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作者:学爸蛋总

本文转载自:超级学爸(ID:chinasuperdad)

(一)一针见血,普京预言人类壮举

(二)老人政治,不仅仅是苏联独有

(三)民族问题,晚苏晚美都要面对

(四)大国竞赛,美国正步苏联后尘

(五)穷兵黩武,美苏踏进同一坟墓

(六)信仰崩塌,移民而来移民而去

(一)一针见血,普京预言人类壮举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前我们说过,这个大变局中最大的变量就是中国的崛起;其实还有个大变量,那就是美国的衰落。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并不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衰落,而是不能正确认识自身的问题并想办法解决,却挖空心思去遏制中国,耗费了国力。

就在64日,世界政治大玩家普京,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美国的问题所在,说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当天,普京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对媒体说:美国正犯下一个典型的问题,对自己无限实力充满信心,给自己制造无法应对的问题,就像曾经的苏联那样。

之前我们多次调侃,说美帝类似于晚萌,或者晚清,没想到普大帝也玩这种梗,用苏联来调侃美帝。但调侃归调侃,只要一对比,发现如今的美国跟苏联还真像。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二)老人政治,不仅仅是苏联独有

第一,两国都玩起了老人政治。苏联在勃列日涅夫中后期,领导干部老龄化现象非常突出,政坛缺乏新鲜血液,犹如一潭死水。

1981年苏共26大时,苏共中央最重要的两个部门——政治局和书记处平均年龄分别是70 68岁,以至于整个队伍保守、僵化。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没想到苏联解体30年后,美国也玩起了老人政治。总统拜登79岁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81岁了,财长耶伦75岁了。

参议院临时议长帕特里克·莱希也81岁了;多数党的党鞭Dick77岁了(名如其职);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79岁了。

75岁的特朗普,已经预定了下一任总统候选人的位置,到大选就78岁了。拜登也不服老,想预定另一个候选人位置,祝他能坚持到下一任大选吧。

美国的两大重要部门——参议院和最高法院大法官,也堪称高龄老年人活动中心。最大的一位参议员如果能干到退休,年龄将达到92岁。

比如参议院100名议员中,88岁的有2人,87岁的有2人,80岁以上的总共有6人;75-80岁的总共有6人,70-74岁的17人。再说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平均年龄69岁。

美国老人政治的背后,其实也是体制问题和社会问题,社会严重碎片化,年轻人社交网络化,除了政坛的老油条,新面孔很难赢得年轻选民的认可,人才梯队建设没有规划。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老人执政时,美苏领导人都有点口吃,健忘,还管不住嘴乱吻。勃列日涅夫跟拜登一样,都有点口吃,言语木讷,前言不搭后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所有的讲话,几乎都要念稿子。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晚年的勃列日涅夫,在主持召开某次阿塞拜疆党代会时,由于秘书疏忽给错了讲稿,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毫无察觉地拿着错误讲稿念了整整两页。

这时,惊慌失措的秘书才匆匆忙忙给他换了正确讲稿,而勃列日涅夫只是嘟哝着:“同志们,这不是我的错,让我们从头来过。”就又从头念起。

拜登从小就口吃严重,不过矫正得还算不错。只是最近由于年龄偏大,老毛病经常发作,还经常忘词,话说到半截可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2021310日,拜登为自己提名的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开了一场专场发布会。轮到自己讲话的时候,忘词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开的是追悼会还是新品发布会?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所以拜登也是非常依赖讲稿和小抄,甚至给哈里斯打电话也得看稿子。怕他认错人叫错名字,新闻发布会的名单都附上了照片。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拜登一上台,就跟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套近乎,结果聊着聊着特鲁多懵了,因为短短的视频连线中,拜登至少三次把加拿大说成中国,还把美加关系说成中美关系。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人的衰老健忘不值得嘲笑,值得嘲笑的是明知道自己衰老健忘了还孜孜不倦出来出洋相;值得嘲笑的是美国的民主政治竟然选出了这么个货。

6月中旬,拜登要亲赴欧洲参加G7峰会和北约峰会,不知道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继续祝他身体健康吧。

勃列日涅夫还有个特殊的癖好,饱受诟病,那就是喜欢乱吻。逮谁啃谁,让人避之不及,无论男女。

勃列日涅夫把苏联的亲吻礼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号称“勃列日涅夫之吻”,必须激烈拥吻,也被称为“死亡之吻”。他情感充沛的厚嘴唇,时刻准备与其他共产主义同志对接,非常狂野。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不管男的女的,有多少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都被其一一吻过,比如胡志明、金日成、卡斯特罗、美国总统卡特。

