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瑞丨为什么草根NGO找不到钱?

作者:走南闯北的社长

本文转载自: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

钟瑞丨为什么草根NGO找不到钱?

 
社长说
来自小县城的她,也曾经特别渴望成长过程中有位眼界开阔、接纳她的人陪伴和指导,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了自己的“傅雷家书”,许多爬坡路上的艰难也许就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自信而无法克服。

“为什么不是项目做好就可以生存?
——疑问
 
1 蓝色的信封
 
作为一家知名的草根NGO,蓝信封的主要创始人和现在的核心运营者学历均是985博士硕士。看到这样的学历背景时,我第一反应是蓝信封这家机构应该很挣钱,否则怎么吸引得了这些高材生。
 
没想到蓝信封和我之前接触的两个社工站(或者说NGO)完全不一样,其中最大的不一样在于他们的资金绝大部分需要自筹,而且主要来自于志愿者圈以年度为周期的月捐计划,这群志愿者既要提供自己无偿的劳力还要甘于捐赠。又是什么让他们愿意这样奉献?一定是价值认同的内驱力。
 
蓝信封只做一件事,他们让在读大学生或曾经是大学生的哥哥姐姐们与乡村留守儿童建立三个学期及以上的一对一书信关系。但两者的关系超越了一般的笔友关系,他们以手写书信为媒介,分享成长过程中没有途径向他人倾诉的喜怒哀乐,帮助留守儿童(或乡村儿童)度过青春期的自卑与迷茫。
 
这个公益行动非常触动我,小县城的我也曾经特别渴望成长过程中有位眼界开阔、接纳我的人陪伴和指导,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也有了自己的“傅雷家书”,许多爬坡路上的艰难也许就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自信而无法克服。
 
蓝信封的行动从2008年开始,已经坚持了14年了,创始人周文华从中大生科院大二的学生已然完成了本硕博的学业,毕业后放弃了生命科学的职业规划全职投身于蓝信封公益事业。
 
这样一个颇受孩子们欢迎的项目却曾经面临着维持不下去的困境,现在仍然在为资金发愁。实际上,蓝信封只是中国草根NGO生存现状的缩影,疫情期间就有不少的NGO因资金问题关闭。我们脑海中想象的只要项目好,就会有人愿意投钱,在现实中却并不如此。
 
事实上NGO的第一目标是筹钱,让机构活下来。目前蓝信封的资金50%来源于月捐计划,其中50%以上又是机构的志愿者;其他的资金来源于企业,基金会和政府。这样一种主要依靠月捐的资金结构,在业界也是非常罕见的。实际上这也是形势所迫。
 
2 政府?基金会?
 
蓝信封的注册地在广州,但是它的服务对象却在粤西北、湖南、河南、四川四省的农村。广州市政府有购买公益机构服务的财政能力,但前提是服务对象必须在本地。而上述四省的地方政府基本上是吃饭财政,不具备购买公益机构服务的财政能力。服务对象与服务所在地地方政府财政能力的不匹配,导致蓝信封无法获得政府财政专项资金的支持。
 
南阳市和宜宾市政府看见蓝信封在当地服务了五六年并且受到学校老师和学生的欢迎,近几年也资助了一部分的经费。总体而言,政府财政投资对于蓝信封等草根NGO而言,体量小且不可控,蓝信封在争取政府投资时非常被动。
 
在蓝信封成立早期,基金会占到了资金来源的80%,后面逐渐下滑,尤其是2017年之后跳水式下降。中国基金会有国字号和民间两种,外资基金会必须在中国成立新的基金会才可进入。
 
基金会有自己做公益项目和投资公益项目的两大工作职责,他们的投资越来越向头部NGO聚集,呈现出了NGO发展的马太效应。其逻辑是因为头部NGO运作规范、投资风险小。另一方面,基金会为了整体公益事业的发展,也会孵化和扶持刚成立的NGO。蓝信封正好处于NGO的中间发展地带,成为了基金会投资的盲区。
 
3 企业的钱还是企业的人?
 
企业投资公益对自身有诸多的利处。一是有利于树立企业良好的社会形象,提高品牌的曝光率和市场占有率,具有巨大的广告效应;二是有利于建设良性的企业文化,提高员工的荣誉感和归属感,有利于吸引优秀人才。三是企业发生的公益性捐助支出,在税法上有税收减免,并且有助于企业成功上市。
 
企业以盈利为根本目的,讲究资金的有效使用和项目绩效。绩效导向的企业更愿意投资实体运作的慈善机构,比如广州的满天星机构,他们做阅读公益,新修多少图书角、购置多少图书是量化可见的考核标准。与之对比的书写往来,写了多少封信、是不是有写信,又是否对学生的心理产生了帮助,这是隐性难以量化的考核标准。
 
此外,企业逐渐发现投资公益机构不如自己办公益机构对企业形象建设影响更大,还可以自己决定投资活动,员工参与感高,更可持续,腾讯、阿里就有专门的公益部门。
 
在激烈的市场化浪潮中,企业的生存竞争也十分残酷,它们呈现出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局面,当下只有大企业有能力投资公益事业。蓝信封借助理事会元老的私人关系近几年也争取到了腾讯、阿里这些大企业的公益资金资助,金额在100万左右。实际上,对于蓝信封来说,和企业合作最主要的目的是争取志愿者,要钱反而是次要的。
 
高校团委和各学院在严防风险的大背景下,对校外NGO十分慎重,更希望学生在校方掌握下的公益机构参与志愿活动。蓝信封很难进入到985、211的学校招募志愿者,而大企业对校外NGO更包容,其员工学历不低,既有校园经验也有社会经验,成了优良的志愿者储备库。双方在建立了关系之后,财大气粗的大厂对蓝信封的资助也是水到渠成。
 
摸着石头过河
 
缺少政府、基金会、企业三大可能财源,蓝信封在2018年的时候陷入了最困难的生存境地,这时他们发起了月捐筹款计划。月捐计划参与者每月定捐30-50元,以年为周期,银行卡自动扣款。此举依赖月捐计划者认同蓝信封的公益行动,愿意帮助乡村儿童,在事实上,他们往往是与蓝信封活动发生过深度关联的志愿者、受益者、参观者……
 
外部资金的抽离,自谋资金来源的蓝信封仍然坚持关注乡村儿童成长的初心。未来会如何?“摸着石头过河吧”,机构负责人周文华笑着说道。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