕,严防犹太人,以及他们的代理人打入中国的金融和传媒。
 
虽然不想鼓励仇恨,但有些人向我们泼过什么脏水,这笔账,迟早是要还的。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