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制图:孙绿

据华尔街日报5月21日报道,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头目阿布巴克尔·谢考日前在一次自杀式背心爆炸中身亡。与此同时,“博科圣地”的分裂派别,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伊斯兰国西非省”也宣称,由于被该组织的武装分子围攻,谢考被迫自杀。

曾经是一家,后分裂为“伊斯兰国西非省”和“博科圣地”

这次相当于“西非省”干掉了曾经的战友

(图:Wiki)▼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阿布巴克尔·谢考曾多次被传死亡,但是从尼日利亚政府和极端组织的反应来看,这次应该是真的。他的死亡背后是一个极端组织的分分合合。

这位老哥多次死去活来,这次算是凉透了

(图:Wiki)▼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极端组织“博科圣地”

“博科圣地”起源于尼日利亚北部,由宗教组织演变而来。尼日利亚是一个由英国殖民者拼凑起来的国家,内部的民族、宗教矛盾尖锐。

宗教问题确实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不过对于尼日利亚,民族、族群、部落问题要复杂得多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尼日利亚全国有250多个民族,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主要有三大族群:豪萨-富拉尼人(Hausa–Fulani)、约鲁巴人、伊格博人(Igbo)。其中,尼日利亚北方的的豪萨-富拉尼人主要信仰伊斯兰教,与南方信仰基督教的族群之间长期不睦。

国家虽是统一国家

但几大势力在各自的地盘都有相当的影响

不算其他民族、部族,光是这三位

要在权力分配上达成妥协平衡就相当不易

(尼日利亚主要族群分布)▼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1995年,一个叫阿布巴卡尔·拉万的宗教人士创立了一个名为“穆斯林青年组织”的温和宗教团体。2002年拉万到沙特阿拉伯进修,默罕穆德·优素福接任“穆斯林青年组织”的领导人,并依靠个人魅力形成了一股名为“优素福派”的势力。

穆罕穆德·优素福,这应该是最终被捕后的样子

(图片:Wiki)▼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2002年-2009年,优素福逐渐变得更加激进,他开始对2001年后世界范围内出现的伊斯兰圣战持赞同的态度,甚至要将自己塑造成“尼日利亚北方传播圣战萨拉菲主义意识形态的先驱之一”,他还整合了一些具有极端思想的组织和个人(阿布巴卡尔·谢考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博科圣地”早期组织的)。最终“优素福派”演变为“博科圣地”早期雏形。

“博科圣地”的势力集中在尼日利亚东北部

发展初期其实与地方政治势力有复杂关系

优素福的本意也未必是和中央政府直接干仗

(尼日利亚主要族群分布)▼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由于思想日益激进,“博科圣地”早期组织与尼日利亚政府的关系也在恶化,并最终在2009年演变为一场迈杜古里“大起义”。

这场“大起义”起因是因为当地交通部门试图阻止一部分“博科圣地”成员去参加一场葬礼,因为根据当地法律规定,骑摩托车必须带头盔,但是“博科圣地”成员认为,摩托车头盔影响了他们的宗教头饰,坚持不带头盔。这其实是双方矛盾长期累积激化的结果。

“博科圣地”成员与当地警察和准军事组织人员发生武装冲突,并演变为一场骚乱。骚乱主要发生在尼日利亚北部的博诺州和包奇州(这两个州现在仍然是极端组织活跃的地区)。

09的动乱,涉及东北部多个州和多个城市

博尔诺州的迈杜古里是其中最严重的▼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在这场骚乱中,尼日利亚府军警和准军事组织打死至少700至1000名“博科圣地”成员,并逮捕了优素福,随后在迈杜古里警察局外的广场上将其处决(尼日利亚政府不承认杀死了优素福)。尼日利亚政府的武力镇压和优素福的死激起了“博科圣地”成员及周边受其影响的社区愤怒,“博科圣地”更加极端化。

给自己的信众最后留个念想

(图片来自:youtube@SaharaTV)▼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在优素福死前,就已经任命阿布巴克尔·谢考为“博科圣地”二号人物。优素福死后,谢考正式继任该组织最高领导人职位。此外,包括优素福儿子在内的一批“博科圣地”高层领导人逃出尼日利亚。相较于优素福,谢考更加极端、更加残暴,在组织内部也更加独断专行,这也为“博科圣地”日后的几次分裂埋下了伏笔。

分裂与“抱大腿”

