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作者:卢克文

本文转载自:卢克文工作室(ID:lukewen1982)

乔治.凯南(George Frost Kennan)1904年出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偏远山村,是个山里娃,家里没什么钱,老妈又死得早,幸亏老爸是个文理双全的知识分子,既能当律师骂人又会做工程师修机器,凯南因此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本来按他爸的意思,凯南在圣约翰军事学院读完高中要报考海军,但他不巧读到一本风靡当时的青春小说《天堂的这一侧》,受小说影响,下定决心报考普林斯顿大学,结果以最后一名惊险录取。

凯南在普林斯顿过得并不如意,因为成绩差加生了一场大病,又操着一口乡下口音,遭到同学们的冷落排挤,因此21岁时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不打算跟其他同学一样去考律师、医生,希望将来的工作可以远离美国,就去报考了外交部,因为对苏联很感兴趣,选择了俄国事务。 

在汉堡工作时,他感到自己的知识无力解释许多社会问题,25岁辞职去柏林大学东方研究所进修俄罗斯文化,在这所学校追到了一个挪威女同学并成家,学成后在欧洲各地流窜从事外交工作,做过美驻苏大使的助理兼翻译。 

此时距离他发出那份名震天下的电报,还差17年。 

在莫斯科干了几年后,凯南被调来调去,一会美国一会欧洲,二战时在葡萄牙和英国工作,1944年任驻莫斯科代办,1946年2月,使团大使正在办辞职手续,凯南顶替大使处理华盛顿发来的电报,其中一封咨询苏联为什么不想加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种电报在当时十分常见,一般就走个过场,收集下信息,也没打算从这里收到什么好观点,但正在发烧的凯南读完财政部电报,赶紧叫来秘书草拟回复,哑着嗓子口述了一篇八千字的回电。 

他在这封电报里分析了俄罗斯的民族性格、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等,指出苏联将来必定跟美国形成巨大冲突,要用媒体教育民众苏联的可怕,援助欧洲各国重建,并遏制苏联的发展。(这篇电报原文枯燥无味,不建议大家去读) 

就是后面著名的遏制政策的起源,和冷战的开端。 

后面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一切也皆源于此。 

当然了,历史并不是凯南一个人塑造的,他发出的见解只是刚好符合美国政治高层的看法,大家一拍即合,才推出了后面的遏制战略。 

凯南因这通长电报升官,第二年43岁的凯南任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人家沙利文34岁就干到这个岗位了,你说气不气人),当年凯南化名X先生,在《外交》季刊上发表文章,要对苏联进行“长期、耐心和坚定”的遏制政策,后来这哥们一手推动了CIA的建立,参加了马歇尔计划智囊团,被评为遏制战略的祖师爷。

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2005年3月 17日,凯南在普林斯顿大学去世,年101岁,第二天,《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同时在头版刊登他的黑白照片,他的去世享受到了里根一样的哀荣,两家报纸说他是:冷战时代的顶级战略家、构筑美国外交政策的圈外人。

时间来到2021年,世界风云突变,此时距苏联解体已三十年,中国完成了伟大的工业革命,接替各路强国成为世界第二,总GDP差不多是日本的三倍,德国的四倍,正走在民族复兴的大道上,2020年全球总GDP里,美国以20.9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GDP的24.71%,中国以14.73万亿美元占全球17.39%,日本以5万亿美元占全球的5.96%。

此时中国超过美国总GDP的70%,而且并不会像当年没有主权的日本那样,可以一刀砍翻,预计将在10年左右超过美国,引起了美国上上下下的围追堵截。 

2021年1月28日,一位跟中国常年打交道、经验丰富的政府前高级官员,模仿1947年的凯南,也以X为署名,在大西洋理事会撰写了一篇主张遏制中国的文章。 

这位匿名的前高级官员在文章里用74年前的语气说,21世纪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中国,中国不仅是美国的问题,而且是对整个美国领导的民主世界的严峻挑战。 

文章建议不管美国是否喜欢俄罗斯,都要调整和俄罗斯的关系,离间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过去十年让俄罗斯全面滑入中国的战略怀抱,被认为是美国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单一地缘战略失误。” 

5月3日,美国的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同样在《外交》上发表了类似文章《中俄危险的趋同》(China and Russia’s Dangerous Convergence),这篇文章不是匿名,有迹可循。

两位作者分别是泰勒(Andrea Kendall- Taylor)和舒尔曼(David O.Shullman),泰勒在国家情报委员会做过情报副局长,舒尔曼也在国家情报委员会做过副情报官,一个研究俄罗斯,一个研究中国。 

