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作者:小世儿

本文转载自:世界说(ID:globusnews)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5月26日,国际油气巨头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董事会遭遇了一场“政变”。

在这次线上举行的公司年会中,出现了一次不同寻常、未经通知的漫长中场休息。年会刚结束,消息就传遍了互联网:仅持该公司0.02%股权的一支小投资基金,在股东投票中成功取代公司挑选的候选人,拿到了董事会12个席位中的两席,并有可能继续拿下第三席,即整个公司董事会席位的四分之一。

这在巨型油企的历史上并不多见。相关行业和各大媒体一时间人声鼎沸。华尔街日报以《石油巨头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为标题发出报道;彭博社用“气候政变(climate coup)”形容这一事件;纽约时报则称事件为《华尔街对埃克森美孚的反叛》。

事件中策划发起“政变”并获得成功的,是2020年新成立的对冲基金“引擎一号”(Engine No.1)。他们的对手,则是这个目前市值2471亿美元的跨国油气公司的原有管理层。这是埃克森美孚管理层在董事投票中有史以来的首次失利,而“引擎一号”最为引人注目之处,恰恰是它对于埃克森美孚的未来有与原董事会背道而驰的看法。

当日收盘,埃克森美孚的股价小升1.2%。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埃克森美孚位于路易斯安那Baton Rouge的炼油厂区 / Wikipedia

激进小股东与管理层的攻防战

事件始于去年年末。2020年11月和12月,“引擎一号”斥资约3500万美元相继购入埃克森美孚股票。这笔对很多人来说的巨款,在埃克森美孚股票占比仅约0.02%,并未引起管理层的关注。

但“引擎一号”的名字已暗示其使命。不久后的12月7日,Engine No.1向埃克森美孚董事会发出第一封公开信,迅速打响代理权争夺的第一枪。在“引擎一号”自己的官网上十分显眼的位置,这场游说活动被命名为“为埃克森美孚重新注入活力(Reenergize Exxon)”。

所谓代理权争夺(proxy fight),指的是对公司战略和经营情况不满的异议股东,通过股票委托表决权机制同公司现行管理层进行竞争,以寻求获得对公司的控制。

“引擎一号”在公开信中的第一段写道:“在石油和天然气历史上,没有哪家公司比埃克森美孚更有影响力。公司拥有许多业内最优秀的经理、业务员、科学家、工程师、安全专家和其他员工。然而,很显然,这个行业和它所处的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埃克森美孚也必须随之改变。”

结合信件上下文,“引擎一号”所指的,是一个正在“去碳化”的世界——颠覆性创新继续发生,长期能源需求将发生重大转变,化石燃料的占比将逐渐减小。“引擎一号”认为,在排放量占到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国家都已承诺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的情况下,埃克森美孚却仍“顽固地”坚持积极支出的战略,拒绝考虑配置多元化和涉足新增长领域,是缺乏可靠的能源转型策略。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彭博商业模式转型系数,埃克森在综合油企中排名偏低 / “引擎一号”投资者展示文件

此外,“引擎一号”也直指公司难以令人满意的财务表现:在过去10年中,公司的股东总回报率(包括股息)为-20%,与此同时,标普500指数却增长了277%。公司的债务水平达到了历史新高,净债务与运营现金的比率几乎为石油巨头中最高,超过3倍。

至于如何为公司重新注入活力,“引擎一号”则提出,现任独立董事中缺乏真正懂能源和能源转型的人。由此,它推出了四位专业经验丰富并“符合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董事候选人,寻求股东们的支持。

此后,双方展开了数轮攻防战。管理层向股东们发信驳斥“引擎一号”,指责后者强迫公司进军风电行业,质疑其推选的候选人“不够资格”,并坚称公司正在 “按照巴黎协定目标减少排放”。对此,“引擎一号”以公开信形式一一回击回去。

直到年会举行前的两天,管理层还祭出最后的尝试,称将在董事会增设两个席位,包含一名有气候变化领域经验的候选人。对此,“引擎一号”也做出最后回应:“我们鼓励所有股东不要让这种最后时刻的策略影响你们在周三的年会上的投票。”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当前埃克森美孚官网首页:“切实可信的减排计划” / 网页截图

 

你来我往的背后,公司股东们已默默掌握了事态并站了队。据路透社报道,年会表决前,第二大股东、著名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就已决定要支持“引擎一号”四位董事候选人中的三位。而此前,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加州教师退休金、英格兰教会等股东也传出将支持“引擎一号”。

政变成功并非“引擎一号”一家之功。过去几年,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英格兰教会等股东已经对公司对气候风险的无动于衷表示过担忧和不满。从2017年开始,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就曾在股东间发起游说运动向埃克森美孚施压,要求其评估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出减排努力,并拿出气候风险新背景下公司的运营计划。

但股东们的担忧和要求多次被管理层淡化甚至是无视了。本次事件后,纽约审计长、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管理人Thomas DiNapoli表示:“某种程度上,是他们(管理层)为自己的失败创造了条件。”

 

“揍院子里最强恶霸的鼻子”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引擎一号”网站宣传图:是为埃克森美孚重新注入活力的时候了 / 网页截图

 

在“引擎一号”背后,有两名来自华尔街的老兵:创始人Chris James和本次游说活动的主要负责人Charlie Penner。

在创立“引擎一号”前,Chris James是一家著名科技对冲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巅峰时期曾管理超过50亿美元的资产。在被问起为何起意进行这场“政变”时,他回忆起自己十多年前在家乡伊利诺伊州哈里斯堡投资煤矿惨败的经历——他的本意是在赚取收益的同时,为家乡创造一些工作岗位,但“技术革新不是线性的”。在一线,他亲自见证了技术革新和替代燃料天然气价格的下跌如何导致了煤炭需求的迅速滑坡,“那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经历”,他说。

