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先说中美博弈美国的挫败感,再说年轻人“躺平”有何猫腻

本文转载自:肖磊看市(ID:kanshi1314)

作者:肖磊看市

今天跟大家继续讨论一下关于中美的话题,然后再扩展扯一下对“躺平”的看法,其中观点仅供闲聊,你要是硬要较真,就当我啥也没说。

最近好像美国又开始整事了,什么病毒溯源啊,强迫劳动啊,台湾问题啊等等,各种操弄真是有点玩无赖的感觉,其实非常简单的一个道理是,美国发现,自己经济的复苏并不乐观,拜登政府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吹牛的东西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拿中国做挡箭牌,再重新回到特朗普的老路上来。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战术问题,隐藏在这个问题背后的是,美国的整体性精英意志,也就是美国精英对中国的焦虑,在这些精英眼里,只要是已经形成的共识性“问题”,就必须得想办法解决,因为这种逻辑是所有美国几百年历史和美式精英主导整个世界半个多世纪的自信所在。

因此,我首先要说的是,把中国当成一个“问题”,这本身就是美国未来将要遇到的巨大问题。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假设你生活在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你会感叹人类的能量是巨大的,会蔑视整个地球,因为你每天都能看到,人可以修出很高的楼,可以地下跑火车,可以用机器完成所有的一切,每天都能感受到人类的征服感和成就感,这时你就会慢慢觉得,很多东西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所有的问题都会有解决办法,只要找到其中的规律,就可以加以分解和利用,问题就可以解决,然后就可以进一步的改变城市和世界。

但请注意,假设你离开了这些超级城市,你来到了青藏高原,你突然会发现,到处都是一小时爬不到200米的大山,你甚至可能寸步难行,就连正常喘口气都变得奢侈,这个时候,你会由衷的感叹人的渺小,在超级城市里面那种觉得人类可以改造一切的想法,会被瞬间碾压。才会明白为什么一条不是电气化,时速不到150公里的青藏铁路,要被称为天路。

那我举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呢,我想说的是,美国精英目前主导的,对中国的打压和遏制战略,即把中国当成一个“问题”的战略,实际上就类似于生活在纽约、洛杉矶、华盛顿的精英们,用美式逻辑和各种数学公式算出来,只要有正确的解决方法,一定能让中国崩溃,一定能征服中国这座“超级城市”。

然后中国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决,从而美国可以再继续“躺平”享受优越感一百年。但这里面有一个很明显的战略性错误,那就是中国并不是另一个超级城市,中国是青藏高原。

我这个比喻,不是说美国更现代和发达,而中国更贫瘠和落后,我想表达的是,美国精英理解中国,其实类似于生活在超级城市的人,永远会高估人类的能力,而很难直观的感受到人类的局限。也就是说,生活在美国的精英,根本不知道真正面对中国这个极其复杂且规模巨大的国家的时候,其内部到底是什么样子,美国到底能改变什么,这背后美国精英是严重高估自己的。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精英们对中国的历史和演进没有最起码的尊重,一切遏制中国的战略,都将会变成发起者的滑铁卢,这里面包括曾经的麦克阿瑟等。

不信的话大家回头去看看类似近几年的蓬佩奥等,当政时是如何表演的,可以说制造了太多的标志性事件,动不动就来一个针对中国的“铁幕演说”,然后美国舆论界跟进,好像每一次这种举动都是历史的拐点,都要开启一个新的美国策划的时代,每每此时,就能让美国人和盟友联想到罗斯福、丘吉尔、里根等等“伟大”人物,听者一时间都热血沸腾,但回过头你再去看,就像一个笑话。

可能很多美国精英还是不服,就像马斯克搞电动车和火箭一样,只要能掌握一套科学的方法,就自认为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就算现在没办到,那也只是差一个时间问题,比如移民火星,按照现有的规划,一步一步往下走就能实现,美国精英遏制和打压中国的逻辑也是如此。

其实类似马斯克这样的逻辑,最根本的支撑,是美国这个超大规模国家,而不是单纯的科学,如果没有巨量的资金,以及两百年沉淀下来的工业和科技基础作为支撑,如果没有更大的全球市场购买力和各类订单作为支撑,马斯克的逻辑跟非洲一个有梦想的小伙子是没有区别的。

同样的,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在遏制和打压新中国上的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这个超大规模国家,背后的所有积累和传承,否则中国也同样和其他被美国按在地上摩擦的国家没啥区别。

那我要说什么呢,我的意思是,美国从政治层面,之所以能够对中国产生很多遏制方面的想法和自信,原因就是美国精英存在一个用习惯性数学、科学的思维解决中国问题的逻辑,其实这套方法,之所以在过去几十年在应对其他国家崛起的时候取得成功,原因在于美国面对的,本身都是比自己小很多的国家,这类国家就像马斯克在美国这个棋盘上玩弄电动车和火箭,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马斯克能移动月球吗?能改变白天和黑夜的规律吗?能控制住太阳的光芒吗?