不过他们俩都是打工人,智库的两位老板就有意思了,就是现在的美国亚洲事务主管坎贝尔,和奥巴马政府时担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的佛洛诺(女),常看我文章的老读者应该对坎贝尔很熟,上篇《焦虑的拜登》和老文章《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都提到过他,人称“亚洲沙皇”,美国在亚洲的话事人,菅义伟和文在寅的直属上司,奥巴马时期就担任主管亚太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算得上根红苗正。 

那个佛洛诺早先也曾被外界认为可能是拜登政府“未来的国防部长”,不过最后落败,她是个对中国的强硬派,一心一意整中国,在《外交》杂志里有一篇文章叫《如何避免亚洲开战:美国威慑能力减弱令中国误判情势风险升高》,佛洛诺在文章里扬言“美军在南海的军事力量,要达到在72小时内击沉所有在南海的中国军用以及民用船只的规模或能力”。 

佛洛诺跟我们另一个老熟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是合伙人,我们在过去文章反复提到过,布林肯在川宝时期没工作,就去开了家咨询公司WestExec,佛洛诺(差点当上国防部长)就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提到过的重要政治人物,现在慢慢都站到了台前,这些人,跟布林肯、坎贝尔、多尼隆、斯坦伯格组成的“渔夫帮”或多或少都有关系,可见美国也是熟人政治、小圈子治国,这些人从小到大一起混了几十年,一起做生意,一起开Party,一起赚钱,一起去科罗拉多钓鱼。 

从上面的人脉线可以看出来,《中俄危险的趋同》这篇文章,代表的就是美国执政群体的真实想法。 

那么,他们是怎么谈中俄关系的呢? 

这篇文章也是建议美国拉拢俄罗斯共同对抗中国,放弃在北极跟俄罗斯的纠缠,离间中俄关系,但他们也知道只要普京在,中俄关系就不可能破裂,美俄也不可能走近,因此又鼓励在俄罗斯找下一个戈尔巴乔夫。 

美国智库的几篇文章都同时要离间中俄,认识到了中俄之间刚好形成了利益互补,要击败中国,就要从俄罗斯下手,俄罗斯给中国提供自然资源和升级武器,中国帮助俄罗斯撑住经济,美、中、俄三国只需要当中两国联手,另外一国再强也必败。 

BBC举了当年冷战中的例子,说苏联搞霸权主义想让中国屈服,中国遂和苏联决裂,造成了日后珍宝岛冲突,BBC原文说“虽然中国是中美苏三国当中实力最弱的一方,但却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中国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变美苏对抗的平衡。” 

老外们其实异常清醒,中俄联盟正在瓦解美国的霸权,但他们也清楚,有普京在,离间中俄就绝无可能。  

 

我们当然也是很重视中俄关系的。 

跟过去信息不发达时期不一样,现在的世界几乎就是透明的,大国间如果要搞大动作(秘密签定合同还能做到保密,如果执行合同就一定暴露,比如中国和伊朗的协议),很容易被大众知晓,美国意图离间中俄关系这事,美国的智库连发几篇文章,全世界就都警觉起来了,5月19日布林肯跟拉夫罗夫在冰岛一照面,谈了两小时,随后宣布拜登将和普京会面,还偏偏约在了日内瓦,那可是1985年戈尔巴乔夫见里根的地方,仿佛暗戳戳地表明美俄又要暧昧起来。 

90岁的戈尔巴乔夫(对,他还没死呢)得知这个消息,表示很高兴听到普京会见拜登,他认为拜登比川宝更可靠。 

大家回头就想起了那几篇中俄离间论,那可是亚洲沙皇坎贝尔手下写的文章,复又从X这个匿名作者,想到了凯南的遏制论,全世界便认定了这是个阳谋,就看拜登能不能开得起价钱了。 

但其实离间中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当年是苏联将中国逼到了美国一方,苏联扮演着主动攻击者的角色,今天是美国同时对中俄咄咄逼人,是美国扮演着主动攻击者的角色,当年能出现中美联手抗苏,在越南给苏联财政放血,是因为处于相对弱势的中国没得选,但今天格局完全不同,中国没有搞霸权主义,还跟俄罗斯紧密联系,普京当然懂什么是唇亡齿寒,俄罗斯在叶利钦时代被美国坑得那么惨,难道不长记性么? 

