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作者:血钻故事编辑部

本文转载自: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虚伪的真诚,比魔更可怕。
            ——泰戈尔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子宫掠夺者


“我唯一记得的,在欧文县移民拘留中心醒来时,有些眩晕,当我恢复意识时,感觉到腹部有三种不同的绷带,我当时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温迪·道是一名年轻的黑人女性,来自牙买加。此前她曾被关在美国佐治亚州欧文县移民拘留中心,遭遇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羞辱,差点被人摘除子宫。

 

温迪在2020年5月之前被美国移民拘留中心关押。她当时因为月经大量出血并伴有绞痛,请求看医生。她被带往医生房间里,脚上戴着镣铐,哪也去不了,身体极其虚弱,可“即使你在房间内脱衣服,警卫也会坐在那里看着你。”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温迪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可怕的遭遇

 

医生诊断,她患有囊肿和纤维瘤,需要动手术。虚弱的温迪拒绝手术,但拘留中心的工作人员硬把她架上了手术台。就这样,温迪被强行开刀了。一名美国妇产科学会的医生说,“这个手术完全没有必要,非常激进、不恰当。这只是一种普通的功能性囊肿,不需要手术就可以简单治疗。”

 

更可怕的,是拘留中心的医生说她得了癌症,因此还要再做一次手术摘除子宫。温迪急了,拼命拒绝手术。她想要把这事告诉媒体,希望外界可以帮帮自己。但拘留中心的人不让她与外界接触,把她单独关押起来。他们还威胁她,要强制她去看心理医生,说她疯了。直到2020年5月,温迪被强制遣返回牙买加。

 

21世纪了,在号称人类文明灯塔的美国,竟然还有这等骇人听闻的事。

 

可温迪并非个案。2020年12月,40多名和温迪一样曾被关押在美国移民拘留中心的女性,准备发起一项集体诉讼,控告美国曾经强迫她们实施了“不必要的妇科开刀手术”。她们有的被切除了子宫,有的被刮掉了一部分阴道壁。

 

其中一名收押者说,“我试着告诉护士我很健康,不需要手术。护士马上就发火了,大吼大叫。”大多数收押者,在这种威逼下,稀里糊涂签下了手术同意书。

 

在2020年9月,欧文县拘留中心工作的一名黑人护士,曾经以“吹哨人”的身份爆料,该拘留中心曾“滥摘”移民子宫、隐瞒新冠病例。这名叫Dawn Wooten的护士说,在佐治亚州这家移民拘留中心的妇科医生,堪称“子宫掠夺者”,几乎所有来到这里的女性移民都被实施了“子宫摘除术”。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Dawn Wooten

她爆料,一位年轻的女性,本来应该切除左卵巢,但却被取出了右边的那个,她很绝望,不得不重新回去切除左边的,最后做了子宫切除术。这名被迫做手术的女性,做手术时没有全身麻醉,可以想象她当时忍受了多大的折磨。她仍然想要生孩子,可如今她必须回去告诉丈夫,她已经无法生育了。

 

造孽啊。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毫无意外否定了Dawn Wooten和其他收押者的一切指控。

 

目前Dawn Wooten作为“吹哨人”,和其他多名女性,已经通过法律倡导组织“南方计划”,提出了医疗滥用、不检测新冠和缺乏隔离设施等多项指控,光这份控诉书就多达27页。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Dawn Wooten和抗议者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佐治亚州欧文县移民拘留中心属于一家叫拉萨尔惩教所(LaSalle Corrections)的私人公司。这家公司,跟ICE签署了合同,代为管理和羁押非法移民。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Dawn Wooten因为指出拉萨尔惩教所疏忽了新冠疫情,已经被降职。更麻烦的问题在于,就算到时候Dawn Wooten的指控被证实,ICE也可能会轻松地回答:“嘿,那是外包公司出了问题,跟我们无关,我们是好人。”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私人监狱

 

温迪·道和Dawn Wooten的爆料,涉及到美国多个难解的烂疮问题,包括私人监狱、非法移民和种族主义优生学。

 

我们先说私人监狱这事。

 

拉萨尔惩教所,总部位于路易斯安纳州北部,是一家专门经营监狱的民营企业。这些年来可以说劣迹斑斑。

2008年11月,公司一名55岁的典狱长罗伊·霍利迪,因为涉嫌雇佣囚犯从事个人活动,被控渎职,结果自己也被关进了牢里。2011年4月,32岁的员工约瑟夫·汤顿承认,与一名囚犯发生了性关系,被判处10个月监禁。2011年7月,又有一名叫艾米·苏·兰开斯特的员工,承认与一名囚犯发生性关系,同时她还被指控侵犯在押人员的公民权利。

