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

作者:卢克文

本文转载自: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期频繁提到了一个地点——美国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以下简称德堡),还给出了该基地曾与731细菌部队秘密合作的一系列证据。 

(一)

首先要肯定的是中国现在终于转变了对外传播策略,从乌合麒麟的漫画到德堡的生化实验,不仅转守为攻,效果也越来越好,算是摸到了一些西方宣传门路,学会了一些能“打疼“西方国家的招数,而且敢于出招。 

这种转变是从新冠疫情开始的,有一些被迫还击的成分,但从客观上对我国的外宣算是一个很好的历练。以往我国的整体宣传策略是“内宣偏硬,外宣偏软“,这导致了我们在国际上非常吃亏,几乎是被揪着骂。 

在特朗普上台以前,中美有一些默契存在,彼此的红线、底牌、信号都比较有规律可寻,虽然谈不上多友好,但也不至于起冲突。从特朗普开始,这些既有的默契都被美方打破,美国开始歇斯底里骂中国,怎么难听怎么来,我们的既有策略显然没跟得上美方的“升级“,所以导致了一系列的被动,我们的疫情控制得这么好,无私援助了那么多的国家,我们的经济率先恢复,而且是安全状态下恢复,成为全世界的引擎,结果国际舆论上输得连底裤都不剩。 

外宣薄弱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儒家文化导致,中国人很忌讳信口开河,美国总统想说什么张口就来,美国人也不在乎,但中国官方表态必然要字斟句酌,滴水不漏,这就被局限了很多。但我们的文化就是这样,中国政府要是像特朗普那样自由发挥,估计中国人会受不了,觉得要天下大乱了; 

二是语言风格导致,我们的宣传语言太过空泛和官腔,外国人根本听不懂,感觉就像一个复读机在一遍遍朗读红头文件,翻来覆去总是那么一套说等于没说的套话,既没什么信息量,又造成了感官疲劳和本能地排斥,甚至有外国记者总结说一场发布会下来就记住一句——给他换个耳机(一位外国记者的同传耳机坏了,华姐当场叫工作人员给他换一个); 

三是传播能力导致,我们不具备像欧美那样的有全球影响力的主流媒体,我们的国际媒体只偏向于把外面的事往国内报,但不怎么愿意把国内的事往国外报,报得好的,能激起反响的更少。也就是说这个信息流不对称,遇到事的时候火力自然也就不对称,相当于人家是开着坦克大军压过来,我们是派三个战士拿着步枪在那瞄准。 

这时候能找到的突破口就是两条,一个是能产生共鸣,迅速传递信息的东西,比如漫画,效果就不错,其实还有音乐、美食、游戏这些能跨越文化的传播也都是理想的方式;另一个是西方人非常了解,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德堡,生化武器,还有一些议题,比如种族歧视,种族灭绝等等。 

而这次外交部提到的德堡与731部队的联系则属于一个一箭双雕的操作,对外用德堡成功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注意力,对内则用731部队一下子就勾起了中国老百姓最广泛、最直观、最痛恨、最不能容忍的愤怒与仇恨,即便你是一个完全不了解德堡的人,甚至不知道它在哪,是哪个国家的,也瞬间就把它与邪恶画上了等号,因为731部队给中国人带来的是心底最深的痛,痛到骨子里,痛到血液中。 

这种传播效果非常好的方式,是西方国家最善于玩的,而我们才刚刚进山门,与西方的成熟老道相比,我们着实还是个年轻的后生。  

(二) 

说完了舆论传播,我们再来看这一事件本身。 

在世界历史上,只要是大国强国都必然专注于生化技术的提升和突破,而只要涉及生化问题都必然会引发大国强国的互相攻击,我们被美国指着鼻子骂,说武汉病毒所泄露如何如何,本身就标志着我们已经跻身于这一世界顶级俱乐部,成为了超级玩家中的一员。所以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Calm down and go on.(心要稳,手别停),面对指责要冷静,这就是强国俱乐部的游戏规则,做好心理建设,然后继续做我们想做的事,避开干扰因素。 

国际上比较公认的生化大国包括英、法、德、日、美、中、俄(苏),这是指研发能力,如果连生产能力也算的话,还包括印度。我们会发现从教科书到每日新闻,只要打开手机,不管好事坏事,总是这么几个国家在那斗来斗去,因为这就是我们地球村的决策层,他们的博弈方向就是人类的演化方向,任何技术都最先被他们开发、应用,成本由他们来承担,收益也归他们所有,同时事故也最先出在他们身上,隐瞒、甩锅技术也最先被他们磨练出来。 