所以,在面对中国的时候,对于美国来说,是基于更浩瀚的自然规律,而不是简单的一个国家,你如何改变呢?

可能很多同学又要说了,那苏联那么大体量的国家,不是也被美国给“改变”了吗?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了,在以前的分析里说得太多,就不再说了,但还是要强调一点,那就是大家需要注意,苏联解体,恰恰是在苏联跟美国的关系改善之后,而不是在美苏激烈对抗的时候,当年美国总统老布什把改善跟苏联的关系当成成就在各类场合演讲的时候,甚至为了改善跟苏联的关系,阻止乌克兰脱离苏联的时候,美国大部分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联很快就解体了,因此,苏联这种比较畸形的组织形态,恰恰是在跟美国的对抗下才延续了几十年的,突然间跟美国好上了,结果反而就解体了,连美国都很震惊。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什么美国跟印度好上了,跟俄罗斯好上了等等,因为只要是跟美国好上的大国(请注意大国这个定义),基本上都会被美国狠狠的宰割一顿(有意无意),使其很难再恢复元气。

那很多同学可能又要问了,为什么中国跟美国也出现过蜜月期,却没事呢,这怎么解释呢,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中美关系,从来不是我们求来了的,所以中美关系无论好坏,中国(具体说是新中国)都是控盘的一方(我没吹牛),并没有丧失主动权(这一点极其重要)。

美国前一任国务卿蓬佩奥咆哮着说,自尼克松时代开启的对中国的接触并没有改变中国,美国针对中国的关系完全失败,其实中国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蓬佩奥说的没有改变,仅仅是因为没有成为美国想要的样子而已,这就是中国掌握主动权的逻辑。

而这个主动权,是怎么得来的呢,那就是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打出来的,美国现在故意改变解放战争那会支持国民党的历史(蒋介石发动内战得到的美国军事和经济援助是战前的数倍),故意说蒋介石如何如何不听美国的,还干涉美国内政(参与资助竞选等),所以后来美国就不支持蒋介石了,就失败了,其实这都是扯淡,最根本的原因是,在美国的大规模支持下,国民党依然节节败退,这个锅美国不会背的。

另一个是朝鲜战争,这让美国明白了,跟中国的关系,无论什么时候,是必须要遵守一些底线和规则的。也就是说,通过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美国从内部和外部企图分裂和击败中国,建立历史性优势的战略逻辑,都失败了。

那我的问题是,苏联跟美国真正打过吗?没有,印度跟美国打过吗?没有。外部来说,美国当年支持阿富汗基地组织等,对于外部搞苏联来说,也是成功的。印度方面,美国通过各种操作,反复的利用印度教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等之间,骗了这个骗那个,其实也是十分成功的。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最极端的博弈层面,苏联和印度,从来就没有赢过美国,这决定了,未来双方所建立的关系,不管俄罗斯和印度有多强大,规则一定是要美国人主导的(这是永远无法调和的矛盾),这种固化在美国精英内心的历史优势心态俄罗斯的核弹再多,印度的经济规模再大都改变不了,因为这不是一个物理问题,而是心理问题。

所以,现在的俄罗斯和印度如果真心想要跟美国成为“盟友”,而且期望能在此过程中得到美国人的平等和真心对待,不会被美国历史性的再摆一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跟美国打一架,哪怕打成个平手,然后再想办法改善关系,这种关系才可能是对等的。

如果单纯研究中美问题,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给予中国人的,是跟美国博弈当中,至少一百年的心理优势(谦虚一点,至少是平视),这是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可以做到的,过去的苏联,如今的俄罗斯、印度等等,对美国都不存在这种心理优势,欧洲就更没有了。

当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各有不同,要讨论起来恐怕三天三夜都不够,我只是想说,有一些历史,不是用来随意就能评价的,也不是用来辩证的看的,因为这些历史所奠定的东西,所承载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沉甸甸的精神重塑和历史性基因跨越。

那扯了这么多,我具体要说什么呢?其实我真正想讨论的是,美国精英现在针对的打压和遏制中国的战略,基本上可以说无任何章法可言,其设置的各类目标更是一种自我安慰,给白宫出主意的这些智库精英,就类似于广告公司接了一个企业的广告,并不是想如何真正推广企业的产品,而是首先考虑如何用各种技法和夸张的表现形式,来说服广告主增加广告费。