你要是不同意他就强吻,大家唯恐避之不及。不过由于中苏翻脸,中国的同志刚好躲了过去。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连印度第一位女总理英迪拉·甘地都没能逃脱勃列日涅夫的嘴巴,他甚至因为吻的太激烈了,而把铁托的嘴唇给咬破了。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1979年,勃列日涅夫隔着桌子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谢拉夫热吻)

拜登也是一样,素有“喜欢与人保持令人不安的社交距离”的名声。只不过勃列日涅夫不分男女,拜登似乎只喜欢对异性下手。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三)民族问题,晚苏晚美都要面对

第二,民族矛盾加剧,主体民族都受到压制。苏联解体的原因中,民族矛盾是个决定性的因素。15个加盟共和国中,围堵主体民族的俄罗斯联邦地位最低。

俄罗斯联邦本来是最大的加盟共和国,最大的民族,却没有自己的克格勃、内务部、科学院,也没有自己的电视频道和广播台,而其他的共和国都有。

各个加盟共和国都有自己的部长会议,俄罗斯也有,但是是个空架子。甚至乌克兰、白俄罗斯在联合国都有位置。

而在干部任免上,也对少数民族大加倾斜。比如放宽入党标准、简化入党手续,大力发展少数民族党员等。非俄罗斯民族干部在全苏最高党政领导机构中的比例也大幅提高。

在教育上,对少数民族实行特惠制如高等教育和专业职位上都享有特权。比如1970年,格鲁吉亚人占格鲁吉亚共和国人口的67%,但当地高校中,格鲁吉亚学生比例达到83%

在经济上,对少数民族财政投入之大,达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一五计划,全苏联固定资金投入增加了289%,但中亚四国为494%,哈萨克则为549%

为了民族地区发展,一些原来在俄罗斯联邦的工厂,连同设备、工人和专家,甚至教师和医生,一窝端的迁往少数民族地区。

苏联为了防止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分离倾向,采取拆分产业链、平摊工业体系的办法,导致每个加盟共和国都有一部分,都没法独立组织产业链。

举个例子,种棉花在哈萨克斯坦,纺线在塔吉克斯坦,织布在吉尔吉斯斯坦,染色在格鲁吉亚,扣子生产在阿塞拜疆,做成服装可能在乌克兰……

此外,少数民族地区还享有信贷、免缴利润、减免税收和财政补贴等优惠。所以,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突飞猛进。有些地区的工资,已经超过了全苏或者俄罗斯联邦的平均水平。

有人算了一下,俄罗斯每年要倒贴500多亿卢布。最终的结果是俄罗斯经济文化方面等许多方面,反倒落后了,生活水平下降,农村贫困。

总之,到了最后,所有民族都对国家的制度不满。俄罗斯联邦嫌自己付出多,觉得自己充当了全联盟的“大奶牛”。本来以为自己是嫡长子,却过上了跟后娘孩子一样的生活。

俄罗斯人到了其他加盟共和国,则彻底变成了二等公民,不但没有优惠特权,许多职位和机会都轮不到他们,更加不满。

其他加盟共和国也不满,因为他们必须听从莫斯科的所有指示,即使当上共和国的一把手,也可能随时被莫斯科的一道命令给解职。

而没有自己共和国的民族,意见更大,没有自己的联邦,没有自己的地盘,也没有各种优惠,又不是俄罗斯人……

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共产党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不凸显民族性吧,本地群众不支持;凸显民族性吧,苏联中央不答应,苏联共产党就不可能保持统一。

在这种婆媳关系式的夹板气之中,很多人陷入了纠结。其中有一大部分极力要表明自己的民族身份,阐述民族立场,极力和莫斯科拉开距离,这成了一种时尚。

1986年,戈尔巴乔夫撤消了哈萨克共产党主席的职位,换了个俄罗斯人。这下哈萨克人不干了,走上了街头,结果遭到了武装镇压,酿成了流血冲突,这就是阿拉木图事件。

所以,发展到最后,苏共中央对加盟共和国越来越hold不住了,就像周天子和诸侯国一样了,周天子已经hold不住诸侯国了。

在内部不满情绪蔓延和外部苍蝇不断叮缝的合力作用下,苏联各加盟共和国逐渐扛起了自治和独立的大旗。

万万没想到的是,挑头的竟然是俄罗斯。我估计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知道这个消息后,棺材板估计都要按不住了。

苏联解体后,更加有戏剧性,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三个斯拉夫兄弟国家的总统,在白俄罗斯的森林别墅里把酒言欢,庆祝甩掉了中亚的包袱,终于不用当“大奶牛”了!

