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作者:晨 沐

本文转载自:新民周刊(ID:xinminzhoukan)

我们期盼,这部“公路电影”能有个温暖的结局,也希望最爱家人的大象,未来能有一个不再需要流浪的家园。

| 晨 沐
拖家带口,顺着公路,一路向北,踏足于一无所知的远方……这像极了一部经典的公路电影。
这部电影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云南的那一路北上的15头亚洲象。因为象群里有一头小象鼻子曾受过伤,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亲切地叫它们“断鼻家族”。
若从它们首次进入西双版纳、临沧和普洱以外的地区算起,截至今天(65日),“断鼻家族”已经背井离乡整整50天了。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6月4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监测分队在法古甸村附近持续跟踪亚洲象群时拍到亚洲象的画面。该图片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提供。
最近一段日子,相信很多人每天一打开手机,即使没有特意搜索,也能知道看“断鼻家族”又走到了哪里。
所幸的是,6月3日晚上 7 点多,大象们终于调头去了南方。截至6月4日17时,“断鼻家族”最新向西南迁移6.6公里,持续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活动,人象平安。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6月4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监测分队在法古甸村附近持续跟踪亚洲象群时拍到亚洲象的画面。该图片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提供。
 

1

按照媒体报道,这群亚洲象原本生活在西双版纳州勐养子保护区。早在2020年12月,它们就首次造访过普洱市墨江县。
今年3月18日,“断鼻家族”的16名成员启程离开了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里的勐养子保护区。在墨江县停留的那段时间,其中一头母象还产下一头象宝宝。待母象休完短暂的“产假”,家族继续踏上“北征”的路。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终于在4月16日,“断鼻家族”代表着中国亚洲野生象,首次进入西双版纳、临沧和普洱以外的地区。
徒步至玉溪市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时,其中有两头大象选择脱队,往南掉头,返回了墨江县。因此,“断鼻家族”应到17头,实到15头,继续北迁进入石屏县,也正式进入了社交媒体的视线。
5月26日,象群进入玉溪市峨山县县城附近。这是它们离开保护区后,第一次出现在县城。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间隔几百年,亚洲象再次这么近距离地在人类社会重新亮相,也让人们有机会好好了解一下这群聪明、活泼、可爱的庞然大物——
原来,大象喜欢吃玉米、香蕉,不喜欢吃菠萝。5月31日,象群行进至红塔区尾营村东侧密林。为了不让大象进入市区,应急人员在岔路口投放了香蕉、菠萝、玉米等食物,将大象从小路诱导进深山。最后大象把香蕉和玉米全吃了,但一只菠萝都没有碰。难道是嫌弃菠萝太硬了扎嘴?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原来大象会因为贪吃酒糟而“宿醉”脱队。“贪吃”的小象偷喝村民的酒糟,喝醉的萌态传遍全网。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动物专家赶紧出面为它们“澄清”:大象本来就喜欢吃含有酒精的食物,会故意吃熟透了的果实,装在胃里发酵,再摄取其中的酒精成分。
原来大象如此重情,没有一只大象会遗弃同伴。象妈妈更是不离不弃守护象宝宝。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憨态可掬的大象们,不仅受到了国人的喜爱,还引起了邻居日本的注意。
6月2日,日本朝日电视台的王牌新闻节目《报道STATION》也好奇了一把“大象到底要去哪儿”。在日本,500公里意味着从东京到大阪,是关东和关西的跨越。但在中国,500公里,大象们连城市都还没走到,更别说走出云南省了。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6月4日,TBS电视台的大型直播节目《ひるおび》,甚至用了整整30分钟的篇幅,搞了一个专辑。节目还邀请了知名度极高的动物专家,以及派驻在云南玉溪的记者做连线嘉宾。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迁徙时间线、地点变化、沿途事件……不得不说,关于“大象去哪儿”,这个节目非常用心,信息整理得既全面又好懂,能够帮助日本观众迅速了解故事梗概。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据了解,在西双版纳,提防野象出没是一种日常。一般来说,食物充足时,亚洲象不会进犯人类聚集的村庄。但如果找不到吃的,它们就会大胆靠近,冲进它们能找到的“食堂”:甘蔗地、玉米地、水稻田。
但这一次,很罕见的“人象会面”——人类第一次“腾地”,一些村庄的村民去别处躲避。而大象,第一次在人类居住地里,在月光下漫步。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2

