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团结美国,就要团结欧洲,只能越团越乱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欧洲行之前,美国总统拜登66日于《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我的欧洲之行是为了团结民主国家”的文章。这不由让人想起来拜登就职演说的主题“团结美国”。可目前的美国,不但没有丝毫的团结迹象,反而是越来越乱。连美国都没能实现团结,拜登如何团结(欧洲)民主国家?恐怕也只能是越团结越乱。

拜登与特朗普的选战,可以说是美国民主的大混战。以攻克“国会山事件”为标志乱到了极点。正因为如此,拜登的就职演说,选择了以“团结美国”为主题。 

然而,4个多月去了。美国的两党极化对立依然严重。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拜登的基建法案始终得不到共和党的认可与接受。即使是民主党内部也有反对的声音。两党目前大多数问题上是非彼即此,难以调合矛盾对立。

两党极化对立严重,美国社会更是混乱一片。自拜登就职后,美国大规模的枪击案不断。拜登就职五个多月以来,因大规模枪击案下令全美降半旗已达四次,这几乎创造了历史。仇视亚裔的种族主义泛滥。“黑命贵”运动还在继续,“白命贵”运动正在兴起。情报部门明确警告,美国正面临极端主义的严重威胁,也就是美国内部的恐怖主义正在兴起

攻克“国会山事件”,已经被定义为国内恐怖主义暴乱。这是美国民主的象征?还是美国民主的悲哀?

虽然经济有复苏迹象,但失业率依然居高不下,通胀风险增加,美元大放水的副作用正在显现。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这显然也与美国内部的混乱有关。

团结美国,是拜登就职演说的主题,也就意味着这是他的工作重点之一。然而,美国非但没有团结,反而更加混乱。 

也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拜登要启程访欧,并为自己的访欧定位为团结(欧洲)民主国家。连自己的国家都团结不了,还要团结欧洲,他有这个能力吗?欧洲人会相信他的团结诚意?他会不会越团越乱?

修复关系建立“大国竞争”联盟这是拜登上任后的外交主线。此前,国务卿布林肯的欧洲行,并没有能够说服欧洲。布林肯不得不做出“不选边、不冷战”的承诺。 

布林肯无果,也只能轮到拜登亲自出马。不过从拜登临行前发表的文章来看,打法似乎还是有些改变。

先是同意了与欧盟解决特朗普时期贸易战遗留下来的关税问题。双方达成的共识是年底前解决。这似乎意味着修复关系有所进步。而刚结束的G7财长峰会上,美欧也历史性达成了跨国企业最低税率问题的共识。这也似乎意味着双方关系的修复又前进了一步。 

或许正因为如此,拜登目前表现得有些踌躇满志。从他临行前发表的文章来看。把“修复”变成了“团结”。把“重塑美国领导力”变成了“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或许是修复一词显得关系太生分?改成“团结”,既有修复关系的意思,也能表达建立“战队”之意。可谓是“一词双关”。 

不提“修复”,显然他是认为双方的关系已经修复,而“团结”显然代表的是建立新联盟,也就是说,此行的目的是建立“联合战队”,而且是势在必得。 

把“重塑美国领导地位”变成“美国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突出强调或提醒欧洲和世界,美国目前依然拥有最强的实力。而拥有最强的实力,自然就要有霸权。

用实力说话,在弱肉强食的时代,自然最具有威慑力。这不仅是在威慑或警告“竞争对手”,同时也是在提醒和警告欧洲谁才是老大。 

如果美国要以实力来竞争优势,世界是无话可说,也可以说是公平合理。但以实力确定美国的霸权地位,或来维护美国永久绝对领先地位,那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既然提到民主世界,那就不应当存在什么霸权,更不应只是由美国来制定世界竞争规则,更不意味着要建立美国秩序。不允许中俄等制定世界规则和秩序,如何能够体现自由与民主? 

虽然美欧有共同的社会制度价值观,虽然说是要与欧洲共同制定世界规则和秩序,但美国的规则和秩序既代表不了世界,也代表不了欧洲。换句话说,坚持维护多边主义和积极推进全球化进程的欧洲,也不会同意美国规则就是世界规则。这实际上还是“美国优先”。 

虽然在解决关税问题和制定跨国最低税率问题上美欧达成了共识,但这却不是美欧分歧的全部,也不是主要分歧。

早就说过,美欧分歧的本质,就是美国永久独霸世界的单边主义霸权路线与欧洲坚持的多边主义建立多极世界的对立。美欧可以是永久的盟友关系,但绝不应当是永久的“主仆关系”。欧盟的建立以及不断扩大,实际上就是为了摆脱美国独立成极,就是想要摆脱目前这种“主仆关系”。

