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作者:ReadAbroad

本文转载自:远读重洋(ID:readabroad)

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举国上下都在学习党史,有的人通过书本,有的人通过影视作品。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仍有不少人觉得:党史离自己的工作、生活、学习太遥远,不知道学来到底有什么用?

恰好,我这段时间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各地讲党史课,有些心得感悟。

正好7月1日是党的百年华诞,我打算用三篇文章,简单谈谈自己学党史的心得。

纯主观,欢迎探讨。

首先,我尝试回答一下刚才的问题:学党史,到底有什么用?

大家肯定记得,2021年3月19日在美国阿拉斯加召开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杨洁篪委员在会上的发言扬眉吐气、全程高燃。杨委员的发言在全网刷屏了之后,马上带火了一组照片: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第一张图是120年前的辛丑年:当时的清政府,被迫签下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它被认为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不平等条约,是绝对的国耻。

120年后的辛丑年,我们面对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可以掷地有声地告诉他们:“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很多人看到这组对比照片,既激动又感动:因为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说出这番话的背后,中国隐忍了多久,经历了多少的艰难险阻。

现在很多人可能很难想象,100年前的中国被欺负成了什么样子。

简单来说,2021年的辛丑年,中国面对美国的时候,那是超人大战蝙蝠侠,大家不相上下;

但120年前的辛丑年,当世界列强欺负中国的时候,那就是喜羊羊遇上灰太狼,中国各种被摁在地上摩擦。

所以,这100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有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答案很简单:中国共产党。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人类近代历史上最伟大的逆袭故事:从100年前,中国被列强侵略,几乎所有的帝国主义强国都参与了欺负中国的过程中。

当时的中国,已经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几乎就要亡国灭种;

但10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逆风翻盘:山河无恙,国富民强,离最强王者只有一步之遥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百年党史?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第一,我们正在经历人类近代历史上最热血、最励志的逆袭故事。

不少朋友平常可能会读一些个人传记、励志类的图书,但千万不要舍本逐末了:那些中国首富、世界首富的成功故事,绝对不如中国共产党的成功故事来得精彩。

第二,以史为鉴,学史明志。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里,藏了无数个人奋斗的经验和秘诀。尤其对于青年一代,它是一段尤为珍贵的宝藏历史。

第三,把自己融入整个民族的历史中,才成为真正的中国人。

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如果连自己国家的历史都搞不清楚,我们还谈什么文化自信,谈什么民族凝聚力呢?

这不是危言耸听,直到今天,敌我斗争的形势仍然很严峻。比如,最近两年的香港问题,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大家心里都清楚。

甚至,当年新冠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有在武汉医院一线工作的医生朋友,马上接到了来自境外敌对势力的邀约,为的就是收集黑料,抹黑中国。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还有前段时间的成都49中事件,出了事儿之后,网上各种离谱的谣言马上就出来了:老师虐杀学生、校长一手遮天、占用出国名额……

如今已经是2021年了,“出国名额”这种说法显然是上个世纪的东西。更何况,国外疫情已经如此魔幻,留学生们都挤破了头要回国,这种时候还编造一个“占用出国名额”的说法,境外敌对势力显然没有与时俱进。

连造谣都不结合实际,拿着几十年前的剧本,全凭想象带节奏,业务能力实在堪忧。

但话说回来,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正本清源,好好学习党史,学习我们中国百年以来的奋斗史。

开头说了,我分享的党史学习心得纯主观——

我讲得主观不是没有原因的:就在3月底,全国青联组织了一场专题培训活动,四川籍的全国青联委员和四川省青联委员组了个团,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学习了一周的时间。

井冈山被称作是“中国革命的摇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奠基石”,我两个多月前去学习的时候,也深受触动。回来之后,我连夜赶写了一篇万字学习心得。

之所以有这么多感悟,是因为我去井冈山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出发之前,我已经读完了以下这些书:《中国共产党历史》、《毛泽东选集》、罗斯·特里尔《毛泽东传》、阿兰·鲁林《毛泽东:雄关漫道》。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另外,我还重温了《建国大业》、《建军大业》、《建党伟业》电影三部曲。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这是我自己常用的一个学习方法:主题学习法。

比如,“井冈山”是我这段时间学习的主题,要了解足够多的信息,肯定不能只读一本书。因为一本书能提供的信息是有限的,它受限于作者自己的立场和角度。

如果真的对某个话题很感兴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话题相关的书籍资料通读一遍,从多个角度、360度无死角地对这个主题进行学习,这样能从很多碎片信息中得到不一样的收获。

就拿毛泽东来说,每个人看到的毛泽东是不一样的。在《毛泽东传》这本书里,有这么一段话:

“不同的人摸到毛泽东这头大象的不同部分,从而得出不同的结论。在解放战争年代打过仗的老人摸到大象粗壮的大腿,把毛泽东敬为军事家。

有着博士学位的老奶奶摸到象牙,她因为毛泽东在1949年以后剥夺了地主的财产而不喜欢他…

一位曾在1967年以红卫兵身份在中国进行大串联的50多岁的妇女,摸到晃动的大象鼻子,由于毛泽东对年轻人的信赖而会温柔地叹口气。”

