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恶性通胀逼近,谁能撑到最后?危机还有意想不到的第三种可能

作者:阿旦 投资与生活

本文转载自:六爷阿旦(ID:liuyeadan888)

为什么全世界都怕恶性通胀?因为古往今来,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恶性通胀几乎都是帝国崩盘的最后一步。只要恶性通胀一来,短时间内都很难控制下去,这个时候如果还有其他的不稳定因素出现,往往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改朝换代。

所以恶性通胀几乎是每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都最要避免的一件事,经济不发展都不要紧,恶性通胀是真来不得。因为恶性通胀最主要的特点,就是货币贬值,物价飞涨,这样的后果是啥呢?就是普通人会活不下去,这个时候说啥也没用,在生存和死亡面前,往往是没得选择的。

全球恶性通胀逼近,谁能撑到最后?危机还有意想不到的第三种可能

现在美国其实就已经有这种苗头了,只是他们自己不承认,用美联储的话说,通胀是暂时的,这个话听起来就耳熟,因为在1970年代,美国通胀刚起来的时候,美联储也是这么说的,但是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后来通胀差点变成了恶性通胀。

美国5月份最新的通胀率,已经达到了5%,而且这看起来才是刚开始,如果这是恶性通胀的前奏,那后面美国撑得住不?

通胀卷土重来

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所以美国撑不撑得住,关系到全世界的金融政策会不会调整,他要是早点撑不住,那全世界都可以松口气,他要是很能撑,那很多国家就会倒大霉,在美国还没收缩之前,可能就得出事。

所以要看美国能不能撑住,我们还得看看他在1970年代的通胀,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跟那个时候比,基础条件还一不一样?这对我们判断美国后面采取什么行动,就有很重要的参考作用。

我们先简单看下美国所谓的1970年代大通胀,到底有多严重?在下面这个美国的历年通胀走势图里,可以看得很清楚,最近这60年来,通胀长时间维持在5%以上的时间段,基本就只有1973-1982这十年。

全球恶性通胀逼近,谁能撑到最后?危机还有意想不到的第三种可能

现在虽然又到了5%这条红线,但属于小荷才露尖尖角,还有大事在后头。现在更像是1970年前后,通胀短时间突破了5%,但是很快又打下去了,这就是他们说的通胀是暂时的,只是在当时他们万万没想到,那只是一个前奏,后面的恶性通胀直接就飙到了10%以上。

那在1970年代初期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呢?我们跟今天对比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启发。回顾那个时候,我觉得有三件事,对美国后来的恶性通胀,有很大影响。这三件事都不是直接跟货币政策相关,而是整个经济的发展阶段,在战略上决定了,货币政策可能只是一个打辅助的推手。

分别是哪三件事呢?

第一件事:战争泥潭。

本质上来说陷入泥潭的不在于战争本身,而是这个时代背景,在二战结束后,欧洲日本都开始战后重建,这给美国带来了大量的出口订单,在整个50-60年代,都是美国的黄金时代,是美国人生活最开心的时间。

但是到了70年代,这种国际环境不复存在,也就是二战以后的重建红利逐渐结束,赚钱的地方变少了,反倒是需要大量开支的越战和冷战,把美国压的喘不过气来,在70年初的时候,美国跟苏联比,算是占下风,很多事都对他不利,这个时候美国的国际收支也不平衡,花钱的地方太多,入不敷出。

第二件事:黄金脱钩。

到了1971年,美国国内的通胀水平让盟友们,看到美国在偷偷揩大家的油,那个时候美元是跟黄金挂钩,一盎司等于35美元,其他国家的货币再跟美元挂钩。理论上来说,美元应该是保持稳定,但是美国国内的通胀都超过5%了,那肯定是美元超发了。

这事哪瞒得过盟友呢,法国戴高乐总统就看出不对劲,要用手里的美元找美国换黄金,美国超发了那么多美元,哪里有足够的黄金给兑换呢,这个头一开,就会形成挤兑,美国分分钟就会信誉破产。所以美国主动跟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美元大幅贬值。

第三件事:石油危机。

屋漏偏逢连阴雨,在1973年,以色列又跟中东国家发生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东国家对西方搞了一个石油禁运,当时原油价格飙涨,从3美元/桶,涨到了12美元,翻了4倍。在1979年的时候,伊朗又爆发了伊斯兰革命,导致石油出口中断,油价又从13美元/桶涨到了32美元。

这两次石油危机,都极大的推高了美国的通胀水平,石油危机爆发的时间,和之后通胀飙升的时间都是对应的,可见当时油价对美国通胀的影响,是个主要因素。

但是现在有个完全不同的情况,美国自己已经是最大原油生产国之一,不但自己用不完,还可以出口,所以未来如果石油真有危机,他可能受影响不大。那真正能让美国进入恶性通胀的影响因素是什么呢?

我们再用今天,对照一下1970年代的时代背景,看跟当年有没有可比性?

谁能扛到最后?

