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内奸?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黄先生,名曰:黄章晋。

大家可以在网上查一查,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谁是内奸?

“大象公会”创始人,“回形针”投资人,做科普的,顺便传递一些价值观,是个真正有文化有知识的人。

与黄先生相比,很多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的读书人,读过几本破书,膨胀得不行,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了不起的盖茨比都不如他了不起,觉得自己是卧龙凤雏转世,有经天纬地之才,安邦定国之智。

其实呢?

养尊处优惯了,导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还一天天地叨逼叨逼叨,躲在小书房里写日记,从老外那里骗点零花钱。

黄先生则不然,是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人。他打心眼儿里,看不起那些唧唧歪歪的知识分子。

前不久,日本外务省公布了一份资助对象名单,公开了一些中国知识分子的小秘密,蒋方舟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谁是内奸?

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蒋小姐等人,一直在为促进中日文化交流、增进中日友谊而奔波劳碌,让人特别感动。

君不见,现在中日关系多好啊!

日本首相菅义伟,无论走到哪里,嘴上都离不开中国,跟美国总统拜登一样爱中国。

谁是内奸?

当中国台湾省发生严重疫情的时候,台湾省菜蝇蚊省长,坚决不给大陆添麻烦,不要大陆的一针一线,转而向日本和美国磕头作揖,想骗取他们珍贵的医疗资源。

日本政府没有因此而嫌弃。

谁是内奸?

日本政府手上刚好有一批叫做“阿斯利康”的疫苗,花了不少钱从欧洲买来的,非常的珍贵。

后来听说,这种疫苗除了免疫,还有延缓人体血液流动的神奇功效。

在欧洲,有人注射了这种疫苗以后,他们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血液,嘿,居然不流动了,血就栓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后来干脆心脏也不动了。

莫非是要死了吧?那就死了吧。

西方政府一看,还好,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所以媒体报道也极少。

死人太不吉利,死相也难看,相比而言,西方媒体更热衷于报道中国新疆美丽的棉花。

日本政府一看,我靠,居然是这么神奇的疫苗,这必须要送给最需要的人啊!

谁最需要呢?

哎,我面前跪着的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请你抬起头来!

这不是菜蝇蚊女士吗?

啥?

要疫苗!

巧了吗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我们这刚好有一大堆处理不了,不是,舍不得用的“阿斯利康”疫苗,拿去,拿去!

菜蝇蚊女士笑屁掉了,连夜让台北101大厦打出象征友谊的灯光秀。

谁是内奸?

台湾驻日本代表谢长廷先生,也在大雨滂沱中向运送“阿斯利康”的大灰机,90度大鞠躬,鞠出个虎虎生风,鞠出个一日千里。

谁是内奸?

老话儿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谢先生在日本当了几年孙子,学会了日式鞠躬的好手艺,简直光宗耀祖。

不过,最近发生了令人生气的事情。一部分不知好歹的台湾人,打日本赠送的阿斯利康疫苗的时候,打出了小情绪。

原因是死了60多个人,最年轻的四十几岁。

谁是内奸?

谁是内奸?

于是有人出来说闲话,嚼舌根,说日本人都不打的疫苗,凭什么叫台湾人民当小白鼠?

在台湾生活的一些日本人,也出来起哄架秧子,说我们不打这个阿斯利康,你们台湾人自己慢用。

谁是内奸?

这叫什么话?

不知好歹,白瞎了日本政府、菜蝇蚊省长的一番苦心。

生老病死,自有命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怎么能说出这样令台日友谊之花凋谢的错误言论呢?

特别没有礼貌,特别令人心寒,谢长廷痛心疾首。

谁是内奸?

话扯得有点远了,前面说到哪儿了。

对,说到蒋方舟小姐。

蒋小姐觉得很委屈,她心说:

我不就是拿了日本人几十万块钱,在日本住了大半年,好吃好喝好招待,住在最繁华、最东京热的地方,没事出来逛逛美术馆、音乐厅,逛逛料理店,逛逛窑子,体验一下资本主义腐朽没落的生活方式吗?

然后写了一本流水账一样的破日记,都是我的无病呻吟,精彩内容只有观看脱衣舞那一页,推荐十八周岁以上的成年人去看。

期间参加了一个座谈会,抱怨了一下自己在中国过得有多么的不顺心,没参加高考就直接被清华骗去了,还没毕业就被新周刊骗去当了副总编,仅此而已。

怎么就成汉奸了呢?

对了,啥叫“汉奸”啊?谁给科普一下啊。

一提到“科普”,蹭的一下,靠科普赚外汇的黄章晋先生冒出来了。

谁是内奸?

他发表了一篇微博,严厉驳斥了“蒋方舟汉奸论”。

这里我要做深刻检讨,前几天,我也批判蒋小姐来着。这次看完黄先生的微博,我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三季之虫,批判得有瑕疵。

尤其是看了黄先生的资料以后,我发现自己的认识,太浅薄了。

在黄先生的丰功伟绩面前,蒋方舟像个卖女孩的小火柴,早晚被时间的风吹灭。而黄先生是古董级老Zippo,包浆圆润,经得起岁月的打磨。

为什么我对黄先生有这么高的评价?