就像盲人摸象,你读的相关资料和书籍越少,视野就越窄,理解就越片面;相反,你读的相关资料和书籍越多,视野就越宽,理解就越全面。

举个例子:很多人都知道蔡元培,他是曾经的北大校长、学界泰斗、大教育家。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蔡元培还有个隐秘身份,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另一方面,很多人也知道陈独秀,他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创始人之一。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前几年网上还有个梗,叫做“陈独秀同学请你坐下”,意思是:你别那么秀,给其他同学一个发言的机会。

凑巧的是,陈独秀也有个隐秘身份,这个身份跟蔡元培的隐秘身份是一样的——

别看这俩人文质彬彬的,他们其实都当过:刺客。

而且,蔡元培还是个远程刺客,专门刺杀腐败无能的清朝高官。他用的还是自己研发的炸弹,属于AOE伤害——荆轲听了,都直呼内行。

这样的信息,光读一本书是很难读到的。你得从不同角度去了解他们,他们才会从一个历史符号、政治考点,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再来看两个现代的例子,两位乔老爷:乔布斯和乔丹。

很多互联网创业者非常崇拜乔布斯,认为他是创新之神、是天才。

如果只读了《乔布斯传》这本书,大多数人都会得出类似的结论:乔布斯真的是天纵英才。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如果读了另外一本叫做《小人物》的书,恐怕结论就会不一样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小人物》是由乔布斯的女儿丽莎·乔布斯写的,整本书读下来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爸爸是个渣男。

如果要再补一句话,就是:宝宝很委屈。

但如果两本书一起读,就不难发现:乔布斯的确是个渣男爸爸,喜怒无常,缺乏同理心,容易暴怒。

但这个渣,乔布斯并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也是受害者。

乔布斯一出生,就被生父生母抛弃了,是养父养母把他带大的,乔布斯至死都没有原谅自己的亲生父母。

有句话叫做:你被养育的方式,决定了你养育你孩子的方式。

其实读完之后,我们更能理解乔布斯为什么如此偏执:不管是对家人还是对企业,于是才造就了这样一位不近人情的创新天才。

另外一位乔老爷,迈克尔·乔丹,他被称作“篮球之神”。在外界眼中,他就是篮球运动的化身,一个非常完美的形象。

如果只读了《乔丹传》这本书,读者对乔丹完美形象的认可会进一步加深。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如果读了《乔丹法则》这本书,结论就会又不一样了。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乔丹法则》这本书里的乔丹,是个独裁的暴君,跟完美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会欺负队友,排挤圈子以外的人,喷垃圾话,甚至动手打人,还喜欢赌博。

总之,乔老爷子球技很高超,但不是个好人。

但如果两本书一起读,就会发现:正是因为乔丹的偏执、不近人情和暴躁,才成就了历史上最伟大的篮球队芝加哥公牛队。

乔丹喷垃圾话和打人,是因为队友训练没有他认真:乔丹在训练场上付出了120%的努力,被骂的队友只付出了20%的努力。

乔丹排挤的也是能力不够的人,他亲口说过:你如果是我队友,没达到我的标准,你在这支球队里会活得很悲惨。

所以,如果真的想研究一个人,一个话题,不能只读一本书,读书角度要足够全面,这样对这个人或话题的认识才足够深刻,甚至可以从中去总结一些指导自己奋斗的方法出来。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言归正传,回到党史这个话题。

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从1921年到1926年之间,发生了以下这些重大事件: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

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1925年:五卅运动

1925-26年:省港大罢工

1926年:中山舰事件

1926年:北伐战争

不难看出,建党初期,我党的革命斗争基本还停留在思想文化战线:中国当时最先进的知识分子,拿着笔杆子做斗争,组织罢工、罢课、游行,动笔动口不动手。

况且,当时国共两党合作得也不错,也没必要自己动手。作为共产党员的毛泽东,甚至还一度担任了国民党中央的宣传部长。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到了1927年,风云突变。

这个年份请一定牢牢记住,这是我党历史上重大事件发生最多的年份,没有之一:

1927年4月: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1927年5月:马日事变

1927年7月:七一五反革命政变

1927年8月:南昌起义

1927年8月:八七会议

1927年9月:秋收起义

1927年9-10月:三湾改编

1927年10月: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就在1927年的4月12日,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突然撕破脸皮,悍然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要把共产党人赶尽杀绝。

我党当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在四一二事变之后3天里,上海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杀300多人,被捕500多人,失踪5000多人。

祸不单行,就在同年7月,汪精卫又在武汉又发动了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继续屠杀共产党人。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于是,同年8月1日,周恩来领导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率领军队两万多人,发起了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为什么八一是建军节?是因为直到那个时候,我党才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

