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大选结束,中俄致贺!但西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ID:HSYGLGJ)

5月26日,叙利亚举行了总统选举,三名候选人分别为: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复兴党)、前议员萨卢姆·阿卜杜拉(社会党)、反对派艾哈迈德∙马雷(叙利亚民主阵线)。

全国设置了1.2万个以上投票站(境外投票点46个),有超过1420万生活在叙利亚海内外公民进行了投票,投票率为78.64%。

叙利亚大选结束,中俄致贺!但西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昨天开票结果,巴沙尔·阿萨德以95%得票率成功连任(2000、2007、2014年)。

根据叙利亚宪法,总统任期为七年一届,这与叙利亚当时与法国的密切关系有关,因为法国总统就是七年一届(希拉克时期改为五年一届)。

选举结果并不意外,而且阿萨德得票率比2014年的88.7%时还要高,投票率也大大高于2014年,这主要有两个因素在起作用:

一、叙利亚战乱基本平息,叛军和恐怖分子无法再像七年前那样袭击投票点和威胁投票民众;

二、叙利亚国内无论是阿萨德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渴望早日结束政治动荡,进行国家重建。

阿卜杜拉承认败选并祝贺阿萨德:“我祝贺叙利亚人民和巴沙尔·阿萨德。这是叙利亚人民的决定,而我们支持人民的决定。”

反对派马雷也表示尊重大选结果。

叙利亚大选结束,中俄致贺!但西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一些叙利亚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和他们的国家已经厌倦了长期的动荡,希望接下来的生活能够在平静中渡过,让下一代人走出伤痛。

俄罗斯总统普京、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等国家领导人昨天向巴沙尔.阿萨德发去了贺电。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巴沙尔总统当选连任表示祝贺。中叙传统友好,今年是两国建交65周年。中方坚定支持叙方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愿同叙方一道,以两国建交65周年为契机,推动中叙友好合作取得新进展。至于记者提到的贺电,中方将根据有关惯例予以办理。

然而,面对这样一场合法有序,甚至连反对派都没有异议的选举,西方却再次扮演了“法官”角色,直接宣布叙利亚大选结果无效。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27日称:5月26日举行的叙利亚总统选举不是自由公正的选举,因此欧盟不会承认这场选举的结果。

这是他与欧盟成员国外长们举行会议后发布的书面声明。

在此之前,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已表示过,叙利亚的总统选举不自由、不公正。这与西方在2020年8月对白俄罗斯选举的态度几乎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一些国家选举结果是否合法?要由西方来决定。

西方甚至可以册封街头“总统”,美国干得最绝的就是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总统”。

欧盟公开否定阿萨德的合法性,跟它们挂在嘴上的“与叙利亚人民站在一起”那句话是完全相反的。

叙利亚人民经历了十年的血雨腥风,家破人亡,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和平的珍贵。西方所谓的“民主”,已很难再忽悠这里的民众。

他们需要的是充足的食物、服装、清洁的水源、电、燃气、交通工具、通讯工具、学校……难道他们没有权利得到欧洲人的生活条件?

在“阿拉伯之春”风暴来临之前,叙利亚还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中东小国。然后,一切都彻底改变了,美国送来“民主”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失去了一切,包括亲人。

美国却还想让叙利亚继续动荡下去,真正的动机仅仅是因为无法接受阿萨德政权。这与“民主自由”毫无关系,美国在乎的只是地缘政治利益。

换句话说,如果叙利亚总统是一位甘愿接受美国操纵的傀儡,那么,他是否子承父业?是否一直担任总统?是否选举舞弊?都不重要。

否则,怎么解释美国与君主世袭制的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等国热情相拥呢?难道这些国家符合西方的“价值观”。

为什么美国不去沙特誓死捍卫它的“价值观”?而非要把叙利亚折腾得奄奄一息?

