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作者:星球研究所

本文转载自:星球研究所(ID:xingqiuyanjiusuo)

撰稿 | 黄太极

南海Ⅰ号发现35周年
特别制作

 

它是中国主动开展水下考古工作的
第一个项目
它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
从萌生到成长的过程
 
它是一艘满载18万余件珍宝的南宋沉船
它的价值无法估量
它就是
“南海Ⅰ号”

(“南海I号”出水文物集合,摄影师@李咸良、柳叶氘、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下),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800年前的一天
它从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港口出发
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但却不幸在中途被大海吞噬
裹挟着泥沙的浪潮将它淹没
海底的淤泥将它深埋
它的时间至此被定格
 
而它的再次苏醒
还要从35年前的
一次联合调查说起

 01 
自海底唤醒

– 发现“南海Ⅰ号” –

1987年的一天

一艘调查船正漂浮在

广东省南海川山群岛的海域上

广州救助打捞局与英国打捞公司的人员

正在船上用声呐向着海底探测

 

他们在搜索一艘

名叫“莱茵堡号”的荷兰商船

根据记载

这艘装满了白银与锡锭的船

正沉没在了这里

(请横屏观看,广东省川山群岛海域,摄影师@陈碧信)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搜查已经持续了有一阵

就在他们觉得今天也会无功而返时

调查船的抓斗

竟从海底打捞出大量器物

里面有陶瓷器、铜器、锡器、金器、铁器等

共计247件文物

更有一条

长达1.72米的金链

海水经年的浸泡

丝毫未黯淡它的光芒

宋金项饰,广东省博物馆藏,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令人意外的是

这些器物与“莱茵堡”号的货物相差甚远

其中的瓷器具有明显的南宋特征

此刻位于调查船之下的

并非是英国人要找的荷兰商船

而是一艘中国的南宋沉船

(“南海Ⅰ号”沉船位置处于阳江与江门的交界海域,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海底的淤泥之中

封存的是800年的时间与记忆

让我们开启这个“时空胶囊”

一睹曾经围绕于这艘神秘沉船旁

形形色色的人

以及他们的故事

【第2-5章为根据考古资料及文献记载所写的人物故事,有一定演绎成分,旨在以当事人的视角,为读者还原出一个个与“南海I号”相关的故事】

 

 02 
官员

– 南宋贸易与出航审批 –

就快要入冬了

刺桐港

仍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蜿蜒的海岸线

与开阔的水域

使这里汇集了众多的深水良港

(泉州古称“刺桐”,图中展示的是广义范围下的刺桐港,包括晋江下游北起湄洲湾内澳,南至围头湾莲河一带的港湾,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外贸易港

这里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旅者与传教士

街头巷尾总能听见

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

(泉州宗教石刻,摄影师@杨虎、姚璐、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大大小小的船只

满载着瓷器与丝绸

在这里等待着出港

不出意外的话

它们将在数个月后

载回数不尽的象牙、香料与珠宝

(泉州石湖码头,始建于唐代,是宋元时期泉州湾的重要外港之一,摄影师@雾雨川)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随着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

商税成为政府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自北宋开始

政府便在重要的贸易港口

设置市舶司

向来往的商船征收税费

(泉州市舶司遗址,摄影师@吴文理,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宋室南迁后

陆地交通受到限制

东南沿海贸易愈发繁荣

市舶司的地位与收入也随之提升

(两宋市舶司分布,部分市舶司的设立时间尚存争议,本图仅作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港口旁的市舶司里

一名官员正在办理一艘商船的出海申请

他查看了船主提交的备案清单

里面详细记录了

出海的船只、人员、货物以及目的地

为了保证不携带朝廷规定的违禁品

船主还找了三名当地的富商进行担保

(出自《东坡文集》卷五十六乞禁商旅过外国状)

“诸商贾许由海道往外蕃兴贩,…… 仍召本土有物力户三人,委保物货内不夹带兵器。”

看在这艘船手续齐全

船主也已登记纳税的份上

官员没有过多检查

很快就签发了公凭

他不禁期待起将要举行的祈风仪式

 

根据当地传统

每年的冬季

官员们将会在港口欢送船只出海

随后他们会登上附近的九日山

将出航信息刻在山石之上

祈祷船员们的出航一切顺利

到了来年的夏季

他们会再次举办仪式

期盼船员们平安归来

(泉州九日山石刻,摄影师@周先丽)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按照规定

从国外归来的商船

要回到始发港缴纳高额的税赋

征收税额的多少

也会成为官员重要的考核指标

不过他或许要失望了

因为他将再也不会等到

这艘船的回港

 