 

在美国,私人公司承包政府监狱业务,是合法的。当然,会出现什么后果就很难说了。私人监狱,就跟任何私企一样,都以营利为目的。他们要多赚钱,也和别的公司一样,要么开源,要么节流。

 

路易斯安纳州政府监狱羁押一名犯人,平均每天花费55美元,为了减少成本,政府将业务承包给私企,不过他们向私人监狱支付的费用,只有24.39美元每人每天了。

 

政府给如此低的费用,私人监狱靠什么赚钱呢?光拿政府补贴显然赚不了几个钱。但你也不用担心,美国人赚钱还是有一套的。数据显示,早在2011年,美国私人监狱每年就能创造高达50亿美元的收入。

 

这个行业里的龙头老大,叫美国惩教公司(CoreCivic,简称CCA),创立于1983年,拥有近1万4千名员工,还是一家上市公司,老赚钱了,尤其特朗普上台后,股价更是出现爆发式大涨。目前美国的私人监狱,已经多达1000多所,超过260家私企参与经营。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美国私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8世纪,不过1885年被老罗斯福立法中断了。直到20世纪70-80年代末,美国因为反毒品战争,尤其是反那个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监狱犯人暴涨。随之而来的,是政府拨给监狱的预算也急速上升,从原来31亿美元涨到180亿。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巴勃罗•埃斯科瓦尔

 

美国纳税人不乐意了,凭啥拿钱养这样一帮社会渣滓啊,于是狂怼美国政府。无奈,当时田纳西州的共和党主席汤姆·贝斯力,只好转换思路,就跟几个朋友一合计,办了CCA。这么地,私人监狱逐步大兴起来。

 

私监越开越多,也越开越有经验。到了最近一些年,私企开办监狱之前,一般会跟地方政府签订一系列的合约,要求政府保证90%的“入住率”,不能送带病的犯人过来,经营不善倒闭了还要兜底。有了这样的合约,经营也就包赚不赔了。

 

但不赔只是底线,关键要开源。私人监狱第一种开源方式,就是逼着犯人当工人。当然他们不会这么直白,常以“为了让犯人更好地适应出狱生活,需要开展再上岗职业培训”为名。如此一来,媒体没话讲了,招雇主嫌的工会也管不着。

 

别小看这些监狱工人,他们生产的品类相当齐全。从军用头盔、防弹背心,到家庭器具、办公用具,再到耳机、麦克风和扬声器,你要什么他们就能给你生产什么。

 

那么一个监狱工人,一天的工钱是多少呢?之前有一个叫Shane Bauer的美国记者,曾伪装成一名狱警,去CCA办的私人监狱呆过4个月。他给出的数据是,一个监狱工人的时薪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洗盘子2美分一小时,做衣服20美分一小时。所以一个犯人,一个月赚10美元左右,最高20美元,不能再多了,也就一顿饭钱。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Shane Bauer

为了压缩成本,私监会把开销降到最低。除了低工资外,提供的食物也是最差的,常常是一坨没有味道的糊糊,十分钟吃完,没人管你吃不完或吃不饱。冬天不开暖气,夏天没有空调。不能犯错,否则一点小错也可能延长刑期,一次至少延30天——刑期延长30天,私监还能向政府申请1000美元补贴。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监狱工厂

 

私监基本变成了廉价血汗工厂,加上政府给的补贴,效益还是不错滴。

 

另外美国犯人多,私监也不愁没有“人气”。全世界25%的犯人都在美国,每38个美国成年人就有一个被关押过 ,监狱里的人数常年维持在230万人的样子。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850万多人口,第四大城市休斯顿也就230万人,所以美帝监狱人口的体量,跟他们的第四大城市人口差不多。

 

除了将犯人当苦力外。为监狱里有钱的犯人建豪华监狱,买卖各种日常生活用品,收受贿赂,都能带来不菲的收入,一杯水、一个电话,都不是免费的。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豪华监狱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的私监行业老大CCA的利润在过去20年里涨了500%,2009年经济危机谁都过得紧巴巴,就私监赚了大钱。因为一个相当于第四大城市体量的廉价苦力群体,为监狱产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机和活力。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犯人和犯人之间,以及犯人和狱警之间,基本就遵循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法则。监狱帮派繁多,打架斗殴、群架,是家常便饭,18-21岁男性犯人被强行捡肥皂的概率几乎为100%,有人甚至被多次强奸、群奸。

 