那我就说几个美国精英设计的正在攻击中国的几个点,到底是如何适得其反的。

第一个是攻击中国政府,具体说是攻击中国共产党,那问题出在哪里呢,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共产党到底是谁?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实际上美国人是回答不了的。

大家知道,目标越聚焦,用来整合各类资源的效率就越高,攻下来的难度就越小,而美国现在把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设为攻击的目标,那最后美国会发现,再这样攻击下去,美国精英会有更大的挫败感,因为他们会觉得中国每个人基本都是共产党,也就是现在美国人感受到的,草木皆兵的感觉,好像中国的每个组织,甚至美国的各个角落,都有共产党,这相当于在气势这个层面,美国已经败了,这就类似于那些被美国制裁的只能放狠话的弱小国家,总觉得到处都是美国的耳目一样,在这种情绪下,基本不会有什么更加开放的胸怀和正确的战略。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你攻击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否定中国人被揉捏百年后图强的生命欲望,就是阻止中国内部去解决各种复杂的问题,包括贫困问题、改革问题、国际竞争问题、民族问题等等,实际上就是在攻击中国每个人的生存和发展利益,这意味着美国在这一选择上根本不可能实现政治意图,反而进一步增加了中国民众跟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依赖关系。

第二个是,炒作台湾问题,其实美国精英非常简单的算一笔账就明白了,现在常往大陆的台湾同胞超过300万,超过台湾省总人口的10%,你可以说人家就是为了赚钱,但问题是,按照美国的逻辑,赚钱本身就是最基本的人权啊。

请注意,研究台湾问题,一定得是国家和民族视角,而不能过度陷于单个的人这个视角,因为没有一个人是脱离社会、国家和民族而存在的,我这里不是贬低个人主义,而是大家需要去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极端个人主义这种,早就影响了西方数千年的政治和哲学等逻辑,为什么并没有阻止欧洲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到黑暗时刻呢?异教徒为什么要逃离欧洲,跑到北美去建立另一个标榜个人主义的国家呢?美国从屁大点的地方,扩张到现在的超级巨无霸,以及欧洲至今还在进行的一体化进程,到底是对个人主义的践踏,还是对个人主义的升华呢。

我的理解是,如果没有更大范围的统一市场和群体认同,单个人的福利会持续被削弱,直到沦为另一个规模群体的“食物”,印第安人、黑人、拉美人等,在面对美国国家意志的时候,无不如此,我这里不是支持扩张,而是台湾问题,早就不是什么捍卫个人选择的问题,否则美国当年就不可能跟中国建交,联合国就不可能驱逐国民党。

从贸易和人员流动等方面我就不说了,台湾问题还需要从政治、军事层面来看,你不能说自己在有能力的时候,天天准备着反攻大陆,后来发现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就要“独立”,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逻辑,这种背景下,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台湾“独立”的唯一条件是,从武力层面打败大陆,没有其他。

哦,也许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台湾这帮人说服美国爸爸,让美国给澳大利亚下个命令,批出一块地方,让蔡带着伙伴去澳大利亚建个国,那就更加伟大了,可以叫做山巅PLUS城,以色列都得甘拜下风。

如果从国际契约(中美联合公报)和联合国(1971年联合国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遭驱逐)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对台湾的各种勾结,实际上就类似于美国违反契约和国际规则,在持续资助中国的地方性反政府武装,如果台湾当局继续携美自重,对台湾人民带来不可挽回的灾难,都可以将台湾当局定义为恐怖分子。

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这样说,很搞笑,竟然说台湾当局可能会成为“恐怖分子”,其实按美国人的逻辑,人除了各种虚幻的自由,人应该还拥有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疫情期间台湾当局反复抗拒大陆,致使台湾省内严重缺口罩、疫苗等等我就不说了,还大肆宣传美国、日本对台湾抗疫的支持,要知道日本和美国至今都是自顾不暇,在这种灾难面前,为一己私利而欺骗民众的行为,就是典型的对最基本人权的侵犯。

另外按照目前台湾跟大陆的贸易形势,离开大陆我看不到台湾的未来在哪里,台湾本地工薪阶层工资20年来都没有涨了。更主要的问题是台湾当局还用各种机会搞“独”、勾结美国来制造两岸紧张局势,战争风险日趋加剧,蛊惑和绑架台湾民众,让台湾人民越来越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长期看,台湾当局会最终沦为以其他虚幻“自由”为名,严重威胁台湾民众最现实的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极端政府,这不是恐怖分子是什么。