 03 
富商

– 船上的货物 –

从市舶司出来后

商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多年的打拼

加上对经商的热爱及头脑

让他拥有了一艘属于自己的商船

(出自《宋会要》卷一六六刑法二)

“漳、泉、福、兴化,凡濒海之民所造舟船,乃自备财力,兴贩牟利而已。”

不过在刺桐城

像他这样的商人不在少数

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来自外国

如果经商有功的话

甚至能被朝廷封官

(宋元时期政府为了吸引外商,采取“授商以官”的政策,这块墓碑的主人当上了永春县的“达鲁花赤”(即知县),图片来源@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暗自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因此被封官

商人正准备将一船的陶瓷

卖往阿拉伯地区

“南海I号”德化窑青白瓷军持,为穆斯林礼拜时所用,船上发现了大量伊斯兰风格的器物,可能它们最终将销往阿拉伯地区,图片来源@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便宜又方便使用的陶瓷

在国外大受欢迎

加上宋代政府的大力支持

使得中国几乎垄断了当时的瓷器贸易

在海外狂热的瓷器需求下

东南沿海地区

也出现了大量以外销为主的窑场

一艘又一艘载满瓷器的商船

驶向海外

换回价格昂贵的香料与珍宝

两头都能赚得暴利

(“南海Ⅰ号”主要出水瓷器窑口分布图,船上所装瓷器绝大部分来自福建、浙江和江西,因此考古学家推测这艘船很可能是从泉州港出发,摄影师@柳叶氘、周昫光、勇汽水、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制图@陈志浩、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富商特地在出发地附近的窑场

采购了大批瓷器

虽然这些瓷器的质量参差不一

但外销瓷向来都是以量取胜

物美价廉的瓷器从来不愁销路

一到目的地便会被卖个精光

 

除此之外

他还特地根据国外的风格纹饰

定制了一批瓷器和饰品

这些货物将会被高价卖出

(“南海Ⅰ号”上具有异域风格的饰品,也有说法认为,这些金饰品属于船上的阿拉伯商人,图片来源@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上的货物除了十几万件瓷器外

还有丝绸、铁器、竹木漆器等其他物件

大部分都是贩卖的商品

不过富商绝对不会告诉市舶司的是

他还在船上偷偷藏了点其他“商品”

【关于“南海Ⅰ号”的性质存在争议,有私人商船(存在走私情况)和官方商船(不存在走私)两种观点,本文采用前者的观点】

 

繁盛的对外贸易

让铜钱成为海外交易的硬通货

在国外的购买力远超于国内

(出自《敝帚稿略》卷一)

“每是一贯之数可以易番货百贯之物,百贯之数可以易番货千贯之物。”

钱币的大量外流

造成了国内的“钱荒”

(出自《宋史》卷一八四食货)

“金银铜铁,海舶飞运,所失良多,而铜钱之泄尤甚。”

因此,政府屡次下令

严禁船商携带铜钱出海

违者不仅会没收全部货物

更会被立下重罪

(出自《宋会要》卷一六六刑法二)

“舟行之后,或有告首败露,不问缗钱之多寡,船货悉与拘没。”

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

商人不惜铤而走险

他的船上

携带了价值量巨大的铜钱与铜料

(“南海Ⅰ号”上发现的铜钱数量超过15000枚,图片来源@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虽然不知商人是以何种方式

瞒过了市舶司的审查

不过好在这些额外的船货

并未被发现

自以为瞒天过海的商人

做着在异国发财的美梦

全然不知真正的灾难

还在后面等着他

 

 04 
舟师

– 船体结构、航海技术与航线 –

 

港口刮来凛冽的风

舟师远眺大海

虽然目前的海面看似平静

但自幼生活在海边的他

深知风与暗流的变幻无常

按照以往的经验

商船将会在秋冬季节

乘着北风出航

并在来年的夏初

顺着南来的海风回国

(中国夏冬季风风向图,中国古代的航行都是依靠风力,南海一号应该是在冬季从东南沿海出发,顺着西北季风向东南亚方向航行,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他所在的这艘船

是泉州地区常见的“福船”

福船特殊的构造

使其适于长时间以及复杂天气下的远洋航行

“南海Ⅰ号”船体结构复原示意图,宋元时期的泉州拥有着当时世界最为先进的造船技术,制图@冯艺卓、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突出的船底

增加了吃水深度

宽厚的船体

虽然减缓了船速

但大大增加了稳定性

(福船船底呈V形,制图@冯艺卓/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舱之间彼此密封独立

这样即使船只被礁石撞出个洞

也不会让水淹没整个船舱

(水密隔舱技术是中国造船发明之一,最早可追溯到东晋时期,制图@冯艺卓、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体使用多重木板搭接

