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作者:铁血老蒋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撰文:垂直冷弹射

这是1938年6月9日早上八点,河南郑州花园口渡口附近,田里劳作的村民突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当他们互相安慰着的时候,却赫然发现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泥水裹挟草木骤然而至,几分钟的工夫,水就涨到齐腰深。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没过多久,大水呼啸着冲下来,几米高的浪头跳起来,人们眨眼间就被黄河水卷走。

如果此时能从高空往下俯瞰,一定能看到这样骇人的场景:浑黄色的洪水像两条巨龙一般,从黄河的两胁以势不可挡的的姿态迅速席卷下游的村庄和田野。

很快,曾经的村庄和良田化作一片汪洋,人和牲畜像蚂蚁一样,在水中或起或浮,惨叫声、哭喊声、求救声不绝于耳,犹如人间炼狱。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这场浩劫就是和长沙文夕大火、重庆防空洞并列抗战三大惨案的花园口决堤。

01.

这场浩劫到底有多惨?

花园口决堤以后汹涌的黄河水分东西两股向东南方向奔流。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花园口决堤态势图

东股泛水为主流,水势大流速快,破坏性极强。

据1938年6月22日《申报》1版《办黄灾急振》记载:

此次黄河大堤,在赵口、杨桥、花园口一带被炸溃,洪流越陇海路而南,沿贾鲁河入皖,将与淮水合流。

豫南首当其冲,中牟、开封、陈留、通许、尉氏、扶沟、鄢陵、 太康、西华、淮阳十县,皆成泽国,灾情惨重。

黄河北岸之卫河、广济河,亦续被敌军炸决堤防,孟县、沁阳一带,复罹水灾。豫省连年水旱频仍,继以战祸,现又加以空前水灾 ,截至目前,难民已达四五百万人。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这场洪水直接后果就是造成人口大量死亡。

由于决口时黄河不是汛期,而且兵荒马乱,当滔滔黄水奔袭而来时,老百姓事先既无准备,临时又无逃避去处。

因此受到的打击,比往常的决口泛滥来得更加沉重,更加惨烈,在洪水中伤亡的人口极多。

据估计,豫东泛区死亡人口为325589人,苏北泛区死亡人口为160200人,皖北泛区死亡人口更是高达407514人,占皖北原有人数的4.5%。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伴随洪水而至的则是瘟疫流行,泛区百姓在忍受饥荒煎熬的同时,还面临着各种传染病的侵扰。

1938年7月5日的《申报》(香港版)报道:“黄水肆虐,污坑遍地,蚊子多,死尸多,难民们又经常露宿在外,遂致瘟疫流行。患霍乱、伤寒、痢疾的人很多,特别是得了霍乱,上吐下泻,有的人半天时间就死去。花园口决堤不久,在黄水包围的开封就发生了霍乱,死亡者众多。

黄泛之水在摧残人们生命的同时,也摧毁了人们赖以生存的房屋和人居环境。

由于黄泛区广大乡村房屋仍然使用土木、砖石等建筑材料,当洪水来临时,极易毁损、倒塌。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决堤后被淹没的村庄

据1943年阜阳县政府报告,全县102个乡镇,有80个乡镇埋于黄涛之中,最深者6米以上,漂走了166827间房屋。

洪水还毁坏了当地群众赖以生存的环境。

这次决堤造成了1938年至1947年长达9年的黄泛灾害,留下了长400多公里,宽30-80公里的黄泛区。

以皖北为例,洪水所至,大片良田沃土被淹没,皖北18个县市,淹田面积达1000余万亩,当年耕地面积也只有2100余万亩。

也就是说,1938年皖北黄泛区约一半的农田淹没在了洪水之中。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而豫东黄泛区耕地面积2300余万亩,被淹农田730余万亩,淹田面积占耕地的32%。

洪水不仅淹没豫、皖、苏三省大量耕地,而且洪水漫流经过的地方,泥沙普遍落淤。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决堤后被淹没的农田

在黄水泛滥的9年中,把大约100亿吨的泥沙带到淮河流域,在地面上留下了2至5米不等的黄沙。

洪水带来的黄沙含盐量较高,被沉沙压在下面的田地不仅泛期无法耕作,即在水退以后,没经过长期整治也不可能恢复。

洪水的沉沙不仅淤积在农田,更淤积了江河湖泊,破坏了水利设施,造成内涝,一些河道完全消失,本就十分脆弱的农田生态又遭到严重破坏。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农田淹没和灾害频发,导致农作物产量大减,大量农民沦为灾民。

之后,这次决堤又间接导致了1941年至1943年连续两年的大规模旱灾,并由此引发了1942年夏到1943年春的河南大饥荒。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河南大饥荒造成大约150万人死于饥饿和饥荒引起的疾病,另有约300万人逃离河南,数千万人沦为难民。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河南大饥荒灾民惨状

这段悲惨的历史后来被搬上银幕,也就是《1942》。

每个冷冰冰的数字背后,都有一个冤魂。

02.

