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的走入外交岐途了吗?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拜登上台后,在对华问题上日本表现得非常活跃。不但炒作钓鱼岛问题,还在人权以及台湾问题上强硬干涉中国主权、内政。给人的感觉是日本的外交出现了重大变化。日本真的正在进入岐途吗?

 

表面上看,菅义伟上台后的日本外交有所变化。特别是拜登大选获胜之后,日本非常积极地与美国套近乎。在涉华问题上,与美国保持高度的一致。而在涉台以及人权价值观问题上发难,似乎是以前少见的行为。

 

然而,仅这些就说日本外交进入了岐途,似乎证据还不足。菅义伟目前的外交政策与以前的日本政府特别是安倍政府并没有什么重大的改变。只不过是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以及美国的改变而相应的改变罢了。

 

形容中日关系,最常用的词就是“政冷经热”。即使是在钓鱼岛之争最激烈的时刻,外交关系也并没有严重影响到经济关系。虽然菅义伟追随拜登的步伐,但要说真的就决定死心塌地的甘做美国的棋子、炮灰,还真的未必是那么回事。

 

首先,日本是一个非正常国家。日本的政治外交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的控制。

 

白宫换主人之时,日本主动表忠心这是历史惯例。可以说已经是习惯成自然。如果不积极表忠心,就有可能受到美国政府的冷遇甚至是惩罚。安倍当初就是因为错估了川普会获胜,而受到了川普的冷遇。搞的自己政治外交上很被动。要不是送上了“大礼”,川普肯定会让他更难堪。

 

其次,日本的外交也必须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而变化。

 

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目前的世界局势错综复杂,可以说世界正在进入大国竞争时代。美国要永久独霸世界,必然在外交上要采取高压政策。各国在制定外交政策的时候,必须审时度势。

 

对于日本这样一个受控于美国的国家来说,只能在原则立场上与美国保持一致。否则也将受到美国高压政策打压。站边美国是日本不二的选择。至少得装装样子。

 

各国都想独立成极,日本也不例外。此时不强势发生,就体现不出日本的存在。而借助美国之威发生,就更赚眼球。日本表现一下自己也很正常,或在所难免。

 

其三,日本政治外交的“边缘化”问题。

 

冷战结束之时,也就是日本进入“失落时代”的开始。日本的经济技术优势随着新兴经济体崛起日渐衰落。虽然日本一直想利用自己的经济优势主导亚洲事务,但如今却是影响力越来越低。在政治外交上边缘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要想摆脱被边缘化的命运,有两个选择。一是选择与亚洲国家积极互动合作,利用自身的优势发挥重要作用提高影响力。二是追随美国拉大旗做虎皮,或狐假虎威。

 

如果选择前者,就与美国的战略相背,就会受到美国的打压。虽然可以通过对华合作来抵抗美国的打压,但问题是日本更担心一个复兴崛起的中国。衡量来衡量去,也只能是选择追随美国。或者说走中间路线。

 

其四,走正常化道路的需要,摘掉非正常国家的帽子。

 

虽然日本还处于“失落的时代”,但不可否认日本的经济科技实力,也有实力不俗的军事。

 

日本很清楚,美国需要日本这个急先锋和前沿阵地,就必须在军事上放松对日本的管制。

 

当年日本政府主动挑起钓鱼岛争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给自己强军修宪找借口。而美国的重要策略就是让日本发展军力后融入美国军事体系。因此,对于日本的修宪强军是给予一定程度上的支持的。

 

如今,美国重返亚洲受阻,更需要借助日本的实力来影响亚洲。更想在日本增强军事基地建设,甚至是部署中导。日本军事实力的提升,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补充。这对急于修宪强军的日本来说,就是一个最佳的机会。所以,目前的美日可以说是各取所需。

 

安倍时期,就是借机大力推进军事建设和修宪进程。只是因为国内外的阻力巨大,加上应对川普的贸易战,修宪一事目前似乎是暂时的搁置了。

 

菅义伟一上来就在世界到处宣扬要“入常”。显然他的首要目标也是修宪强军。这就必须得到美国的首肯,或者说必须要美国政治外交上松绑。向美国表忠心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五、中日之间的历史恩怨。

 

日本师承于中国而受教化,但反过来却成为了中国近代史衰败的重要原因。一个强大的中国始终是日本所担心的。

 

六、菅义伟个人的政治需要。

 

菅义伟既然当上了首相,自然就不会想只是一个过渡。而年底前日本就要重新大选。与美国套近乎,是想得到拜登政府的支持。

 

就算拜登的支持作用有限,但拜登要是利用对日外交来反对,菅义伟可就难以继续当政了。对于菅义伟来说,拜登是做糖未必甜,做醋可就绝对酸了。

 

