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日”蔡英文

本文转载自: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

本文作者:赵山河,血钻故事主笔

日本向中国台湾提供120万剂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该疫苗日本人不愿用,被称作“废弃疫苗“。

蔡英文用日文在推特回应:很高兴能够彼此扶持,由衷感谢彼此深厚友谊。

中国大陆各界提出向台湾同胞提供优质“大陆疫苗”。

蔡英文回应:对岸不必假好心。

“精日”蔡英文

前戏

1946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一周年。蒋介石偕宋美龄飞抵台北,此次台湾之行,给蒋留下的最大印象,就是台湾的日本风习之深。

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观台北风貌,方知日人经营久远之心计。

“精日”蔡英文

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台湾

1895年,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败北,签下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自此,日本殖民政府统治台湾,台湾经济成为日本主导的计划经济,一切经济活动都须根据日本的需要而定。20世纪初,台湾的蔗糖和大米,成批地运到日本本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成为日本的“南进基地”,遭到美军密集轰炸,学校、工厂、公路、铁路等受到极大破坏,导致生产骤降,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率高达575.11%。 

1945年,日本战败,国民政府收回台湾,日本人纷纷撤离,原有的殖民地经济顿时瓦解。 

台湾经济辞旧迎新,只可惜这个“新”,也并不新,而是孙中山三民主义里的民生老办法——遏制资本,实行国营经济。 

经缜密考量,蒋介石选定陈仪执掌台湾,陈仪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娶了日本婆娘,能讲一口流利日语。陈仪一到台湾,就宣称将力行孙中山遗志,把台湾建成“三民主义的实验所”。 

陈仪大刀阔斧开搞,没收日本人留下的企业,将其重组为公营,日据时代的四大糖厂合并为台湾糖业公司,六家石油公司则被合并为中国石油公司。此外,陈仪还成立了一个日产管理委员会,来清算日本人所占的房产,收归政府管理。 

从1945年11月到1946年6月,在7个月时间里,战前日本人占有的土地、工商等财产,一滴不剩地转移到国民党政府手中。 

这么轰轰烈烈一搞,台湾人民有点不高兴。 

许多日本人离台前,把房地产出售或赠予台湾的朋友,却因走得匆忙,来不及办理转移证明,那些拿不出转移证明的,房地产一律收归国有。而政权的交替,也使得许多人丢了饭碗,仅公务员这块,就有37000名台湾人失去工作。

1945年,台湾当局将官员编制缩减一半,其中又有不少职位,被大陆来的公务员拿走,再加上政府对烟酒等产业的强行垄断,一时间,民怨沸腾。 

1947年2月27日,台北市一个香烟摊子,被烟酒专卖局的缉私警察查处,摊子主人是个老妇人,又哭又闹,抓着警察的衣服不肯放手。争夺之间,警察用枪托击打老妇人头部,使其血流如注,引发围观市民怒火,与警察扭打起来。 

混乱之中,警察向市民开枪,打死了一名青年,市民怒不可遏,跑到警察局请愿,要求严惩凶手。第二日,即2月28日,冲突加剧,从请愿示威演变成大规模武装冲突,民众暴动蔓延至台湾全省,这就是著名的“二二八事变”。

“精日”蔡英文

二二八事件 

短时间内,城市陷入暴乱,而全台湾军警只有5000人左右,陈仪无奈,请求蒋介石派兵增援。随后,刘雨卿率21师抵达台湾,展开镇压,杀死不少台湾人。 

根据相关记录,在二二八事件中,台湾本省人死亡673人,外省人死亡147人。该事件导致台湾社会严重分裂,数十年无法愈合,更是影响台湾最严重最深刻也最长久的事件。

事后,蒋介石派白崇禧和蒋经国到台湾,一边安抚台湾同胞,一边探查肇事真相。 

白、蒋经过一番考察,返回南京,指出僵化的统制经济是造成此次动乱的最大原因,提议撤销专卖局,改革国营经济,发展市场经济。 

以此为契机,蒋介石动了经济改革的念头,随着1949年国民党的狼狈惨败,携带大量金子银子票子逃亡孤岛,为后来五六十年代的台湾经济起飞埋下伏笔。 

在这时代的大潮中,无数人的命运随之改变,一些乖觉伶俐之辈,更是顺势而为,瞅准时机,大捞一笔,为自己和家族后人的青云路打下根基。 

蔡洁生就是这众多弄潮儿之一,他生了个女儿叫蔡英文 

“精日”蔡英文

蔡家小女 

蔡洁生18岁时,为躲避日军征兵,跑到中国东北机械学校学修飞机,回台后,于台北中山北路开设当地第一家汽车修理厂,同时从事汽车买卖,由此发迹。 

1950年代,正逢台湾经济改革,有私家车的人,要么是豪门大亨,要么是美军军官,蔡洁生凭着修车的独门绝技,不仅鼓了荷包,还结识了一票达官贵人。 

靠修车挖到第一桶金后,蔡洁生开始投资房地产,他眼光毒辣,出手豪横,拿下的中山北路二段,南京南路,忠孝东路等,都成为后来的繁华路段。

“精日”蔡英文

1956年,蔡洁生的小女儿蔡英文出生,其上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蔡英文回忆,小时候,父亲经常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给孩子们养,包括奶牛、孔雀以及鼹鼠。 