鉴于花园口决堤造成的严重后果,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一直不敢承认是自己所为,长期宣传是日军轰炸所致。

其实早在全面抗战爆发前的1935年左右,在蒋介石的军事顾问和国军将领中就已经有人开始谋划一旦中日开战,必要时可以挖掘黄河大堤引水御敌。

一个是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团长法肯豪森。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法肯豪森

1935年7月,法肯豪森奉命起草《关于应付时局对策之建议书》,在建议书中,法肯豪森指出:

如果日军打到开封和郑州,即将突破黄河天险,则“最后战线为黄河,宜作有计划之人工泛滥,增厚其防御力。”

在这份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建议书中文译稿上,有蒋介石的五字眉批:“最后的抵抗线”,以示赞同。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另一个是时任武汉行营参谋长的晏勋甫。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晏勋甫

在他的回忆中,《记豫东战役及黄河决堤》这一章节提到: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作为参谋人员,他们的想法可以很多,但是具体到落实层面,还需要结合战场形势来定。

1938年4月初,台儿庄大捷后,陈果夫建议蒋介石:“只须将沁河口附近北堤决开,全部黄水即可北趋漳卫,则我之大厄可解,而敌反居危地。”

对于陈果夫的建议蒋介石比较重视,4月19日蒋批示军令部和程潜说:“查所陈颇有见地,预制机先,实应注意,特电转达,即希核办为盼。”

但由于当时徐州会战战事正酣,且日军尚未对黄河南岸的国军构成真正的威胁,所以陈果夫的建议并未立即实行。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徐州失守后,提请决开黄河的呼声再次高涨。

5月21日,军委会办公厅副主任姚琼首先十分鲜明地提出决开黄河大堤的建议。

6月1日和7日,黄新吾和陈诚向蒋介石提请在开封黑岗口决堤。

6月2日,豫西师管区司令部的刘仲元、谢承杰也致电蒋介石提请决开黄河阻挡敌军。

由此可知,随着徐州会战的失利,在国军高层内部,用决堤放水的方式迟滞日军进攻已经逐渐成为共识。

提出方案以供参考或许无可指摘,关键就是决策者是怎么定、执行者怎么干。

03.

在《抗日战争的细节》一书有这样的记载,5月12日时,蒋介石和刘斐,林蔚两人在飞机上讨论战况。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众所周知,军事行动从一个构想到实施,需要大量的工作,包括制定各种计划方案,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从刘斐的这句:“但黄河决口后对日军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的损失又有多少,还应再次集合黄河水利专家进行商讨。”

可以看出,直到距离花园口决堤不足一个月之前,国民党政府对黄河决堤的杀伤效果、己方损失都心里没底,更不要说安排决堤的前期准备工作了。

蒋介石为什么迫在眉睫了才想起来讨论这个事情呢?

首要原因就是战局恶化太快。

1938年5月的兰封战役,本是中国第一战区司令程潜为了将孤军深入的土肥原贤二部(第14师团)2万人歼灭于河南内黄集、仪封、民权之间地区的进攻作战。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兰封会战示意图

但在国军几乎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的时候,却接连发生了两场意外。

先是桂永清的27军在兰封遇到了日军一个旅团进攻,只坚持了一天,在日军步兵冲锋前,为了保留实力,把46师(前身是教导总队)撤离阵地,自己跟着一起跑了。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桂永清

留下龙慕韩的88师守兰封,龙慕韩气不过桂永清这么干,亦于5月23日夜擅自弃城逃走,致使日军于5月24日不战而占领陇海路上的战略要地兰封并跳出包围圈。

后有黄杰不执行战区司令程潜死守商丘的命令,竟于5月28日擅自率第40、第24师退向柳河、开封,将第187师留防朱集车站和商丘。

5月29日拂晓,第187师师长彭林生也率该师退走,商丘为日军占领。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日军占领商丘

围攻日军第14师团的薛岳部队,受到日军第16师团侧后的攻击而不得不撤围,战局立刻崩溃。

5月31日,几十万大军匆忙撤退。

6月1日,当日军占领睢县,迫近兰封、杞县时,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即决定决堤,并通过侍从室主任林蔚向蒋介石请示,得到蒋的口头同意。

