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非洲有很多陷入混乱的国家,但是索马里却能长期摘得“最失败”国家的“桂冠”,因为其他非洲国家好歹有一个中央政府,索马里连一个像样的中央政府都没有。

索马里版图呈三角形向东北突出,因此被称为“非洲之角”,东濒印度洋,北临亚丁湾,顶端为瓜达富伊角;位于亚、非两大洲交界处,地中海和印度洋间海上航道要冲。

这位置说重要也重要,说鸡肋也鸡肋

陷入混乱后,结果成了海盗的代名词▼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独立后的非洲国家政治发展史,有着某种宿命般的共性:独立之初移植母国的多党选举民主制,但是运行不畅,民选政府很快被军事独裁或强人统治取代;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多数非洲的军政府和强人政治落幕,开启新一轮民主化进程。

而在索马里,故事出现了一点偏差。那个被推翻的强人叫莫哈梅·西亚德·巴雷,但是随之而来不是新一轮的民主化尝试,而是军阀割据下的无(中央)政府状态。

巴雷领导下的索马里是马列主义主导的军事政府

不过没多久就和苏联决裂,转而站了美国队

其在位超过20年,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政治强人

(图:Hiram A.Ruiz/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部族势力引发军阀混战

西亚德·巴雷倒台后,索马里迅速陷入四分五裂,一时间枭雄并起,首先登场的是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他是推翻西亚德·巴雷的主要推手,他曾在巴雷政府中任将军。1991年因为西亚德·巴雷怀疑其密谋发动政变而将其逮捕并判处6年徒刑。

但索马里的实际动员能力掌握在部族受众,支持艾迪德的部族成立索马里联合大会,奉其为首领,并推翻西亚德·巴雷的统治,控制了首都摩加迪沙和大部分南部索马里国土。

虽然推翻了巴雷政府,但他也无法掌控全部国土

即使自称总统也没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图: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1991年5月18日,长期与中央政府不睦的索马里西北部地区在独立运动领导人阿卜迪拉曼·艾哈迈德·阿里·图尔的领导下宣布成为“索马里兰共和国”。

紧接着,为争夺对首都摩加迪沙的控制权,“索马里联合大会”发生分裂,艾迪德与索马里联合大会内另一支武装的首领阿里·马赫迪·穆罕默德互相争夺首都的控制权。这两派军阀主要控制首都摩加迪沙及周边地区。

两方打了四个月都没争出个高下

最后划了一条“绿线”,各管各的地盘

(图:PH1 R.ORIEZ/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索马里各地崛起了多个依托当地部族势力的地方军阀势力。这些军阀势力诉诸当地的部族诉求或个人利益诉求,纷纷割据一方。

下面即将出场的四方军阀,仿佛肢解了索马里

(底图:shutterstock)▼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1992年,流亡国外的邦特兰反政府人士阿卜杜拉希·优素福·艾哈迈德(Abdullahi Yusuf Ahmed)回国组织军队驱逐了控制邦特兰著名港口城市博萨索的宗教武装组织,并控制了整个邦特兰地区。1998年7月,阿卜杜拉希·优素福·艾哈迈德在邦特兰地方部族达鲁德氏族的支持下宣布“临时”独立,但是表示不会退出索马里和平进程。

艾哈迈德和其上司等发动了1978年政变

虽推翻巴雷不成,但之后建立索马里救世民主阵线

多年经营抗争,91年加入明面上的政治斗争中

(图: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1995年,西南索马里的拉汉文部族成立了“拉汉文抵抗军”,领导人为哈桑·穆罕默德·努尔·沙蒂加德(Hasan Muhammad Nur Shatigadud)。拉汉文抵抗军与控制索马里首都的军阀艾迪德的部队发生冲突,声称要捍卫拉汉文人的土地。1999年沙蒂加德宣布拉汉文抵抗军的控制区“独立”,成立“西南索马里国”。

北有为“索马里兰共和国”,南有“西南索马里国”

