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行前释放混乱信息,拜登阵脚已乱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即将到来的“欧洲行”,对于拜登来说是一个关键节点。这关系到他的“大国竞争”战略计划的实施。然而,欧洲行之前,拜登却释放出了太多混乱信息。似乎表明他目前已经自乱阵脚。

修复关系,建立“新自由联盟”,重塑美国霸权,这是拜登外交攻略的三部曲。当然,最终是为了争取美国的战略优势,永久独霸世界。 

虽然此前的G7  外长会和G7财长会为他的欧洲之行做了铺垫,但似乎在修复关系和建立新联盟问题上还存分歧。特别是在“大国竞争”问题上,分歧较大。盟友国家特别是欧洲大国想要更多自主权,更怕成为“大国竞争”的牺牲品。

而意外曝光的丹麦门“监听事件”,也让欧洲主要大国对与美国打交道产生了异样的心理。 

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之前,拜登在白宫招见了北约秘书长。会晤后白宫安全顾问就表态在军费开支问题上将向欧洲国家施压。而正是这个问题特朗普曾经威胁要退出北约。这是美欧分裂的一个重要因素。这让欧洲人如何相信他的“团结之说”? 

虽然说服了普京同意直接见面,但意图过于明显。拜登的企图与普京的目标相去堪远。重要的是,俄方已经明确表态对“拜普会”不抱期待。 

或许是预感到了此次欧洲之行难以如愿以偿,甚至有可能出现难堪的局面。拜登近来又释放出了一系列令外界难以正确理解的信息。

为了配合欧洲之行,拜登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了一篇文章。把“修复关系”变成了“团结盟友”。进一步突出强调了建立“大国竞争”战队的企图。 

强调要实现“以美国实力地位来领导世界”,显然这是一种威胁的暗示。即美国有实力,就必须实现美国领导。这种“美国实力优先”,实际上依然还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翻版。这就让欧洲更加怀疑拜登修复关系或团结盟友的诚意。 

在欧洲行之前,在没有与盟友沟通的情况之下,拜登突然决定借欧洲行之际与普京会面,这在欧洲已经确定俄罗斯为“最大的安全威胁和秩序破坏者”的情况之下,让欧洲如何面对美俄稳定关系的局面。显然这是把俄罗斯这个战略包袱甩给了欧洲。欧洲就更难对“建立联合战队”惟命是从了。 

虽然已经明确要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可预测的关系”,可拜登却突然变得强硬起来。拜登先是强调要在人权问题上对普京施压。后又狂言维护乌克兰的利益主权。 

要知道,人权问题一直是美欧攻击普京政权合法性的重要突破口,甚至可以说就是想利用俄境内所谓的人权斗士来颠覆政权,也就是所谓的“颜色革命”。这是普京最讨厌的。 

而狂言要为乌克兰撑腰和维护乌克兰的主权,显然又想挑起乌俄危机。这就意味着又回到了美俄关系的原点。

可以想象,如果拜普会时拜登真拿人权和乌克兰问题施压,“拜普会”肯定会不欢而散。 

或许,这可能是拜登在学习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在会晤前制造紧张空气以极限施压。然而,普京原本就不抱什么希望,拜登这一刺激会令他更加反感。在会晤前释放出来的是不想解决问题的混成信息,这注定了谈不成什么结果。 

然而,以上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大国竞争”战略问题上的信息混乱。 

拜登又拉黑了不少中国企业,还建立了所谓的“供应链打击力量”。这不仅是要恢复贸易战,而是要科技、贸易“脱钩、隔离”的节奏。 

可是,你要说拜登要一硬到底的话,在欧洲行之前却连续进行了三次贸易沟通。显然是准备重启贸易磋商谈判的意思。一方面是对与盟友谈判贸易协定不感兴趣,另一方面却主动与中国套近乎。一方面要建立联合战队合作竞争,另一方面却又主动接触。这就让外界难以理解拜登将展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国竞争”?这些信息非常混乱。 

或许拜登在玩软、硬兼施,也或许在玩模糊战术。但有一点,这一切都是围绕建立联合战队重塑美国霸权有直接的关系。 

这可能是在告诉欧洲盟友,如果不配合支持建立联合战队,宁可与中国谈贸易也不会与欧洲谈贸易协定。这是一种暗示性威胁。而目前欧洲确实更急于寻求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当然也是在暗示美国可能通过减轻对俄罗斯的打压而增加欧洲的压力。 

总之,拜登“欧洲行”之前释放的信息太多、太混乱。让外界难以理解他真正的战略意图或战略选择。这肯定不利于取得“欧洲行”的成果。或许他在有意玩玄学,也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应当怎么办。也就是说,“大国竞争”战略还没展开,拜登已经自己先乱了阵脚。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8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