而对于美国来说,当年解放战争期间支持的,脱离底层民众的,占有绝对优势的蒋介石,都没能阻止国民党的失败,现在为了台湾少部分跟美国利益捆绑的精英的割据美梦,支持台湾地方政府,是没有太多历史意义的。

相反的,台湾问题最终只能成为中国居安思危,不得不励精图治,持续发展海上力量的理由,因为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本身就已经不是单一的台湾问题了,也就是说,拿台湾问题炒作,美国相当于给了中国海上力量一个更加明确的发展性目标,这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说,“求之不得”。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日本,还是欧洲想跟着美国介入台湾问题,都是对中国更进一步的刺激,原来中国只需要造两艘驱逐舰,真没想着要跟美国怎么样,但被台湾各种勾结持续不断的挑衅之后,中国人真的明白了,必须得造更大的航母和潜艇了,因为我们要防御的,已经不是台湾这个“反政府”武装,而是其背后的巨狼。

也就是说,介入台湾问题,对于美国来说战略风险远大于收益,而对于中国来说,这种刺激再次给中国的发展注入了更强大的意志(中国海军如今的壮大,很大程度上就是二十多年前的台海危机刺激出来的),这恐怕不是美国最终想要的。

第三个是攻击中国的商业。

很多人觉得美国的目标是中国的科技,但其实科技本身是无法设定为攻击目标的,科技本身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真正所谓卡脖子技术,实际上都是具有非常强的内部属性的,美国再强大,也改变不了我们的航空航天等技术的发展,原因就是这是国产的,对于美国来说没有一个明确的攻击点,你总不能警告中国说,你中国再要发展航空航天,我就跟你开战吧。

其实美国真正的意图是通过商业来打击中国技术的外部性和可持续性,这就类似于苏联一度拥有比美国还要强大的各类技术,为什么最终失败,原因之一就是苏联的很多技术是非市场化的,也可以说是没有外部市场来支撑的,是不可持续的,美国只要在市场化这个方向上控制盘面,苏联的技术和商业就很难持续。

所以,美国真正要打击的,实际上是中国的全球性市场化逻辑,而这种市场化最后的判断依据,就是商业品牌,在美国人看来,品牌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溢价,这种溢价反过来就会给技术研发带来更大的持续性,品牌的竞争力就会更强,对全球的影响就会更大,最后品牌就成了一种软性的世界性话语体系,这种体系会给政治和军事等赋能,成为给世界施加巨大影响的砝码。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其实有很多核心技术,但美国在行动上最明确阻止的还是类似华为这种,具备很强全球品牌市场逻辑的企业,其实不光是华为,比如海外版抖音等,只要是形成世界品牌的中国企业,一定会成为美国的攻击对象,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在这个里面,美国犯了什么错误呢?其实很简单,美国所理解的商业、品牌等,是存在历史性局限的。

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假设整个市场上,没有了肯德基和麦当劳,全世界的汉堡和薯条销量至少会下降50%以上。但请注意,这里面的问题就来了,假设在中国,几个火锅品牌,比如海底捞、巴奴、呷哺呷哺等等,都消失了,你还会去吃火锅吗?我敢肯定的说,99%的人依然会去吃火锅。再比如中国的拉面、饺子、包子等等产业,大家消费这些美食,根本就不是因为品牌。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可以稍微明白一点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呢,其实我要说的是,失去了品牌,美国就失去了整个产业,这就是美国商业层面强大而又脆弱的地方。而中国不同,中国的很多很多产业,根本就不是依靠品牌来支撑的,如果你靠打击中国的品牌,来达到摧毁中国商业的目的,那就过于异想天开了。

当然,我不是说美国这种行为对中国无法形成伤害,我的意思是说,这种行为可能会对某些特定的群体来说,带来很大的影响,我们也会坚决反击,但美国如果依靠这种策略想迟滞整个中国的商业,那将是一种历史性战略错误。

那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原因很简单,这就是我们的祖先,我们几千年不断延绵的历史给予的财富。大家知道中国的炒菜和炸东西这些烹饪方式,是什么时候被发明出来的吗?是宋朝,南宋时期中国发明了榨油,在此之前是没有油的,做饭只能是煮、蒸、烤,没有炒和炸。我们小时候根本不知道薯条是什么,但也用油炸土豆吃,炸完了之后,往上面撒上一点花椒粉和盐,那个香啊。