8月7日,在汉口召开了八七会议,就是在这个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后来这句话就被改成了那句著名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既然都提出来了,肯定不能光说不练:就在同年9月9日,毛泽东在湘赣边界领导发动了秋收起义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但这次起义我方部队只有4000多人,作战经验也不是很足,所以起义很快就遭遇了挫折。部队不得不进行转移,被迫进入井冈山,“猥琐发育,别浪”。

此时,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当时的情境:我党在1927年的时候绝对是非常郁闷的:屡战屡败,伤亡惨重,士气低落,军心涣散。

而且,当时我党的工农武装刚刚建立起来,革命初期的共产党军队和其他军队相比,坦白讲并没有太大区别——

其他军阀的部队,组织纪律性差、官兵有别,当官的跟当兵的待遇是不一样的,我们的部队一开始也好不了多少。

尤其是“秋收起义”这支部队,在遭遇失败之后,更是组织混乱、情绪悲观。要带领同志们重振旗鼓,毛泽东必须得有“高招”。这个“高招”是什么呢?

这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在“三湾改编”里,毛泽东提出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把支部建在连上”、“党指挥枪”这些直到现在都影响深远的指导思想。

开国元勋、十大元帅之一罗荣桓,也是“三湾改编”的亲历者之一,他是这么评价三湾改编的:

“三湾改编,实际上是我军的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

当时,如果不是毛泽东同志英明地解决了这个根本性的问题,那么,这支部队便不会有政治灵魂,不会有明确的行动纲领,旧军队的习气,农民的自由散漫作风,都不可能得到改造,其结果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消灭也只能变成流寇。”

口说无凭,我们不妨来对比一下,三湾改编之前和之后的我军,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们把时钟稍微往后拨一下,来到8年之后的1935年,那个时候红军已经开始长征了。长征途中有一场非常著名的战役:飞夺泸定桥。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飞夺泸定桥发生在四川境内,时间是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半年之后,当时红军的主力部队被国民党的部队疯狂追赶,赶到大渡河,结果渡口只剩下三只船,几万红军要全部渡河得一个多月。

当时的情况万分危急,蒋介石甚至叫嚣“要让毛泽东变成石达开第二”。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时期的著名将领,被称为“翼王”。1863年的石达开,就是在大渡河这个地方,被堵住了去路,被赶来围剿的清军围住,3万人全军覆没。

石达开的军队和当时红军的人员规模相同、行军路线相同,甚至连进入四川的年份都是猪年,而且都是在5月份喜马拉雅山积雪融化、涨水的季节。

当时我党的革命事业可以说是命悬一线,唯一的出路,就是大渡河上的泸定桥。

泸定桥是连接康藏和四川的唯一通道,当时驻守泸定县两个团的国民党军,也知道这是红军逃出生天的唯一出口,所以桥上的木板都被卸掉了,桥上只剩下百米左右长的13根铁锁链。

毛泽东写过一首诗,叫《七律 · 长征》。最脍炙人口的一句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后面还有一句,叫“金山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这里的“大渡桥横铁索寒”指的就是:被拆得只剩13根铁链子的大渡河上的泸定桥。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结果呢?我们的军队就像开了挂一样:当时,红四团的战士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一昼夜奔袭了120公里

那个时候都是穿的都是草鞋,又是长距离奔袭,参与过当时战役的老红军回忆说:山路的石头都被红军的血脚印给盖满了。

后来打泸定桥的时候,22个勇士爬铁索,人手一块木板;敌人在桥对岸放火,拦不住,我们的突击队冲上去之后,直接抽出马刀,展开白刃战,两个小时就结束战斗了。

所以为什么叫“飞”夺泸定桥?这属于开闪现放大招,而且刀刀暴击,这谁顶得住啊?

那么问题来了:都是当兵的,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其实,最大的差别不是装备,也不是人数,而在于:一支是有信仰的军队,一支是没有信仰的军队。

这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毛泽东传》的作者、哈佛大学教授罗斯·特里尔说的:

“国民党很大程度上是一支军队而非政党,这支军队的核心是家里拥有土地的军官…中国军队以前需要士兵的身体,从不需要士兵的心灵。

毛泽东坚持主张,每个班要有党小组,每个连队要有党支部,每个营都要有党的委员会。

这就把遥远而抽象的党,化解为日常可见的东西,把党带到营地的篝火会上、带到每个持枪的人手中。”

用今天的话来说,当年“三湾改编”的最大意义,就是赋予了这支队伍“使命、愿景、价值观”

正是因为有了“使命愿景价值观”,这支一开始谁也不看好的队伍,却始终没有被打垮,反而在逆境中越来越壮大,最终谱写了一曲绝地逆袭的革命史诗。

“党史离我太遥远,学它有什么用?”用处太大了!

篇幅所限,今天先讲这么多,下一篇我聊聊毛泽东是如何通过读书学习,找到革命斗争方向的。

(本文根据新时代文明实践青年宣讲分团“百人千场”宣讲活动《从党史中汲取个人奋斗的力量》整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4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