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周报丨傻瓜们的“反帝”;墨西哥选举与死亡威胁

作者:澎湃思想市场

本文转载自:澎湃思想市场(ID:sixiangshichang)

本周思想周报,我们关注当下全球局势中(尤其针对中东地区)左翼的“反帝国主义”之争,和墨西哥大选中失控的暴力。
文|吴他、龚思量

傻瓜们的反帝国主义

黎巴嫩左翼思想家、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发展研究系教授吉尔伯特·阿卡(Gilbert Achcar)近日在《The Nation》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如何避免傻瓜们的反帝国主义》的文章,受到广泛讨论与争议,随后他接受《NewPolitics》刊物的专访,讨论当下国际政治环境中,左翼的“反帝国主义”混乱处境。从2011年的利比亚内战开始,到叙利亚问题,十年间吉尔伯特·阿卡一直被西方的反帝国主义“左派”攻击,并不断卷入这类辩论,这场跨度十年的大辩论在他看来只是揭示了其批评者的西方种族中心主义(ethnocentrism),他们无法将自身置于利比亚的班加西人民、或任一卷入2011年阿拉伯革命浪潮地区的人民的立场,而仅仅从西方的视角出发,只感兴趣于反对自己的政府所做的任何事情,而不真的关心被其政府干涉的地区到底在发生什么。而吉尔伯特·阿卡在政治上的反应,比起他恰好居住和工作的英国,与其所属的阿拉伯地区更在同一个步调上。吉尔伯特·阿卡的著作包括《野蛮的冲突》(2002、2006); 《阿拉伯人和大屠杀:阿拉伯-以色列的叙事战争》(2010 年); 《马克思主义、东方主义、世界主义》(2013)等。

