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本文转载自: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

本文作者:哲空空,血钻故事主编

这些都已不复存在。

——《再见列宁》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东欧谍影

1989年12月,浪潮席卷东欧。

在东德的德累斯顿市,躁动的年轻人走上大街,喊出五颜六色的口号,伴随声声怒吼,人潮逐渐涌向一所灰色建筑,这所建筑是苏联克格勃驻东德的办公地点。 

眼看老巢受到暴力围攻,一个特工心急如焚,不断拨着电话,向祖国请求派兵保护,谁料,打了好几次都打不通,最后终于接通了,莫斯科当局却模棱两可,让他自己解决。 

特工怒摔电话,召集身边几个同事,销毁重要文件,他们将一叠叠标注有“高度机密”的文件扔进火炉,眼睁睁看着它们化为灰烬,由于资料太多,炉子烧得通红,差点爆炸。 

不久后,特工从东德回到家乡列宁格勒,面对大厦将倾的时局,拔枪四顾心茫然,生活如此艰难,不知何去何从,遂搞了个驾驶证,准备仗着他仅有的那辆伏特加小轿车,开出租拉活儿。 

驾驶证上印着这样一个名字: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时代的晚上

普京司机还没出街,克格勃电话就来了,说对他的安排出台了——去列宁格勒大学当校长助理。 

1990年的那个夏天,世界巨变前夕,普京徜徉在校园里,重温青春时光,看似悠哉悠哉,其实无一刻不在关注着时局。 

这天,普京处理完杂活儿,在楼道里踹口气,远远听到一声“普京”,多么熟悉的声音,普京双眼放光,惊喜地回应:老师! 

来者名叫索布恰克,是普京大学时的老师,此人儒雅风流,性情敦厚,极受普京爱戴。两人在学校走廊里,再次重逢,有说不完的话。为防窃听,两人都按捺住情绪,约在索布恰克办公室详聊。 

普京一改特工冷酷面孔,在恩师面前真情流露,诉说这些年的经历和委屈。索布恰克点头微笑,表示理解。 

此时的索布恰克,有一个新身份——列宁格勒市市长,儒雅的他,乍登政坛,身边遍布油滑政客,索布恰克急需一个可信赖的心腹,为其排忧解难,而普京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一阵寒暄后,索布恰克谈到正题,问普京愿不愿辞掉教职,来帮自己?

普京爽快地接受了恩师的邀请,辞去校长助理职位,进入市政府,担当外事顾问一职。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索布恰克和普京 

1991年,苏联国内通货膨胀加剧,举国民众疯抢商品。3月17日,苏联就是否保留联盟问题,召开了首次公民公决。当时苏联人口有1.85亿,80%的民众参与了这次公决,其中,70%以上的民众都同意保留联盟。 

在是否保留联盟公决的同时,俄罗斯联邦也举行了公决,公决的内容是——是否在俄罗斯设立总统职位。结果超过半数的民众,都赞成设立总统,而人气爆棚的叶利钦,成为俄罗斯总统职位的不二人选。 

6月12日,俄罗斯举行第一次总统选举,开设了9.8万个投票站点。最终,叶利钦以61%的得票率,成功当选俄罗斯第一任总统。 

自此,戈尔巴乔夫被架空,苏联解体已箭在弦上。而跟随恩师索布恰克的普京,顺理成章地站在了叶利钦阵营这一边。 

1991年8月19日,为避免苏联解体,当时的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最后一搏,发表声明,称戈尔巴乔夫重病缠身,无力再继任总统,他本人将暂时结果指挥棒。 

声明发表后不久,苏联国防部部长召开紧急会议,成立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表《告苏联人民书》,将戈尔巴乔夫称为“始作俑者”。此时此刻,戈尔巴乔夫正在黑海度假,在懵然无知的情况下,被软禁于克里米亚。 

