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十年内战国将不国,谁之过? ​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zhiku)

作者:艾  华

叙利亚十年内战国将不国,谁之过?  ​

叙利亚位于中东地区的中心地带,其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不容忽视;叙利亚同时也是历次中东战争的主要参战国之一,对中东事务的影响力相当大。就是这样一个地区大国,如今却正如诗圣杜甫在《垂老别》中所描写的那样:“万国尽征戍,烽火被冈峦。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始于2011年1月26日并于3月15日升级的叙利亚反政府示威活动最终演变成了旷日持久的内战,弄得国家四分五裂,人民流离失所。

十年内战后果惨重

绵延至今的内战,给叙利亚带来了严重的创伤。主要表现在:

一是领土主权四分五裂。今年5月26日,叙利亚举行了总统大选。尽管巴沙尔•阿萨德获得了95.1%的选,再次当选总统,但获大马士革政府承认的选民总量仅为1810万,远低于内战爆发前2240万的人口总量。那些生活在恐怖集团控制区的公民被剥夺了投票权,包括伊德利卜省的大部分地区,以及阿勒颇省、哈塞克省和拉卡省与土耳其接壤的一系列城镇和地区。此外,阿拉伯和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宣布禁止所辖的民众投票,他们在美国支持下控制了叙利亚东北部的部分领土。

叙利亚十年内战国将不国,谁之过?  ​

叙利亚目前局势图

由此可以看出,叙利亚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统一的国家。目前的局势颇有些像中国汉末三国的味道。大马士革政府距完成国家领土统一和主权完整的目标十分遥远。

二是难民危机十分严重。十年内战导致叙利亚平民死亡数十万人,同时上千万人沦为难民。其中,逃亡国外的难民高达660万以上,留在国内的难民也达650万人。目前,叙利亚西北部大约有340万人依赖于人道救援活命,东北部自去年以来情况也在不断恶化,已有180万人缺衣少食,急需人道援助。在国外,据称,土耳其境内的180多万叙利亚人是世界上最大的难民群体;总人口仅900多万的约旦也容纳了130多万叙利亚难民。约旦的扎尔特里难民营是世界第二大、中东地区第一大的叙利亚难民营,多年下来,这里俨然已经从一片沙漠变成了拥有10多万人口的“城镇”。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也多达117万;还有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流落到欧洲,成为严重的国际为题。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副秘书长兼紧急救济协调员马克·洛科克今年初表示,希望募集100亿美元用于2021年向叙利亚难民提供紧急援助,包括42亿美元用于为叙境内叙利亚公民提供援助,58亿美元用于在其他国家境内的叙利亚人。联合国人道问题协调办公室4月11日在一份秘密报告中指出:“现在叙利亚的民众状况与安理会9个月前实施的评估相比,更加恶化。”

大量逃亡的叙利亚难民是导致欧洲动荡的一大诱因,迫使欧洲不得不出手相救。因此,欧盟委员会危机管理委员莱纳尔契奇3月底透露,布鲁塞尔国际认捐大会与会者们承诺,以捐助形式拨款53亿欧元,以优惠贷款的形式提供59亿欧元,以便2021-2022年为叙利亚难民提供援助。

三是重建道路异常艰难。巴沙尔•阿萨德自2000年起出任叙利亚总统,迄今已经20余年,并开启了其下一个七年统治。尽管大选为其赢得了执政的合法性,但其无法获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的承认,这是阻碍叙利亚重建的最大障碍。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借着要援助叙利亚难民的旗号,试图恢复对叙利亚的影响力。

内战和美国及其盟友对叙利亚的空袭,使得叙利亚到处是废墟。重建国家需要巨额资金。而叙利亚的自然资源并不丰富,能换钱的石油资源大多还控制在美国手中,阿萨德政府手中的经济筹码并不多。美国炸毁了叙利亚,却在联合国要求其它国家和国际机构对叙利亚的建设提供资金,对此,俄罗斯表示,谁炸了叙利亚,谁出钱。摆在大马士革政府面前的重建道路注定艰难。

谁之过?

遥想当年,叙利亚也曾经是中东的一个大国,尽管算不上发达国家,但凭借石油资源,起码可以自给自足,人民生活还算过得去。老阿萨德总统实施铁腕统治,国家总体活力不足,但民众还能有安全保障。自从所谓“阿拉伯之春”歪风刮到叙利亚,这个国家就走上了动乱和战乱之道,人民从此颠沛流离。人们不仅要问,谁该为这巨大的演变负责呢?