三位总统高兴得手舞足蹈、乐不思蜀,连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都顾不上讨论,可见当时的舆论和民心。

也有人黯然神伤,那就是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因为他收到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已经被提名担任苏联总理了,坏消息是苏联已经不在了。

美国也有类似的问题,不过在美国叫种族问题。美国本来是印第安人的家园,可惜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来了之后,把印第安人屠杀殆尽。

后来白人为了引入劳动力,又引入了黑人奴隶。同时美国从全世界收割高端人才,大量引入各地移民,还有更多的非法移民也涌入美国。

引入人才一时爽,一直引入一直爽。从全世界收割的人才,让美国的科技持续繁荣,哪怕是国内大部分平民都搞快乐教育,影响也不大。

因为美国每年从全世界掐尖一百多万优秀留学生,这些学生大部分都留在了美国。10年就是一千万,50年就是五千万,还有很多二代……第一代也许是人才,第二代是不是人才还真不好说。

这将给美国人口结构带来不可逆的改变。比如加州欧裔白人的比例,已经从1940年的90%下降为2016年的37.7%,德州欧裔白人比例2016年为42.6%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非裔、拉美裔、亚裔,这些来自全球的不同种族的人,有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不同的生活习惯,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困扰。

在美国,黑人跟白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黑人历史上被奴役过,所以要抗争。白人理亏心理,自然要息事宁人,甚至给予事实上的特权。

黑人一闹就有特权,所以闹得更欢。白人心里有不满,但敢怒不敢言,毕竟是政治正确,但从内心加剧了对黑人的歧视,这种歧视以另外的形式表现出来。

在中国买房,大家很关心有没有地铁,超市,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因为基础设施完善,生活更加方便,房价一般会更贵。

但是在美国恰恰相反。只要附近有地铁、超市、公立学校,这房价就完蛋了。因为黑人、拉美裔、流浪汉会沿着地铁占据这里,富有的白人和亚裔,都会悄悄搬离。

美国社会正在碎片化,大家表面上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同一片土地,但各种族群很难真正融入到一起,嘴上和和气气,其实隔阂都在心里。

苏联各加盟国的共产党组织,沦为本民族的代言人,共和党和民进党也有这个倾向。共和党成为传统白人的代言人,而民主党则是白左和少数族裔的代言人。

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本质上是让美国再次变白。所以为啥特朗普上台就修边墙,上台就发布禁穆令,上台就开始收紧移民政策。

可惜了,美国没有机会白起来了。第一,拜登上台了,他承诺要把拉美非法移民合法化,又放开了移民政策;第二,美国白人不争气,自己躺平不生了。

可以预感,不用到2050年,美国白人就会沦为少数。美国社会将会更加碎片化,种族矛盾只会愈演愈烈。我们默默地等着美国的特朗巴乔夫即可。

(四)大国竞赛,美国正步苏联后尘

第三,军备竞赛。冷战时期,苏联被美国牵着鼻子走,走上了科技和军备竞赛之路,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加快了解体速度,美国也一样。

先说苏联,苏联被美国拖上了军备竞赛的不归路。冷战期间,美苏之间从科技到军事,进行了全方位的竞赛,都想彰显自身意识形态的优越性。

这种竞赛从军备竞赛、到太空竞赛、到星球大战,甚至还有钻地球竞赛,虽然说整体上互有胜负,但美国经济实力毕竟要强很多,所以苏联总是被美国牵着鼻子走。

苏联的军工综合体,成了永远也吃不饱的吞金兽,不断地吞噬者社会财富,却无法给苏联带来多少利润,给苏联社会带来的沉重的财政负担。

最典型的就是星球大战,美国人用了几页PPT,硬是逼着原本打算削减军费的苏联,再次调头提高了军费,让苏联的经济再次雪上加霜。

苏联的军费负担有多重呢?1976年,美国GDP约是苏联的三倍。但苏联的军费达到了令人震惊的1200亿美元,而美国的军费只有910亿美元。

到了20世纪80年代,由于石油价格的暴跌,加上阿富汗战争和星球大战的拖累,戈尔巴乔夫接手的时候(19853月),苏联军费占了财政预算的40%

现在的美国也差不多。虽然说美国军费占GDP的比例只有4%(中国只有1.3%),占财政支出的15%,比冷战时期要低,但问题是此一时彼一时,地主家的余粮并不多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经济形势不是很好,但当时的联邦债务占GDP不足40%。上世纪90年代,面对咄咄逼人的日本,联邦债务占GDP也不超过70%