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第一个意思是,中国的很多发明,本身是自下而上的,是社会性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很多发明,是开放性的,而西方和美国的诸多发明,是自上而下的,是有保护色彩的,更多的是公司性质的,所以是封闭的。这就导致其传承和影响力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的发明,是整个社会在传承,而西方的发明,是单一的传播逻辑,如果两者都是商业化的,那么所依赖的网络和基础是不同的。

第二个意思是,中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创造了太多的“无名”品牌,这种“无名”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商业竞争力,如果你要去打压这种商业,你甚至找不到明确的目标。

好,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又要质问了,作者举的这些例子都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美国真正强大的是硅谷,是科技,不是什么麦当劳肯德基,其实大家搞错了,也可以说低估了像麦当劳这样的企业对美国的贡献,被麦当劳等顶级企业培训过的美国人数千万,这些人后来进入到了各行各业,比如艺术娱乐、食品服务、科技创新、医疗健康,以及自主创业等,由于诸多接受过麦当劳等培训的员工,还都是在校大学生,麦当劳等企业的存在,节省了美国诸多的职业教育成本,给美国提供了巨大的,服务意识和技能极强的,可以直接产生社会价值的高素质劳动力,但就麦当劳来说,还扮演了社会救助等角色(允许不点餐的流浪汉过夜等),所以,不要觉得我举一个炸薯条的例子,就觉得无法说明问题。

不过我要说明的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就算中国没有这样的顶级品牌,中国依然具有很强大的竞争力,美国对中国商业的发展依然很难遏制。

我再举一些比较现实的例子,比如就当下来说,大家知道今年前四个月,中国的玩具出口额是多少吗?我可以告诉大家,超过100亿美元(687.2亿元),全年下来很大的可能会超过300亿美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南美国家秘鲁整个年度的所有出口总额,欧洲粮仓乌克兰去年的出口总额也还不到500亿美元。

其实问题的关键点还不在这里,中国几乎没有一家世界级的玩具品牌,而且玩具的制造和出口,并不像石油或铁矿石,玩具是一个牵扯企业和工厂极多的产业,其中随便一个环节出问题或成本降不下来,就会失去竞争力。

我这里不是说中国不需要品牌,而是在中国的各类品牌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中国也是能创造出巨大商业价值,从而跟全球发达国家竞争的。

可能很多人觉得像玩具这种,不就是赚个代工的钱吗?有啥可吹的,其实真还不是,中国市场创造了玩具领域更大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也就是说,是中国的介入,世界玩具市场有了新的需求,是中国的供给创造了需求,很多玩具不是欧美市场委托中国加工,而是中国创造出来的更多样的玩具,使得更多的市场,本来没有这个需求,但当看到中国这些东西的时候,就有了这种需求。

不信的话可以去中国的这类市场看看,太多的世界各地的商贩们,都是因为看到中国厂商诸多新奇的东西,才进货去自己国家出售的,而不是确定好了要什么,让中国来加工。

这种能力,其实还不是因为中国规模大这么简单,大家都知道,古代足球等就是中国发明的,这只是玩具的一种而已,中国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大部分时间是和平的,是稳定的,为了丰富自己确定的生活,很多时候都需要发明各种玩具,创造出来了太多用来玩的东西,中国的建筑和茶道等,其实在中国文化里占很小的一部分,但传到日本等之后,几乎可以说变成了日本文化里面很重要的部分。

也就是说,中国很多不经意间的社会性文化,实际上在很多国家,都能发展巨大的产业。指南针可以影响到后来欧洲的航海,火药可以影响到后来的全球地缘政治,印刷术甚至影响到了欧洲的文艺复兴等等,其实当年中国发明指南针,是为了看风水,发明火药是因为炼丹,说白了,就是玩。我不是夸这种逻辑,而是阐述另一个事实。

我们暂不说四大发明的问题,仅仅现实的逻辑在于,就算卖玩具这件事,看上去很“低端”的事情,中国都能创造出巨大的增量需求,很多国家是无法跟中国竞争的,就算你要打击和抵制中国的玩具产业,你也找不到具体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总是要拿什么新疆民族问题,强迫劳动等问题来说事,因为面对不依靠西方逻辑来产生竞争力的中国诸多商业,美国想遏制,从现实和基于自己认知的那个层面,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基于此,我想说的是,美国在攻击中国的商业方面,是具像的,认为这依然是一道数学题,其实中国的商业,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形态,不要说美国,中国几千年来,其政府都是在想办法“抑商”,为啥,就是商业太厉害了,成长性太好了,但这都“抑制”不住,何况现在被美国这么一搞,中国政府跟中国商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了,那意味着,美国面对的,已经不是中国的商业,而是整个在几千年历史沉淀和近代历史冲击之下成长起来的每一个中国人的脑袋和行动,美国更无胜算可言。

