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作者:郑卜丁

本文转载自:液态青年(ID:liquidyouth)

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作者| 郑卜丁

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即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子。来这种观念和低生育一旦持续下去,韩国或将成为“全球首个消失的国家”。

3月,韩国陆续迎来开学季。

但在距离釜山市中心不足三公里的左城小学,却显得异常冷清。这所有着60年历史的学校,本学期被正式关闭。
就在上个学期,这所学校仅有4名新生入学,而全校学生也不过57人。
空荡的校园外,学校大门上校牌被拆除的痕迹依旧清晰可见。
与左城小学的冷清相似,往年的开学季,大田广域市的韩南大学附近的街道上总是挤满了各地而来的学生,而如今只有寂静的校园、商店橱窗里的过时广告和餐馆老板独自开店关店的身影。
在人口不断减少的背景下,今年年初以来,江原道等韩国各地都有小学关闭,就连人口最稠密的首尔市,也有近两成小学新生不足50人。
由于适龄入学人口减少,仅去年韩国就有小学、初中、高中共30所学校关闭。
韩国高校也同样面临生源不足的难题:去年韩国高考人数为493433人,这个数字甚至小于韩国大学招生总人数,也是1994年以来首次跌破50万人。

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日,延迟近一个月的韩国高考举行。据韩国教育部消息,考生约49.34万人,创历史最低纪录。图片:CFP

在韩国,大学主要分为国立大学、公立大学、私立大学,其中私立学校占85%以上。私立学校多为自负盈亏,除去外界捐助、技术转让等途径,私立学校的生存就是靠着学生们不菲的学费。
不少韩国教育界人士预测,在现有生源不断减少的趋势下,韩国极有可能继续引发学校倒闭浪潮。在20年内,韩国一半的大学面临消失危机。

01

韩国或成首个消失的国家

学校陆续关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口问题。
根据韩国内政部的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韩国人口总数为51,829,023,比2019年底减少了20,838。出生人口为275,815,比2019减少了10.65%,死亡307,764死亡,比2019年底增加了3.1%。韩国人口降至历史新低。
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当地时间2021年3月4日,时隔32年,有“千万人口”之称的韩国首尔市人口跌破千万关口。低出生率和老龄化的趋势更加明显。图片:CFP
与此同时,韩国老龄化社会与人口政策委员会指出,2019年韩国的生育率也创下历史新低,为0.92,低于2018年同期的0.98,为当时全球唯一一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即平均一对韩国夫妇育有不到一个孩子。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已经变成0.84。该委员会称,这个数字仍在下降。
根据测算,若要维持韩国人口总数恒定,总和生育率应达到2.1。Internet Geography网站也指出,相比之下,全球平均水平约为2.5个孩子。而在上世纪50年代,韩国夫妇平均拥有的孩子可达到5.6。
3月25日,韩国统计局还发布了一项调查数据指出,超过30%的韩国人认为婚后没有必要生育子女。而这种认知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中更加普遍,有接近一半的年轻人认为没必要生子。
在韩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即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子。对此,专家认为,未来这种观念和低生育一旦持续下去,韩国或将成为“全球首个消失的国家”。

02

他们为何要做“三抛族”

由于缺乏体面的工作机会、高房价、昂贵的私立教育费,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保持单身或者拒绝生育。
金贤裕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她已经结婚四年,也期待过拥有自己的孩子。但面对现实,她不得不选择“先活下来”。
金贤裕刚刚入职了一家新公司,她表示,“一旦休产假,极有可能丢掉这个宝贵的机会。和过去不同,现在更多身边人劝我,对女性来说,先发展事业才是最安全的人生道路。”
此外,房价高企也是另一个主要问题。“与结婚不一样,要生孩子,就要先拥有自己的房子,但在韩国,这已经是不可能的梦想。” 金贤裕感到无可奈何。
韩国在线招聘公司SaraminHR在2020年做过一项调查显示,韩国19岁以上的年轻人中有70.9%住在父母的住房里。韩国统计局的数据则指出,只有29.9%的新婚夫妇能够在结婚的第一年买得起住房,其中许多还是获得了父母的支持。
韩国房地产局则指出,韩国房产价格已经飙升至历史新高,即使一个人省下全部收入,也要花15年以上的时间才能买到一套平均价格的房子。
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当地时间2020年1月3日,韩国首尔,独身女性在大型超市购物。图片:CFP
就算职业发展和住房大关都能闯过,韩国夫妇想要组建大家庭,仍需要准备出一笔高昂的儿童教育经费。根据韩国教育部的数据,2019年,除了常规的学校课程外,父母每个月平均在孩子的私人课后辅导上花费约300美元(约合人民币1972元)。
“抚养一个孩子相当昂贵,政府提供几十万韩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金贤裕说。
对此,韩国首尔国立大学人口学教授赵英泰表示,“经济负担是韩国人拒绝结婚和生育的最主要原因,如今疫情让经济形势更加恶化,这意味着在韩国婚礼将变得越来越少。”
根据韩国统计局的数据,去年全国登记结婚数比前一年下降了9%,这也意味着今年的出生率很可能比2020年更低。
“简而言之,我们的国家不是一个好地方,把抚养孩子的重担压到普通人身上是不可取的。”《韩国时报》不久前在社论中评价道。

03

来自国家的催生计划

就像两股互相影响的螺旋,低生育率也对韩国社会、经济等各方面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根据韩国经济学家的预测,以目前韩国的生育水平来看,预计到2025年韩国65岁老年人口数量将超过其劳动年龄人口,2055年韩国养老金将会耗尽。
而随着老龄化加剧,公共支出压力倍增,青年人口短缺也将导致劳动力短缺,经济生产难以为继。
韩国内政部意识到,必须在政策层面做出“根本性改变”。
对此,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宣布了旨在解决低生育率问题的几项政策。根据该计划,从2022年开始,每个婴儿出生时将获得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6万元)的现金补贴;此外,育儿夫妇每月还将获得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40元);2025年起,每月补贴还将从30万韩元上调至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900元)。
然而,这样的政策,也不能让韩国年轻人完全卸下负担。有专家指出,短暂的“现金甜味剂“并不能解决韩国年轻人苦涩棘手的经济问题。
在韩国,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成为一名“三抛族”
当地时间2019年2月27日,韩国首尔,一家医院的新生婴儿室。图片:CFP
刚刚生了孩子的金和贞表示,“我每个月会从地方政府获得275美元(约合人民币1807元)的补贴,这根本无法覆盖掉尿布等婴儿用品的费用。”如果要保住工作,金和贞还必须支付每月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3144元)的保姆费。
“政府补贴可能在购买婴儿用品时有所帮助,但这不可能根本解决低生育率问题。” 金和贞说。
“低生育率就是韩国准父母对恶劣生存环境的‘反叛’,”里昂证券韩国研究主管崔保罗还指出,“政府应大力改革公立学校体系,使其与私立教育竞争,并通过公共住房计划增加住房拥有率。”
此外,北卡罗来纳大学的韩国青年文化研究员莫贤也提出了一个看法,“抛除经济因素,韩国女性正在拒绝传统文化对她们的期望,即她们必须为了抚养下一代竭尽所能。”
(原标题:《抛弃恋爱!抛弃结婚!抛弃生子!“三抛族”正在让韩国消失》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2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