然而现在,美国的联邦债务高达28.3万亿(还在持续上涨),美国2020年的GDP20.9万亿,债务跟GDP的比例是135%

由于产业空心化,美国的军工制造成本越来越高,军工质量越来越差。比如美国的造船业,已经没有民用了。没有民用就没办法分担军工成本,军舰成本就高。

苏联军费负担重的原因就是,军工技术没有民用市场,没办法通过军民融合分担成本,也没办法让民用技术反馈军工。现在美国的军工业,走上了苏联的老路。

所以美国很多高科技武器,设计很超前,但技术上总是掉链子,成本也总是居高不下,经常出现烂尾,或者成为鸡肋。

比如福特号航母,简直就是印度国产航母的翻版,服役时间一推再推,好不容易强行服役,跟美国大兵一个毛病,超喜欢去做大保健。

这样一艘满身都是病的航母成了巨型吞金兽,造价高达130亿美元。问题是老这么做大保健,谁受得了。

2018那次大保健,推油(润滑油的油)花了3000万美元主推力轴承润滑出问题了,额外加项和小费共计2000万美元(更换零件和人工费)。

后来福特号干脆住到牛杂店了,由于电磁弹射器以及电磁武器升降机的诸多问题的困扰,该航母预计最快也要等到2024年才能服役。

美国的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DDG1000),看起来很科幻,让人直流口水,但其实也是个中型吞金兽。造价42亿美元,问题是也喜欢去做大保健。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2019年国会拒绝为其拨款,DDG-1000的订单被从30艘削减为3艘,巨大的研发成本必须要分担到这3艘军舰上,单艘成本超过50亿美元。

最关键的,美国现在有点被我们牵着鼻子走的意思了。美国要在国内大搞集成电路,要在国内大搞基建,现在又在动员G7一起搞美国版的一带一路了。

一针见血——美国正坚定地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看到这个新闻我不禁发出了基建狂魔般的笑声,我觉得我们应该欢迎美国进入了兔子的预设阵地。

不能不说,美国现在进入了战略恐慌期。

(五)穷兵黩武,美苏踏进同一坟墓

第四,对外扩张势力范围,搞霸权主义。我们经常说苏修搞大国沙文主义,搞社会帝国主义,这是通过两种方式实现的。一是通过援助收买;二是通过武力施压,或战争。

对外援助一般都附加政治条件,以换取外交和政治支持。苏联解体前,戈尔巴乔夫公布了对外援助的详情,金额之大令人震惊。

截止到1989年,苏联共向61国家提供了858亿卢布贷款,按照美元汇率约1490亿美元,给苏联带来了沉重负担。

据统计,苏联的援助占据了印度工业产值的17%、叙利亚总投资的15.3%、阿富汗工业投资的30%以上,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埃及等国家60%以上的工程是苏联承包援建的……

苏联还穷兵黩武,一脚踏进了帝国坟墓——阿富汗。从1979年到1989年十年间,伤亡41万人,军费开支超过700亿美元。

巧了,冷战结束后,美国继续重复苏联的老路,变本加厉地搞霸权主义,一方面靠金钱收买,一方面穷兵黩武,频频发动战争(威逼利诱),而且也一脚踏进了帝国坟墓。

美国每年有大约500亿美元对外援助,虽然附加了很多政治条件,但也的确是真金白银。地主家有余粮的时候,可以看做是一种投资,当自己债台高筑的时候,就成了负担了。

更消耗国力的是战争。冷战之后,美国武德愈发充沛,发动了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还打过利比亚和叙利亚。

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直接投入和间接投入,消耗掉了美国数万亿美元。所以金政委说,美国离发展中国家,就差一场战争了。

打仗花了那么多钱,美国现在进退两难。如果退了,等于之前白打了。如果继续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驻军,那还得继续烧钱。

(六)信仰崩塌,移民而来移民而去

再说第五条,意识形态。苏联,原本就不是一个民族国家,而是一个靠意识形态、靠一个共同信仰凝聚在一起的国家联盟。

苏联的解体,跟意识形态的式微和共同信仰崩塌有关。苏联的解体,意味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低潮。

其实美国现在何尝不面临这样的困境。美国,也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靠着美国梦(更多更好的发展机会),靠着价值观的信仰,把各地的移民拢在了一起。

在上升期,美国自然而然会受到资本、人才、移民的追捧。靠着霸权地位和垄断利润,美国在分配格局中占尽优势。所以美国可以享受较高的收入较低的物价,就算是乱印钱也不会有明显的通胀。

2020年以来,美国梦开始幻灭:选举乱象,戳破了民主幻象;弗洛伊德之死,让自由女神蒙羞;疫情夺去了61万人的性命,资本家却赚了盆满钵盈,重新定义了人权……

此外,随着美国产业的空心化,随着美国高科技不再一手遮天,美国的垄断地位必然受到冲击,霸权红利也逐渐会消耗殆尽。没有了信仰,没有了优势,也就没有了希望。

一群移民奔着美国梦而来,也会因为美国梦的幻灭而离心离德。一旦美国的镰刀不够锋利,割不到韭菜,无法维系霸权体系,重演苏联的喜剧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各位要好好活着,一定要重新见证1991年的人类壮举。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