但程潜等深知此举的后果严重,又以正式电文请示,经蒋以电文批准后开始召集黄河水利委员会及有关河防的军政人员开会,研究决堤位置,最后选择中牟县赵口。

遂令第20集团军商震负责,限6月4日夜12时掘堤放水。

6月5日,工兵用炸药炸开赵口堤内斜石基,下午放水,因缺口倾颓,水道阻塞,未成功。

6月6日,又重挖缺口,仍告失败,商震又令刚爆破黄河大铁桥的新8师增派1个团,该师师长蒋在珍观察后建议改在花园口决堤,蒋介石及程潜予以批准。

6月7日侦察,6月8日以第2团、第3团及师直属工兵连执行掘堤任务。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6月9日8时,花园口决堤。

也就是说,最后的决堤地点和决堤方案,是商震一个军长带着几个水利专家在6月6日晚上才定出来的,此时距离最终的决口,只剩下不到3天的时间。

这哪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军事行动,这分明是被日军吓破了胆后忙不择路病急乱投医的一场闹剧!

04.

常说国民党政府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此言不假。

别看国军在战场上转进如风,敌人追之不及,但是在对内忽悠百姓上那可真是下功夫。

国民党政府自知花园口决堤真相一旦泄露,对中国的民心士气势必造成沉重打击,而且国民政府的形象和威信也会荡然无存。

因此,在决堤前后采取种种措施予以掩盖真相。

在决堤时,专门抽出一个团的兵力在附近警戒,并谎称日军将至,把决堤现场周围5公里以内的百姓隔离,以防泄密。

对于下层官兵,则宣称决开黄河是为了水淹日军,并乘势歼灭之。

6月8日,花园口掘堤成功有望,实施决堤的新8师师长蒋在珍便拟好电文:“上午8时,敌机3架炸开花园口河堤,职师正在抢堵中”。

该电只待放水时发向武汉,准备将决堤的责任甩给日军。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当夜,程潜致电蒋介石,特别指出:“此间已拟定对外宣传,电文大意为敌占据开封后继续西犯,连日在中牟附近血战。因我军誓死抵抗,且阵地坚固,敌终未得逞,遂在中牟以北将黄河南岸大堤掘口、以图冲毁我阵地,淹毙我大军。”

11日,蒋介石复电程潜,指示须向民众宣传敌飞机炸毁黄河堤。

根据这一口径,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迅速展开宣传攻势,连篇累赎地宣传日军炸开黄河大堤,水淹我抗战军民。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11日上午9时,中央社从郑州发出电讯,报道日军炸开黄河大堤经过情形:

“敌军于9日猛攻中牟附近我军阵地时,因我军左翼依据黄河坚强抵抗,敌遂不断以飞机大炮猛烈轰炸,将该处黄河堤垣轰毁一段,致成决口,水势泛滥,甚形严重。”

1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招待各国驻武汉记者,对日军方面的反驳予以回敬:

“惯作欺骗宣传的日寇。它还不知忏悔,它还在广播的消息中,在新闻纸上,把决河毁堤的罪行,竞移驾到我们身上来,说是我们自己毁决的。”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陈诚在武汉招待中外记者

为了把戏做足,以便应对中外记者的采访,新8师还用炸药将决口附近的小龙王庙和民房、大树炸倒,伪造日军炸毁黄河大堤的现场,并编造了一套日机轰炸的材料。

6月22日,《大公报》等中外记者来花园口实地采访,郑州专员公署调集了大约2000名民工,新8师也动员全体官兵,按照第一战区司令部的指示,做出真的抢堵花园口决口的样子。

但是明白人还是有的,有的记者问出了一些令当局难堪的问题。

有的问:为什么日本飞机来轰炸距离兰封100多公里的花园口(当时日军已攻陷兰封)?

有的问:堤岸约有20米厚,而炸弹的弹痕(假弹痕)不过1米左右深,即使6架轰炸机(介绍的是6架敌机)所负载的炸弹都集中投在一点上,是否能炸垮河堤?

有的向临时召集来表演抢堵的人,问这问那,现场人员只好装着听不懂而不予答复。

蒋介石不敢承认的事,果粉拿来邀功

国民党中宣部陪同前来的人看出这些记者似有怀疑,怕露出马脚,就在现场席地而坐谈了一阵,应付过去了。

05.

八十三年过去了,国民党政府已经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但是洗白国民党政府的言论却越来越多。

花园口决堤这个国民政府当年都不敢背的锅,不料后世竟有人不以为耻反以邀功。

十四年的时间,国军一路丢城失地,处处被动防御,到1945年美军打上冲绳了,国军还畏缩在西南,不敢收复失地。

宣传国民党抗战没有错,但是不能美化,尤其不能把国民党的腐败无能美化成英勇、悲壮、牺牲。

难道不是因为国军打得如此糟糕,才吓得他们自己掘开了黄河大堤吗?

难道这样的政府还要被歌功颂德吗?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7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