而特朗普时代美欧分裂的主要方面,就是贸易战,以及美国频繁毁约、退群,特别是退出伊核协议、巴黎协定、WHO,以及严重破坏了WTO仲裁机制等。而美国的以色列政策,显然是在人权问题上的最大分歧。 

目前,虽然美伊“核谈”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最终会如何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特别是以色列目前咬住伊朗不放,这令拜登很是为难。 

尽管拜登在气候问题上做出了重大的承诺,而看上去他也真的很上心。可是,一方面他要过美国内部这一关。在气候问题上,美国内部历来分歧严重。而他的基建法案如何实现减排?美国巨大的化石能源如何消耗掉?这是必须直接面对的问题。另一方面,如果拜登想借气候问题对华发难,等于是破坏巴黎协定的执行,或另生事端。欧洲是不会接受的。而在这个问题上强调与中国合作,显然是违心之言。 

两大问题不解决,美欧关系就无法真正修复,谈团结就扯远了。 

在以巴问题上,美国显然是制造人道主义危机,这有悖于欧洲的人权价值观。拜登要想按住以色列,恐怕很难。而这还涉及到伊核协议问题。 

虽然双方目前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关税争端,但这一不意味着贸易战的结束,二不意味着TTIP的谈判就能顺利达成协议。这应当是美欧关系修复的最大关键。 

拜登目前对此不感兴趣,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谈还好,一谈肯定得崩。拜登不可能牺牲美国利益来成全欧洲,而欧洲同样也会坚持不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欧洲要复苏,美国要绝对领先,只能是顾此失彼。 

目前拜登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尽快实现美国经济持续强劲复苏为出发点。宁可与中国谈贸易也不与欧洲谈,就表明了双方很难消除分歧。拜登显然已经完全读懂了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精髓。

尽管欧洲议会冻结了CAI,但这却不代表欧盟成员国都支持这一点。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明确表态,CAI被“冻结”并不意味着这个协议就“终结”,欧委会始终认为该协议可以给欧盟带来很大的好处。现在,该协定签署前的法律审核和翻译等工作还是在继续推进。何况,一些成员国坚定支持协定的签署,且正在积极对华接触、沟通。 

维护多边主义推进全球化进程,合作抗新冠和经济复苏,以及合作解决国际重大难题和危机,这是欧盟外交的主线。竞争不可避免,恶性竞争或体系性对抗局面却不是欧盟愿意看到的局面。 

团结可以,竞争也行,但要想让欧洲深度介入“大国竞争”或建立“联合战队”,欧盟肯定不干。 

对于拜登的欧洲行目的,连美国《纽约时报》都指出,他们(欧盟)也不确定拜登“面向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有何不同。德国《柏林日报》称,充满希望和乐观的观点是,拜登正在与欧洲启动一种新的关系,但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德国分支主任普格里林提醒,这不是无条件的爱,而是利益之交。 

对于即将到来的欧洲之行,拜登是似乎是信心满满,但欧盟却依然还是顾虑重重。最怕的就是成为了“大国竞争”的棋子、炮灰。 

拜登欧洲行之前,虽然G7进行过外长和财长两次峰会,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重大的分裂还在。特别是新近又“节外”生出了两个“大枝”。 

一个是丹麦监听门事件。这已经激怒了欧洲政要,这肯定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议题,在团结之前拜登必须要给一个解释和交待。弄不好,美欧这场峰会会不欢而散。 

另一个是拜普会。在对俄关系问题上,美欧同样存在分歧。欧洲并不希望美俄关系迅速降温回暖。俄罗斯一旦缓过一口气,对欧洲来说就变得更可怕。欧洲的对俄政策是打压为主。而英国更直接把俄罗斯视为敌人。 

拜普会是在G7之后,欧洲盟友显然会在峰会上大谈拜普会。而如果拜普会的成果不符合欧洲预期,即使G7会上达成了团结的共识,恐怕也得推翻。

总之,拜登连美国内部都搞不定团结不成,拿什么来团结欧洲?而修复也好,团结也罢,拜登欧洲行的最终目的就是建立“大国竞争”的“联合战队”,就是要让欧洲为美国战略服务 

而欧洲行之前就把修复关系直接改成了“团结”,也就是争于要跳出修复关系直接进入建立战队阶段。首提“以美国实力地位领导世界”,显然依然还是单边主义霸权路线。文章中充满了冷战的火药味。真的难相信欧盟会加入拜登的“联合战队”。这一次欧洲行,非但难以实现团结,还有可能关系更乱。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6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