先来看黄先生的这篇微博,说得太好了,特别像人话。

他说:

“蒋方舟这样人畜无害的女文青居然也能当成日本收买的汉奸示众。”

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轻蔑,一种不屑,既有明面上对爱国群众的不屑,又夹杂着对女文青蒋方舟小姐的不屑。

你甚至能从文字里听到,黄先生从鼻孔发出来“呵”的声音,对,就是这种不屑。

他像一个阅历丰富的老人家,站在阳台上,点着一颗烟,看楼下的蒋方舟小朋友在玩驴粪球子。

黄先生不断摇头,露出鄙夷的神色。他回头看了看屋里,自己收藏了一辈子的,各个年代的粪叉子,充满了自豪感。

黄先生的这条微博,让我想到八十年前,发生在南京的一则旧事:

彼时,日本军队侵略了半个中国,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投降了日本,在南京成立汪伪政权。

谁是内奸?

但早在1937年,有个叫做王克敏的中国人,拼凑了一个汉奸班子。在当时的北平,现在的北京,成立了一个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王克敏就任行政委员会秘书长。

等到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以后,与王克敏领导的伪华北政府,一山难容二狗,发生了权力冲突。双方表面上客客气气,暗地里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同为日本人的狗,也是有鄙视链的。

在王克敏的眼里,汪精卫根本不入流,是个人畜无害的文青。

他自视当汉奸的时间比汪精卫早,常常在汪面前倚老卖老,摆出一副老资格。

有一次,王克敏去南京,汪精卫请他吃饭。

席间,王克敏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口菜,吃美了,对汪精卫说:

“汪先生,别看你是国民党的元老,跟日本人打交道,你还要跟着我学!”

“日本人是很难缠的,有时候谈判桌上谈好了的事情,下来他们就会翻脸不认账,很不讲信誉,你可要注意呦。”

你看,这特妈的就叫做专业。王克敏做汉奸做得很专业,做出了工匠精神,都可以给汪精卫上课了。

言归正传。

黄先生为什么说蒋小姐人畜无害呢?

来看一看,蒋小姐在日本的大半年,都去过哪里,《东京一日》里有记载:美术馆、料理店、超市、书店、酒吧、脱衣舞厅……

幼稚!

不专业!

如同儿戏!

黄章晋先生扼腕叹息,觉得日本人这钱花得忒不值。

为什么说不值?

黄章晋在微博里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他先后拜访过:日本国会、防卫厅、外务省、广岛防爆纪念馆、垃圾回收站、养老院,还有最重要的——靖国神社。

谁是内奸?

黄章晋微博节选(一)

谁是内奸?
黄章晋微博节选(二)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黄先生瞧不上文青蒋小姐,是有这个资格和底气的。他是个大格局的人,做了很多大事情。

创办的“大象公会”,发表了不少指桑骂槐的好文章。

谁是内奸?

投资的“回形针”,帮助中国青少年,树立起远大的火星人思想,劝大家别吃海鲜、别吃肉,让那些傻×欧美人多吃点,撑死他们,让他们提高中风的风险指数,这样我们可以不战而胜。

黄先生本人,在赚取大量外汇的同时,不忘关心国家大事。他洞若观火,像个行走的显微镜,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谁是内奸?

河南卫视那个广受好评的端午节晚会,在黄先生眼里一文不值,还不如他家小区物业组织的联欢会好看。

谁是内奸?

中国方便快捷的高铁,让黄先生颇为惆怅,怀念起汗味、方便面味、臭脚丫子味交织的绿皮车。

谁是内奸?

北京湛蓝的天空,让黄先生感到视觉上的不惬意,应该是白内障前兆。

谁是内奸?

对中国人民爱戴的袁隆平院士,黄先生在吃饱了饭之后,发表了独具一格的见解。

对疆毒分子伊力哈木,黄先生在“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撰文讴歌了一番,表达出心心相惜之情。

顺便查了一下,“中国数字时代”,来头不小啊!背后一大堆基金会!难怪黄先生平时说话这么冲,跟吃了印度牛粪一样,原来人家赚的都是美金。

谁是内奸?

看完黄先生的这些资料,回头再看蒋方舟,越看越人畜无害。

难怪日本外务省不满意,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遇上黄先生,蒋方舟应该羞愤地剖腹自杀。

前几天,国家安全局发文,要抓间谍,抓内奸,抓幕后金主。

谁是内奸?

人的脑袋里有个部位叫杏仁核,专门负责人的本能反应。

黄先生的杏仁核,比一般人的要肥硕。他反应特别快,手也快,发了条微博,抖了个机灵,令人赞叹。

谁是内奸?

我们刚想夸他机智,结果,他的大脑前额叶,开始工作了,那是负责理性思考的器官。

他深思熟虑了几分钟,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过度了,好像不对劲。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同志们,都没人滋声,我这是干嘛呢这是?

有点飘了。

赶紧把微博删了,吹着口哨儿,装作啥也没发生。

可是人民群众非常顽皮,给截图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黄先生在微博里,虚心地向大家请教,内奸如何定义?

谁是内奸?

内奸是啥?

这个我也不太懂,但我也可以给黄先生提供个线索:

您呐,在地上撒泡尿,对着它照一照。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4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