思想周报丨傻瓜们的“反帝”;墨西哥选举与死亡威胁
吉尔伯特·阿卡
反帝左派的这种混乱处境在吉尔伯特·阿卡看来,是苏联解体后,全球局势发生巨变的结果。与此同时发生变化的,是第三世界/全球南方的战争类型——主导的战争类型不再像二战后那几十年间那样,是西方国家对第三世界政权或民族解放运动发动的帝国主义战争。自1990年代以来,我们看到的战争有西方向那些对本国实施压迫性统治的政权发动的帝国主义战争,如伊拉克、巴尔干和阿富汗。而情况在2011年阿拉伯革命以来,变得更加复杂了。
在新的国际环境中,左翼的“反帝国主义”意味着什么?十年与反帝左翼的辩论,吉尔伯特·阿卡提出构成真正进步的反帝国主义左翼的三个基本原则。
第一个原则是“民主”,也是最基本的原则——如果连这个基本原则都不认同的人,那么他们不是左翼,而是“新阵营主义者”(neo-campist)。之所以“新”,是因为他们不再像苏联时代的“阵营主义者”有系统地支持“社会主义阵营”,而是消极地——通过对美国的膝跳反应式地反对,和对美国政府所反对的国家的无条件同情——确定自身立场。所以,至关重要的是,左翼的出发点并不应该是反对这个或那个帝国主义国家,而应是捍卫人民的自决权。恰恰是因为帝国主义在其根本定义上践踏了这一权利,所以必须反对它。
第二个原则是,反帝要求反对一切帝国主义国家,而不是与其中一个站在一起反对另一个,或是忽视一个及其受害者,而只关注另一个——无论其地理位置处于西方还是东方。一些所谓左派的“新阵营主义者”,只反对美国,却忽视东方帝国主义国家的种种问题而无条件与其站在一起。
第三个原则是处理那些例外的情况。在特殊情况下,帝国主义国家的干涉对于防止某些地区大屠杀、种族清洗或民众革命被独裁政权血腥镇压而言,至关重要。但即便如此,左翼也不应该对帝国主义国家抱有任何幻想。应该要求这种干涉仅限于形式,并在存在时使其受到法律约束,不能让帝国主义势力强加其意志,或决定行动方针。
吉尔伯特·阿卡用这三条原则来解释其自身在利比亚与叙利亚局势中所采取的态度。即便西方政府始终假装站在民主变革一边来反对独裁政权,但是吉尔伯特·阿卡却一直反对这些直接干涉。其中唯一的例外是在联合国授权将利比亚列入禁飞区的最初阶段,为了防止可预测的大屠杀,他无法反对在初始阶段进行干涉——这里值得一再重申的是,并非“支持”干涉,而是“无法反对”。(注:在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首先爆发反政府抗议,反对派占据了这座城市,而卡扎菲利用其所拥有的最先进的空中武力开始进攻班加西,发誓要粉碎那里的抗争民众。班加西的居民恳求联合国提供保护。)但危机结束后,吉尔伯特·阿卡立刻站到了反对北约继续轰炸的一边。
思想周报丨傻瓜们的“反帝”;墨西哥选举与死亡威胁
2011年3月2日,利比亚反对派庆祝一名警察将军宣布布雷加被控制的消息,同时准备在艾季达比耶战斗。
对于叙利亚,他的态度也一贯如此,支持向反对派运送防御性武器以保护民众免于受到阿萨德政权轰炸,尤其支持向叙利亚的库尔德势力输送武器,但是反对美军驻扎叙利亚,包括后来美国驻军的库尔德自治区。对于叙利亚的五次占领都应该被反对——按时间顺序排列:以色列、伊朗及其代理人、俄罗斯、土耳其和美国。这五个国家在叙利亚领土上都有驻军,这些都是占领。应该支持叙利亚人民的民主自决权,而不是支持残暴的政权及其招引来的外部共谋帮其一起屠杀本国平民。后者是“新阵营主义者”们所选择的立场。
美国的帝国主义干涉在吉尔伯特·阿卡看来也并非铁板一块。布什政府使用“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这样的表述来进行干涉,这通常以实现民主的为名义,占领一个国家以改变其政府类型。这是典型的殖民式统治。但是在阿拉伯革命爆发时的奥巴马时代,措辞变成了“有序过度”(orderly transition),在伊拉克溃败之后,美国的帝国主义方法和学说发生了变化,就像当年的越战迫使其发生的改变一样。“有序过度”意味着任何既存国家机器都不该被拆解,奥巴马在中东和北非的任何地方都倾向于促成就政权与反对派之间的妥协,以保存国家的延续性过渡——无论其在2011年向埃及军方施压,还是在利比亚内战中的引导,都是希望事情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在利比亚冲突中彻底失败了。