有了想法后,Chris James找到了Charlie Penner。后者是纽约激进基金Jana Partners的前合伙人,他最为人所知的经历是2018年成功领导了对苹果公司的游说,推动苹果更新其手机产品的儿童保护政策。

在接受彭博采访时,Charlie Penner表示:”我们试图找到那些没有做正确事情的公司,并让它们做正确的事情。”而每次都选择苹果、埃克森美孚这样的行业领头羊,“并不是因为容易,而是因为这可能带来最大的影响力。”彭博的报道把这一战略选择称为“通过揍院子里最强恶霸的鼻子来为自己正名(making a name for yourself by punching the biggest bully in the yard in the nose)”。

实际上,伴随着这种针对行业领头的游说活动的,总是巨大的失败风险和巨额投入。除了投资其股票,“引擎一号”仅为“为埃克森重新注入活力”这一活动,就又投入了超过3000万美元资金。如此之高的资金和专业门槛,意味着这注定只能是少数人的游戏。

也并非没有其他机构做过类似的事情。同样是在2020年,规模更大的对冲基金D.E. Shaw曾同样试图对埃克森美孚发起游说,要求公司缩减开支,但在管理层强压下最终放弃。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引擎一号”在网站上贴出的埃克森财务表现不佳的证据 / 网页截图

 

“引擎一号”则获得了来之不易的成功。有分析人士称,除了策略,它的成功还得益于合适的时机:石油公司正面临着堪称史上未有的严峻挑战,新冠的持续流行严重打击了油价、公司经营因此承受了巨大压力,也给了“反叛者”可乘之机。“引擎一号”的高管甚至认为,如果不是油价在最近几个月出现了反弹,由它推举的所有四名董事可能会全部当选。

新篇章?

拜登的上台,无疑撼动了美国油气和其他重碳产业中力量博弈的天平。与直接表示不相信气候变化存在的特朗普不同,在上台前,拜登团队就已将“气候行动”作为竞选重点事项之一。同一时间,华尔街对于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也愈发重视;全球公民社会、非政府组织对于生态环境破坏、城市治理、社会保障及资源分配等关乎“不平等”问题的长期抗争,也不断与气候变化议题重合交织。

各方的激励和终极目标也许并不一致,但对于气候变化的真实担忧以及要求迅速行动的迫切性,形成了一种无需默契的互相呼应。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中,担忧和呼应跨越国界,乘着远洋货轮或随着跨境的河流,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引发思考与激辩。

仅在5月26日埃克森美孚的这场年会中,发生的事件就不止一起。除将Engine No.1候选人送入董事会外,在投资者表决项目中,还有2个事项获得了多数支持:由埃克森股东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发起的,要求对公司所有直接、间接游说活动和花费进行季度报告和披露的第九项提议;和由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发起的,对公司的游说活动是否及如何遵守巴黎气候协定进行描述和报告的第十项提议。

这两项直接针对游说活动展开的最新提议,指向的是埃克森美孚此前的惯用手段:将化石燃料中获取的巨额利润投入游说活动,从而影响选举和政治决策,以实现继续延后和逃避气候问题的目标。

华尔街反戈:遭遇“政变”的美国石油巨头

● “引擎一号”称,埃克森的减排目标只对公司实际排放的10%进行了计算 / 投资者展示文件

USW在声明中表示,埃克森美孚缺乏对贸易协会游说活动的披露,带来声誉风险,并可能损害长期价值的创造——公司声称支持巴黎协定,但一项2019年的报告发现,埃克森美孚名列花费十亿美元“向公众展示积极面貌的同时,对气候变化政策进行消极抑制游说以阻止具有约束力气候政策制定”的五家公司之一。

法巴则表示,相比埃克森美孚的迟疑,在欧洲,包括壳牌、BP、道达尔在内的十几家大型油气公司都已发表报告,评估他们所在行业协会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立场。

而在埃克森美孚之外,同一天,在美国另一巨型油企雪佛龙的年会上,股东也回绝了管理层的要求,支持通过了一项减少该公司客户排放的提案。在隔海相望的欧洲,荷兰法院则历史性地判决壳牌对气候变化负有责任,并勒令该公司执行远远严格于该公司原本计划的减排计划。这是油气企业在历史上首次收到此类法院判决。

一切才刚刚开始。没有人能确定这些在股东大会和法庭上的博弈,最终将带来多大实质性改变。入驻埃克森的两位新董事对公司的整体战略转型的推动力尚不明朗,另一边,壳牌也表示将继续上诉。

更有气候运动观察人士指出:各位,让我们再次注意区分“气候激进投资者”和“气候活动家”。

不管是出于战术还是其他考量,多数气候活动支持者喜闻乐见的第九、第十(游说和气候游说)事项上,“引擎一号”在投票前给出的是“无推荐”的建议——既不号召支持也不号召反对。这次进入董事会的两位“引擎一号”代表也都是油气行业老兵,而非气候活动支持者。换言之,他们主要关心的是气候问题可能给公司盈利和发展带来的影响,而不是气候问题本身。

但可以确定的是,全球油气企业都在密切关注埃克森董事会经历的这次“气候政变”,同时思考自身应如何在变化中与时俱进。投资者正在向大企业发出更加明确的信号:那种依旧沉浸于化石燃料筑起的世界中不愿前进的想法,已经过时了。(责编 / 希蓓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3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