(图:AMISOM Public Information/Flickr)▼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巴雷政权崩溃后,巴雷的女婿兼国防部长穆罕默德·赛义德·赫尔希·摩根将军控制了索马里南部的朱巴兰地区。摩根将军1992年在索马里南部的军事行动是造成索马里饥荒的主要原因之一。摩根的军队控制了索马里南部重镇基斯马尤,1998年3月,摩根将军宣布朱巴兰“独立”。但是他在南部地区的反对者联合组成了“联合索马里军”,于1999年6月将摩根的军队逐出基斯马尤。

西南部又多了一位枭雄

(图:shutterstock)▼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黑鹰坠落

索马里中央政府瓦解后,除上述主要军阀外,全国各地还出现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军阀势力,面对这一情况,联合国起初积极展开干预,尤其是美国刚刚赢得“冷战”、打赢了海湾战争,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联合国安理会先后通过第733号决议、第746号决议和第794号决议,授权以美国为首建立干预索马里的维和部队。1993年,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索马里。

两次联索行动都有大量国家参与其中

旨在为索马里恢复秩序

为联合国后期进行人道主义救助铺路

(图: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但是艾迪德认为联合国的军事介入是对其统治的威胁,因此抵制联合国在索马里部署维和部队的决定,对以美军为主力的维和部队开展城市游击战。

其中著名的有1993年的摩加迪沙之战,著名的“黑鹰坠落”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次冲突中,这次冲突造成19名美军士兵和近千名索马里人死亡,索马里民兵拖着被烧焦的美军阵亡者游行的画面传回美国,极大刺激了美国民众的情绪,最终联合国维和部队被迫撤出索马里。

各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结果也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连续不断的武力冲突中,最惨的还是索马里平民

(图:《黑鹰坠落》)▼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宗教极端势力崛起

索马里的军阀混战使得索马里社会失去必要的秩序,在索马里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宗教势力便趁机崛起。以宗教组织“伊斯兰联盟”人士为主的索马里宗教人士发起了一场“伊斯兰法院”(Islamic Courts)运动。

2000年以后,摩加迪沙南部各个“独立”的“伊斯兰法院”开始联合起来,最终于2004年形成一个名为“伊斯兰法院联盟”(Islamic Courts Union)的武装组织。“伊斯兰联盟”的领导人谢赫·哈桑·达希尔·阿希尔也参与了“伊斯兰法院联盟”的创立。

2004年,谢赫·谢里夫·谢赫·艾哈迈德(Sheikh Sharif Sheikh Ahmed)被推举为“伊斯兰法院联盟”首领。由于在无政府状态下的索马里提供了最基本的司法和秩序,“伊斯兰法院联盟”提供的司法公共产品赢得索马里平民的支持(这一点和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崛起过程十分相似)。

在联盟的控制区域内

民众生活在一个少枪的稳定环境中

还开放了机场和港口,其号召力还是很强的

(图:Abayomi Azikiwe/Flickr)▼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伊斯兰法院联盟”的武装力量一度控制了包括首都摩加迪沙在内的索马里中南部大部分地区。但是其强硬的宗教立场也引起了国际社会尤其是索马里周边邻国的警觉。

由美国支持的非宗教性、以摩加迪沙为基地的军阀们组成了一个名为“恢复和平与反恐联盟”(ARPCT)的联盟,但是2006年6月,“伊斯兰法院联盟”的军队很快将“恢复和平与反恐联盟”的军队击败,成功夺取首都摩加迪沙,之后成功说服或以武力强迫其他军阀加入他们这一派。在他们打到邦特兰边界地区以及接收朱巴兰南区及中区之后,“伊斯兰法院联盟”的势力逐渐扩大。

中情局每个月都给军阀联盟打钱

不过也只是扶不起的阿斗

(图:taiwannews.com.tw)▼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伊斯兰法院联盟”的壮大引起了索马里的老对头东非地区大国埃塞俄比亚的介入;“伊斯兰法院联盟”则声称得到了埃塞俄比亚的地区对手厄立特里亚的支持。

