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作者:乌鸦校尉

本文转载自: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日本东京奥运延了一年,如今眼看就要到最终审判日了,但当前全球疫情仍然肆虐,日本防疫状况尚不透明,这延期的奥运前景,怎么看都令人担心。

但,日本官方对此十分笃定,首相菅义伟在日前会见千叶县前知事森田健作时,重申了东京奥运会将如期举办的决心。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明摆着东京奥运会风险极大,日本老百姓就没意见吗?

似乎是有的。日本共同社近日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9.7%的人认为,因为疫情无法得到控制,今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应该取消。

但又似乎没有。因为近六成的“民意”,好像只有在民调时才存在;无论社会运动,抑或社交媒体,你都看不到与之相匹配的“日本民意”,并没有广泛的抗议声音出现。

不只是奥运会,近年来,自民党政权丑闻不断,但似乎都并未引起民间太大的反弹。倾倒核污水决定,民间的抗争,也实在弱小得很。

甚至,如果读者朋友有印象的话,日本第一波新冠疫情时,乌鸦曾讲过日本离谱的现象:政府不给检测,网民却纷纷表示支持;孙正义要给日本民众送试剂盒,网民却对其怒喷;但在线下,日本民众却又疯狂抢防疫物资、卫生纸……

日本人民好像非常不喜欢表达他们真实的“民意”,这事,说起来还挺有历史渊源。

1

日本并非一贯如此。

时间回到1959年,当时,美苏冷战加剧,美国迫切需要日本在太平洋地区承担起更大的军事责任,缓解美军的压力。于是,美国希望与日本签署《美日安保条约》。

这一条约将极大提升日本卷入美苏战争的可能,日本社会对此极度不满。

为了反对《美日安保条约》的签订,日本人民掀起了浩浩荡荡的抗议运动,即“安保斗争”!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1959年3月,日本134个社会团体召开大会,自发组成“阻止《美日安保条约》国民会议”。

但第二年1月19日,条约依旧在华盛顿特区签订。

日本人民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彼时,由于这份美国强加给日本的“宠幸”,日本社会的反美情绪被激发了出来。革新阵营第一大党日本社会党尽地一铺,发动支持者群起斗争,参与各类抗议活动。

依靠战斗性工会——日本工会总评议会(简称“总评”)的动员,社会党开启了以日本国有铁道工会(国铁工会)为核心的工人运动。

国铁工会人多势众,团结且富有斗争经验,战斗力非常强悍,在他们的影响下,日本社会反抗《美日安保条约》的热情更为高涨。

到1960年3月,参加“阻止《美日安保条约》国民会议”的组织已达到1633个。日本国会收到请愿书17万封,参加请愿的人数达到330万人,成为日本历史上“空前的大请愿”。

4月,学生们也站了出来。全日本学生自治协会成功抗击了警方进入校园的尝试。5月9日,国民会议又进行了第十六次统一行动,提出解散国会的主张。斗争逐渐进入高潮。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由于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预定6月19日访日,而条约要在国会通过30天后才能自动生效,所以日本国会最迟要在5月20日前通过该条约。

此时,时任日本首相、甲级战犯嫌疑犯岸信介登场了。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岸信介

岸信介,也就是安倍晋三的姥爷,曾任伪满洲国实业部总务司司长、产业部次长和总务厅次长等职,与当时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伪满总务厅长星野直树、满铁总裁松冈洋右、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会长鲶川义介等四人,并称为“满洲五巨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

但这位甲级战犯嫌疑犯不但没有被定罪,反而摇身一变成了污点证人,他在对美宣战文件上签字的墨迹还未干透,居然就回到了日本政坛的中心。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岸信介有个外号叫作“昭和之妖”,行事作风却相当野蛮。面对革新阵营的极力反对,老妖决定悍然将条约拿上众议院。

1960年5月20日,自民党动员了年轻力壮的议员,将议事厅内抗议的社会党议员拖走,强行通过并承认了《美日安保条约》。

这样专横的行为进一步刺激了日本民众的反抗欲望,6月5日,全国爆发了650万人的抗议活动。6月10日,示威群众包围了羽田机场里前来协商艾森豪威尔访日的美总统秘书。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6月15日,焦头烂额的岸信介“昭和”本性发作,指使黑社会出动殴打抗议群众与学生,造成多人受伤。