另外,制造对外矛盾,可以激发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这对他竞选也相当有利。

 

以上就是菅义伟选边站队的动因。以下就是与美国保持距离或怀有二心的证据。

 

一是,虽然日本新的“外交蓝皮书”中针对中国的意味很浓,但却也突出强调了“中日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更强调了要与中国加强经济合作。这依然采取的是“政冷经热”的老套路。经济是中日关系的基础。日本不可能为了迎合美国而彻底的断绝与中国的经贸关系。这是日本承受不来的损失。这也表明了日本并不想当炮灰。

 

二是,日本完成了RCEP国内审批程序。

 

RCEP的签署,可以说是顶着美国巨大的压力。日本能够与中国一道加入RCEP,就表明了无意与中国关系完全恶化。而日本完成了国内审批程序的时机可以说也非常微妙。

 

访美归来之后,就立即追随中国宣布通过了RCEP的国内审批程序,给人的感觉就是还想与中国“一个锅里搅勺子”。

 

三是,应对气候危机中的表现。

 

应对气候危机问题,这是拜登最看重的问题之一。在被问到日本是根据什么来制定46%减排目标之时,他脱口而出的说这是迷糊中脑子里蹦出来的数字。这既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脑子进水。这是自然的流露。实际情况也就是这么随便提供给拜登的一个数字。

 

因为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之前,就传出拜登要求日本提高减排目标。对此,日本人是敢怒不敢言。拜登让提高那就必须提高。既然拜登要一个好看的数字,那就只能给他一个数字先应付了事。这不仅是胡弄拜登,更像是在侮辱拜登。好在拜登自己也是如此,此时也不好发作。

 

四是,虽然得到了美国协防钓鱼岛的保证,在口气上也表现得非常强硬,但近来日本在钓鱼岛方面却并无太明显的异常举动。我方在钓鱼岛的例行巡逻执法,也并没有遇到来自日本的阻力。

 

其实,目前的日本应当清楚。实力上与中国已经不在同一个档次。而与中国起冲突,尽管有美国保护也是一个死。日本最好是祈祷中美不发生冲突,一旦军事冲突,日本就是主战场。

 

如今,亚洲合作大局已定。从奥巴马开始,美国就想主导亚洲事务。可目前几乎是插不上手了。最多也就是起到一点破坏的作用。还得假借日本之手。日本若真的惹事,在亚洲的地位会更低。因此,目前只能是想尽一切办法参与亚洲事务,自然也就不得不与中国同桌了。

 

常言道,世界外交只讲利益,不讲公道。而目前的世界外交,随着世界变革的加速,以及局势的复杂多变,世界外交也在进入新时代、新模式。

 

一方面是霸权外交突出。美国越来越担心失去自己霸权。对于其它国家的快速发展总是怀有一种敌意。采取高压外交政策是一种必然的选择。而近来,更是积极的拉帮结伙,大有体系性对抗之势。

 

另一方面,实用主义外交正在兴起。冷战刚过去30年,冷战的高风险和危害记忆犹新。加上多边主义全球化进程已经成为了主流。这决定了体系性对抗不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自然追随美国的国家越来越少。

 

多边主义也好,全球化进程也罢,又或者必须合作应对世界性难题,这都必须排除体系性对抗的影响。合作才是主流意识。这就要求搁置意识形态发展道路的差异。自然的也就成就了一种实用主义外交的局面。

 

重要的是,美国已经不是过去的美国,世界也不是过去的世界,亚洲也不是过去的亚洲。用基辛格博士的话说,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这也决定了体系性对抗局面难以形成。

 

虽说如此,但美国近来打价值观牌,又大造中国威胁论。正所谓谎话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一不小心,这个世界就会被美国带进体系性对抗的坑里。

 

因此,对于一些国家为美国摇旗呐喊,为冷战造势,就不得不强力出手制止。

 

一些国家可能利用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合作的发展环境快速复兴的心理,故意制造矛盾争端,逼中国妥协让步。中国当然也可以利用自身对世界发展的重要影响力来威慑宵小国家。要么合作共赢,要么一损俱损。就是要与一些国家比对抗冲突的承受力。

 

多边主义全球合作是大势所趋,符合世界利益。世界发展和变革的方向正朝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中国也正在取得发展先机。而在未来新体系的建立过程中,中国作用和中国影响力摆在那里。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已经取得了战略优势。

对于中日关系,如何发展?如何应对?主动权在我。

 

正确判断日本的外交政策走向,才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方式。对日本的态度放任不理不行,但一味强调日本进入岐途并不可取。以战止战也好,杀鸡儆猴也罢,又或是因势利导,要综合的运用好各种手段积极应对。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