当然,美国还有很多层面想发起对中国的攻击,包括军事和金融等,这里面军事我就不说了,军事博弈只要中国站在积极防御的角度,美国也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我自己比较担心的是金融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关于金融的问题,不是因为美国太强,而是中国自己现在依然认为金融本身是一个问题,也就是处在自我抑制的阶段(也可以看作是保护其健康成长的阶段),我这里不是为金融行业说什么好话,该整治还得继续整治,我想说的是,世界上任何一个产业,一旦被发明出来,就会变成一种强大的工具,就不可能消失,谁利用得好,谁获得的优势就更大,也就是说,金融这个工具,对世界的影响,只能越来越强大,而不是被消灭。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有一天,中国在把控这个问题的时候,同样类似于跟玩具行业,或制造业一样的时候,中国人照样会在金融领域获得更加强大的竞争力,美国在这一领域的优势同样会被削弱。

那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又要问了,如果美国就是要想尽办法遏制中国的发展呢,难道我们就没有任何弱点吗?我的回答是,中国有很多局部性的弱点,但都很难给中国整体性的发展带来本质性的影响,美国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想尽办法去制定一个针对中国某种弱点的攻击策略,因为把中国当做你死我活的对手,本身就是最大的风险和不可能解决的问题。

这就好比说,很多人的痛苦和成长的停滞,乃至自我的崩溃,实际上来自于跟别人的比较,以及产生的记恨之心,从而发动的各种攻击他人最终受到的挫败感,所以放弃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获得内驱良性竞争力的方式。

那我要是给美国出主意,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塑造跟中国共同的攻克目标,世界还有数十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美国纵然力量强大,可以在一夜之间向全世界投送兵力,可以24小时候之内把舆论和好莱坞大片渗透到世界每一个市场,但美国却很难在第一时间给非洲正在挨饿和生病的小孩一块面包、一片消炎药。

如果在全球范围内,中美能够拥有共同的目标,实际上很多世界性难题会得到改变,世界不只有精英,美国可以继续给精英创造各种精神食粮,使其更有人性些(比如谷歌公司的座右铭就是不作恶,精英只要不作恶就已经是行善了,因为精英的力量太强大了),但更多的人依然需要的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一条可以通往城市的道路,一碗干净的水,一个发电厂等等,这就需要中国的市场和中国的建设能力去解决。

如果再大一点说,地球的寿命也是有限的,我们不仅面临气候问题,而且未来人类想延续,以及想获得更多的稀缺资源,必须要走向更遥远的太空,这需要人类更为集中的智慧,而不是单打独斗,美国是唯一有能力塑造中美等全球共同目标的国家,但却反复的搞各种分裂,忽视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到处挑拨离间。

中国给非洲修路,说中国要非洲掉入债务陷阱,中国跟欧洲做生意,说中国要改变欧洲人的价值观,中国给诸多国家提供最基础的通讯和基础产品,说中国威胁了这些国家的安全,中国发展航空航天,说中国要搞太空军备竞赛。

其实这就是为什么一百多年过去了,全世界的发达国家还只是那么几个,因为发达国家的精英总希望世界其他国家认命,要接受精英小圈子的领导,要承认小部分人的价值观是足以保护人类和地球的,慢慢的,大家也都信了,认了,非洲怎么可能不挨饿呢,中东怎么可能不走极端呢,墨西哥怎么可能没有毒品呢,印度、孟加拉等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有饭吃呢,阿根廷等,怎么可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呢。

我一直说,中国的崛起,给世界很多很多国家,提供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就连澳大利亚等这些国家,把石头和土都能变成钱(铁矿石等),维持自己体面的优越感,没有中国的需求,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几十年的钢铁需求,还不如中国一两年的多)。非洲很大,但连一条路都修不起来,会需要钢铁吗?会去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吗?再比如类似泰国,我可以这样说,未来泰国等国家,仅仅给中国卖榴莲等,都可以支撑起自己很大一部分的产业经济。

千万别跟我杠,说没有中国的时候人家不是照样发展的很好吗?我这里就不给大家再讲一遍历史了,我只说一点,如果没有对东方的向往(具体说是对当时中国的丝绸、瓷器、黄金等的幻想),大航海估计到今天都不可能发生,也就是说如今这个美国都不可能存在,从这一点来说,是我们对不起印第安人(能这么扯不?……)。