犯人与狱警之间,也常常是交易、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私人监狱狱警的收入极低,像Shane Bauer所在的监狱,一个小时只赚9美元——比美国铁锈地带失业工人的收入(普遍14-15美元每小时)还少。为了弥补收入,他们常常帮着犯人走私武器、香烟、手机和毒品等。

 

Shane Bauer说,他所在监狱养了3只大狼狗,一个狱警告诉他,“我经常故意把这群家伙放出来,然后追他们(犯人)”。这人还给他炫耀一张照片,一个犯人躺地上,喉咙被狼狗撕烂了。

 

瘦小的没有帮派的犯人怎么办?自杀。私人监狱犯人自杀自残率远远高于公共监狱。再不然就是暴动了。2012年5月,密西西比州一家私人监狱,受不了令人作呕的食物和恶劣的医疗条件,300名犯人起身暴动,打死了1名狱警,打伤20多人。今年二月,美国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司法中心大楼,就被关押的115名犯人给砸了,他们跑进大楼里纵火、砸窗户,还向楼外仍东西,一名狱警受伤。

所以一名老狱警告诉Shane Bauer,做狱警最重要的记住三条:一,对待犯人要像对待畜生一样。二,挑拨犯人之间的关系,分裂出帮派。三,不能与罪犯发生性关系,否则罚款1万美元,划不来。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种族主义优生学

 

 

私人监狱够乱,由他们关押非法移民,出现问题也不奇怪。奇怪的地方是,为什么像拉萨尔惩教所办的私人监狱,会出现集体摘除女性移民子宫的荒唐事呢?

 

这就不得不涉及到另外一个美国的阴暗面了,即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优生学传统。

 

安·库珀·休伊特(ann cooper hewitt),家住旧金山,一位20岁的白人女子,却被她的母亲强制做了节育手术。

 

那是1934年8月,安和母亲玛丽安,正在圣地亚哥郊外的科罗纳多海滨度假。午餐时,安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胃痛。他们的司机把安送回了旧金山百老汇但丁医院,私人医生蒂尔顿·蒂尔曼正在门口等着她,并跟她说,“我知道你得了阑尾炎”。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安·库珀·休伊特

 

随后,安被带往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叫玛丽·斯卡利的心理医生,莫名其妙地问了她一连串的问题,比如“总统任期多长时间?”、“美国最长的河流是什么”、“哈斯汀斯战役是何时开打的?”一开始安感觉特别古怪,但也没有在意。结果,四天后,她在毫无警觉的情况下被迫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安自始至终都是蒙的,以为自己仅仅做了一个割阑尾手术。术后住院期间,她无意间听到护士在议论她:“那个白痴病人怎么样了?”她还听到护士给他家的私人医生蒂尔曼打电话,保证“安没有任何怀疑”。

 

安有点开始发毛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她把整事的零碎信息捋顺后才明白,原来她的母亲和蒂尔曼医生,一起合伙处心积虑把她塑造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并让医院强行给她做了绝育手术。在当时,美国许多州都在实施《优生绝育法》,强制给精神病患、残疾或智力低下者等“劣质人口”做节育是合法的。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话说优生学这种理念很早就有了。不过这个词,最早是1883年英国的生物学家高尔顿在一本叫《对人类才能及其发展的调查研究》的书中提出的。优生,按字面意思是“好的出生”,本身是中性词,比如怀孕时我们都会去医院做检查、筛查之类,避免胎儿残疾。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不过高尔顿提出的“优生学”,明显带着浓重的“种族歧视”意味。因为按他的说法,优生学是“通过合理的婚配,以及任何能够优于自然方式所能获得的改良种族或血统的科学”。按这逻辑,那接下来的问题是,不优良的种族和血统,是不是就应该消失啊?高尔顿回答:是的。

 

顺便说一句,高尔顿还是那个写《物种起源》的达尔文的表弟,据说智商200。这人一辈子担忧的事,是“优秀人种”盎格鲁撒克逊人,不愿意多生,相反那些“低等人种”却越生越多。他害怕高贵的盎撒人跟当年高贵的“雅典人”一样走向消亡。所以他建议,尽快让遗传天赋出众的男人跟有同样天赋的女人交配。高贵的人不仅要有好的头脑,还应该具备猪下崽一般的天赋。

 

高尔顿最讨厌美国人了,说他们是一群“不适应欧洲环境”的人,伪善且极端。但他的学说,最先在德国得到推广,紧随其后的就是美国,而且美国是最早通过法案付出实践的。1907年-1931年间,美国27个州颁布了《优生绝育法》,对残疾人、穷人、罪犯、精神病患和智力低下者实施强制绝育。

 