而且美国也没有表现出丝毫诚意。 

前不久美国取消了部分北溪2的制裁名单,被许多人误读为这是美国向俄罗斯示好,表达善意,但这个善意根本不是给俄罗斯的,而是给德国的,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怀兹(Richard Weitz)证实,北溪2参与项目的四艘俄罗斯船和五家俄罗斯公司受到了制裁,但有德国人参与股份、德国人马蒂亚斯.瓦尔尼希(Matthias Warnig)任CEO的北溪2股份公司免受惩罚。 

这是抛给德国的橄榄枝,不是抛给俄罗斯的。 

如果布林肯跟拉夫罗夫在冰岛真的已经谈和,6月4日,普京就不会在圣彼得堡公开重申“俄中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并说美国过于自信,“对北京和莫斯科构成威胁,正在走苏联的老路。” 

普京还说:“作为苏联的前公民,让我告诉你,帝国的问题在于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强大,他们能够不在乎误差和错误。” 

就在6月14日美国NBC周一公布的专访中,面对美国记者提出明显挑拨中俄关系的问题时,普京再次重申,“我们认为中国不是威胁,中国是个友善的国家,从未像美国一样把我们当成敌人。” 

那美俄双方有没有可能故意演戏给大家看,在公开媒体放烟雾弹,私下却已经和谈了呢? 

不可能。 

看看拜登在美俄峰会前,面对记者关于普京的提问时的表现就知道了,对这次跟普京的沟通,拜登着实心里头没谱,这种难堪得要死的场面,尴尬得能让人用脚趾头抠出个三室一厅来。 

这也应该是我看过的,最答非所问的美国总统答记者问了,换成川宝,就直接怼记者了,先把记者骂一顿再说。

说到川宝,他才是历史上真正最想联俄抗中的人,他那么喜欢普京,老早就想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对付俄中,试图模仿1970年代基辛格对苏联和中国采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那时国务卿蓬胖曾说,应该利用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破坏他们的关系,让俄美一起对付中国。 

川宝着实喜欢普京,2013年6月川宝作为环球小姐赛事幕后老板,将比赛地点定在莫斯科,还给普京写了封信,说自己是普京的超级粉丝,邀请普京来看比赛,那封信写得肉麻极了,切一段信里头的原话“比赛将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想借此机会亲自邀请你作为我在莫斯科的贵宾,我知道你会玩得很开心。”(2020年8月18日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了这封信的照片) 

不过上任后的川宝只要一亲近俄罗斯,就会被民主党扣上一顶亲俄通敌的罪名往死里整,处处阻挡川宝联俄制中的大战略,以至于川宝深爱普京而不可得,虽然他的战略也不可能成功,但两党内斗真是让中国人民喜闻乐见。 

真是想死川宝了,没有他,美国政坛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次拜登对俄美峰会的期盼,也只是“最好的希望是可预测性和稳定性”,说人话就是,我们先打个招呼,告诉大家不要冲动,有些大问题咱们先沟通一下,至于联俄制中,我们自己都不敢想。 

具体会谈的内容,应该包括:纳瓦利内、乌克兰、俄罗斯黑客、叙利亚、开放天空条约、气候控制、以及新冠疫苗,总之,离间中俄,没法谈。 

要得谈得不开心,难免有人又会叫对方杀手,难免有人又会祝福对方身体健康。 

虽然联俄制中这事没谱,但我们还是很小心的。

无论是布林肯见拉夫罗夫,还是白宫公布美俄峰会前后,我们都火速派出了最高外交人员,同俄方进行了沟通,要么视频见面,要么亲自上门,应该是表明态度,让俄方吃一颗定心丸。

我根本不担心,有普京的俄罗斯会蠢到再出卖国家利益,血泪史历历在前,美英当年如何吞食倒下后的苏联财富,如何落井下石、引俄罗斯掉入经济陷阱,“造成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普京语),普京可都是亲身经历过的,普京也不是波罗申科,波罗申科这种出卖国家利益的乌奸,迟早会被历史审判。

俄罗斯互联网上流传着一句话:我们没打一仗就输掉了整个国家。面对历史,切肤之痛犹在,俄罗斯人的伤口还没结疤,怎么会这么快就忘了疼痛?

