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作者:任尚坤

本文转载自: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2022年11月下旬,一个叫季昕华的人接受了上海电视台采访,他在节目中称,通信行程卡“承载了整个中国非常多的老百姓的日常出行,这是典型的一个用云计算支撑数字化治理的一个案例”。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图源:视频截图

 

疫情依然汹涌。

 

12月13日,通信行程卡成为历史。

 

有科创板“云计算第一股”名头的优刻得(UCloud)年报中,并未过多提及有关通信行程卡的情况。季昕华是这家公司创始人兼CEO,他在上述视频中透露,全国的通信行程码都是架设在优刻得的云服务器上,每天最高峰时有五六亿用户访问量。据优刻得官微信息,截至11月底,行程卡累计查询超700亿次。

 

这将是一个没有行程卡的春运。终于。

 

通信行程卡上线于2020年2月,由中国信通院牵头,联合国内三大运营商(电信、移动、联通),优刻得提供了技术服务与平台支撑。疫情突如其来。那个隆冬腊月,人们过得多少有些慌乱。即便对于后来进入这场大考的优刻得来说,或许也未设想会是怎么样一个图景。

 

在此之前,这家一向标榜“中立”的云服务商,刚刚迎来高光时刻。递交招股书八个月后,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UCloud)登陆科创板,发行价33.23亿元,募资超19.44亿元。二级市场涌动。优刻得连斩四个涨停板,股价升至126元,涨幅282%,市值破500亿元。

 

这是优刻得过了三年勒紧裤腰带日子的结果。2017到2019年,优刻得实现连续盈利,营收从8.4亿增至15.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683万、8032万和2119万元。这对当时迟迟看不到光亮的云计算厂商而言,是件并不算容易的事。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但优刻得的营收增速在下降,同比从约63%降至28%。而且净利润的下滑也越发显现出来。可以说,2020年,对优刻得也是一个转折点,上市,拿到更多的粮草,而如果不上市,它的业绩是否能够持续,也同样要打一个问号。

 

优刻得创办于2012年,彼时,中国云计算市场还在初创阶段。只是巨头环伺。马云站在王坚身后打造阿里云,并研究飞天系统,阿里云正式上线要到2011年了;华为、腾讯虽有小步试探,也还缺少实质性进展;盛大招兵买马,为扩张蓄势;而金山云也是在2012年推出。

 

时年33岁的季昕华跟莫显峰、华琨一起,在上海成立了优刻得。他们给公司确立的定位是:中立。这也成了十年时间里,优刻得对外宣称的一个标签。它可以吸引那些和阿里、腾讯、华为等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使用其云服务。

 

在季昕华看来,云市场并不是一家独大的。他想做第三方云计算供应商,自主研发并提供计算、网络、存储等基础资源和IT架构产品,从中分得一杯羹。

 

要是简单来讲,云这块市场,是在售卖技术和计算能力。它建立在各种网络设施搭建完善,和海量数据之上。作为未来面向TO B市场的云业务,它也在一点点演化为基础设施。

 

这条路并不好走。正如《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中,一位云计算从业者的话,“作为基础设施,世界并不需要那么多的三峡大坝”。

 

在早期的几年时间里,优刻得先后拿了七轮融资和一次股权融资,囊括了贝塔斯曼、君联资本等知名风投。直到中国移动入场,给优刻得不仅带来真金白银,更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2018年,中国移动旗下中移资本入股优刻得。国资背景应该算优刻得的另一个标签。

 

虽然看似优刻得坐拥粮饷弹药,它在2020年上市前,始终亦步亦趋,没有大举扩张规模。优刻得主要业务包括公有云、混合云、私有云及其他,其中公有云指第三方供应商通过公共Internet提供计算服务,按需出售,面向有使用和购买需求的客户,并允许客户仅根据CPU周期、存储或带宽使用量支付费用。

 

据招股书披露信息,报告期内,作为公司核心业务的公有云,贡献了近九成营收,即便上市前后有所下滑,比例也达到了70%。如果再细分,公有云产品包括计算、网络、存储和云分发,其中云分发占近半收入,毛利率为-10.35%。

 

2021年,优刻得公有云整体毛利率为-0.13%,相当于处在赔本赚吆喝的状态。

 

卖货不挣钱,并不是个好苗头。

 