厚实的层板之间

用麻絮和油灰填满

还用榫卯和铆钉进行加固

(“南海I号”船板拼接细节,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

作为舟师

他的地位仅次于管理者

船上百余人的性命

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因为,他负责的是最核心的环节

航向

此行的目的地远在西亚

他计划沿着唐代以来的航线前往

途中会在东南亚和印度稍作停留

最终到达阿拉伯地区

(请横屏观看,宋元时期泉州海外交通图,宋元中国通往异域的航线可分为东西两个方向,往东可达日本和朝鲜,往西可经由东南亚一带,到达阿拉伯及非洲东岸地区,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为了准确判断航线

在白天

他会参照航海笔记

对比沿途的岛屿及太阳的位置

(针路簿,上面记载了航线方向以及沿途的地理信息,图为清代文物,仅作示意,图片来源@泉州市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到了晚上

他会用牵星板和量天尺

丈量星辰的高度

(牵星板一共有十二块正方形木板,可以通过比对测出所在地星辰距离水平面的高度,北极星离水平面越近,意味着船只离南海诸国也就越近,摄影师@姚璐,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当运气不好

遇到浓雾时

则只能依靠指南针辨别方向

(指南针与罗盘,其中罗盘为明代文物,仅作示意,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只启航在即

看着甲板上的重物和满舱的船货

舟师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纵使船只再稳固

过重的船体和过高的重心

都会加剧翻船的危险

不过这在当时都是普遍现象

他也只能默默祈祷

希望妈祖保佑

让这次的航行避开风浪

(泉州天后宫,为祭祀妈祖的庙宇,宋代福建地区为妈祖信仰起源地,当地居民相信妈祖掌管海上航运,是海民的守护神;其对面为南宋德济门遗址,摄影师@李文博,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05 
水手

– 船上的生活与最后的沉没 –

正值出航的季节

码头上到处都是招工的船队

水手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一份活

他要去的这艘船规模中等偏上

大概能容纳两百人左右

(出自《梦梁录》卷十二江海战舰)

“大者五千料,可载五六百人。中等二千料至一千料,亦可载二三百人。”

跟大部分在船上干活的人一样

这名水手的工钱少得可怜

不过城内人人都会做点小生意

他在出航前自掏腰包

购买了一批瓷器

等到国外卖掉这批货物后赚的钱

便是他的报酬

 

水手和他的同伴们

需要在出航前

往船上搬运货物

大部分都是易碎的瓷器

为此需要格外的小心

 

他将瓷碗和瓷盘叠成一摞摞

瓷瓶被首尾相对地搭在一起

器物之间拿草叶或秸秆垫着

外面再用薄木板和竹条捆扎起来

“南海Ⅰ号”上紧密排列的瓷器,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为了尽可能地利用空间

大型的瓷罐内

会套着小瓷盒或瓷盖

每一摞器物间的缝隙

也塞满了各种小件瓷器

“南海Ⅰ号”上的德化窑青白釉印花四系罐,其内套有小瓷瓶,摄影师@李咸良、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上还载有上百吨的铁器

他将铁器用藤条捆好

均匀地压在其他货物之上

“南海Ⅰ号”上的铁器包装,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船上的百余号人

根据自身职位的高低

各自都携带了大大小小的货物

为了彼此区分

瓷器的底部会写上货主的姓名

并在货物上挂上木牌标识

“南海Ⅰ号”上的瓷器底部墨书与木制货物牌,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下),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由于不愁销路

大家都在拼了命地多带

这次的货物似乎比以往的还要多

很快,船舱就被塞的满满当当

(请横屏观看,南海I号共有15个船舱,每个船舱都满载着各式各样的货物,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标注@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自出航后已到傍晚

水手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好在传来了开饭的声音

 

漫长的海上航行中

除了必不可少的淡水外

船员们也会自己酿点酒

此外,还会带上不少腌制品、坚果

以及羊、鸡和鹅一类的活物

既便于饲养

也能为船员们提供蛋和奶

闲时,他们也会捞点鱼上来

(舌尖上的“南海I号”,植物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下),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水手一边喝着酒

一边吃着烤羊肉

与同船的人聊着天唱着歌

畅谈着如何在国外大赚一笔

 

酒足饭饱之后

船上的人们回到了各自休息的地方

只有富商和高级船工

才能住在甲板上的艉舱

像他这样的普通水手

只能挤在甲板下狭小的货舱中

在货物上垫块木板凑合着躺下

(出自《萍州可谈》卷二)

“舶船深阔各数十丈,商人分占贮货,人得数尺许,下以贮货,夜卧其上。”