我也不担心G7那份声明。

G7这个组织源于1973年石油危机时,英美法日德(西德)五国财政部长的非正式聚会,后面慢慢发展成了今天这样,刚开始时,G7能占全球GDP的80%(苏联不计算GDP),算是以美国为首的地球村半个村委会,代表的就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美英加三国)跟他们的奴才(日本)和盟友(法德意)的利益,除了社会主义国家,什么事他们都可以每年聚在一起商量着来,全球洗钱啦、毒品贸易啦、武器协定啦、石油禁油啦都可以管一管,现在颓了,加起来只占全球GDP的40%了,特别是占17.39%这种大头的中国没加进来,影响力越来越弱,就开始乱拉群友,以壮声势。

第一个拉的群友是俄罗斯,G7改名叫G8(真的取这么个名字叫人不想歪是不可能的),2014年普京拿下克里米亚后,美国翻脸了,这拉的什么群友啊只抢红包不发红包,将俄罗斯踢出群,这时候全世界也没什么国家好拉的,只好杂七杂八拉更多不入流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或者仆从国进来。

所以这次在英格兰西南部的康沃尔郡(Cornwall)举行的G7会议,除了正常出席的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统德拉吉、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外,新加了“不入流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代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其实我觉得加拿大也不入流)、资深仆从国印度总理莫迪(没来现场)、半资深仆从国韩国总统文在寅、南非总统拉马福萨。

大家也可以这么理解,G7属于美国的一级代理商省代理,印度韩国南非这些拿来凑数的,就是美国的二级代理商市代理,美国就是个加盟品牌,专卖他的自由民主和利益链分配。

所以这里有些人能不恨中国吗?中国崛起让14亿人过上了小康生活,分走了他们多少利益啊,以前随便来个韩国人日本人甚至一个南非黑人,在中国都可以横着走,现在不行了,优势没有了,恨得直跺脚。

今年G7不是闹了个笑话么,韩国媒体看到文在寅合影时,站在英国首相和美国总统的中间,就把合影里的南非总统给剪掉了,形成了文在寅身在C位的样子,随后日本媒体发现菅义伟位置太偏,也剪了个菅义伟在C位,剪掉文在寅的合影。

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这两个国家媒体怎么会搞出这么幼稚的行为呢?中国人特别不理解,其实这是一种太监心态,一种奴才心态,就是一个做了一辈子奴才的太监,有一天突然被临幸可以站在皇上身边一起拍照,那个得瑟之神溢于言表。 

啊!我站在了两个盎格鲁-撒克逊话事人的中间,这得回去吹一辈子牛。 

中国人就没这种心态,我们就觉得这站哪不都很正常么,听摄影师的,中国不是谁的奴才,是有完整主权的正常国家,体会不到这种想法。 

中国人有豪气干云、气吞山河的理想,“豪气干云”这四个字,日本人韩国人是理解不了的。

这次G7主要讨论了疫苗、全球大基建、关于中国三大问题。 

先说疫苗,G7承诺在未来一年内,通过捐赠剩余疫苗,或者联合国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提供资金,供应10亿剂疫苗。 

其中美国供应5亿剂、英国供应1亿剂,欧盟成员供应1亿剂。

其实10亿剂疫苗对全球的疫情,是远远不够的。

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世卫谭德塞说明年此时,如果要让全球70%的人接种疫苗,需要110亿剂疫苗,10剂只有理想数据的不到十分之一。
 
光是中国现在就已经向全球援助超过了3.5亿剂疫苗,按《金融时报》的统计,光拉美地区10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一共收到的1.435亿剂新冠疫苗里,超过半数来自中国。而G7这些国家还在一边指责中国,一边舍不得往外掏钱。
 
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怎么显得这么小家子气?
 
按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全美现在疫苗注射即将进入收尾期,但全美已积压超2700万莫德纳疫苗、3500万剂辉瑞疫苗,预计到7月底,美国将至少有3亿剂过剩疫苗。
 
不能理解的是,美国只对外宣称一共要捐赠8000万剂疫苗,身为全球灯塔国、自由典范、世界第一强国,至少要追上中国的3.5亿这个数据吧。
 
但是美国捐疫苗这事在外网上搞得热火朝天,中国3.5亿剂捐赠无声无息。
 
可能外网媒体眼睛都瞎了吧,今天(6月16日)《华尔街日报》关于G7和北约的一篇文章再次震惊到了我,他们这样写道:新冠疫情在中国南方广东省重燃,正挫伤人们对中国疫情措施(包括中国制造的疫苗)的信心。
 
G7与美俄峰会:决生死、养重寇

这段就是典型的西方宣传口吻,我TM就在广东省,我们公司所有靓仔靓女都已经十分有序地注射了两剂疫苗,我身边每个社区的人都按时排队去做核酸,我们每一个人都在配合政府的疫苗接种和核酸测试,我们很信任政府的安排,对战胜疫情信心高涨,对了,我们一开始就有用二维码抗疫,你们这些土鳖现在有用上了吗?还有,我们疫情再严重也没有你们百分之一严重,你们现在每天因为疫情死多少人来着?
 