后来这套制度被欧洲学了去,什么丹麦、瑞士、瑞典都搞过,学得最起劲的,正是纳粹德国。希特勒1938年授权医生,对任何“对国家没用的人”实行安乐死,一开始只针对残疾婴儿,后来扩大到成人。

 

再后来,二战爆发,纳粹德国崩了,搞得那套加强版的“美式绝育法”也就臭了,所以就再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搞过优生绝育,尤其开风气之先的美帝,最不想承认。

 

但历史是那么容易否定的吗?实际上,整个20世纪,美国大约有6万人沦为优生绝育法案的受害者,其中大部分是印第安人、黑人等有色人种。而且,一直到1981年,美国所有的州,才彻底废除这项法案。

 

除了有色人种外深受其害外,一些白人也因为这事被人陷害下套。安就是其中一例。她母亲之所以联合私人医生,强制她做节育手术,都只因为一笔天文数字的遗产。安的父亲彼得·库珀·休伊特和曾祖父彼得·库珀,都是知名的发明家,留下一笔超过400万美元的遗产。(相当于今天5900万美元。)

 

罪恶的根源,是安的父亲临终前留下了一份令骨肉相残的遗嘱。他在遗嘱中规定,安分得三分之二的遗产,三分之一属于妻子玛丽安,同时还规定,如果安没有孩子,她所得到的遗产就全归母亲所有。正是这个遗嘱让玛丽安起了歹意,并利用当时美国实施的《强制绝育法》,企图独占所有遗产。这位歹毒妇人,秘密雇佣了加州两名医生,给安做了切除输卵管和子宫的手术,让她永远没有可能拥有孩子。

 

大洋彼岸的“子宫掠夺者”
母女俩对簿公堂

 

坏制度刺激人性的恶,好的制度让人变良善。

 

现在移民拘留中心出现摘除女性移民子宫这事,又让不少人再次想起那段人伦丧尽的黑历史。《优生绝育法案》虽然废除了,但优秀/低等种族这样的二元理念在某些美国白人脑子里始终就没去除干净。这也不是咱污名他们,从各类此起彼伏的针对黑人、非法移民的杀戮和虐待,也能看出这点。

 

2019年2月美国司法部发布一调查报告,四年来,联邦政府竟然收到了4500余起非法移民儿童在拘留中心遭性侵的投诉。骨子里“白人至上”的特朗普,推行强硬的禁止非法移民政策,弄得2700个儿童跟父母“骨肉分离”。

 

拜登上台后,懂王制定的各种政策被一一“纠正”,其中包括强硬的移民政策,美墨边境墙、移民申请家庭强制分离政策,都被废止了。一时间,拜登成了移民眼中的“大好人”,所以世界各地的移民都在打包行李往美国冲,尤其美墨边境,久违的“移民潮”又出现了。

 

仅今年2月份,美国移民拘留中心就拘留了将近10万非法移民,这是自2019年6月以来的新高,其中包括4200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以及3000名超期羁押的儿童。眼看兜不住自己吹过的牛逼,拜登急忙澄清:“我不当好人。”

 

 

余论

 

 

其实想想,相对懂王这样的混世魔王,拜登更像典型的美国政客,喜欢标榜高大上,但实际又做不到,私下里就算干了无数肮脏的勾当,明面上还是那么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

 

像非法移民摘子宫这种事,放哪个国家,都堪称史诗级的重大丑闻。但那些美国政客们除了表面上敷衍几句,什么也干不了。因为政府授权私企办私人监狱这一恶制,一时半会根本无法撼动,更别说私人监狱背后的私企,还是诸多美国政客们最慷慨的钱袋子,所以就算是那几句敷衍,恐怕最后也不过只是几声虚伪的叹息而已。

 

还有一件事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美国身边出现这样的丑闻,也不见美国的主流媒体一再炒作呢?而远在天边他们根本就不了解的新疆,却能成为他们借题发挥的对象?美国私人监狱中那些囚犯们“强制劳动”所生产的衣服、军靴、喇叭,他们会拒绝使用吗?

END
本文作者:左页,血钻故事执行主编
部分参考资料:

1 Gynecologist dubbed ‘uterus collector’ by Georgia ICE center nurse,Daily Mail

2 US Immigrant Center Accused of Illegal Uterus Removal; Whistleblower Nurse Raises Alarm, IBTimes

3 LaSalle Corrections: A Family-Run Prison Firm,Prison Legal News

4 He Worked Undercover in a For-Profit Prison and It Got Ugly,DAILY BEAST

5 错摘卵巢、强制手术:在美非法移民再遭虐待,央视新闻客户端

6 The Tragic Life and Scandalous Sterilization of Ann Cooper Hewitt,by AUDREY CLARE FARLEY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