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作者:东湄智汇库

本文转载自:東湄智匯庫(ID:DMZK2016)

在敏昂莱出席东盟涉缅“特别峰会”的前夕,缅甸又发生了新一波的街头抗议。421日,32岁的CDM运动头目德萨善(Tayzar San)博士(医师)在曼德勒的聚会上举臂高呼:把斗争进行到底!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又在其脸书(Facebook)上写道:

“我们民众的精神绝对不是‘稻草火’(缅语,烧一下就灭,不能持久之意)!已经斗争80天!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们要走的路将十分坎坷!绝对不会是铺花的道路!但我们定要把斗争进行到底!”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2月初以来,德萨善在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就已成为人们熟悉的面孔,原因是他们处于反政权抗议活动的前列。21日缅甸军变发生几天后,他以组织领导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缅甸军政府的抗议活动而闻名,而该国其他激进分子都在参考学习其行动方针。

目前,缅甸警察一直在四处搜捕德萨善而未有果。上周,缅甸士兵和警察(有些穿着便衣突袭了德萨善在曼德勒的公寓,也未能将其抓捕。德萨善随后在脸书上说道:“他们横扫了整个公寓,抢走了一切。”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然而,这位CDM运动的领头人,有的社交媒体却把Tayzar San翻译为另一个称呼——“郭唐扎桑”。这个很有藏语的味道,“扎桑”在藏语中是“吉祥”的意思,因此藏族人喜欢名字里带有“扎桑”。德萨善居然也起了一个西藏名字,莫非也有某些特殊用意?

果不其然,社交媒体上有心人挖出了这位“郭唐扎桑”曾经的一张合影。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布什夫妇、达|||嘛和这位“郭唐扎桑”在一起。

目前获悉的是,在德萨善成为一名抗议领袖之前,他曾接受过医学培训,曾担任图书馆员和NGO工作者,工作重点是公共卫生,政治教育和青年能力建设。还创办了一所曼德勒免费图书馆,亲任执行董事。

这位CDM运动带头人——德萨善博士,背后是谁在支持?谁在策划?事实与真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尽在不言中。

虽然德萨善尚在追捕中,但另一个示威组织的头目——哥维摩(KOWAI MOE NAING)却已落网。

 

维摩奈KO WAI MOE NAING是蒙育瓦大学学生联盟创建人。他曾任学联主席一年多时间;他在2013年曾经发动“反对民族宗教仇恨语言传播运动”。

 

在吴登盛总统时代,因在蒙育瓦主持举办“77事件(仰光大学生惨案)纪念日”而被依法追究。

 

哥维摩奈曾经与昂山素季在内比都玫瑰府会见一次,在仰光54号大院会见一次(共两次),昂山素季开玩笑称他为“小胖子”。哥维摩奈英文系本科毕业后获B.A ENGLISH学位,后来还应美国政府的安排进修学习,赴美国ARIZONA学院,进读该学院YSEALI培训班。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从目前所知,缅甸CDM运动背后,那些领头人大部分都和西方社会有着较为密切的接触,而西方在这场运动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相信随着更多的信息披露,将有更多真相大白于天下。

而此前,缅甸军方查封索罗斯在缅甸开设的社会开放基金会(OSM),并逮捕了11名工作人员。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索罗斯于20143月至20171月四次访问缅甸。他会见了昂山素季两次,第一次在美国,第二次在内比都。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他的儿子亚历山大·索罗斯(AlexanderSoros),《开放社会》基金会副主席,从20171月到20201月共访问缅甸7次,并会见了昂山素季6次。

《开放社会》缅甸总办事处在仰光巴汉镇的缅甸中心大厦。该基金会于2018102日在仰光瓦单(Wardan)路上的缅甸中小企业银行(SMED)开立了银行账户,最初存款为100美元。

20181220日,该基金会在缅甸《开放社会》的银行账户中存入了500万美元。

缅甸军变之后,202128日,在没有遵守必要的规章制度的情况下,以1$=K1,400的汇率从500万美元中兑换出140万美元后,取走了19.6亿缅元。

其中,OSM财务总监杜普巴巴朵(Daw Phyu Pa Pa Thaw)从OSM主任谬敏昂(Myo Myint Aung)博士那里接受了600万缅元,用于支付项目现金援助、办公设备和9名工作人员的薪金。

剩余的由谬敏昂博士以由于奖学金项目的名义收走。在内比都的非政府组织发出《公民不合作运动》(CDM)的声音后,提供现金援助。杜普巴巴朵在2月第二周通过电话警告谬敏昂博士不要将现金用于CDM,因为此举不符合办事处的财务规矩和原则,但是,谬敏昂博士现在正携剩余超过19.54亿缅元在逃。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二战结束后,西方开始了在全球的“颜|||命”,宗旨是:长期渗透,适时引爆。

被“颜|||命”成功的国家,后果都很惨重。比如吉尔吉斯斯坦,2008年经过世界金融危机以后,物价不断上涨,导致国内粮食等和民众日用品物价飞涨,据资料记载上涨了75%,因此,吉尔吉斯斯坦不久又爆发内乱,把“颜|||命”上台的总统巴基耶夫赶下台。

缅甸之变的“西方元素”!

格鲁吉亚同样遭受金融危机影响,民众生活不堪,拿着玫瑰花上台的萨卡什维利最终下台被赶跑,现在萨卡什维利成为一个无国籍人员。

 

最惨的当属乌克兰,此国在西方唆使下,把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赶跑,发动“橙|色革命”的尤先科与季莫申科并没有治理国家经验。

缅甸之变,缅甸之路,何去何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