这场闹剧,史称“八·一九”事变。 

叶利钦得知消息后,大吃一惊,他明白,戈尔巴乔夫只是个幌子,紧急状态委员会真正要搞的,其实是自己。他急忙赶往俄罗斯会议大厦,找同僚商量对策。 

在生死抉择之下,叶利钦抿了口伏特加,带着准备好的《告俄罗斯公民的呼吁书》,冲出重兵把守的议会大厦:就这么周了,是死是活屌朝上。 

叶利钦酒壮怂人胆,有如开挂,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攀上一辆坦克,大声宣读呼吁书,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聚集在坦克周围,如饥似渴地听着。叶利钦豪情万丈,冒着被狙杀的危险,越说越慷慨激昂,点燃了群众的热情。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紧接着,叶利钦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举行罢工运动,以示抗议。 

得知消息后,索布恰克发声明,死挺叶利钦。苏联国防部将索布恰克的名字列在逮捕名单中,列宁格勒的克格勃收到命令,立即抓捕此人,将其拦截在机场,若有反抗,甚至可以当场击毙。 

普京曾在克格勃任职,在那里颇有人脉,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为了救恩师,亲自带队,与一批身手不凡的特工,驾车前往机场抢人。 

飞机还没停稳,普京就将汽车开到舷梯下面,抢在克格勃之前,接走了索布恰克。 

1991年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旗杆上降下了苏联镰刀斧头国旗,升起了俄罗斯的三色旗,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将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 

就在同一天,时任美国总统、前中央情报局负责人老布什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称冷战结束,并承认从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 

时代的晚上,几家欢乐几家愁。 

前苏联特工普京,用鹰隼般的目光,盯着电视里的“同行”、美国特工头子老布什,千头万绪的往事涌上心头,无人诉说,无处安放,只能将手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吞下苦涩滋味。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稳了 

1996年,索布恰克的市长任期到了,为继续担任圣彼得堡市长,他决定参加接下来的市长选举。 

谁料,索布恰克出师不利,败给了雅科夫列夫 

雅科夫列夫是个明白人,当上圣彼得堡市长后,立即向普京伸出橄榄枝,知道作为副市长的普京,才是圣彼得堡的操盘手。普京一口回绝了邀请,并撂下一句狠话:宁愿因忠诚被绞死,也比背叛发达要好。 

士为知己者死。 

普京对恩师忠贞不二的事迹,传到了叶利钦耳朵里,他授意副总统鲍尔萨科夫,将普京召到莫斯科,担任总统事务管理局副局长。 

叶利钦眯着眼睛,坐在巨大的座椅上,想起与普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1994年秋,叶利钦到圣彼得堡视察,与索布恰克、普京等一行人,来到郊区的狩猎场打猎。普京身着迷彩,拿着猎枪,眼神冷静,威风凛凛,给叶利钦留下深刻印象。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狩猎之后,临近晌午,叶利钦等人在树林里支起帐篷,准备吃饭。就在这时,一头野猪闯了进来。野猪青面獠牙,甚是可怕,见此场景,所有人都惊呆了。叶利钦的眼镜,掉到了桌子底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普京不动声色,悄悄伸手,摸向猎枪,瞄准野猪,迅速射击,最终化险为夷。叶利钦拍手叫好,忍不住喃喃说道,莫斯科需要这样的人。 

来到莫斯科后,普京官运亨通,很快得到晋升,从总统事务所调到总统办公厅,担任副主任,同时还兼任监察总局局长。 

1998年7月25日,普京被叶利钦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 

普京曾在克格勃做了16年“乌鸦”(对克格勃男特工的称呼,女特工被称为“红雀”),今朝来到俄罗斯安全局大楼,忍不住感慨万千,毕竟,这里曾是苏联克格勃的总部。 

推开安全局办公室大门,往日的谍战风云、青葱岁月扑面而来,普京情不自禁地说,我回家了。

一年后,叶利钦年事已高,身心俱疲,他撤掉当时的总理谢尔盖,任命普京为代总理,同时对外宣布,普京是自己的接班人。一个礼拜以后,普京正式成为俄罗斯总理。

原本低调行事的普京,突然被放在镁光灯下,丝毫没有胆怯,他现在亟需树立威望。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时势造英雄。