不过,此时已经不是旧帝国时代,黑社会或许可怕,但日本民众毫不退缩。同日,580万群众继续参加抗议活动。当晚,7000名学生奋勇冲进国会,抵抗前来镇压的3000名防暴警察。学生们毕竟手无寸铁,而防暴警察则有盾牌、警棍与催泪弹。悲剧随之发生,东京大学女生樺美智子在警方暴力下丧生。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此时日本内部矛盾已经处于极端激化的边缘,但岸信介准备怎么应对呢?他竟然打算直接调兵平息抗议运动。

如果岸信介的计划成真,日本的历史可能都将改写。

关键时刻,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石原宣布辞职,表示拒绝让日本自卫队执行首相的计划。

于是,为了平息民愤,岸信介内阁只能狼狈下台。

虽然在这次“安保斗争”中,日本民众并未能真正阻拦住《美日安保条约》生效,但起码成功让岸信介卷铺盖走人。从斗争过程中可以看出,革新政党、工会、学界都非常活跃。

当时日本最大的反对党日本社会党,长期反对自民党修改和平宪法、支持日本走非武装中立路线,同时认为自卫队的存在就是违宪。因为日本社会党的存在,自民党始终无法获得修宪权(修宪需要参众两院同时有2/3以上议员支持)。

而社会党最大的社会支持则来源于“总评”,这个战斗性工会动员力量强大,构成了日本左翼的基层堡垒。

其实,当时为“安保斗争”立下大功的还有日本左翼教师工会“日本教职员组合”(日教组),这一教师工会拥有数十万会员,涵盖了全日本公私立大中小学校教职员工,占日本教师总数的80%。

日教组的立场相当激进,他们甚至反对日本使用的国歌《君之代》,而且主张教授给学生真实的历史,不为侵略战争涂脂抹粉。

正是因为日教组的存在,革新阵营可以将势力发展到校园内,年轻的学生可以被充分动员起来,参与到政治中,并成为革新势力重要的基本盘。而这一代参与了“安保斗争”及之后的“东大抗争”的学生,在日本被称作“团块世代”,他们普遍支持进步思想,成为了革新阵营的铁票仓。

那个年代,社会党、总评、日教组在政界、劳动界、学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正是他们的互相配合,让这样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可以出现在当时的日本。

在面对极右翼的倒行逆施时,他们可以利用组织的力量,号召民众奋起反抗。而这对于自民党政权来说,也是巨大的现实阻力,让他们无法肆意妄为,从而影响日本政治的走向。

2

那日本又是怎样变成今天这样的呢?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要从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说起。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中曾根康弘

1980年代是新自由主义登上历史舞台的年代,英国的撒切尔夫人、美国的里根都在本国施行了新自由主义改革,日本的代言人则是中曾根康弘。 

中曾根在二战中曾做为军官在日本海军服役,驻防于台湾的左营。战后当选为众议员进入政坛。1982年,中曾根康弘出任首相。

撒切尔夫人与里根的改革都是通过解体国营企业、削减公共福利支出达到实现私有化的目的。中曾根的方式也大同小异。

前面说到的“总评”,是日本劳动界最有战斗力的工会,也是日本社会党的基本盘。而总评的核心则是国铁工会。80年代,国铁工会拥有超过10万会员,组织严密,行动力极强。中曾根改革首先要对付的,正是国铁工会。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国铁工会斗争

中曾根拿出新自由主义最强大的武器,也就是所谓“国营企业效率低”,来要求对国铁进行改革。须知日本国有铁道作为国营企业,其存在的目的并非盈利,而是为民众提供铁路服务。