就算从西式“民主”角度看,叙利亚总统选举比美国还民主,它是全国直选,而美国还有选举人票这道“保险”。

西方嘴里的“民主”根本不存在,因为它们根本不想让叙利亚进行选举。今年如此,七年前也是如此,它们知道没有一个反对派可以用投票方式战胜阿萨德。

2014年6月3日选举时,美国政府要求叙利亚反对派“全国联盟”抵制选举。

奥巴马5月28日在西点军校演讲时,公开呼吁反对派起来反抗,美国将为他们提供援助。

抵制选举的反对派们将得到美国2.87亿美元经济援助。欧盟则在5月29日跟进宣布延长对叙利亚的制裁期限。

当时的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还说了一句很可笑的话,他说:叙利亚人在政府控制区内投票,是“可悲的闹剧”。

他这句话后来遭到了嘲笑,难道法国总统选举不是在法国政府的控制区内投票?难道也是“可悲的闹剧”?

美国和欧洲使用了大量舆论工具,使人们相信2014叙利亚是非法选举,真正的“民主”在于街头运动。

一句话,只要阿萨德获胜,就不是“民主”结果。

问题是阿萨德赢了选举,那么西方媒体要怎么解释这一现象?它们说是政府军拿着枪逼着民众去投票,在海外则是黎巴嫩真主党用枪威胁叙利亚150万难民前往投票点。

美国这种舆论攻击和阻止反对派参选手段,如果是俄罗斯对西方任何一个国家这么干,西方媒体早就哭声一片–“干涉选举”。

但在叙利亚,西方却可以使用任何手段破坏选举,而且觉得天经地义。

今年叙利亚选举,更令欧美难堪,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代理人去破坏选举,无法复制当年的街头运动。

叙利亚总统选举门槛是:候选人必须得到35名议员的支持。

截止4月29日,共有51人报名参加总统大选,最后剩下三人进入最后的全国投票阶段。

由于绝大多数地区恢复了秩序,因此叙利亚走完了一切程序,选举之后,还可以验票(接受联合国监督)。

可是,美国骂骂咧咧走开了,它连验票都没有兴趣,95%的支持票怎么验?验到吐血也是阿萨德当选,这又不是懂王与睡王之间的微弱差距。

西方册封一个街头总统呢?也做不到。以反对派参选人马哈茂德·马雷来说,他代表的“叙利亚民主阵线”曾是美国的合作方,也是“日内瓦和谈”中的反对派阵营代表之一。

然而他们在战乱中醒悟了,选择了政治解决手段,同时,“叙利亚民主阵线”希望中国能参与调解叙利亚危机。

因此,美国就算册封马雷为“街头总统”,他也不会接受。西方不要以为大家都是傻子,都是瓜伊多那种娼妓式政客。

美国手里的工具现在只剩下“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他们是由一些残兵流寇组成的“民主力量”,早就跟着西方喊不承认选举结果,并且在多个投票点制造了爆炸和枪击事件。

白头盔和“征服阵线”武装也计划参与破坏选举活动,但被俄罗斯和叙利亚情报部门制住。从4月23日至今,他们有338名恐怖分子被击毙,44人被捕,21.5吨弹药以及7吨物资,还有一些通讯工具被查缴。

也就是说,看似平静的叙利亚大选,前期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否则,它比伊拉克爆炸声连连的选举好不了多少。

西方在叙利亚内部很难找到突破口的情况下,只能在外部施压,美国会继续延长对叙利亚的制裁。

叙利亚大选结束,中俄致贺!但西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欧盟则再次证明了它的软弱性,他们是嫌叙利亚难民收的还不够多吗?为了迎合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为了修补美欧关系,欧盟不惜放弃自己的利益。

在中欧关系上,欧盟何尝不是如此?屡屡在涉港、涉疆、涉台问题上向中国进行挑衅,每走一步都要看美国脸色。

美国在干涉别国选举上是尝到了甜头,最明显的莫过乌克兰,它还想到处复制这种手段。自己扶持的力量选上了,那就是“民主”的胜利;否则,重选再重选,再不行,就是街头运动。

西方这种背离了选举初衷的肮脏干涉手段,早晚会报应到自己身上,美国也不例外。

叙利亚大选结束,中俄致贺!但西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叙利亚人民在长期战乱中的遭遇就是一堂课,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

没有大国崛起,何来小民尊严!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1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