蔡英文从小学钢琴,弹得很痛苦,上大学时还常做噩梦,梦见被逼弹钢琴的日子。蔡英文的名字虽叫“英文”,但她英文不灵光,其母就用日文拼音,给英文注音。 

相比于英文,蔡洁生更注重培养孩子的日文学习,专门重金聘请了一个日本大学教授,来教蔡英文日文。眼下,蔡英文在推特上,动不动就用日语“拽文”,向日本表示友好,媚态十足,盖因多年累积起来的日文童子功是也。 

考大学时,蔡英文想报考古系或历史系,蔡洁生则坚持让她报法律系,因为家族事业的扩张,需要有一个自己人,来操持法律事务。在几番争吵后,蔡英文服了软,报了台大法律系,可能是心里有气,刚拿到驾照,蔡英文就兴冲冲把车开到了公交车底下。 

大学期间,蔡英文白衬衫,牛仔裤,清汤挂面头,开一辆红色迷你福特,却从不将车停在校门口,相当低调。

“精日”蔡英文

 蔡的闺蜜校友称,蔡英文大学时迷上凤飞飞,经常周末跷课,去听凤飞飞现场。后来蔡英文被记者追问此事,蔡三缄其口,抵死不承认,说是闺蜜记错了。 

据说,蔡英文大学时不乏追求者,但她却不为所动,一心读书,先后考上美国康奈尔大学和英国伦敦政经学院,拿下硕士和博士学位。 

从海外归来,蔡英文年方二十八,一边教书,一边在法律事务所上班。在一个偶然机会下,蔡英文踏上仕途,于1985年,担任所谓“经济部谈判顾问”。 

蔡英文为人颇有心机,其父曾告诫她,不要让别人看出你的想法。每当谈判遇到僵局,蔡英文便让翻译拖时间,好整以暇,寻找对方漏洞。

“精日”蔡英文

因在经济谈判中表现突出,蔡英文受到了一个日文跟她同样流利的男人的赏识,这个人就是李登辉 

“精日”蔡英文

傍上李登辉

1943年,李登辉毕业于台北高校,前往日本京都大学深造,直至二战结束,搭船返回台湾,就读于台湾大学。 

李登辉生前曾表示,自己在22岁前,是有日本籍的人,其日统时代的名字,叫做“岩里政男”,学生时代酷爱读日文版的马克思著作,日本思想家西田多几郎、新渡户稻等人,对李登辉的人生观有着莫大影响。

“精日”蔡英文

右为李登辉

李登辉一度想治学,致力农业,去康奈尔大学读博,期间结交了不少台独分子。1968年,李登辉回台湾任教,恰逢国民党搞什么“吹台青”政策,被提拔到政界任职。 

此时此刻,李登辉小心翼翼藏起自己的真实想法,在加入国民党后,顺风顺水做到台北市长,最后竟然接过蒋经国的班,成为所谓台湾地区领导人。 

掌握权力后,李登辉本相渐露,于1999年7月,抛出臭名昭著的“两国论”,当时,李的幕僚网罗了台湾年轻一辈的法政学者,炮制“两国论”,其中最受李赏识的佼佼者,就是蔡英文。 

原本负责贸易谈判的蔡英文,在李登辉提携下,一脚跨入政治领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二人如胶似漆,亲如一家,后来,蔡英文竞选新北市长时,李自告奋勇,扮演号召者角色,为蔡英文聚集泛绿阵营力量。

“精日”蔡英文

蔡英文首次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身陷公务人员优存利率18%风暴,李登辉毫不避嫌,出面力挺,强调这是制度问题,蔡无需道歉。 

有了李登辉保驾护航,蔡英文仕途之路格外畅通无阻,阿扁上位后,蔡担任陆委会主委,然后是所谓“民进党立委”,“行政院副院长”等。2008年,蔡英文加入民进党三年,即成首脑,速度吓人。 

在一次采访中,蔡英文说到她爹。民进党早期重要人物,都与蔡父有渊源,暗中帮了不少忙。往往蔡英文遇到难题,正焦头烂额之际,突然不知怎的,就迎刃而解。一开始,蔡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后来才发现,这中间都有蔡父在其中斡旋的影子。 

大学期间,有一次,蔡洁生开车接蔡英文,蔡英文的母亲坐副驾驶,蔡英文坐后座。蔡洁生对妻子半开玩笑地说,这是我们最小的女儿,不用结婚了,陪着我们就好。

蔡洁生帮扶女儿之力度,是否如蔡英文说得那样神通广大,我比较怀疑,蔡洁生毕竟只是个商人,能量有限,虽然被其女儿描述成“教父”般的存在,但细细想来,其中疑团重重,不可全信。 