就生化范畴而言,美国是集大成者,它的外挂在于吸收了其他六国的人才,美国本身继承了英国的衣钵,构成了以盎撒为主体的精英阶层,二战中大量吸纳德国被迫害的犹太人,充实融合了精英阶层,二战后把德日人才或研究成果作为战利品收缴,冷战后期又把苏联人才收入麾下,现在在中国和印度崛起后又把两国的金字塔尖掐走。这就导致任何一国与美国对抗其实都是在与其它七国人才对抗,一打七注定会失败。 

这次曝光的信息显示,从1945年9月美国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日本细菌战有关情况开始,直到1948年11月东京审判结束,在此期间美军和日本之间达成了秘密交易。美国以豁免731部队成员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并加以利用。 

根据英国媒体披露的一些证据,美国在战争后期日本还未投降时就已经开始接触日本了,想提前拿到731关于人体实验的各种数据。这一方面提供了一些证据,作为美国犯有战争罪的论据支撑,另一方面揭示了美国不是在二战后才收缴日本的,而是二战中就进行了。换句话说,我们原以为美国是先反法西斯然后才自己成为法西斯的,但事实证明,我们还是太年轻了,人家是一边反法西斯一边当法西斯的。 

如果把美国的反恐战争也一块连上看,就会发现这似乎是美国的战争方法论。“911事件“被认为是极端宗教分子所为,而世界上极端宗教的根源就是沙特的瓦哈比教派,其他的比如黎巴嫩真主党、加沙哈马斯、阿富汗塔利班、各种基地组织都是瓦哈比教派衍生出来的加盟商。美国牢牢控制着恐怖分子的总部(沙特),然后一边反恐一边当恐怖分子。   

(三) 

这种魔幻操作苏联也干过。 

早在一战时,德国就在研发生化武器,当时还是比较原始落后的氯气,但效果已经相当惊人,1915年4月,德国与法国在比利时的法兰德斯战场上相持不下,法军的战壕挖得又深又宽,德军迟迟无法推进,于是释放了黄绿色的毒气氯气,5分钟内歼灭法军超过1200人,这种惊人的效果连德军上层也没想到,以至于之前根本没做准备,在法国陆军第73步兵团全军覆没之后只把战线向前推进了6公里。 

随后遭遇英法联军的疯狂报复,毒气战不断升级,据战后统计,一战中双方共发动毒气战超过146次,释放毒气总量超过15万吨,直接死亡人数超过9万,间接死亡人数超过100万。 

后来整个欧洲都笼罩在化武的阴影之下,有名有姓的国家都被折磨得痛不欲生,于是英国带头签署了《日内瓦协定书》,规定谁也不许再用。但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战略互信约等于无,二战时候的欧美,谁都开动宣传机器玩命监视和指责别人是不是还在研发化武,然后谁都投入巨资在本国密密麻麻地建生物实验室研发化武,都是一副我耍流氓是为了防止你耍流氓的架势。 

这其中成就最高的还是德国,代表了当时地表最强的科技水平,英法美属于追赶和对标的状态。这种竞争一直持续到二战,1937年德国造出了“塔崩”,1938年又制出了“沙林”,哪怕到战争即将结束的1944年,德国的诺贝尔奖科学家仍然研制出了“梭曼”。 

德国研发能力最强,却从没在二战的战斗中使用过化武(注意:说的是战斗中)。原因是氯气、芥子气这种东西用来,5分钟就能杀2000人,用来杀犹太人虽然比较有效率,但跟英法俄美这种国家对抗,还是要战机编队,坦克集群,潜艇阵列这样正面对决,赢得光明正大才能体现出日耳曼民族的优越,可以压倒盎撒,高卢和斯拉夫。 

德国没用化武,但德国的技术却被瓜分了,一部分被美国抢走,主要是以人才流失的方式,一部分向苏联扩散,主要是以成果转化的方式。为什么二战后这哥俩能对上,就是因为当时都抢得很欢实,英法明显是下手晚了。 

苏联一开始没瞧上化武,直到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付出了血的代价,才意识到常规武器的不给力,有了迫切提高作战效率和减少伤亡的需求。 

美国人办事主要还是利诱加洗脑,苏联人没那耐性,就是明抢。德国于1942年在波兰Brzeg Dolny市建造了“塔崩”毒剂工厂。这个工厂有3000多名工人,专门生产塔崩并装入航弹、炮弹,总计生产了1.25万吨的“塔崩”,苏联直接缴获并搬走。 