当时正逢车臣战争,前线战事吃紧,普京决定,前往战争第一线,提振官兵士气。

谁料,天不作美。风雨如晦的天气,让机长被迫返航,回到基地后,普京眉头紧皱,想着前线的枪林弹雨,难以入眠,他暗暗做了个决定。

那些在车臣格罗兹尼机场准备接机的官兵,都认为天气恶劣,普京肯定不会来了。他们正准备回去,却发现不远处,飞来一辆战斗机。战斗机降落后,出乎所有人意料,他们的总理——普京,头戴飞行帽,身穿飞行服,走出战斗机,那一刻,有如天神降临。

整个机场沸腾了,俄罗斯士兵高喊普京的名字,士气大振,很快稳住了战局。

战局稳了,普京的位置也稳了。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复仇

2000年,普京的恩师索布恰克逝世。在葬礼上,普京流下男儿泪,这是他多年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次当众哭泣。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验尸报告显示,索布恰克死于心脏骤停,却并未找到任何心脏病发作的迹象,索布恰克的遗孀纳鲁索娃怀疑背后有阴谋,自行安排了新的尸检。

索布恰克死的时间,确实有点蹊跷,当时正逢普京第一次竞选总统,许多人猜测,普京或许和索布恰克的死亡有关,或者说,索布恰克可能掌握着普京的关键材料。

听到这个猜测后,索布恰克的妻子纳鲁索娃直接否认,并且激动地说,你知道吗?普京是一个对朋友非常忠诚的人,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

有一名好事的记者,翻出索布恰克葬礼的录像,反复观看,在录像中,普京眼睛红肿,拥抱纳鲁索娃及其女儿时,明显在哽咽哭泣。该记者得出结论,普京是真的悲痛,他不是那种“演戏”的人。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那么,索布恰克死亡背后真的没有阴谋吗?未必。

有一次,纳鲁索娃接受采访,有所保留地道出了一些关键信息:一些人正在绞尽脑汁让普京掌权,他们想让普京掌权后听他们的话,而索布恰克却是他们的绊脚石,因为,普京唯一听的,就是索布恰克的话。 

推理前因后果,这里说的“他们”,十有八九是借着苏联崩溃发家、一度操控克里姆林宫大权的那批人,他们有一个更为外界熟知的称号——寡头。 

话说叶利钦连任前期,整日酗酒,状态极差,全靠以别利佐夫斯基为首的七大寡头鞍前马后加持,胜出后,寡头们功高盖主,不可一世,肆意分割地盘,甚至架空叶利钦,把他视作傀儡,对此,“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伏特加”的老江湖叶利钦虽没有精力跟寡头硬刚,却心如明镜。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别列佐夫斯基 

叶利钦还未下台时,寡头们就开始物色“新傀儡”,普京入了别列佐夫斯基的狗眼,遂调动自己的全部资源,帮其谋得大位,而与普京私交甚厚、肝胆相照的索布恰克,自然也就成了别列佐夫斯基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索布恰克极有可能是别列佐夫斯基“暗杀”的,而普京当时并不知情。

大家对于普京完爆俄罗斯七大寡头的故事想必已经耳熟能详了,这里无需再赘言。却鲜有人知道,普京灭寡头,除了是为国家,还可能有一层为恩师报仇的情结在里面。

看看那几大寡头的结局,古辛斯基倾家荡产,霍多尔科夫斯基牢底坐穿,而最惨的,就是那个暗杀索布恰克的疑犯——别列佐夫斯基。

别列佐夫斯基原以为普京是个雏儿,没成想对方是个王者,在普京动手前,他忙不迭卖掉资产,屁滚尿流逃到国外,定居英国,自以为天高普京远,可以高枕无忧。

2013年3月23日,一则稍纵即逝的新闻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别列佐夫斯基被发现死于伦敦阿克斯特镇豪宅的厕所里。别列佐夫斯基躺在地上,颈部有勒痕,旁边是一条浴巾,尸检报告显示,死者有一根肋骨折断。