对大象来说,这其实不是一趟轻松之旅。
近千年以来,野生亚洲象从未出现在如此遥远的“北方”。没错,因为对生活在热带雨林的亚洲象来说,昆明已经能算是“极北之地”了。
就算把这次旅途放在野生动物研究史中,也是十分罕见而反常的行为。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博士、《博物》杂志编辑何长欢的研究方向为亚洲象的种群遗传。此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象是“双商”(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动物,在野外行为也非常复杂。野生亚洲象在野外几乎没有天敌,虽然可能面临老虎吃掉小象的情况,但云南的印支虎几乎已经灭绝,因此亚洲象的繁殖几乎不受天敌约束,加之中国对大象的保护力度大,猎杀的情况越来越少,所以亚洲象自然增长率不错。
据何长欢分析,保护区通常包含三个部分,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保护区面积比较大,没有栅栏等界限,“亚洲象是食草的,草的纤维素含量比较高,营养比较低,由于大象体型庞大,每天几乎有18个小时都在进食,所以必须有庞大的栖息地容纳大象生存。一旦大象数量超出栖息地的容纳范围,它们就会扩散出去”。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至于为何会走出这么远,据他推测,目前西双版纳旱季刚结束,雨季才开始,可能当地新鲜的植物尚不丰富,所以它们不断北迁。另外,也有可能是带头的母象首领经验不足导致迷路,同时它们行走的路线上没有天然的大森林,供它们停留觅食。
当然,也有专家认为,云南野生大象具有天生的迁徙本能,某次太阳活动异常引起的磁暴,可能对地球磁场产生影响,激活了云南野生大象的迁徙本能
目前,云南当地已出动无人机侦查,同时尝试利用投食方式引导野象,并使用大型车辆机械封堵外围道路,防止野象进入市区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伤害。
何长欢说,遇到迁徙的亚洲象群,最好的办法是使它们回归原地。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很多人疑问,是否可以像此前对待闯入村庄的东北虎一样,直接用麻醉枪射击这群野象,待麻醉后把它们运回去?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张立教授表示,不建议采用麻醉捕捉等方式。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在越南的一些保护机构,此前有过麻醉捕捉、搬运亚洲象的先例,但没有成功,造成大象死亡的事故。
第二,使用麻醉捕捉耗时耗力,技术要求高。
第三,野生象社会性强,麻醉或将激化人象冲突。
 

3

 
根据当地宣传部门提供的信息显示,截至6月4日17时,相较于3日相同时段,北迁象群向西南迁移6.6公里,持续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活动,人象平安。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6月4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监测分队在法古甸村附近持续跟踪亚洲象群时拍到亚洲象的画面。该图片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提供。
“断鼻家族”似乎找到了回去的路。但事实上,几乎地球上每个角落的每一只大象,都面临同一个残酷的问题:何以为家?
资料显示,在亚非两洲,每天有一百头大象遭到猎杀。仅半个世纪,人类就让大象的数量减少了90%。
在《南方周末》的报道里,一位专家如此描述这段北上之路:“对大象是悲剧,对没日没夜守着大象的人来说也是悲剧。自然界中,没有一个物种想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
人们一路追着这 15 只大象,几乎每天都会被打动,但也不禁悲从中来:象群里的很多成员,或许是象生中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一切都是未知。它们在找一个可以栖息的家,但它们找不到方向。
我们为什么关注暴走的“大象”?
如今,我们期盼,这部“公路电影”能有个温暖的结局,也希望最爱家人的大象,未来能有一个不再需要流浪的家园。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5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