而且,80年代汽车普及,造成铁路利用人数减少,才是国铁负债高企的主要原因,国营还是民营并非问题关键。但中曾根政权打出减轻国家财务负担的旗号,使国铁民营化被接受。

国铁民营化的计划主要将原国铁拆分为7家“JR”(Japan Railway)铁路公司,包括6家地区性的客运铁路公司、以及1家全国性的货运铁路公司,分别为JR东日本、JR东海、JR西日本、JR北海道、JR四国、JR九州与JR货物;此外,同时从国铁中分拆设置数个涉及所有JR公司事务的机构,并成立日本国有铁道清算事业团专责处理国铁的大部分债务。

不过,不同于里根和撒切尔的阴险,中曾根非常直接,他曾经透露,所谓“偿还巨额债务、减轻国家财务负担”等都只是一套表面说辞,国铁民营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解散工会。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里根与中曾根

由于日本国铁与新的JR被视为各自独立的公司,因此JR以“没有义务”聘请原国铁职员为借口,故意拒绝聘请“老员工”。于是,反对国铁改制的干部全部开除出国铁。据统计,北海道及九州两万名国铁职员,几乎一半要面对被裁员的命运。拥有10万会员的国铁工会土崩瓦解。

失去了国铁工会的总评陷入了巨大的困难之中。中曾根内阁则趁热打铁,将日本电信电话公社、日本专卖公社全部民营化,总评的核心战斗力被保守势力一网打尽。

而日本社会党高度依赖总评的支持,所以总评的衰落直接加速了社会党内部左右派的分裂。长期以来,社会党内部分为左右两派。社会党左派倾向劳农派马克思主义,而社会党右派则是偏向支持社会民主主义。

总评的式微,使得右派在党内斗争中取得优势,1986年1月,社会党通过《1986年宣言》,宣布放弃先前坚持的“科学社会主义”,改走更加温和的路线,并且承认自卫队符合和平宪法。

社会党的右转则让总评的处境更加艰难。1989年,不堪重负的总评宣布解散,与其他派系的工会组织合并为全国劳动组合总联合(全劳联)。全劳联基本上采用的就是亲资方并主张劳资协调的路线,总评的战斗性斗争方针被全面放弃。而全劳联与社会党的关系也逐渐疏远,最终导致社会党在1996年全面崩溃。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社会党原党部

左翼的两大堡垒社会党与总评的消失,使日本社会加速右转,政界与劳工界的组织力量大大减弱。据统计,1980年,日本工会会员占劳动者总人数的比例还在30.8%,到了2009年就只剩下18.5%,而在2017年就只有可怜的17.4%了。

上文中提到的在日本教育界呼风唤雨的左翼组织——日教组,也同时遭遇重击,其支持率自从1980年代开始,一路走低,组织率也大大下降。日本学生运动,再也不复当年“安保斗争”与“东大抗争”的盛况。

这一切都让日本社会加速陷入原子化,由于社会中间组织的消逝,民众个体不再存在于社会联系当中,越来越“孤独”。

动员民众参与社会运动的难度大大增加,而且缺乏基层组织的力量,也很难进行长期的斗争。左翼政党的失败,则让民众的声音无法在建制上造成任何波澜。

3

新自由主义改革在过去40年几乎成了世界的主流,发达国家无一例外,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再加上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国际共运进入低潮,左翼势力在全世界普遍式微。

但即便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美、英,受新自由主义荼毒最深,左翼政治势力也没有削弱到日本这般地步;日本的近邻韩国在经历IMF的改革之后,新自由主义程度远超日本,可社会运动的力量却仍声势浩大,2016年因朴槿惠“闺蜜干政门”事件爆发的烛光革命,前前后后竟然动员出了惊人的1600万人参与,接近人口的1/3。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韩国烛光革命

为什么唯独日本的左翼在新自由主义的绞杀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这锅,还得美国来背。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日本的左翼竟然是美国养蛊反噬的结果……

日本左翼在战前势力弱小,而且本身并不算进步。

在军国主义的步步紧逼下,1935年日共最后的中央组织就被特务瓦解,战前的日本共产党在组织上宣告灭亡;1937年“人民战线事件”中,左翼社民主义者组织的“日本无产党”及其工会组织“日本劳动组合评议会”被解散,宣告战前工农阶级政治运动实质上的结束;剩下的“无产阶级政党”即右翼社民主义者的社会大众党,则反有不少人加入了大政翼赞会,成为了侵略战争的吹鼓手。

在进步势力如此孱弱的国家,很难想象在50年代就拥有强大如总评、日教组这样的组织。

是什么翻转了日本社会呢?