2011年,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崩溃后,国际极端组织“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将大量的武器装备和经验丰富的战斗人员流入尼日利亚,增强了“博科圣地”的实力。此外还有许多2009年逃往国外的“博科圣地”成员也开始回流尼日利亚,这些人引起了“博科圣地”分裂。

利比亚陷入混乱和内战,导致武装泛滥并外溢

南方相对富足但又民族矛盾、南北关系严重的

马里和尼日利亚,都成为这一波武装外溢的受害方▼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例如,2011年8月,“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袭击了位于阿布贾的联合国机构驻尼日利亚的大楼,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这是“博科圣地”首次袭击国际目标。但是坚持“本土圣战”路线的谢考并不赞同这次袭击。

2009年“大起义”后,早期“博科圣地”的两名重要领导人哈立德·巴尔纳维(Khalid Barnawi)和阿布巴卡尔·亚当·坎巴尔(Abubakar Adam Kambar)逃出尼日利亚,并在阿尔及利亚接受了“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训练和指导。

西非的撒哈拉沙漠南北其实存在着极端组织交流通道

武装分子在众多三不管地带之间来回游走“学习”

当然,其背后也有各种各样的势力支持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这些“博科圣地”早期成员回到尼日利亚后,对谢考的领导风格和战术不满,并批评谢考领导下的“博科圣地”对穆斯林平民的杀戮。此外,他们还对谢考领导下的“博科圣地”偏向于他自己的族群——卡努里人感到不满。他们都是富拉尼人。

他们最终率领部分“博科圣地”成员(主要是富拉尼人)脱离该组织,另组一个名为“安萨鲁”(Ansaru)的组织。“安萨鲁”组织宣布效忠“基地”组织。这是“博科圣地”的第一次分裂。

可见相比于路线之争、宗教之别

族群冲突才是头等大事,即使在恐怖组织内部也不例外

(图为尼日利亚主要族群分布)▼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首次分裂并未影响“博科圣地”的战斗力,谢考领导下的“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北部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进攻和暴力袭击。2014年5月,“博科圣地”首次攻占了尼日利亚北部城市果扎(Gwoza)。8月“博科圣地”再次攻占果扎,并宣布在果扎建立“哈里发国”。

2014年9月到2015年1月,“博科圣地”先后进攻了博诺州甘伯鲁、巴马、迈杜古里等城市,从而控制了一个完整的尼日利亚一级地方行政区域,人口达70万。“博科圣地”还一度攻占了博诺州第二大城市巴马,直接威胁该州首府迈杜古里。

迈杜古里,危,博诺州,危

(图:google map)▼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面对“博科圣地”的咄咄逼人,尼日利亚政府慌忙招架。2013年5月,尼日利亚政府宣布东北三个州进入紧急状态,并且派遣大量军队进入北部地区打击“博科圣地”。

2013年11月,美国宣布“博科圣地”为外国恐怖组织。2014年5月,西非领导人在法国巴黎召开紧急峰会,同意对博科圣地“宣战”。2014年5月22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宣布将“博科圣地”加入“基地组织制裁名单”中,并对“博科圣地”实施制裁。

伦敦,对“博科圣地”绑架数百名女学生的抗议

(图:壹图网)▼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面对尼日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的打击,“博科圣地”则积极寻求国际极端组织的支持。2015年3月7日,“博科圣地”领导人阿布巴卡尔·谢考发布视频宣布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此时正是“伊斯兰国”最如日中天的时候,谢考宣布效忠“伊斯兰国”无疑有抱大腿的意味。2015年4月“博科圣地”宣布更名为“伊斯兰国西非省”。

村庄遭到“博科圣地”袭击后流离失所的女孩

(图:壹图网)▼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反恐,任重道远

但是“博科圣地”与“伊斯兰国”的“蜜月期”并未维持太久,2016年8月,“伊斯兰国”宣布任命“博科圣地”创始人优素福的儿子阿布·穆萨布·巴尔纳维(Abu-Musab al-Barnawi)为“伊斯兰国西非省”最高领导人,这相当于剥夺了谢考的领导权,这很可能跟谢考对“国际圣战”缺乏兴趣有关。

谢考心里其实也清楚

ISIS这个饼真的大,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本就对“国际圣战”缺乏兴趣的谢考拒不服从“伊斯兰国”总部的命令,此举导致“博科圣地”发生大分裂。包括巴尔纳维在内的一部分人效忠“伊斯兰国”,以“伊斯兰国西非省”的名义活动。剩下的一部分人(主要是卡努里人)继续效忠谢考,这些人仍然被称为“博科圣地”。

