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作者:dangrenbei

本文转载自:党人碑的熟人茶馆(ID:dangrenbeigongzuoshi)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15头野生大象组成的象群,离开传统栖息地西双版纳,一路向北,毅力惊人,40多天走了将近500公里,已经闯到了云南省会昆明的郊区。

不少朋友惊呼,象群要走到哪里,才算个头呢?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搞革命史、党史研究,纯属我的个人爱好,我的本专业,其实是宋史,准确的说是宋代政治制度史,我就从这个角度,给大家解析下,宋代有没有今天这种野象群一路北上发生的诸多趣事呢?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闯进开封城里的大象

河南我们都知道,古称“豫州”,简称为“豫”,这个“豫”字就是一人牵一象。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起码在先秦时代,河南这块地方,还是很适合大象居住的。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也有大量关于猎象、训象和使象,甚至杀象祭祖的卜辞。商朝军队里,还有后世热带地区标配的“象军”,《吕氏春秋》里就说:“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

也就是说,今天分布在云南德宏州盈江县,北纬24度线的大象,当年曾广泛活动于黄河下游地区,起码北纬35度河南安阳周边的冀南、豫北都有野象群出没。

北宋乾德五年(西历967)八月,也就是宋太祖赵匡胤的时代,一头不知道哪来的野象,一路由南向北,走啊走啊,就走到了开封,还在城里闲逛了十来天。

没办法,有碍观瞻,毕竟这是世界最大的都城,于是从许州(今河南许昌)调来五百人的一支部队,专门搞了个“养象所”,从我的本专业宋代政治制度史而言,宋代由此诞生了养殖繁育训练大象的专业机构。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我这真不是诓大家,此事可见《宋会要辑稿》。不知道我的粉丝里,有没有咱漆家军的兄弟姐妹,这书你们不陌生吧?

所以,几头大象逼近昆明,不用慌张,大不了效法宋人,搞个机构,养起来嘛!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你家门当年很可能就有大象

这次云南的大象北上,关注的朋友不少,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大象已经远离我们的生活圈了。可如果搁宋代,诸位朋友在野外遭遇野象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不说南宋啊,也不说南方,特别是西南地区,我说北宋初年,在中南地区,今天黄淮到长江中游地区,都能碰到野象,而且是象群出没。所以从这里迷路,一路向北,走到开封,真不是个啥大事。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今天的河南南阳地区就有野象群,再往南湖北的襄阳(当时的襄州)、黄陂、安陆(当时的安州)、天门(当时的复州),还有今天湖南的澧县(当时的澧阳)等处,也是如此。

两广地区,广西不说了,广东也有大批野象群,比如潮汕地区,广州周边也有野象群,最北到韶关(当时叫韶州),都经常有野象群出没。

两广如此,福建当然也是大象的地盘,漳州漳浦县野象太多了,动辄十几头大象,组团出没。

不过闽粤地区,野象群最多的还得说是潮州,动辄数百头大象组成象群。即便是文人夸张,也有几十头吧?今天西双版纳的状态,大概也不过如此。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宋朝的大象就是酒鬼了

大象在宋代,就很讨人喜欢。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官方除了每三年一次的南郊祭天大礼要使用大象,提前搞驯象表演之外,在都城附近的养象所里,还有专门的亲民活动,和今天云南和泰国的大象表演非常现实,单独交费,还能享受象牙挑人、象背骑乘的超值套餐服务。

不管是北宋,还是南宋,从开封到行在临安(今杭州),小贩们都会深入挖掘其中的商机,开发各种周边产品,比如彩塑手办和类似手绘明信片的画片儿,向观众和游客兜售,销路相当不错,以致不少外地来京人员,都要买上若干份,作为最具都城意义的旅游纪念品。

宋人对大象,原则上保护的,宋太祖就有圣旨要求保护野象,曰:“禁岭南诸州民捕象,籍其器仗送官。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就说大象是受朝廷法令保护的野生动物,不许捕杀,连民间捉捕大象的捕猎器械,都不允许私存,一律没收,上交地方政府。所以大象在宋代,有点肆无忌惮,甚至成为了酒鬼。

我不是研究野生动物的,不知道大象为什么爱喝酒,但起码宋代的大象就经常偷老百姓家的酒喝,这是惯犯了。不少宋人都很惊奇,大象竟然是酒鬼,“性嗜酒,闻酒香辄破屋壁入饮之。”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征收过桥过路费的象群

众所周知,大象是一种特别聪明的动物,有多聪明呢?

正好宋朝有件象群“围猎”当地领导,强行征收过桥过路费的故事。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广东惠州,珠三角的重要城市,背靠罗浮山,南临大亚湾,东江蜿蜒而过,植被环境相当不错。

宋代的惠州,也曾野象成群,并因此与民争食。大象的栖息地不断被人类挤压,所以不得不找人类讨食。而且由于惠州当年是粮食主产区,附近潮州的野象群,也经常来“会餐”。

这让惠州的老百姓不胜其扰,农民想了很多办法,阻拦大象侵扰农田。大象也很聪明,你们人类不让我们进去吃,我们就把守在交通要道,你们运粮经过,不交过桥过路费,就不让你们过!

慢慢就养成习惯了,谁过路都得给象群纳粮,官民人等,概不赊欠。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有一年,惠州知州调任福州,刚出城就碰到大象的卡子。时值秋收,这年农民防象措施很到位,大象偷食的几次行动都失败了,它们就恼怒了。

可能是看到知州大人的队伍庞大,旗帜鲜明,车水马龙,几个象群都围过来堵路,大象们越来越多,干脆百多头大象把知州大人的队伍给团团包围。

这一围就是大半天,可把知州大人的家眷吓坏了,啥意思呢?

挽留清官?显然不是!

最后有人明白了,原来是围猎讨食,赶紧运来稻谷。但是第一波运来的太少,大象觉得你们人类太糊弄事儿,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一路「象」北,昆明不离谱,大象闯进过开封!

包围仍然不解除,直到一波波运粮,运到大象们满意了,觉得够吃了,它们才放过知州大人,晃晃悠悠去吃饭了。

这可不是忽悠大家,此事见于《夷坚志》。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4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