因普京克格勃的出身背景,以及围绕他各种层出不穷的狠辣传说,许多西方政客对其又怕又恨,其中,有个说话结结巴巴的超级大国元首,直接呼他为“杀手”

这个人就是拜登。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野兽

1979年,拜登三十六岁,去参加费城的学生年会。

在年会上,第一个发言的,是个叫克兰的共和党议员,巴拉巴拉讲了一通老生常谈,让满脸青春痘的学生们哈欠连天。第二个发言者是乔·拜登,他如此开场,如果说克兰刚刚给了你们自由主义的观点,那么接下来就是保守主义的观点:你们都被捕了。 

拜登的开场白引来哄堂大笑。 

面对拜登的妙语连珠,学生们不再瞌睡,纷纷为之倾倒。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拜登

散会后,一个叫杰夫的学生主动找到拜登,像个小迷弟那样,问东问西。其中一个问题是,为啥拜登每天要搭火车,从威尔明顿到华盛顿上班?为啥不直接在华盛顿定居? 

拜登轻叹一声,像在竭力克制自己,不动声色地说,1972年,我们全家出了车祸,我的妻子和小女儿当场死亡,两个儿子受了重伤。当时我万念俱灰,不想再从政了,后来恢复斗志,虽当上参议员,但每天都会回家陪儿子,实在是不忍心,一个人搬到华盛顿。 

听了拜登的话,杰夫深受震撼,眼眶含泪。从杰夫的眼角泪痕中,拜登接收到了信号,这个人会为自己肝脑涂地。 

杰夫利用自身资源,请拜登来不同学校,做了多次有偿演讲。他发现,每一次演讲,拜登都说同样的笑话,与其说是性情中人,更像是一场滴水不漏的表演。 

数年后,杰夫拿着拜登的推荐信,去了芝加哥商学院,然后杀入华尔街,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打了个通关,二十七岁就当上副总裁,年薪数十万美元。 

坐在华尔街窗明几净的办公室,杰夫感到莫名空虚,他对拜登念念不忘,像崇拜邪教一样崇拜他(杰夫原话),他已经通关了华尔街,现在他要做的,是与拜登一起,通关白宫。

1987年,杰夫加入拜登竞选总统的团队,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佐治亚州找二十个人,让每个人为竞选活动,写一张二百五十美元的支票。

很快,杰夫学会了如何筹款。 

不用劝对方相信拜登会赢,只要说你需要他帮个忙,捐一张二百五十美元的支票。凭借这个方法,杰夫很快凑齐了款项。在他接洽的捐款人中,唯有他的前女友,没有给他支票。对此,他前女友给出的拒绝理由是:拜登这个人虚伪透顶,为了当总统宁愿出卖自己的祖母。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杰夫的办公室,位于城镇边缘,诺大一间房子,杂乱地摆着十几张办公桌,杰夫坐在其中一张桌子上,每天工作十几个钟头。

毕竟华尔街不是白呆的,杰夫废寝忘食,发挥聪明才智,搞了个以拜登为核心的金字塔架构组织。 

其实说白了,就是聚拢一帮人,先对他们洗脑,让其对拜登五体投地,然后玩命搞钱。每个搞钱小组,分为副组长和组长,副组长筹集的资金越多,组长就越有机会接触到拜登。副组长达到一定指标后,就能升任组长。

对于那些捐款人,杰夫也设计了一个金字塔系统。 

杰夫告诉捐款人,想见拜登,最少捐一千美元。若是有进一步需求,想一亲芳泽,在拜登家里跟他共进晚餐,就得花5万美元。如果没那么多钱,也可以花上2万5千美元,直接跟拜登共进晚餐,只不过地点不是在他家里。 

杰夫这招,很对捐款者的胃口,许多人为了吹嘘:我跟拜登在他家里共进晚餐。打肿脸充胖子,想尽办法多凑出两万五千美金。

眼看杰夫把自己明码标价,像搞传销那样,搞钱搞得昏天暗地,拜登心里很不舒服,但杰夫的手段着实有效,又让他无话可说。

杰夫这边厢,在疯狂搞钱的同时,也觉得委屈。自从跟了拜登后,拜登就像变了个人,再不复当初的和蔼可亲。 

有一次,在去往休斯敦的筹款航班上,杰夫被安排向拜登介绍活动流程,杰夫拿着活动手册,来到拜登的头等舱,小心地问道,参议员,我能跟您谈一会儿吗? 