2006年底,埃塞尔比亚直接出兵进入索马里,支持索马里联邦过渡政府击败了“伊斯兰法院联盟”,将其赶出首都摩加迪沙。2007年1月1日,“伊斯兰法院联盟”又丢掉了南部重镇基斯马尤。

本来“伊斯兰法院联盟”是有机会

从南道北逐渐再次统一索马里的

结果这一干预,又要陷入无尽的轮回了

(底图:shutterstock)▼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接连的失败让“伊斯兰法院联盟”很快瓦解,其内部的强硬派进化为更为极端的“青年党”(al-Shabaab)。“青年党”在意识形态上比“伊斯兰法院联盟”更加极端,进行了残酷的袭击,遭到了索马里当地和国际社会以及“伊斯兰法院联盟”领导层的谴责。2012年,索马里“青年党”领导人宣誓效忠“基地”组织。

解决了相对稳定的温和联盟

催生了激进的极端分子

从此陷入到袭击,反袭击的死循环中

(图:AMISOM/Flickr)▼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这期间,宗教极端组织武装、军阀武装、外国(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等)军队在索马里继续混战。当时,国际社会(包括我国在内)普遍承认的索马里中央政府为受到埃塞俄比亚和美国支持的“索马里过渡政府”,国际社会在索马里海域护航和打击海盗的活动也是援引索马里过渡政府的“邀请”。

算是当地年轻人的一种养家糊口的活计

不过严重危害了全球贸易和海员船只的安全

(图:U.S. Navy/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但是,由于索马里军阀混战,过渡政府仅能控制首都摩加迪沙及周边地区,即便如此也面临极端组织武装和各路军阀的压力。索马里过渡政府主要依靠以埃塞俄比亚军队为主的“非盟索马里特派团”的武装支持和美国的援助才能勉强控制摩加迪沙。

2009年5月,以索马里“青年党”为主的宗教武装一度攻到离过渡政府总统府仅仅500米左右的地方,后来在“非盟索马里特派团”的反击下,才撤出摩加迪沙。

特派团的任务期限最初只有6个月

但直到今天,也没能撤出索马里

(图:AMISOM/Flickr)▼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索马里过渡政府于2012年完成使命,正式变成索马里联邦政府。这一政府得到了大多数军阀的承认。但是北部的索马里兰依然保持着事实上的独立(国际社会的主权国家没有人承认),南部大片地区还处在索马里“青年党”的控制和威胁之下。

2021年1月索马里形势图

粉色:宣称效忠索马里联邦政府的区域

黄色:索马里兰实际控制区域

黄色粉红色重叠部分:索马里兰和邦特兰争议区域

绿色:索马里兰宣称主权、但由卡图莫实际控制

灰色:索马里“青年党”活动区

(图:Wiki)▼

非洲最失败国家,乱成了一锅粥

由治入乱易,由乱入治难。历经近三十年的军阀割据和极端组织叛乱,索马里联邦政府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有逐渐归于统一的趋势,但是北部的索马里兰依然拒绝加入联邦政府,还得到了周边国家和个别地区的支持;南部的极端组织依然活跃,索马里的和平与统一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Somalia: Fourteenth time lucky? by Richard Cornwell,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Occasional Paper 87 (section the fall of Siyad Barre)” .

2. Footnotes to History: G to J Archived 3 March 2016 at the Wayback Machine Footnotes to History

3. Cedric Barnes & Harun Hassan (2007) The Rise and Fall of Mogadishu’s Islamic Courts, Journal of Eastern African Studies, 1:2, p.151.

4.Ibid

5.Abbink, G. J. (2009). The Islamic Courts Union: the ebb and flow of a Somali Islamist movement. In S. Ellis, & I. van Kessel (Eds.), Movers and shakers. Social movements in Africa ,p. 87.

6.”Report of the Monitoring Group on Somalia pursuant to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853 pp. 16-17″. United Nations. 2008.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5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