吉尔伯特·阿卡对比奥巴马时代美国对叙利亚的干涉,和美国对抵抗苏联占领的阿富汗圣战者(mujahideen)的支持。1980年代,华盛顿支持阿富汗的圣战者组织,以及沙特王室和巴基斯坦军队,并用防空导弹和毒刺导弹武装他们。而叙利亚战争期间,美国不仅没有向反对派提供任何此类武器,也禁止包括土耳其和海湾君主制国家在内的所有该地区盟友为叙利亚叛军提供。在吉尔伯特·阿卡看来,这是奥巴马政权对叙利亚冲突的最重要干涉,也是阿萨德政权得以存续的重要原因。这使阿萨德能够保证其对空中武力的垄断,甚至可以操演直升机高空投掷桶装炸弹这种最具毁灭性的无差别轰炸方式——如果反对派拥有空中武装,直升机非常容易被击落。奥巴马的顾虑是,叙利亚会像利比亚一样走向国家的崩溃。因此,奥巴马政府对阿萨德的帮助远超过其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帮助。伊朗看到了这一点,从2013年起通过其在叙利亚的代理人升级了对该国冲突的干涉,因为相信奥巴马不会采取任何严肃措施来阻止它。2015年,俄罗斯又对叙利亚进行了大规模干涉。比起任何西方大国,伊朗和俄罗斯对叙利亚内战的干涉规模都大得多。而美国对叙利亚的主要武装干涉,如在地面部署军队,实际上是站在叙利亚冲突之中唯一左翼力量的一边——库尔德运动。这是今天所谓左翼的“新阵营主义者”们无法理解的。
吉尔伯特·阿卡又以最近缅甸正发生的反军事政变起义举例,如果民众决定携带武器保护自身免受持续屠杀,他们应该拥有从任何可以获得防御性武器的地方获得武器的权利,即使武器来自帝国主义国家。西方提供武器应该被支持,而直接干涉——无论是通过轰炸还是通过派遣部队——则应被反对,尤其在违反国际法的情况下。但如果没有其它方法来防治大规模的屠杀发生,干涉则是不该被反对的。
最后,吉尔伯特·阿卡总结,在没有可用替代方法来防止大规模屠杀的特殊情况下,帝国主义国家的干涉可能是消除威胁所需的“较小邪恶的一方”(lesser evil)。从真正国际主义的视角来看,为民众起义提供武装来反对装备更好的专制敌人是必须的。国际主义者应该要求其政府,甚至是帝国主义政府在内战中向进步的一方提供防御性武器(就像西班牙内战时发生的)。同时,也应该警告那些需要援助的人为其提供援助的势力的真正目的,并敦促他们尽最大努力维护自身的完整自主权。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politics/anti-imperialism-syria-progressive/
https://newpol.org/reflections-of-an-anti-imperialist-after-ten-years-of-debate/?fbclid=IwAR2CKZdUmgBNsP0I9KeawSEwssUQhrA8GYCmQRzATMYcPNF-WUW6l0lmz1s
墨西哥选举与死亡威胁
墨西哥咨询公司Etellekt consultors的数据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至少有88名墨西哥政界人士或竞选公职的候选人被谋杀。同时,至少有565名政客或候选人已经成为了犯罪组织的集体目标,而被害者只是其中一部分。墨西哥政府曾表示,今年各个职位的中期选举将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届。但到6月6日投票结束时,它们也可能是最致命的一届选举。
全国范围内如此多的公职候选人被谋杀,可能是有组织的犯罪和对领地控制权的争端。墨西哥安全专家安娜·玛利亚·萨拉查(Ana Maria Salazar)认为,多数情况下,小型犯罪团伙或大型贩毒集团会把谋杀目标锁定在他们厌恶的候选人身上,以推动他们青睐的候选人晋升。对于这些垄断性组织来说,控制其领地至关重要。
失控的暴力
现年61岁的市长候选人阿尔玛·巴拉干(Alma Barragan) 在与支持者分享的一段视频中激动地表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在视频中,巴拉干邀请人们参加墨西哥中部城市莫洛伦举行的竞选活动。让人震惊的是,这竟然成为了这位61岁的市长候选人的最后一段视频,袭击者在当天残忍地对她进行了枪杀。
 
