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动荡中的缅甸银行——汇兑风险的活教材

作者:东方锐眼编译

本文转载自:锐眼观缅甸

本文目录
一、 政变后初期:罢工导致银行停摆
二、 军政府、私有银行和抗议者之间的博弈
三、 银行复工后,设置取款限制以防挤兑风险
四、 民间出现“代排队”和“代取号”服务
五、 移动货币中介收取高额取款费
六、 现金黑市
一、政变后初期:罢工导致银行停摆
政变后初期,一些抗议者的策略是促使银行员工罢工或无法正常上班,迫使银行停摆,制造金融动荡,从而威胁军人政权或迫使其妥协。2月8日开始数以万计的私有银行职员罢工,导致2000家私有银行网点被迫关闭。“缅甸银行业工会”定期组织500至1000名银行职员在仰光举行抗议活动。
政治动荡中的缅甸银行——汇兑风险的活教材

2月,缅甸银行业工会在缅甸中央银行总部前举行的抗议活动

由于缅甸的数字银行业务仍处于起步阶段,包括跨行转账在内的许多业务只能在网点进行。2月8日后,基本上只剩下国有的缅甸经济银行和军资的Innwa Bank没有因罢工停摆,此外部分银行没有关闭ATM服务,但ATM服务人满为患,人们往往排很长的队只能取到限定金额的现金。因此,网点的停摆对缅甸经济生活构成重大影响。
这期间,出口商和进口商基本无法收发付款。境外汇入看似是一项自动化业务,但款项汇入之后仍需要人工将资金录入收款账户。出口商可能不知道他们的付款已经到了,买家已经汇过来,但没到出口商的账户里。同样,由于缺少人手进行国际结算,缅甸继续进口成品油和棕榈油等基本商品的能力受到影响。
缅甸仍然是一个以现金为主的社会,账户中的资金通常需要作为现金提取,以支付供应商或员工,或支付运营成本。银行停摆的情况下,企业一般只能将手头现金储备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和应付紧急开支,或者用电子转账支付员工工资,但员工从ATM机取款难度较大。这类矛盾在2月底发薪日临近之际进入高潮,企业开始疯狂争夺替代性的现金来源。

二、军政府、私有银行和抗议者之间的博弈

银行业的罢工之所以能够实现,这部分是由于私有银行忌惮抗议者人多势众、害怕遭遇报复性挤兑。但私有银行的考量有很多个方面,一些私有银行为了维护与大客户的关系,会悄悄开“后门”对其提供服务。
3月初开始,缅甸军政府和中央银行加大了对私有银行的威胁,要求其停止罢工。如3月12日缅甸最大的私人银行KBZ在致员工的公开信中暗示,该行面临国有化或被迫重新开业的威胁。
随后,一些私人银行开始要求员工按规定时间复工,否则可能遭到解雇。在军政府施压、各私有银行服从、罢工员工心态变化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缅甸各私有银行开始缓慢重新开放网点。
政治动荡中的缅甸银行——汇兑风险的活教材3月22日,在 KBZ 银行自动柜员机前排队的顾客。该日缅甸最大的私人银行KBZ仰光144家分行中,仅有5家重新开业,这使得大多数客户只能依赖手机银行和自动取款机。

三、银行复工后,设置取款限制以防挤兑风险

随着重新开业的网点增多,银行的现金储备压力急剧增加。部分是由于民众对军政府和银行的信心不足,部分是由于抗议者试图以金融危机逼军政府让步的策略,民众出于恐慌和愤怒试图从银行提取存款,将存款换成现金、黄金或美元等其他形式。
政治动荡中的缅甸银行——汇兑风险的活教材5月5日,仰光民众在CB银行的ATM机前排队取钱
为了防止银行现金短缺,缅甸中央银行对个人实行每周200万缅币的提款限额,包括每天从自动取款机提款最多50万缅币(320美元)。但大多数银行每天只允许取款20万缅元或更少,每周只能取出100万缅元。这是因为中央银行不愿向私人银行提供充足的流动性,银行被迫进一步限定储备,对接待客户数量设定每日上限,并设定更低的提款上限。这进一步加剧了恐慌,增加了排队的时间。
许多网点实际已经复工,但外面仍关着门。大多数“开门”的网点每天仅服务很少量客户,如某银行使用叫号系统,每天只服务20名客户提供服务,之后两个月的号码已经预约一空。
对于一些缅甸人来说,在ATM机前排队已经成为一种日常习惯。政变以来,他们一直在拼命地从自己的账户中取现金,担心在一个军事政权统治下会失去一切。

