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民众举起另一面三色旗:法国滚,让俄罗斯来

作者:汪伦宇  

本文转载自:国际湃(ID:pengpainews907)

马里民众举起另一面三色旗:法国滚,让俄罗斯来

作者丨汪伦宇

自5月24日马里发生军人哗变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自称感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当地卷土重来的威胁。目前,法国在马里等五个萨赫勒国家驻有超过5000名军人,他们已在当地留驻多年。马克龙称,假使伊斯兰极端势力再度坐大,这些法军都将卷起铺盖回家。

与此同时,马里民众走上街头,在首都巴马科的中心广场举起了哗变发起者戈伊塔的巨大画像。但他们的游行议题远不止于内政。不少马里民众对前宗主国法国多年的军事干预感到厌倦,现场甚至有人举起了俄罗斯国旗,“让法国滚,让俄罗斯进来”。

马里缘何连环哗变?

马里今年5月的哗变出人意料,且又刷新了纪录。不到9个月前,马里刚刚经历了一次军方夺权。当时军方推翻了时任总统凯塔,并承诺“为社会和国家带来改变”,移除“腐败的政治人物”。


不过,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威胁对马里实施制裁后,马里军方决定将权力交给新组建的过渡政府,马里开启为期18个月的政治过渡期。由哗变军人成立的全国人民救赎委员会宣布,前国防和退伍军人部长恩多被任命为临时总统,与军方关系密切的全国人民救赎委员会主席戈伊塔则被任命为临时副总统。后者被认为是军方的利益代言人。


今年5月14日,总统恩多要求总理瓦内提供一份下一届内阁的成员名单,为此瓦内与国内各个政治势力联络接洽。然而,此番活动效果并不佳。


据法国24新闻网报道,瓦内提出的内阁成员名单让马里国内很多人感到吃惊,这份名单删去了过渡政府中的两名重要军方人士——国防部长卡马拉和安全与民事保护部长科内,但军方事前并没有得到通知,军人们从电视媒体上得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很不满。


仅仅在名单公布的一个多小时后,总统恩多和总理瓦内就被再度哗变的军人扣押,带至距首都巴马科约15公里的库利科罗地区卡蒂镇一处军营,就新一届过渡政府名单进行“沟通”。值得一提的是,马里2012年以及2020年的政变发生地恰巧也在卡蒂镇的军营。


戈伊塔5月25日发表声明谴责了恩多和瓦内,称两人无权“在没有与副总统(即戈伊塔)沟通的情况下”组建新政府,戈伊塔还强调了自己对此前制定的过渡时期政府章程(transition charter)的忠诚。


然而,实际上该章程却明确规定临时副总统无权取代临时总统。在2020年的哗变之前,马里政府中本无过渡副总统一职,路透社此前报道称,该职位正是专为军方代言人设置的,目的是使得军方可以把控过渡政府的未来走向。作为妥协,哗变的军队势力也承诺不觊觎总统职位。鉴于过渡时期政府章程如此规定,西非共同体在马里2020年的哗变发生后虽一度制裁该国,但在其过渡时期政府章程出炉后就取消了对马里的制裁。


2021年5月再度发生哗变后,马里军方对政治的介入招致该国国内多方势力的强烈不满。半岛电视台、法新社分析称,批评人士担心仍由军方主导的过渡政府在过渡期结束后开展选举的能力与意愿不足。

撤军能否成为法国的筹码?

哗变发生后,法国政府和欧盟在5月24日立即谴责了马里军方拘捕总统和总理的做法。法国总统马克龙直言,“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倘若局势没有得到澄清,我们准备对涉事人员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他补充称,“已发动政变的军队又再次发动政变,这是不可接受的,需要立即予以谴责。”


法军自2013年开始就在马里驻扎,长期与当地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武装组织交战。然而,近来马里接连两次发生军人哗变,使得法国开始怀疑类似行动的有效性。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马里当地政局长期不稳给了宗教极端势力大肆活动的温床。2012年的政变给了伊斯兰极端主义武装分子可乘之机,他们还乘势控制了马里北部的一大片地区。此外,马克龙政府还一直抱怨在西非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努力没有得到欧盟的有力支持,这些因素都使外界对法军未来在马里可发挥的作用打上了问号。


2021年5月30日,马克龙公开表示,假使马里在哗变之后“转向伊斯兰极端主义”,那么法军将不得不从当地撤走。分析人士指出,这被视为是法国对以戈伊塔为代表的哗变军方势力施压,警告他们不要迈向军政府的道路。


尽管来自前宗主国的声音拥有不小的政治影响,但在马里国内,一些哗变的支持者却宁肯将当下视为摆脱法国控制的好机会。过去几年中,巴马科时常出现反法游行,要求法国撤军,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1月20日。


从5月28日起,巴马科街头出现了成百上千支持军方行动的示威者。在声援军方之余,他们还呼喊口号要求法军撤走,其中有人打出同样是三色的俄罗斯国旗,要求“赶走法国,引入俄罗斯”。值得一提的是,自此的三天内已有两个非洲国家的抗议者接连举起了俄罗斯国旗——5月30日,上万人聚集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人群中有不少人打着俄罗斯国旗抗议美国制裁。

不过,实际上俄罗斯在马里或埃塞俄比亚并没有稳定的军事或政治存在。Africanews网站分析称,戈伊塔和哗变军人明白,在法国和西非共同体作出了明确的消极表态后,马里急缺国际支持,因此需要打莫斯科牌。而一些当地民众之所以也转向俄罗斯,主要还是因为西非民间对法国的厌恶感达到了新高。该网站还报道称,面对西非国家越来越广泛的反法情绪,马克龙政府将其归罪于当地政治领导人的“放纵”。


法俄眼下正暗中在西非和中非地区为影响力角逐。去年12月,社交巨头脸书公司称关闭了500多个传播涉及13个非洲国家(含马里)的“假信息”账户或群组,它们都是在法国和俄罗斯开设的,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法国方面的账户绝大部分都与法国军方有关。

原文:

《9个月内马里军方两度哗变:民众游行支持,法国威胁撤军》: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901578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3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