思想周报丨傻瓜们的“反帝”;墨西哥选举与死亡威胁
社交网站对阿尔玛·巴拉干的纪念
巴拉干在竞选之初并不被认为是最受欢迎的人选,但她以其新颖、非传统的风格赢得了人气。尽管在过去从未出现过针对她的威胁,但她的竞选城市位于瓜纳华托州,那里经常发生犯罪组织争夺地盘的暴力事件。
对此,现任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表示,此次袭击“毫无疑问”是有组织犯罪团伙所为。据总统表示,这些团伙杀害候选人是为了吓跑潜在的选民,以便犯罪组织控制本次选举。
随着遇害候选人数量的不断增加,人们对于本届政府对暴力施加监管的能力产生了严重怀疑。来自墨西哥的大学教授兼政治顾问鲁本·阿吉拉尔(Rubén Aguilar V.)指出:“针对选举候选人的暴力事件增加了,而全国各地的暴力事件也在增加,并且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高,在过去的三年里有85000人死亡。这表明(政府的)安全战略失败了。”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安全问题专家格拉迪斯·麦考密克(Gladys McCormick)认为,“选举和选举周期中总会存在暴力事件,尤其是在市长级别的选举中,事态可能会进一步升温,但这次选举比平常要严重得多。这证明了犯罪组织的影响力,犯罪组织已经渗透到市政当局和市政一级的执法部门中,”她说,“暴力组织的影响力在不断提升。”
夺权、腐败与死亡威胁
针对选举过程中出现的大规模暴力事件,许多专家指出了本次选举对于犯罪组织的重要性。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美国和墨西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 and Mexico)主任托尼·帕扬(Tony Payan)表示:“6月6日的选举对犯罪组织尤其重要,因为它将在全国范围内选出数百个市长职位。有组织的犯罪分子认为这次选举事关巩固他们的成果,同时也是推进他们对领土、城市、城镇和社区控制的一种方式。”
帕扬表示:“犯罪组织充分‘参与’了这次选举,他们杀害和绑架候选人,向候选人勒索钱财,甚至要求某些候选人下台,因为他们想要让他们的盟友以及可以被控制的候选人进入地方政府。”
对于犯罪组织而言,控制选举意味着对组织的生存和发展的保障;在诸如银都塔斯科等城市,犯罪组织不惜通过绑架和殴打候选人来争夺对该地市政权的控制。“这是一场争夺市政权力的斗争,”研究拉丁美洲政治暴力的巴黎圣母院政治科学家吉列尔莫·特雷霍 (Guillermo Trejo)说道,“犯罪组织已经发现,如果他们想在非常激烈的贩毒路线斗争中生存下去,那么获得对市政府和地方经济、人口和领土的控制至关重要。”对于这一现象,来自墨西哥的安全专家Alejandro Hope也指出:“(控制)市长对控制市政警察有战略意义;其次,市长办公室还掌握当地居民的经济信息。因此,掌控住市长就意味着犯罪团伙可以免受警察的干涉,并得到收取居民‘保护费’的必要信息。”
另一方面,专家们也提出了某些候选人通过与犯罪组织勾结,有针对性地去除其竞选对手的可能性。非营利组织国际危机集团高级分析师Falko Ernst表示,某些参与选举的候选人也可能会雇用犯罪组织杀死竞争对手。如果这一情况成真,那么犯罪组织与候选人可能同时“从中获益”。此外,犯罪组织还以提供“黑钱”等方式影响着选举,从各个方面来看,本次选举都已腐败不堪。
在如此大量的遇害事件背后,是墨西哥政府的监管不力和人民不断积累的恐慌情绪。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2020年,每10万墨西哥人中就有27人被谋杀,该谋杀率是墨西哥自上世纪6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另据墨西哥政府估计,墨西哥国内共有近200个犯罪团伙,其犯罪案件却很少得到解决。2019年,检察官仅对0.3%的犯罪案件提出指控。Alejandro Hope表示,“从数据上来看,在墨西哥,犯下谋杀案而不受到惩罚的概率是98%。因此任何犯罪者在实施谋杀时,都认为自己不会被起诉。”
对于选举过程中大量的袭击事件,墨西哥联邦政府称,选举暴力主要集中在七个州,联邦政府已与地方当局合作,为大约150名候选人指派保镖。洛佩斯·奥夫拉多尔上周表示:“我们将继续提供保护”,同时敦促公民不要害怕在6月6日现身投票。但是,对于选民而言,大量的死亡事件是来自犯罪组织与官员的一次次警告,该警告的信息非常之明确:即要求选民保持沉默。
引用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z4GplzcJ9KvLD7sb8XJfWg
https://www.dw.com/en/dozens-fall-victim-to-mexicos-brutal-election-campaign/a-57694375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5/26/another-candidate-assassinated-in-mexico-ahead-of-june-6-vote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5/26/another-candidate-assassinated-in-mexico-ahead-of-june-6-vote
https://news.sina.com.cn/w/2021-05-31/doc-ikmyaawc8479430.shtml
https://www.wsj.com/articles/dozens-of-mexican-candidates-have-been-killed-in-a-bloody-election-season-1162194131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interactive/2021/mexico-midterm-election-candidates-killed/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6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