效忠于ISIS的各派,都算是改旗易帜了

双方既入了“恐怖事业”,便也赌上了未来的一切

剧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主角的意料▼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伊斯兰国西非省”主要活跃在乍得湖区域,由于乍得湖地处乍得、尼日利亚、尼日尔、喀麦隆等国交汇处,加上连年干旱导致湖水减少,这个贫穷的三不管地带成为极端组织的隐蔽之处,“伊斯兰国西非省”主要以此为基地。根据巴尔纳维的说法,这次“逼死”谢考的“伊斯兰国西非省”武装分子也是从位于乍得湖区域的藏身地出发,穿越撒哈拉沙漠前往谢考藏身处的。

撒哈拉南线边缘中点处的那块绿洲,便是乍得湖了

便是乍得盆地了

(图:NASA)▼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原“博科圣地”内部的大多数卡努里人都效忠谢考,这些人继续被称为“博科圣地”,还包括一个名为“巴库拉”(Bakura)的卡努里人领导武装组织也宣誓效忠谢考,他主要活动在乍得湖区域,即“伊斯兰国西非省”的活动区域。谢考死后,“伊斯兰国西非省”也喊话要求巴库拉放弃对抗。

隔壁的乍得,同样受到乍得湖极端组织的困扰

当然,困扰乍得的问题也远不止这一处

(底图:shutterstock)▼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谢考领导的“博科圣地”武装人员主要以博诺州的桑比萨森林为基地。2021年以来,尼日利亚政府军也发起了对藏匿在桑比萨森林的“博科圣地”的围剿。这次谢考很有可能是被尼日利亚政府军和“伊斯兰国西非省”“联手”逼死的。

乍得湖盆地与桑比萨森林

(底图:shutterstock)▼

非洲头号恐怖分子,被除掉了!

谢考的死都是尼日利亚反恐战争取得的一次胜利,但远称不上“重大胜利”,更非尼日利亚反恐的终极胜利。

“伊斯兰国西非省”仍然在乍得湖区域活动,与谢考领导的“博科圣地”主要得到的是卡努里人支持相比,“伊斯兰国西非省”不但有“伊斯兰国”的加持,还得到当地最大族群富拉尼人部分人的支持,其活动更是影响到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等国。

随着谢考死亡,“伊斯兰国西非省”正在试图兼并原来效忠谢考的派系,如果被其做成这件事,尼日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将重归一统,可能会变得更难对付。

参考文献:

1.宁彧:尼日利亚“博科圣地”问题研究,云南大学,2018。

Jacob Zenn,“Nigerian al-Qaedaism”,Hudson Intitute,March 2.11,2014,https://www.hudson.org/content/researchattachments/attachment/1392/zenn.pdf.

3.Curbing Violence in Nigeria (II): The Boko Haram Insurgency” (PDF). Africa Report. Brussels: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216). 3 April 2014,PP.26-27.

4.Raffaello Pantucci and Sasha Josperson,From Boko Haram to Ansaru:The Evolution of Nigerian Jihad,London:Royal United Service Intitute,April 2015,p.5.

5.Adam Chandler ,”The Islamic State of Boko Haram? :The terrorist group has pledged its allegiance to ISIS. But what does that really mean?” ,9 March 2015,The Atlantic.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5/03/boko-haram-pledges-allegiance-islamic-state/387235/.

6.Jideofor Adibe,Explaining the Emergence of Boko Haram,Brookings Institute, May 6, 2014,https://www.brookings.edu/blog/africa-in-focus/2014/05/06/explaining-the-emergence-of-boko-haram/.

7.The BBC News,African nations ‘wage war on Boko Haram’ at France summit,18 May 2014,https://www.bbc.com/news/av/world-africa-27452716.

8.Security Council Al-Qaida Sanctions Committee Adds Boko Haram to Its Sanctions List,22 May 2014,https://www.un.org/press/en/2014/sc11410.doc.htm.

9.Yossef Bodansky,The Islamic State in West Africa-Boko Haram Up-Date,April2015,No.341,https://www.files.ethz.ch/isn/190297/341_Bodansky.pdf.

10.Ahmad Salkida (5 June 2021). “ISWAP Confirms Shekau’s Death, Says Its Fighters Were Following ISIS Orders”. Humangle. 11.https://humangle.ng/iswap-confirms-shekaus-death-says-its-fighters-were-following-isis-order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9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