相较于氯气、芥子气和路易氏气等糜烂性毒剂,“塔崩”、炭疽可以算是第二代,“诺维乔克”这种神经毒剂则属于第三代。 

冷战时期,苏联国家微生物研究所下属的细菌防护中心(对外代号19号研究所),利用苏军从日本731部队起获的炭疽菌株,培养出了更为致命的836型炭疽病毒,它可以作为SS-18“撒旦”弹道导弹的弹头撒布到美国本土。 

苏联解体前后,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严重亲美,削减、销毁了大量化武工厂,之前被举得高高在上的化工厂工作人员瞬间就面临失业加自谋出路的问题。前一天还是拿着特殊津贴的苏联英雄,第二天就成了连家务活也不会干的无业游民,这些人整天一醉解千愁,能谋到的出路无非就是变卖家产。 

1995年7月,前苏联化武工程师列昂尼德•林克(Leonid Rink)把少量“诺维乔克”神经毒剂卖给了黑社会,刺客用它毒杀了俄罗斯银行业巨头基维利季(Kivelidi)及其秘书,这种毒剂首次被外界所知。  

(四) 

苏联这么德日双吃,美国当然也没闲着。美国陆军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化学武器库,犹他州沙漠里的德瑟雷特化学武器库就储存了大约1.36万吨化学毒剂,占美国化武总量的44%,这里沙林、塔崩、梭曼以及各型号的神经毒剂一应俱全,还有一些芥子气炮弹,其中大部分都是当年从德国运来的。  

直到2012年1月,美国宣布要销毁这些生化武器外界才窥探到一二,此前根本没有人知道美国到底研发了多少种化武,又储存在什么地方。其实美国收缴德日都不是外界最担心的,最担心的还是美国怎么处理这些剧毒物质。美国的传统手段是排放到公海,所以日本要排核废水的时候才会火急火燎地找美国盖章放行,因为他知道美国的传统。 

一战时各交战国都图省事,大量毒气弹在包装、储存等方面并没有严格的安全规范,大都露天堆放,只用简单的篷布掩盖。战争结束后,许多毒气弹已露出破裂痕迹,随时有泄漏的危险。为了尽快销毁毒气弹,当时的世界老大英国决定把它们直接扔进海里。于是,大批毒气弹被装上船,分别运往大西洋、北海、波罗的海、地中海等处,然后被抛进茫茫大海。 

二战以后还面临这个问题,但老大换成了美国,美国权衡利弊之后觉得还是扔海里,但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手扔,得有个指定地点。据美国《Army》杂志报道,挪威南部一处深700米的海域是当时最主要的“处理点”,超过30船化学武器被倾倒在那里。 

英国觉得应该像老大看齐,于是找了个海沟专门用来倾倒化武,这个海沟叫博福兹·德克海沟,位于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之间,50公里长、3.5公里宽、深200—300米,英国人还给倾倒行动起了个代号叫“海沙城堡”。英军先把毒气弹装上6艘坦克登陆舰,在凯林赖安军港集合,然后再倒,一开始出动了一个皇家海军工兵营,一枚一枚往里丢,后来觉得这样太慢,开始放飞自我,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连船带毒气弹一起沉。1955年7月27日早晨,4艘满载近2万枚“塔崩”毒气弹的英国船只沉入了大海。 

美国担心“倒垃圾”行动会留下证据,一直三缄其口,无论谁问都是你说啥,我听不懂。但2004年夏天,美国新泽西州一艘捕捞蛤蜊的渔船捞上来一个炮弹壳,这是一战时沉入大海的。在这个爆炸物里有个柏油状的东西,负责拆卸炸弹的技术人员发现里面装的竟然是固状芥子气。2012年,两名波兰女子在海滩捡到一枚“琥珀”,刚拿到手就发生了爆炸,二人被当场烧死。波兰官方资料显示,二战结束时,盟军向北海和波罗的海共丢弃了超过30吨化学武器。 

后来科学家才知道,芥子气在海水作用下可能转化成一种外壳坚硬的凝胶,但是在一点点外力作用下就会发生爆炸。美英当年图省事的一沉了之终于成为了人类的“定时炸弹”。  

(五)

这篇文章我是带着很悲痛的心情查阅资料和撰写的,有一些资料触目惊心,看完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根本写不了文章。被披露出来的资料只是真实世界的冰山一角,生化武器因人类的贪婪、狭隘、野心、狠毒、暴力而产生,从诞生起就耗尽了无数本该进行造福人类研究的科学家的心血,储存时又耗尽了无数纳税人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销毁了还给人类带来这么大的灾难,贻害子孙。 

其唯一的作用要么是大国强国之间互相恐吓对方,要么就是像一战、二战那样5分钟杀死2000条生命,人类到底为什么要如此自戕自害?曾被寄予厚望的苏联美国拿什么领导世界?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6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