我认为现在,至少有一个半因素是很接近的:

第一个就是关于战争泥潭,当前跟越战后期相似的时代背景是什么呢?主要在于红利期的结束

70年代是二战重建红利期结束,而现在是属于美国的全球化红利期结束。这是个啥意思呢?全球化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开始加速,美国在这个过程里赚得盆满钵满,但最赚钱的还是跨国资本集团,由于产业转移,美国本土空心化,产业工人是没沾到光的。

这就给美国社会带来了一个严重的撕裂,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与跨国资本集团,都是大赢家,红脖子产业工人全是大输家,这到了特朗普上台后,矛盾就明面化了,现在美国已经没人敢说跟我们合作继续搞全球化了,这基本也就意味着,美国的全球化红利已经到极限了

在这个红利期走向结束的时代背景下,美国却错误的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战争的消耗巨大,这两年都是不得不开始收缩战线,这跟70年代初期结束越战的时候,几乎如出一辙。

都是红利期结束,陷入战争泥潭,国际收支严重失衡,财政赤字不断扩大。

全球恶性通胀逼近,谁能撑到最后?危机还有意想不到的第三种可能

另外还有半个因素,是美元与实物正处于半脱钩状态。这里说的实物,主要是基础消费品,因为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基础商品生产和出口国,所以直接点说,就是美国想重组全球产业链这个事,就是想跟我们脱钩,这实际上就是把美元和实物商品脱钩,具体原理我在之前的文章《中美一旦脱钩,美元将大幅贬值,美国承受不了脱钩的后果》中,详细介绍过。

如果这个脱钩一旦噩梦成真,那美国的恶性通胀,也就不用看有没有什么石油危机了。这是美国现在最无可奈何的一件事,一个疫情导致现在美国想要的产业链转移无处安放,不但无处安放,甚至转移出去的还在回流,这真的是美国作死,天公不作美。

这就是现在的一个现状,在找到新的替代之前,美国不敢真的脱钩,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采取点什么措施的话,比如人民币在一篮子货币里定向升值,这就相当于定向输出通胀,那自然是定到谁谁就受不了。

美国现在是打什么主意呢?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大多数都在美国手里,如果他执意要推高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那全世界的通胀肯定是压不住的。但是如果他就是想针对我们,那人民币可能就要针对他了。

这个时候,我们不由得就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如果通胀越来越猛,很可能能扛到最后的,居然只有两个国家,那就是中国和美国。

为什么呢?

先说美国,美国最大的两个优势,就是原油和粮食都可以自给自足,尤其是粮食,美国是最大的出口国,这是全球很多国家的命根子,美国要是推高粮食价格,他完全可以国内大幅补贴压低价格,但是国际粮价上天,那全球通胀自然也就上天了。

但美国有个巨大的劣势,恰好是我们最大的优势,那就是我们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商品产能,可以把成本控制到最低,所以说我们这里要是出口涨价,那全世界的通胀不用说,也是扛不住的。

这么一看,美国把握了原料端,我们掌握了商品端,在这两端再没有其他国家能有这么明显的优势了,也就是说,如果恶性通胀真的来了,最能扛的国家,不出意外,那就是中美,可以利用各自的优势坚持到最后,其他国家都纷纷加息了,我们估计还能扛一段。

现在的情况就是,美国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向全世界输出资本,我们利用我们庞大的产能优势,为全世界输出商品,过去美国是定价方,但如果美国未来想脱钩,那不可能说美国涨上游,而我们不涨下游,只能是要涨就会一起涨

那这种从金融到实物的供应链就会变得不稳定,而未来商品的定价权,自然就要进行分割,所以恶性通胀的开关,就不再是美国独有,你做初一,就要小心十五。

到这里,国际博弈开始出现一个新的方向,那就是如果美国发现搞不赢的时候,以他们灵活多变的战略走位,不排除他会弄出一个新机器来,什么机器呢?

联合收割机。

危机的第三种可能

过去我们总在讲危机的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美国收割彻底失败,这会导致美国霸权的翻车。另一种是收割局部成功,这个局部在哪里呢,就是我常说的死道友不死贫道,美国搞盟友那是很有一套的。

但是未来也不排除第三种可能性,那就是当通胀把大家都熬趴下了,这个时候中美达成某种默契,然后开动联合收割机。这样的前提是,我们的战略空间,必须大幅增加,至少要到达太平洋中间,才够本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有点像是回到了70年代,世界又成了两个阵营,这样的世界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看起来也更像是一种缓兵之计。我们看人类发展的大趋势,从分散的小部落,走向全球化,这是一个上千年的大趋势,而美国搞不过全球化了就想转过头再去搞区域化,本质上是逆势而为的。

这里面根本的原因,是全球化在美国的理念指导下,本身也已经走到了极限,西方人的二元思维,是非此即彼,要么我赢要么你输,这种全球化必然只是少部分人获大利,加剧了不平衡,最后导致全球化不得不阶段性倒退。如果用我们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推动全球化,那比世界是平的理念,明显是文明的升级,全球化还大有可为。

全球恶性通胀逼近,谁能撑到最后?危机还有意想不到的第三种可能

所以说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讲,第三种可能即便有,最大的可能也是一种过渡形态,这种暂时的平衡,很难实现长期稳定。当然现在也没法排除这种可能性,只是确实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即便美国国内,也有很多极端主义的精英,还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他们还是只接受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当老大,除此之外只认战争。

当然现实有一天会让他们清醒的,因为有很多画皮,我们正在帮他们一层层揭开,他们也在慢慢发现,世界早已经变了。

最后

这第三种可能,不太好展开细讲,我常常也在想,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难道人类必须阶段性迎来一个分裂的世界?也许在曲折中前进,我们必须接受前进中的曲折。客观的说,美国的资源优势和绝对实力依然存在,这就决定了他走下坡路的过程本身,不可能是一步到位的,反过来说,我们的崛起,也不会是一帆风顺,我们要有这种认识。

现在全球的通胀,可能只是一个前奏,哪怕美国阶段性愿意管控通胀,未来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一直在呼吁关注原油和粮食的供应保障,这是美国的长处,也是我们的短板,虽然我们有底线布局,还是要警惕这种全球恶性通胀演变为长期化的威胁。

以现在的局势看,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我们在战略上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未来就看是求小胜还是求大胜,当美国走向衰落的阶段,其对人类文明的破坏,已经远大于贡献。当未来如果有了划洋而治的机会时,我只愿我们这一代人,也要有从文明上打过大洋去,解放全人类的勇气和决心。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6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