更现实的来说,如果世界依然只有G7,我可以肯定的说,再过一百年,世界还是世界,G7还是G7,美国人依然关心的是中产应该拥有多大平米的别墅,精英应该给全世界如何洗脑,而非洲依然还生活在疾病和饥饿当中,全世界依然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可以轻易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好,说到这里,其实我想要说的已经完了,但临时还想说点其他的东西,比如最近大家都在说的“躺平”这个事情。

关于“躺平”,我先把我的结论说一下,我想说的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尤其是在中国历史上的这样一个时代,当那么多的有志之士和心怀国家、民族的人们努力奔跑,外御强敌,为我们争取更大施展空间的时候,选择“躺平”其实是对生命一种巨大的浪费。我这不是说教,也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

每个人的机会,都不是均等的,同时每个人的机会,都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包括我们生存的年代,以及生存的国家,以及出生的家庭,以及自我的学习和选择等等,这些都决定了每个人的机会。

但问题是中国给每个人的机会,是巨大的。我说的这个巨大,可能很多人会不屑一顾,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无欲无求,我就是觉得竞争压力大,不想奋斗。我觉得这没有关系,但请允许我继续往下说。

我刚才在前文中已经举了一个例子了,中国前四个月,玩具出口超过了100亿美元,增长幅度超过50%,其实大家可以想想,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行业至少增加了30%以上的就业,而且工资一定是上涨的,那这个里面有你吗?

其实像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很多年轻人选择“躺平”,这恰恰是中国高速发展带来的“福利”(先别骂),也就是说,由于生存难度的降低(继续忍住别骂),导致很多人可以打工一周,然后辞职去旅游或“躺平”,等把钱花完后,再找个工作打工一周,然后再选择“躺平”,这种生活难道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结果?假设工资水平持续停滞,假设工作不好找,假设要是一天不工作第二天饭都吃不饱,你还敢选择“躺平”?动物本能告诉我,你不可能“躺平”。

我再给大家一个数据,如果你觉得制造业虽然增长很快,但也很辛苦,那我说说服务业,同样的,1-4月我国服务出口7462.1亿元,同比增长23.2%。服务业23.2%的涨幅,这里面如果你说工作岗位是减少的,工资水平也是停滞的,你信吗?

其实这样的机会,只有中国才有,如果在这种机会面前,你还是选择“躺平”,那我建议你去那些出口持续萎缩的发达国家去看看,什么叫“躺平”,就像这次新冠疫情,在美国等国家,地铁、火车站、甚至像麦当劳这种餐厅,每天躺着过夜的人急剧增加,因为工作没了,房贷还不上了,房子被收了,没地方去了。

越南被认为是替代中国出口领域,全球瞩目的国家,但大家知道吗?越南今年前5个月贸易逆差为3.69亿美元,请注意,是逆差,这意味着进口多,出口少,拿什么解决新增就业?要知道越南不是欧洲和美国,还处在只能依靠生产能力来发展的阶段,如果说到内卷,恐怕现在的越南,都比中国高出数个等级。

请注意,我所说的中国出口的增长,不是资源性等行业,是类似玩具、服务业等行业,这意味着这种增长是分散在数万家企业层面的,不是被某几个企业垄断的,这种增长带来的就业等需求,是会抬高几乎每一个求职者价值的,是会让无数人受益的。中国现在有多少人,不工作,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的?更多的情况是,不愿意降低身段和降低要求去求职。这本身就是一种“福利”。

我不否认中国目前面临的各行各业,每个人所面临的各种压力,但这种压力的排解,一方面要靠各种改革的问题,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还是政府,都不能松懈;另一方面是社会学的问题,这都并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而中国恰恰是有很大的回旋空间和解决办法的。

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东南亚出现了经济奇迹,包括亚洲四小龙的奇迹,当时中国的台湾,也进入到了如今我们大陆大城市中产阶级等面临的同样的情况,没有背景,或者说在教育等领域没有过机会的人,就很难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全社会进入的也是各种竞争焦虑。那个时候的台湾,不光是说教育背景,如果你没有美国的教育背景,你都很难在工作中竞争,内卷比现在的大陆严重得多。

但我还是要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个例子,比如在那个年代,有一个台湾的音乐人出现了,叫李宗盛,这个人很多人估计都知道,我大概说一下这个人的情况。

我能找到的资料是这样说的,李宗盛上学的时候学习很差,考高中的时候全班倒数第二,没考上高中,就补习了一年,但还是考不上,然后家里人就想办法让其上了一所私立中专,但李宗盛在这个中专读了7年的书,问题是就算上了7年,也无法正常毕业,因为成绩达不到要求,反而还欠了学校200个学分,最后辍学了。