还有脸来说别人?你们裤子上的屎擦干净了没有?
 
《华尔街日报》,你们看到这段文字了吗?你们来过中国问过我们广东民众的想法吗?你们是不是眼睛瞎了?瞎了告诉我们一声啊。
 
G7第二个重点话题是要搞全球大基建。
 
按拜登的说法,他希望由美国支持 “重建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简称B3W计划),白宫6月12日的声明称,这项基建“由民主国家(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秀这个词)主导的、高标准、价值导向的透明基础设施伙伴投资计划,将帮助改善发展中国家总价值超过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
 
一名高级官员向路透社表示,B3W计划并非仅仅针对中国,但“目前我们确实没有提供一种能够反映我们的价值观、标准以及商业途径的选择。”
 
这件事无比诡异。
 
我在《焦虑的拜登》里已经详细写过了美国自己家的基建现在有多破烂,以及拜登想搞基建拿不出钱来的窘迫境地,欧美大部分基建是在他们全盛时期完成的,现在都已经开始逐渐老化,但苦于这些国家一没钱修,二没有搞基建的人和公司,三是这些国家都已经又懒又肥,搞基建成本奇高,自己家的事情都顾不过来,怎么突然好心要拿40万亿美元来搞全球基建,帮发展中国家建港口、高速公路、铁路什么的?
 
看着就透出一股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味道。
 
根本不可能!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这件事情上,我赞同人大国关教授王义栀的观点,美国不是为了搞全球基建,美国是借全球基建的名义,打算再滥发一次美元,继续盎撒人最擅长的“打着正义的旗号干着龌龊的事情”这个套路,将美国通胀释放给全世界。
 
否则这么多年,欧美为什么不早点帮非洲搞基建?非要等到美国开始通胀了才搞?
 
最后,G7依然按常规指责了中国一通。
 
他们甚至开了90分钟的闭门会议针对中国,为了防止窃听,开会时还切断了电话和WIFI,据《卫报》透露,在这次会议上,美英加三国是针对中国的强硬派,法德意三国对部分观点表示了赞同,但拒绝跟中国对抗,奇怪的是所有媒体都没有说日本是什么态度,大概在他们眼里日本就没资格在这种场合有态度。
 
Refinitiv公司数据显示,到2020年年中,与“一带一路”有关的项目数量超过2600个,耗资3.7万亿美元,20002019年间,中国投资了英国500亿欧元,德国227亿欧元,意大利159亿欧元,法国144亿欧元,除了英国,其他毕竟有点拿人家的手软,像德法两国,汽车制造是他们核心产业之一,就等着中国的市场续命,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因此法德意这些国家,对新疆、香港、还有新冠溯源这种只关意识形态的地方,都跟美国一条心,真要动他们真金白银的地方,就坚决不跟中国对抗。
 
坎贝尔说这种困境叫“复杂的共存范式”,他说美国以前几乎没有经验。
 
尽管沙利文结束峰会后,在去往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途中说:与会各方普遍认为中国代表着对世界民主政治的重大挑战,像抗衡与竞争等字眼是房间内每一位领袖都在说的共同词汇,并非只有拜登在说。
 
但是事实上,马克龙的原话是:G7并非一个仇视中国的俱乐部……中国也准备好与我们共同努力,无论气候问题,还是真正重新承诺维护国际贸易规矩,还是发展政策,还是非洲国家债务问题。
 
默克尔的原话是:她对成立特别工作组表示欢迎,但不想将其定义为反华行动。这个小组不是为了反对某事,而是为了支持某事。
 
别看英国叫得凶,就连英国商务部最近都拒绝了商业特别委员会提出的一系列建议,以在新疆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英国国际贸易部出口部长Graham Stuart上上周对上议院特别委员会表示:中国为英国经济提供的机会,比任何其他市场都多。
 
此情此景,正是坎贝尔所说的“复杂的共存范式”,说人话就是:队伍没以前好带了,以前不都一条心搞苏联吗?怎么现在不能一条心搞中国呢?
 
 
2005年3月 17日,遏制战略的祖师爷凯南在普林斯顿大学去世,但是到了2021年,依旧有人捧着这本腐旧的学说,意图在G7联合围堵中国,意图联俄制中,还有人模仿凯南的口吻,在杂志上构划打压中国的方案。
 
但是,大人们,时代已经变了,有些国家,气数将尽。
 
真的,沙利文同志、坎贝尔同志、布林肯同志、拜登同志,看清现实吧,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1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