我认为,蔡英文在记者面前,搬出自己的亲生父亲,恰恰是要给真正提携她的另一个“父亲”打掩护,这另一个“父亲”就是李登辉。在水浅王八多的所谓台湾政坛,李登辉的能量比蔡洁生大十倍百倍,而李登辉对蔡英文不遗余力地扶持,也被许多人形容为“亲如父女”。

“精日”蔡英文

从李登辉与蔡英文的种种互动来看,李登辉颇有把蔡视为自己的“传人”的意思。李登辉的无形遗产,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亲日 

自2000年卸任后,李登辉放飞自我,高调参加各种台独分子的活动,被国民党除籍,此后,李登辉亲日面孔暴露无遗,于2001年4月,正式展开一系列访日节目。 

2007年,李登辉前往日本靖国神社,参拜其在二战中阵亡的哥哥李登钦(日本名岩里武则),引起各界震惊,爱国人士斥其为“日本狗”。 

2015年,李登辉撰文为日本发声,称“慰安妇赔偿为题已经解决”,激起巨大民愤,马英九发言人陈以信批评道,李登辉不是无知,就是冷血。 

对于钓鱼岛问题,李登辉厚着脸皮信口雌黄,说钓鱼岛在过去是日本领土一部分,只是在日本统治台湾时代被划分给台北。甚至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李登辉也曾站在日本立场,质疑大屠杀的死亡数字。 

李登辉酷爱用日文写书,或是用日文发表时评,出了不少畅销之作,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还曾将李登辉的书列为必读清单。 

2020年7月30日,李登辉终于一命呜呼,埋在台北五指山。李死亡当天,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说了一通关于“民主灯塔”的鬼话。 

而李的精日继承人“小英”,在无数个“想李的夜”,熟能生巧地用日语在推特敲下一段段媚态十足的文字,传递着李登辉阴魂不散的亲日遗志。

“精日”蔡英文

精日 

2021年,日本政府在福岛核灾十年后,宣布将把受放射性物质污染的废水稀释,两年后排入太平洋,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强烈抨击。 

谁料,台湾所谓驻日代表谢长廷情难自控将屁股一歪,在脸书上为日本狡辩,说台湾的核电厂也曾将核废水排入海洋,还说只要在标准值以下,就无可指摘。 

一时间,全岛上下,声讨“汉奸谢长廷”之词不绝于耳。

“精日”蔡英文

谢长廷 

耐人寻味的是,蔡英文虽未直接回应,却借自己的发言人张淳涵之口支持谢长廷,布拉布拉说了一堆要与日本搞好关系之类的献媚言辞,让人大跌眼镜。 

在蔡英文的第二任期,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单方面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基础,其“台独”的狼子野心,呼之欲出。 

早在2019年,为转移自己“治理无方”的事实,蔡英文频频操弄两岸议题,在会见外国媒体时叫嚣,期待大家都不要再讲“九二共识”。 

蔡英文因这番表演,被台湾一些网民称之为“辣台妹”,有个说唱歌手还制作了一首名为《辣台妹》的歌曲,传唱一时。因为好奇,我特意搜了这首歌,发现歌词下流,表达幼稚,不堪入耳,颇有“东洋之风”。 

蔡英文荤素不忌,见终于有人挺自己,忙在社交媒体上矜持回应:我应该不是辣台妹啦,不过,我们都是辣台派,该辣就辣。在留言中,蔡英文还鼓动台湾民众一起当“辣台派”,并附上自己一张垂首莞尔的照片。

“精日”蔡英文

想当年,李登辉被蒋经国提名为所谓“副总统”,颇令人感到意外。于是,台湾民众动用幽默细胞,流传出这样一个笑话:那天,在国民党二中全会上,遴选“副总统”,幕僚们拟了一个名单,给蒋经国圈定。恰好这时,蒋经国急着要上厕所,说了一句:你等会儿。由于蒋经国的浙江口音,幕僚们把“你等会儿”误听为“李登辉”,待蒋经国出恭归来,生米已成熟饭,李登辉由此上位。 

虽然这是个笑话,当不得真,但李登辉这个精日,遮掩起自己的真面目,谋得权力,用鬼蜮伎俩,炮制出“两国论”等阴谋,再将自己的“精日传人”蔡英文,一步步扶上马,由此带来现在两岸关系的重重障碍,这个残酷事实,却一点都不可笑。 

回望历史,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侵略者侵入台湾,台湾原住民部落,为了维护祖先的土地,与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展开了一次惨烈而又荡气回肠的血腥之战。在最后关头,那些奋勇杀敌的男人的妻子们,为了省下粮食,不拖后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杀。根据该史实改编的电影《赛德克·巴莱》,对此进行了生动刻画,每每看到此处,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蔡英文报大学的最初意愿,是考古学和历史学,想必不会不知道这段历史,不知她在用日语发推特献媚日本政府之际,会否念及于此,并在那个瞬间,感到一丝丝自惭形秽。  

END
本文作者:赵山河,血钻故事主笔

部分参考资料:

《台湾经济改革故事》,郭岱君,中信出版社

《岁月台湾》,秦风编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归去来兮,那些去往台湾的文化名家》,吴十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2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