我不知道这个介绍是不是真的,但李宗盛中专肄业这个事情是千真万确的。然而,就这样一个人,在如此内卷,对背景和学历等等要求极高的台湾工业技术化时代,最后通过自己的奋斗,成为了一代音乐教父,捧红了无数歌手,李宗盛写的歌,可以说治愈了那一代人的焦虑和压力,并持续至今。

那我要说什么呢,其实大部分时候,我们没有把自己的命运,放在一个大的背景下去做规划和选择,我的意思是说,在台湾那么小的地方,那么内卷的时代,一个那么普通的青年,依然可以通过不同的道路选择,成就自己,更何况如今的中国,只要你敢于选择,生命是无限广阔的,我们之所以恐惧于所谓的“内卷”,原因就是我们并没有把中国这个整体,当成是自己选择的,可以绘制人生的底盘,而是在深圳的人只看到深圳,在上海的人,只看到上海,在北京的人,只看到北京。

无独有偶,最近有两部片子推荐大家看看,一部是张艺谋导的《悬崖之上》,我不是说故事什么的,而是这部片子里的环境背景,是中国东北的雪原,它会把你带到另一个世界,在那样一个冰冷的世界里,人们是如何靠信仰来对待周围和整个世界的。另一部是《猎狼者》,是一个只有8集的片子,取景应该是在新疆的天山吧(我不确定),反正就是大西北那种非常旷野的地方,那种刚烈和策马奔腾的西域画面,是很有治愈感的。

那我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我再给大家一组数据,中国电影票房已跃居世界第一,占了全球的一半以上,这里面不仅仅是一个数字,而是这意味着,中国可以容纳更多的从业者,可以给更多的年轻人创造更多的选择。那个引爆“躺平”一词的青年,其实本身也是在横店拍戏(好像是当群众演员),这本身就说明了这种“躺平”,从更大的维度来说,同样是中国才有的机会,因为其他国家连拍戏都停了,更不要说行业扩容,你想当群众演员,最起码得有人拍戏才行啊。

如果更长远的说,中国创造了太多的内部竞争,但同时也创造了太多的,不需要背景,不需要那么多技巧,不需要只有在超级城市才能施展的职业,只要你对生活的热情足够,对自己追求的东西一片赤诚,中国的超大规模就能给你一份巨大的惊喜,因为如果你在中国这样正在高速发展,且如此多样和庞大的市场,都找不到机会,那其他市场就更加不太可能了。

而我最终要表达的是,中国历史的悠久,如今政府的有为,以及中国地理的广阔和文化的多元,对每个人的机会,是远远被低估的,就拿艺术创作来说,如果没有博大精深的中文和中国文化,李宗盛就写不出那么多治愈一个时代,至今影响很多人的中文歌曲,也就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如果没有东北的历史变迁,没有那么多发生在雪原的故事,张艺谋就拍不出《悬崖之上》;如果没有新疆如此美丽而不同的中国土地,就没有类似《猎狼者》这样的片子。

再比如,西安的摇滚、内蒙的马头琴、重庆与众不同的城市景观等等,同样给诸多创作者以素材和底蕴,在我们悠久的历史和广阔的土地上,以及难以撼动的共同体内,持续的诞生着无比精彩的故事,治愈着当下人们的烦恼,又重塑着我们的价值体系,使其历久弥新。

大家应该知道,美国所谓的精神,根本就不是简单的移民包容冒险等,真正持续塑造美国人奋斗精神的,是美国当年持续的西部大开发,那种桀骜不驯,以及对共同体利益的捍卫,对宏大规划建设的掌控,使得美国拥有了规划世界,并具备极大竞争内核的底层梦想优势,这种东西从原生的角度,纽约和硅谷是提供不了的。

就像历史上我们为什么要建万里长城,为什么要打通丝绸之路,为什么要建京杭大运河;左宗棠一个南方人,为什么要在政府不给钱,抬着自己的棺材板,也要去收复新疆。再到近代,你怎么知道万里长征就不是中国历史精神的传承呢,如果一个民族没有解决过超大难题和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历史感,就没有解决更大问题,面对更大困难的意志和智慧。

最后,推荐两首李宗盛写的老歌,一首是《凡人歌》,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另一首是《真心英雄》,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最最后,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和归属感,同样在你不开心,遇到烦恼的时候,在中国历史和现实世界那么多艺术和历史人物身上,找到治愈。再不济,可以出去走走中国的大江南北,或者看看最近北迁的大象,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而且充满了各种悬念,就是不知道哪里可以持续的看直播啊,当然,大象经过的地方人们要注意安全。

文/肖磊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5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