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漫画”不利中国友善形象?郑若麟:面对羞辱,最佳方式是绝地反击

作者:补刀客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采访、编辑:李小飞刀

由网友“半桶老阿汤”创作的漫画“最后的G7”在国外互联网上引起很大反响,话题热度一度盖过G7会议相关新闻报道,有美国媒体甚至称,中国政府的愤怒反应可能还不如一位中国画师在网络上发表的讽刺画作更能引起世人和外国媒体的关注和热议。

“战狼漫画”不利中国友善形象?郑若麟:面对羞辱,最佳方式是绝地反击

为此,补壹刀专访了旅法资深媒体人郑若麟。

01

您怎么看这一现象,为什么“最后的G7”以及中国其他讽刺漫画在国外获得高关注度?

郑若麟:这种现象应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一方面是因为“最后的G7”用了一个非常妙的形式,直接冲击了西方广大民众的神经。大家都知道,“最后的G7”采用的是意大利画家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形式。而“最后的晚餐”是西方一幅如此出名的画作,以至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这种情况下,当一位中国漫画家借用了这幅画来讥讽G7峰会时,好奇的西方民众会情不自禁地就来看一看。这就造成了“最后的G7”的巨大的影响。

另一方面,画家“半桶老阿汤”在画面上的一些构思也确实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西方人是非常敏感的,特别是在具体的形象方面。当他们看到某些东西时产生联想、甚至这种联想很快就变成挥之不去是梦呓时,他们受的刺激确实是很大的。

西方过去一直习惯于一个低眉顺眼的中国。当他们辱骂中国时,他们看到的往往是中国人自己谦逊的反思。我们中国人一向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不想刺激西方,因此当西方刺激我们时,我们往往是自我反思,检讨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可以改进。这种谦虚的姿态不仅不会让西方人适可而止,相反他们往往是得寸进尺。

今天我们终于明白了这一点。这应该说是多亏了新冠疫情,多亏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一系列攻击……当我们看到,中国人做得再好,也无无济于事。从“中国病毒”到“武汉实验室泄露”,对中国的攻击步步进逼。这终于使中国人懂得,忍是有限度的,忍并不是对付无礼羞辱的最佳方式。最佳方式是有力地反击。

漫画家乌合麒麟做出了一个榜样,激发了很多中国画家的灵感。结果就是“最后的G7”的出现。应该看到的是,这些讽刺漫画在海外引起高度关注是很正常的。因为这打到了西方的疼处,狠狠回击了西方潜意识里对中国的那种蔑视。西方有一部分人是只会听他们听得懂的话语的。当他们被狠狠地打了一个嘴巴时,他们当然就高度关注,而且必然会悄悄地在未来修正他们的某些做法。

“战狼漫画”不利中国友善形象?郑若麟:面对羞辱,最佳方式是绝地反击

我敢肯定,“最后的G7”将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被挂在西方媒体人和政治家的脑子里,他们再做、再说涉及中国的话题时,这幅漫画便会出来提醒他们要三思而后行。

02

您有在法国长期驻外的经历,法国媒体如何运用讽刺漫画,在西方舆论环境中,这种漫画一般起什么作用?

郑若麟:法国漫画运用非常广泛。除了专门有一些漫画杂志,比如”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就以刊登各类大胆的政治性漫画而闻名。就是这家周刊,因为刊登了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而遭到炸弹袭击,被杀害十几人。这家周刊早就已经成为法国的一柄对外关系、特别是对伊斯兰阿拉伯世界的重型机枪!

“战狼漫画”不利中国友善形象?郑若麟:面对羞辱,最佳方式是绝地反击

但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家周刊就会什么禁忌都没有、什么都敢登。周刊曾有一位画家叫锡内,因为讥讽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儿子娶了一个犹太女子为妻而被周刊开除了。因为“反犹”在法国是绝对“政治不正确”的。但问题是锡内的文章并没有反犹,法律站在锡内一边,“沙尔利周刊”被判开除锡内违法。这证明,在法国,漫画领域也存在着严重的“政治正确”禁区。

除了专门的政治漫画期刊,法国媒体上也经常有漫画出现。法国左翼报刊《世界报》几乎每天都会在头版上刊登一幅漫画家Plantu的政治漫画,主题几乎无所不包——当然,必须同样是“政治正确”的……其他媒体、比如《快报》周刊也是每期都有漫画的。

漫画是一种非常容易被读者接受的信息传递和解释形式,拥有非常大的传播力。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思想武器。“最后的G7″之所以被西方如此重视,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中国这个历来逆来顺受的国家今天也终于拿起他们早就用了多少年的武器了。他们不得不颤抖了……

03

有国外媒体认为,这类漫画的本质还是所谓“战狼”,不利于中国营造积极友善的对外形象,您怎么看?

郑若麟: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当我们对西方的某些话、某些完全不是事实的攻击说“不”字的时候,我们总会被套上一顶“战狼”的大帽子。难道我们违心接受西方虚假、捏造、完全是凭空编造出来的指控,我们就能营造一个“积极友善的对外形象”吗?

是否用漫画这种形式,则完全无关紧要。

相反,我认为漫画这种形式因为完全是形象化的,人人都看得懂;特别是“最后的G7”这类直接能够与西方广大民众对话的漫画,必然会在西方引起强烈的反应,必然会激发西方民众真正思考他们的统治者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如果我们的漫画家更懂西方,了解西方内部的分裂和矛盾,如产业资本与跨国金融资之间、基督—犹太教和伊斯兰阿拉伯之间等矛盾,就更能够有的放矢,射出更为有力的利箭,让西方舆论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会有股势力如此反对中国的崛起……

所以,“最后的G7″、乌合麒麟等先行者已经闯出了一条有力的新反击之路。我们要继续走下去。

图片来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1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