出发已有几天

海上的生活是枯燥的

不少人带了象棋和骰子
一群人围坐在船舱里
伴着风浪声高谈阔论、指点天下

(泉州南宋沉船出土的象棋棋子,图片来源@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当游戏进行到正酣

船只突然反常地剧烈摇晃了起来

水手赶忙跑到了甲板之上

狂风夹杂着海水险些将他吹倒

 

今晚的海风突如其来的狂烈

近400吨的船在肆虐的海浪面前

如同一叶孤舟般摇摆不定

每一次巨浪掀起

都仿佛要将它吞下

 

海况愈发恶劣

在舟师和水手长的指挥下

水手们急忙调整桅杆

丢弃甲板上的重物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超重的船体

以及压在船舱瓷器上部和甲板的

上百吨铁器

让船只根本无法承受强烈的风浪

(部分宋元时期的沉船存在铁器压在瓷器上部的装载情况,用以提高重心来减缓摇摆周期,以此避免货损,但若遇上恶劣天气,可能会加大翻船的可能性,制图@冯艺卓、汉青/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关于南海I号沉船的原因,目前尚未有定论,有学者推测是由于船只特殊的装载方式和强烈的季风共同引起,本文仅对此观点做出陈述演示,仍有其他学者对此持不同看法,具体的情况还需等待南海I号后续的发掘与研究】

纵使船员们的航海技术再高超

也无力抵抗自然的狂暴

在连续的浪涌中

这艘船很快就消失在了海面上

 

水手绝望地落入海中

冬季冰冷的海水

很快让他失去了知觉

再也无法实现财富梦想的水手

同那些贵重的船货一起

埋葬在了黑暗的海底

这一沉

就是八百余年

 

 06 
再现!“南海Ⅰ号”

– 打捞与考古发掘 –

时间再次来到1987年
在发现沉船之后
它被起名为
“南海Ⅰ号”
简单的名字
寄托了中国考古人对于海洋之下
无限可能性的期盼

(从“南海I号”打捞上来的文物,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但当时的中国水下考古才刚刚起步
面对资金与技术的限制
发掘计划只能被暂时搁置
以此为契机
中国开始培养一支
属于自己的水下考古队伍
考古队员们穿上潜水服
开始接受艰苦的训练

(水下考古队工作照,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十余年后
“南海Ⅰ号”的正式考古调查开始
但考古队员们面临着又一个难题
浑浊的泥沙与昏暗的光线
使海底的能见度极低
平时的考古工作只能“摸黑”进行
极大地阻碍了考古调查

对此,专家们想出了一条解决方案

那就是

整体打捞

“南海Ⅰ号”打捞过程演示,先用铁箱套住沉船,随后用水泥块压住铁箱,使其完全嵌入海底淤泥,用横梁上下分离铁箱,最后将包裹着沉船的上部铁箱拉上水面,制图@冯艺卓/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打捞计划

涉及到多个学科和专业领域

整个工程历时264天

调用21艘大型船舶

潜水员下水3016次

潜水时间共计198000分钟

终于

2007年12月22日

随着亚洲第一吊船

“华天龙”号巨臂的上扬

满载宝物的沉箱

缓缓升起在海面之上

在海底沉睡了八百年后

“南海Ⅰ号”又再次回到了世人眼中

“华天龙”号打捞现场照片,两艘代表着各自时代最先进技术的船舶,以这种方式见面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随后

它被运往不远处的海陵岛

那里有一座专门为它修建的博物馆

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

(装载有“南海I号”的沉箱进入博物馆内的“水晶宫”,图片来源@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上)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在那里

伴随着观众们的目光

“南海Ⅰ号”将接受最为细致的考古发掘

(博物馆内的考古人员发掘现场,其中采集到的考古数据可以精确到毫米,摄影师@杨睿)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截止至2016年

“南海Ⅰ号”上发现的文物包括

17万余件陶瓷器

120余吨铁器

180件金器

15000余枚铜钱

260余件金银货币

还有竹木漆器、铜锡器、丝绸痕迹等等

 

从1987年的发现

到2007年的打捞上岸

再到2019年基本完成发掘

“南海Ⅰ号”的考古工作

前后共花费了

32年

 

这三十余年间

中国水下考古

从无到有、由弱变强

从“望洋兴叹”到“敢为天下先”

在这背后

是多少中国考古人

不眠的日夜与付出

(2007年12月24日月满之时,承托着“南海I号”的驳船,停靠在了广东海陵岛上的临时码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07 
尾声