拜登头也没抬,说道,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就行了。 

跟拜登的时间越久,杰夫越能感觉到拜登的“双重人格”,对待陌生人或选民,拜登魅力十足,和蔼可亲,令对方如沐春风。而对待团队伙伴,拜登则像个魔鬼,他经常将男性下属,称呼为“操他妈的白痴”。 

拜登每天说得最多的口头禅,就是“操他妈的白痴。

“操他妈的白痴还没把我要的材料拿过来。”

“这个活动的领袖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操他妈的白痴连这都不知道?”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当然,这种话只在内部说,到了镁光灯下,拜登斯斯文文,无懈可击。 

但是,在这次总统竞选中,拜登因疲劳过度,导致他的“天使人格”和“魔鬼人格”起了冲突,把戏演砸了。 

在新罕布什尔的一户居民家,拜登进行了九十分钟堪称完美的演讲,就在演讲即将结束之时,有个选民问起他的法学院成绩。拜登脸色突然变了,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我的智商比你要高得多! 

紧接着,拜登又就自己的教育背景,说出了三个不实陈述。 

这件事经《新闻周刊》报道,以及相关视频的爆出,成了一根压垮拜登选举的稻草。各路反对拜登的媒体,就仿佛野狗闻到血腥味,一起出击,搞黄了拜登的总统梦。 

那一年,拜登留给大众的最后印象,是他眼含泪水,宣布自己退选。拜登压抑着怒火,面对摄像机,扬起下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仇敌 

2001年,拜登当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杰夫为他筹了7万5千美元,功不可没。 

在随后的几年中,这位“拜登的人”,鞍前马后,为老板出力。当时,除了拜登本人,没人觉得他还能东山再起。华盛顿上上下下,都不看好这位暮年政客。 

拜登曾给杰夫寄过一张便条,上面写着:杰夫,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希望你知道,我也一直在你身边。 

2007年,民主党内部竞选,希拉里、奥巴马、拜登群雄逐鹿,角逐党内总统候选人大位。此次选举,奥巴马和希拉里噱头十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成为总统,都将打破记录,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黑人总统或第一位女性总统。

相比之下,一把年纪的老拜登,在民意调查中毫无存在感。也是,选民怎么会选拜登呢?喜欢他年纪大?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尽管如此,杰夫依然一马当先,为拜登筹集到最多的资金。而拜登本人,也依旧厌恶与金钱打交道。当一个年轻幕僚揣着一份名单,跑上车告诉拜登,参议员,该打几个筹款电话了。拜登咆哮道,操他妈的白痴,你给我滚下车去。 

2008年1月3日,杰夫来到艾奥瓦州某处投票站,发现大约有80人站在奥巴马的投票处,60人站在希拉里的投票者,而在拜登的投票处,只有五六个人在那晃悠。

看到眼前情景,杰夫长叹一声,他明白拜登输定了,而他和拜登的缘分,也将到此为止。

2008年下半年,杰夫收到一本名为《万亿美元大崩盘》的新书,作者是一个叫查尔斯的前银行家。该书认为,过度杠杆化的银行正在制造一个惊天大泡沫,很快就会引发全球金融灾难。杰夫读完全书,呵呵一笑,将其丢到一旁,继续加仓股票。 