叙利亚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关键国家,她与以色列有着戈兰高地之恨,阿萨德政府又与伊朗保持着紧密的关系。这就决定了她与美国站在对立面。作为中东局势最大的搅局者和动乱源,美国对叙利亚乱局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首先,美国对阿萨德政权非常反感。美国历届政府一直谴责阿萨德总统独裁专制,不民主,欲除之而后快。2012年2月, 奥巴马政府关闭驻大马士革的使馆,对叙政府实施一系列制裁,公开向叙反对派提供军事援助。如果不是俄罗斯的倾力支持,大马士革政府很难维持下去。为了推翻阿萨德政权,美国一直支持和资助阿国内的反对派,向其提供舆论、资金乃至武器支持。美国的支持使得叙利亚国内反对派势力逐渐增强,并最终导致阿国内战,变成一盘散沙。2016年12月上旬, 美国向叙利亚增派包括特种部队、排雷专家和军事顾问在内的200名官兵, 同已在叙利亚的300名美军官兵共同协助当地的库尔德武装发动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两次以叙政府使用化武为由,下令美军对叙实施精确打击。美国还在幼发拉底河东岸建立了十个军事基地。幼发拉底河实际上成为亲美势力和阿萨德支持者的分界线。这是阿萨德政府难以完成国家统一的主要障碍。

其次,美国控制了叙利亚经济命脉–石油。在中东地区,伊拉克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150亿桶,沙特拥有2650亿桶。而叙利亚仅约25亿桶,约占全球石油储量的0.2%。尽管如此,由于工商业并不发达,石油仍是叙利亚主要的经济来源,也是叙利亚发展的命脉。但叙利亚最富庶的地区,是被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控制的东北部地区,这里拥有叙利亚超过90%以上的产油区和超过80%以上的产粮区,不仅能够实现粮食自给,而且能够凭借出口石油获取稳定的外汇收入。美军驻守在叙利亚东部地区的官方理由是避免让“伊斯兰国”的残留部队控制住当地的油田;但事实上,2020年1月时任总统特朗普亲口承认,他想引进美国公司来开采石油。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表示,“我留下部队去取油。我取了油。我们留下的唯一一支部队正在取油。”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少将曾称,美国政府每月从叙利亚石油生产中获利至少3000万美元。他说:”卫星图片显示,在极端武装被粉碎之前和之后,在美军的可靠保护下,叙利亚石油被积极开采并通过运油车大规模地运送到叙利亚境外进行处理。”即使美军宣布撤出伊拉克和叙利亚,2019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表示,美军将在叙利亚东北部保留大约500人,配备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和空中支援,保护叙利亚东北部的产油区,防止其落入俄叙联军手中。这些都进一步印证了美国现任副总统哈里斯一不小心说出的大实话:“过去很多年我们为石油而战”。

可以说,美国煽动和助长了叙利亚的内战,也剥夺了叙利亚的发展根基。美国的行为赤裸裸暴露了其利益至上、损人肥己的本性。墨西哥人经常叹息,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可叙利亚人说,我们离上帝太远(根本就不信上帝),可离美国也不近啊!

再次,阿萨德政府难辞其咎。阿萨德总统从其父亲手中接过权杖已经20余年。在美国等西方媒体的描述中,阿萨德政权独裁、腐败、任人唯亲,完全不符合西方的价值观。美国欲置叙利亚于自己的完全控制之下,这些指控固然有达不到目的的恶意中伤,但在其长期统治中,叙利亚发展举步维艰,人民生活难见改善,民族矛盾和宗教分歧日趋激化,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颜色革命”兴起之时,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乘势而起,又在美国等西方的推波助澜下,走上以武力对抗政府的道路。阿萨德政府既未能见微知著,早作防备,化解国内种种矛盾,解民之怨;又未能及时斩断外国对反对派的军事和资金援助,致使其势力不断坐大,最终导致内战爆发。

十年内战造成叙利亚满目疮痍,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其教训不可谓不惨痛,也不能不使人们警醒。叙利亚之痛可以使人们深切认识到拥有坚强有力执政党的重要性,国家稳定和平的重要性,人民生活水平持续改善的重要性,同时还认识到保持强大国防维护本国安全的重要性。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4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