四、民间出现“代排队”和“代取号”服务

政治动荡中的缅甸银行——汇兑风险的活教材

仰光缅甸广场,顾客们在 KBZ 银行的ATM机前排队

在Facebook上,有数百人表示提供在ATM机前代排队的服务,收取5000至10000缅币的手续费,或取款总额的1.66%至5%,具体取决于银行。
一种典型的代排队业务模式为:

一些专门从事代排队业务的人会在黎明时分(违反宵禁)去自助取款机前排队取钱。当宵禁结束的时候,可能会有70到100人排在身后。

排好队后再Facebook群里发帖声明可以代取现金。客户信任的情况下会直接把钱转过来,然后排队者用自己的信用卡取现;否则会在排队者取现后到ATM机前当场交付。

为了限制代排队现象,银行的博弈策略是“制造不确定性”,通常要到上午9点才会宣布哪些自动取款机会装钱。
也有一些人提供“代取号”服务,每个号码收取3,000至5,000缅币。收费相比“代排队”更低是因为不必早起排很多个小时队,而是通过在早上9点到下午3点之间不断给各网点打电话来预约号码,然后在收到预约成功的邮件时在Facebook群组发广告。

五、移动货币中介收取高额取款费

如果不想在ATM机或银行网点排长队,也可以找移动货币中介(Mobile Money Agents)取得现金。移动货币服务(Mobile Money Services)是近年在缅甸兴起的一种移动支付解决方案,Wave Money和KBZPay(通常被称为KPay)是两家最大的移动货币服务商。它们在缅甸各地有深入社区的网点,即前面提到的移动货币中介,用户可以付现金给这些网点给自己的账户充值,也可以从自己的账户取现。
Wave Money和KBZPay允许中介收取取款费,从1万缅币收取3% 到50万缅币收取0.8%不等。政变以来,中介开始收取额外或更高的费用,3月底是2% ,一个月后成了3% ,然后是4% 到5%,在某些情况下达到了15% 甚至更高。人们必须花钱买钱了。
中介则说,他们和银行客户一样面临着同样的困难,而更高的费用反映了他们花费时间和金钱试图获得现金给客户。
5月21日,Wave Money发表声明称,了解到一些中介向顾客“乱收费”,并正在调查,随后一些中介因拒绝按照公司规定的费率兑现给客户而遭关停。一些中介拒绝服从Wave Money的规定,理由也颇为合理,因为获取现金对于他们来说也很困难。

六、现金黑市

现金买卖市场已经出现,客户利用网银转账给第三方,第三方再付给他们现金,收取一定费用。同样,一些交易商会以低于票面价值的价格购买支票,从总额中获得一定的提成。
尽管其中一些交易是通过现有的货币兑换和非正式汇兑网络进行的,但许多手持现金的看似普通的人一直在Facebook群组宣传他们的服务。3月份这些人只收取1%的费用,但是持续上升,5月初达到了13%左右。
随着有关存款转移的网上讨论达到白热化,缅甸央行4月15日警告称此类交易属于非法,指责一些企业囤积现金,而不是存入银行,以便从这些资金转移中获利。报告警告说,任何涉案人员都可能被判处两年监禁。
不断上涨的费用最终引发了反弹,一些用户在Facebook群组表达了他们的不满。“钱贩子”成为众矢之的。一些人称他们大多数都是银行职员,还有人声称他们被骗了,因为他们转移了存款之后,对方没有给现金。
这种“货币换存款”的商业模式为:首先是大量购买存款,然后用这些存款通过电子交易购买黄金,然后出售黄金换取现金。金店会要求小买家付现金,但允许一些大额买家使用电子交易。
5月12日,金价创下当地历史新高后,政府试图控制黄金市场。5月17日,仰光黄金企业家协会表示,正与政府的经济打击犯罪部门合作稳定金价,已指示成员只接受现金出售黄金,停止向那些“故意操纵市场”的人出售黄金。
5月20日,警方逮捕了仰光的一名妇女,据称她提供非法的“上门”汇款和取款服务。逮捕的消息放出后,许多一度活跃的Facebook群组删除了用户之前发布的这类广告帖。
七、结语

缅甸政变后引发的银行业危机,对“一带一路”出海中资企业来说是一个警示。3月份仰光发生打砸中资工厂事件,引发对于出海企业生命财产安全风险的担忧,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这场危机的其他方面,包括汇兑、现金流、供应链、物价等方面的风险。对于在其他国家投资设厂的中资企业来讲,缅甸的事态值得作为风险防范的参考。

(综合编译自Frontier等媒体多篇报道)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9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