9月,雷曼兄弟破产,华尔街哀鸿一片,几个月过去,杰夫的财产蒸发了一半。

更令杰夫想不到的是,就在同一时期,他多年下注的“政治股票”达到峰值,2008年11月4日,拜登当选美国副总统,邀请他一起重返白宫。 

在辅佐奥巴马的8年中,拜登表现得中规中矩,无可指摘,尽管岁月已让他白发苍苍,但他始终未放弃登顶的终极目标。

拜登还在等。 

在2016的大选中,受茶党支持的特朗普独领风骚,希拉里虽有奥巴马亦真亦假的助力,奈何其公众形象因“班加西事件”等斑斑劣迹影响,难敌懂王,铩羽而归。 

特朗普执政四年,意欲拨乱反正,一条一条撕毁奥马巴政府的决策,同时以中国为最大敌手,修筑“长城”,展开贸易战,幻想使得美国再次伟大。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新冠席卷世界,美国受伤最巨,外加“黑命贵”种族风暴,特朗普的总统之路眼看要中道崩殂。 

2020年8月,拜登在民主党代表大会中,正式成为总统候选人,誓要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将特朗普拉下马。 

选战伊始,双方即杀红了眼,进入白热化状态,11月4号下午,特朗普接连拿下佛罗里达、得克萨斯等关键州票仓,一度占据主动地位。谁料,第二天风云突变,拜登已拿到264张选举人票。 

截至北京时间5日10时,拜登获得超过7000万张选票,超过2008年奥巴马的6940万张,成为美国历史上获选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拜登获胜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爱尔兰总理米歇尔·马丁、英国首相约翰逊、希腊总理基里亚克斯、法国总统马克龙、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德国总理默克尔、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菅义伟、韩国总统文在寅等纷纷发来贺电。

有一个大国领导人,却迟迟未对拜登表达祝贺,这个人就是普京,与此相对,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普京2小时不到就发了祝贺。 

而拜登这边呢,曾撂过这样一句话: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敌人。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压箱底的悲欢 

2021年6月16日,普京与拜登在瑞士日内瓦首次会晤。 

此时此刻,俄美关系正处于谷底。 

在当月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普京声称,西方是敌对势力,美国想要遏制俄罗斯的发展,并威胁道,任何想“咬”俄罗斯的外国侵略者,都要被打掉牙齿。 

在日内瓦的记者会上,拜登别有用心地说,俄罗斯正在受到中国的挤压,虽然两国互为邻国,但中国意图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而俄罗斯却只能原地踏步。 

普京并未上套,在会议结束后,再一次强调,俄罗斯对俄中两国关系达到的新高度感到满意并予以珍视,俄罗斯不认为中国是威胁,也不会被纳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华关系的布局中。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权力的聚光灯无常交错,瞬间照亮一张张叱咤风云的脸孔,而笙歌荣光背后,潜伏着不为人知的贪嗔痴狂和爱恨悲欢。

2018年,普京第三次参选俄罗斯总统,在这次大选中,有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参选人——克谢尼娅·索布恰克,她的父亲索布恰克就是普京的恩师,克谢尼娅做过真人秀明星、支持人、记者。

经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普京得票率为76.66%,赢得大选。 

拜登的小迷弟杰夫,随拜登入主白宫后,徘徊于权力之巅,尽是金钱的味道,他终于选择了归隐,放马南山,写下一本书,描写自己追随拜登的整个经历,并道出“纸牌屋游戏”的真谛:拜登那帮人是一群权力野兽,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个国家,没有人真正关心那些失业受苦的人。 

当然,聚光灯下,拜登还是显得很“关心”的,他信誓旦旦作出保证:至少在我的任期内,中国不会超过美国。 

午夜梦回,一生不羁放纵爱权力的拜登,大概不会忘记那一年的那一个瞬间:1972年,拜登成功当选参议员,却乐极生悲,他的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在车祸中丧生,儿子博和亨特则严重受伤,就在儿子博的病床边,拜登咬着牙宣誓就职,第一次出任民主党参议员。

普京:我和拜登有个约会

END
本文作者:哲空空,血钻故事主编

部分参考资料:

1《右派国家》,(英)米克尔思韦特,中信出版社

2《应许之地》,(美)奥巴马

3《强权与铁腕:普京传》,(英)安格斯,中信出版社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8222.html