要是从显见的数据讲,优刻得是从上市以后业绩开始大幅度转向,公有云毛利率和公司净利润都由正转负。2020年报,优刻得29亿元营收同比增18%,净亏损扩大约85%至6.3亿元。

 

但这似乎又是优刻得自己选定好的路线,它在上市后旋即改变原有的经营方向,努力扩大规模。只是如今再看,扩张的路线执行还不到两年,这家公司又调转船头,把盈利能力再次提上了日程。格局已定的云市场,优刻得有些凌乱。

 

这是一个资金和技术密集型赛道,摆在成本高企面前的,是规模和盈利两座大山。

 

过去几年,优刻得综合毛利率大幅下滑,从2018年的39.48%掉到2021年的3.36%。单决定走规模路线的2020年,优刻得的毛利率就下降超20个百分点。它对应的变化是,这家公司不再像以前那样只聚焦在高毛利客户身上。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降价换规模。这可以理解。只是有巨头在前,价格战马拉松能打多久?

 

当下,优刻得仍采用的是租用数据中心的方式。2021年,优刻得相关成本投入6.5亿元,占总成本的23%。官方或许也想借国家政策层面的“东数西算”工程的东风。优刻得分别在内蒙乌兰察布和上海青浦自建了数据中心,至于何时能建设完成,又何时能投入使用,并规模化缓解成本压力,还是遥遥无期的事。

 

云市场繁荣,也很卷。2018年,腾讯云、阿里云先后对核心产品降价。

 

巨头进入市场的法门,低价算一大利器。

 

2021年,阿里云营收突破600亿元,华为、腾讯云营收均超200亿元。优刻得营收29亿元。优刻得创立初期,COO华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会差异化选择价格优势的腰部客户,和能发挥中立性的头部客户。季昕华一直抱有强烈信心,他曾预计说,公司2024年可实现盈利。

 

从两个月前金山旗下金山云的情况,也大概能想到优刻得正处在一个怎样的竞争态势。

 

金山云曾稳居中国公有云互联网服务商前三,并于2020年5月分拆上市。今年十月初,金山软件公告,受美股子公司金山云股价低迷及财务表现重大影响,公司正评估投资的可回收金额,并计划计提减值拨备净额50-59亿元。

 

金山云2022上半年收入40.81亿元,净利润-13.65亿元。较去年同期,股价跌幅85%。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这一扫当初金山云上市时的欢快气象。金山云属小米系第四家上市公司,雷军同样抱有不小的期待,他一度讲,“金山云打了个漂亮仗”。

 

这句漂亮话有如泰山压顶。

 

金山云的仗当然还要打下去。云梯对里,优刻得还在金山之后,自2019年至今,它已经甩出了五名之外,不在单独列示,与其他厂商一并归为了“其他”。

 

疫情线上办公需求增加,原本对业务产生了一定刺激。只是短暂,昙花一现。

 

优刻得的仗也同样还要打下去。

 

优刻得的三位创始人季昕华、莫显峰和华琨是当年一同在腾讯的同事。毕业于复旦软件工程专业的季昕华并非首次创业,现年43岁的季昕华曾是“红客”代表,2000年初创办过专门研究网络安全漏洞的深圳红军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莫显峰和季昕华,也都在华为工作过。

 

做优刻得之前,季昕华曾任职盛大。

 

优刻得的起家云业务是从游戏开始,占比一度达60%。招股书报告期内,优刻得营收增长点为视频点播、直播所需云分发等产品。2019上半年,互娱业务占比1/4,前五大客户为恺英网络、快看漫画、追书神器、糖豆广场舞、爱奇艺。

 

2022年,优刻得高管团队也在发生变动。据官网公告,12月,联席CTO王齐离职;11月,跟随季昕华从盛大而来的核心技术人员杨镭离职,其历任优刻得互娱负责人、技术综合管理线、引擎软件及公共产品负责人。4月,COO华琨离职。公告声称,上述人员离职不会对公司日常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日子也有点难

12月13日,优刻得股价呈下滑态势,跌3.7%,报收12.74元/股,市值57.72亿元,距高点时跌88%。行程卡已成往事。同一天,中国信通院也表示已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同步删除了行程卡相关所有数据。优刻得这家行程卡背后的神奇公司,终于给这段特殊经历画上了句号。

*头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949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16日 下午12:38
下一篇 2022年12月16日 下午1:3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