占领日本的美军。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二战后,日本被同盟国军事占领,虽然政府正常运转,但一切事务都受到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驻日“盟军”其实基本等同于驻日美军 )的控制。

战后初期,美国的重点打击对象,还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所以在GHQ的刻意扶植下,总评工会、日教组等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诞生。这些左翼团体在占领军的炮口之下获得了大量的政治资源,从而得到了与其本身实力并不相配的影响力。

比如,日教组的诞生,就与GHQ强行推动的教育改革有关。由于传统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被认为是日本法西斯诞生的温床,所以GHQ非常重视对日本教育的改革。

战后不久的1946年,日本文部省接受GHQ的建议,发表了《新教育方针》做为教师手册。其中说道:“为了教师的民主生活和修养,教师工会的健全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加入教师工会的人数在战后2年多的时间里猛增到50多万人。之后,战后诞生的3个教职员工会合并,1947年诞生了“日本教职员工会”。而在GHQ的默许下,那时实际控制日教组的就是日本社会党。

前面提过,当时日教组成员占日本教师总数的80%。须知,这么一个刚刚发动过世界大战的极右国家,突然出现一个组织率高达80%的左翼工会,并且与左翼第一大党关系十分密切,这难度堪比在沙漠里种出水稻。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天皇也得听GHQ的

而且,日本的《教育基本法》其实是禁止教职工参与政治活动,然而日教组却毫不客气地把它当成废纸一张,长期深度参与政治。这背后当然是有强大势力保障的。

当时日本大部分的左翼工会(如总评),几乎都是在GHQ的指令下组织起来的。

这样诞生的左翼组织,并非来源于一步一个脚印的斗争,导致它们非常缺乏群众基础

而当上日本“太上皇”的美国人,对日本左翼的扶植也没有坚持多久。因为冷战很快到来,相比于日本右翼军国主义,“防共防苏”成了美国更关心的课题。因此美国人又开始担心万一日本社会党夺取政权,这个左翼政党可能会倒向苏联。

这种担心对美国人来说其实“很合理”,日本社会党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是激进左翼政党,它不仅位处社会党国际的最左翼,而且甚至比1955年之后的日本共产党更左。而且出于意识形态上的亲近,日本社会党人士不少都通过“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与朝鲜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和中国以及苏联的关系也都非常不错。日教组中央委员槙枝元文甚至曾称赞金日成是“最值得受到尊敬的人”。在当时的日本,还有一个“日本教职员金日成主体思想研究会”,会长也长期由日本左翼人士出任……

日本右翼反复强奸民意,沉默的左翼去哪了?

教员接见社会党人士

日本全面倒向苏联这种前景,对于美国来说太过恐怖,以至于美国人从50年代中期开始,就在日本限制左翼势力的发展。

等于美国人先捧起了日本的左翼势力,让他们在社会政治各个领域都拥有了强大的能量,却又担心这些人未来会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反过来又打压他们,使其失去了进一步拓展阵地进而长期掌控政权的可能……

由于战后的日本左翼是“外人”强行拔起的苗,所以他们先天不足,而在新自由主义的荼毒之下,日本左翼堡垒也大多沦陷,使社会愈发保守化、原子化。在这种情况下,没了组织,没了领导的日本民众,长期无法在政治上得到正向反馈,逐渐政治冷感,造成了今天日本社会万马齐喑的现状。

不知道,日本还能不能等到一波“自力更生”的强势左翼力量崛起。

参考资料:

知乎张泰玩:简要介绍一下日教组的历史和现状,以及它在当今日本社会中的角色和影响? 

日經中文網:中曾根康弘在日本政壇留下的記憶  

第一财经:日本经济政策与新自由主义 

澎湃新闻:社会原子化的警示灯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1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