宋代
虽在印象中“积贫积弱”
但也曾有着世界上最繁荣的海上航线
向世界输送来自中华的印迹
也曾有过一座最辉煌的东方商业之城
孕育过享誉全球的商业文明

(请横屏观看,泉州石湖港如今已成为集装箱码头和临港保税区,见证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和泉州现在的发展,摄影师@杨福添)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在这样的时代下
一群海上冒险者
他们曾带着无比的勇气
带着家人的祝福
带着国家的期许
向海洋进发
可是他们没能回来
他们在冰冷的海水里
等待了八百年
 
海难是写了一半的剧本
南海Ⅰ号”的发现
将他们的故事续写
让我们得以窥见
那个大航海时代下的芸芸众生
 
而在这300万平方公里的
蓝色国土之下
在这条“宝马雕车香满路”的
海上丝绸之路中
又有着多少条沉船、多少个故事
静静沉睡在海底
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中国海域内主要的沉船遗存分布,图内挑选了14处重要的沉船遗存点,截止至2016年,我国共发现了241处水下文化遗存(不含港澳台数据),其中沉船遗址115处,据估计,我国海域内的沉船至少有两千艘,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本文创作团队
撰稿 | 黄太极
编辑 | 所长
设计 | 冯艺卓&汉青
地图 | 陈志浩
图片 | 徐鹰

审校 |李张子薇&阿烧&陈景逸

审核专家
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副主任 孙键
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水下考古与技术部副主任 叶道阳

特别鸣谢
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杨睿
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泉州市博物馆

 

【参考文献】可上下滑动查看

[1]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广东省博物馆,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编著. 南海Ⅰ号沉船考古报告之二:2014~2015年调查[M].北京:文物出版社, 2017.

[2] 曹家齐. 宋代交通管理制度研究[M]. 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02.

[3] 黄纯艳. 宋代海外贸易[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

[4] 席龙飞. 中国古代造船史[M].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5.

[5] 刘淼,胡舒扬. 沉船、瓷器与海上丝绸之路[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

[6] 李零等著. 了不起的文明现场:跟着一线考古队长穿越历史[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20.

[7] 姚传玉. 宋代市舶司与陶瓷外销[D]. 景德镇陶瓷学院, 2011.

[8] 孙键. 南海沉船与宋代瓷器外销[J]. 中国文化遗产, 2007,(04).

[9] 王元林,肖达顺. “南海Ⅰ号”宋代沉船2014年的发掘[J]. 考古, 2016,(12).

[10] 杨睿. “南海Ⅰ号”南宋沉船若干问题考辩[J]. 博物院, 2018,(02).

[11] 叶道阳. “南海Ⅰ号”沉船反映的宋代海上生活辨析[J]. 中国文化遗产, 2019,(04).

[12] 席龙飞. 中国三大船型中的福船[J]. 国家航海, 2020,(01).

[13] 宋建忠. 水下考古与中国行动[J]. 文物天地, 2022,(05).

【招聘】星球研究所长期招聘主笔、地图设计师、视频剪辑、三维动画师、图片编辑、商务策划等,请在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一个800年前的海底盲盒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82409.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下午1:51
下一篇 2022年12月24日 下午1:21

相关推荐

  • 央行辟谣“私印2万亿”背后,陈耀明是谁?

    作者:佟西中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货币印制和发行是不同环节 近日,网络流传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陈耀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主动投案,“疑似因…

    2021年12月25日
    193
  • 晚舟归航!中美僵局松动了?

    作者:补刀客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采访、整理/刀剑笑&叨叨姐 1028天。 孟晚舟案跌宕起伏整整1028天,也是中美关系螺旋式下行的1028…

    2021年9月26日
    89
  • 历史学 | 乾隆南巡的是与非

    作者:赵云田 本文转载自:中国社会科学网(ID:cssn_cn)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乾隆帝在清朝盛世时期南巡,时间分别是乾隆十六年(1751)正月十三日至五月初四日、二十二年正…

    2022年12月29日
    283
  • 【解局】“挖矿”致富?没有出路!

    作者:点苍居士 本文转载自:侠客岛(ID:xiake_island) 最近,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肖毅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在通报中,一则表述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滥用职权…

    2021年11月21日
    56
  • 被嫌弃的上海机场的一生

    作者:李橘子 本文转载自:远川研究所(ID:caijingyanjiu) 在A股,业务不性感的上市公司要想“出圈”,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股价飙涨,涨到天上;一种是踩雷暴跌,跌进翔里…

    2021年7月23日
    99
  • 方方的“长生不老药”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今天偶然在某微信群里看到一篇公众号文章,标题是《方方:一写三停,很是自在逍遥》。 方方! 这不是写《武汉日记》的著…

    2021年8月14日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